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鹹魚不想種田
快穿之鹹魚不想種田 連載中

快穿之鹹魚不想種田

來源:google 作者:柴火燉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餘閒 鹹魚的伴侶 現代言情

餘閒是末法時代的鹹魚精,當了萬年鹹魚的她既不熱衷修鍊,也不熱衷飛升,但就喜歡躺平的她化形成人了,還是在喪屍橫行的末世艱苦砍喪屍還不夠,一隻名為種田的系統找上了她,餘閒覺得魚身受到了侮辱種田是不可能種田滴,她就是一條鹹魚,鹹魚永不種田系統:宿主你要對象不?餘閒:種田使我快樂,我快樂系統就快樂系統:呵呵展開

《快穿之鹹魚不想種田》章節試讀:

此次她寄宿的人名字也叫餘閒,不過是加了個楚姓。

而她所穿到的年代是與她所在世界有着相同歷史背景的世界,七十年代。

原主名叫楚餘閒,是眾多普通工人家庭的孩子。

雖然生在省城,家裡有雙職工的父母,又是家裡唯一的女孩,但也沒比鄉下女娃過得舒坦。

只因楚家重男輕女到了極致,從原主父親上一輩,或許更上一輩開始,幾乎是把重男輕女的思想刻入了基因里。

在這樣的家庭長大,原主多多少少是受到了影響的。

不過好在原主腦子好使,讀的書多,那祖傳的重男輕女思想沒有被她接着繼承。

原主人生最大的敗筆就在於,她太聽話了。

從小到大,任勞任怨。

要不是讀書成績太優異,讀書不光不花錢,還能每個學期得些零頭獎勵。

原主又對讀書這事十分堅持,靠着拚命幹活,硬是讀了下來。

而且她讀書有天賦,接連跳級,十六歲就高中畢業,原主也算能耐,招工考試進了糖廠,成了坐辦公室的財務人員。

幹了兩年,除了工作體面,一毛錢工資都沒到自己手上。

全乖乖上交給自己老娘了。

乖巧得都不需要趙桃花女士自己來糖廠領。

勤勤懇懇幹了兩年,結果家裡兩個弟弟畢業了。

沒書讀,意味着要下鄉。

這讓趙家視兒如命的兩口子怎麼捨得,兒子不能下鄉,兩口子便把主意打到女兒身上了。

說服原主讓工作多容易啊,一句話的事。

但女兒只有一份工作,沒辦法讓給兩個兒子不是。

正在兩口子犯愁的時候,楚父機械廠廠長家閨女也畢業了,要『高價』買一份體面工作。

所以兩口子一商量,用閨女的工作,給倆兒子在機械廠換工作。

楚父母覺得非常可行。

可憐原主,沒了工作,帶着微薄的家底乖乖下鄉去了。

下鄉後,楚家人什麼都沒給原主寄過,倒是寫信來跟原主要了不少東西。

原主過得苦哈哈,快堅持不下去的時候,高考來了。

就這麼地,原主考上了大學,開開心心回家報喜去了。

結果喜確實是喜,但只對於楚家人。

一個大學錄取通知書可是值不少錢,要不是原主弟弟和原主性別不符,楚家兩口子肯定二話不說,讓兒子頂替了去。

楚家人繼賣原主工作後,又一次賣了原主的錄取通知書。

老大一筆錢,給兩個兒子娶媳婦都綽綽有餘。

接二連三的被家人賣,原主總算開始對家人失望了。

她沒打算報復,只懦弱地想着離開家,換個地方重新開始。

來年再參加一次高考。

之前的付出就當作償還了父母的養育之恩。

可她沒想到,家人不放過她一分一毫能夠榨取的價值。

彩禮可是一筆不菲的收入。

楚家人要將原主嫁了,八百塊,一筆高昂的數字。

而對象卻是一個年齡跟楚父差不多的男人。

原主沒想到十四歲逃過了被賣的命運,到了二十歲時,終究要步上原來的軌道嗎?

這次原主反抗了,但她反抗的手段太溫柔,根本撼動不了楚家人的決定。

原主最終為了不嫁那樣的人,她懦弱地選擇了自.殺。

看完原主的全部記憶,餘閒只覺得可恨又可氣。

同時也感慨,環境對一個人造就的影響真的是終身的。

原主在這樣被壓迫的環境里長大,她沒有走爆發毀滅的路子,那就只能被壓榨到死。

「系統,原主的心愿是什麼?」

「原主不要再繼續聽話,她想擺脫這個家,為自己而活。」

餘閒詫異,本以為原主會選擇報復楚家人呢,結果只是實現她死前的願望。

不得不說,這個姑娘當真善良。

可餘閒卻一點都不認同她的善良。但她只是個做任務的,完成原主心愿不難。

之餘她來說尋找靈虛鏡碎片才是首要。

「系統,我該如何找到靈虛鏡的碎片啊?」

餘閒還是重點問了自己關心的問題。

「碎片出現的時候,你自己能夠感應到,宿主莫忘,你主要的任務是種田。

本位面要求宿主種植糧食一千萬噸,開放隨身農田十塊,農田需宿主手動開墾。」

「一千萬噸?系統你沒有開玩笑吧,這是魚能幹完的活嗎?一千萬噸糧食我種一輩子地,能種完嗎?」

餘閒聽到那幾乎不可能完成的數字,瞬間傻眼了。

「宿主請靈活運用腦子,種地不只是體力活,在你所處的那個世界,智能機器種植,一個人也能完成萬畝良田。」

餘閒從系統聲里聽出了嫌棄鄙夷。

不過她並不惱「我是魚,沒聽說過魚只有七秒記憶,我哪來的腦子用。」

又是片刻的沉默。

餘閒也不管系統是不是被自己的不要臉給整無語了。

她接着詢問「我那個時代和這裡隔着幾百年呢!現在種植都靠人力,即便以後改革開放了,想要實現大規模機械化生產,也要好幾十年。

真等到那個時候,我這具身體都老了,還有力氣種地嗎?這任務太艱巨,你能把量縮減點嗎?」

「任務不可更改,系統可提供機械工程製造類的教學,宿主可免費學習,自己製造大規模種植的機械。並且隨身農田裡的十塊地里種植出來的糧食同樣算作任務總數。」

「我不是種地的嗎?為什麼還要學習?」餘閒最討厭學習了,學渣永遠不懂學霸的快樂。

「宿主可以不學,任務無法完成,宿主將永遠困在此位面。」

一聽完不成任務要被困在這裡,餘閒痛苦面具也不戴了。

不就是學習,學,她學還不行嗎。

「那你安排一下學習計劃,我零基礎啊。」

「學習計劃已整合完畢,宿主可以晚上入睡的時候進行學習。」

餘閒撇撇嘴,不情不願地接受了系統的安排。

收拾一下,回顧了原主的記憶,餘閒趁着天還沒亮,便出了楚家的院門。

再不走,等下趙桃花女士醒了得指揮她做飯。

她又不是原主,一不會做飯,二不懂任勞任怨。

她就是一條剛剛化形的,不通人情世故的鹹魚。

會暴力解決問題哦。

《快穿之鹹魚不想種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