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之我要賺錢
快穿之我要賺錢 連載中

快穿之我要賺錢

來源:google 作者:夕小妍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司顏 夕小妍

司顏作為一名資深書蟲,因為吐槽了一本小說,被迫穿書做任務司顏本想反抗,但任務的高額獎勵,令她屈服於系統的淫威之下自此,她穿梭於各個位面,替原主了卻執念但每一次,都會不由自主的愛上一個人那一世,冷艷郡主靠在他懷裡說:「雖然從未見過你的臉,但我對你是一見鍾情」那一世,一線女星走到聚光燈下說:「縱使千萬人脫粉,我也會堅定不移的牽起你的手,向全世界宣告,你是我的」那一世,霸氣女皇摟住他說:「這個世界女子為尊,但在我心裏,夫君為尊」不同的世界,相同的容顏,究竟是巧合,還是人為?(爽文無虐,女主只會虐渣、賺錢和裝逼,每個位面都是HE,放心大膽的磕女強+快穿+系統)展開

《快穿之我要賺錢》章節試讀:

「丫頭,有些事,你大可不必摻和。平安喜樂的長大,難道不好嗎?」

「可表哥,有人利用我,去傷害我最愛的親人,我又怎能坐以待斃?表哥,你相信我,我有能力保護你們的。」司顏說的信誓旦旦,其實她唯一的底氣,來源於系統開的金手指。希望它能所向披靡,戰無不勝。

「丫頭,我信你。如果你想,便大膽的去做,表哥會一直在你身後。」無論她做什麼,怎樣做,他都不會插手,只要她喜歡即可。林子苑拿手揉了揉她的頭髮,一臉欣慰地看着她。

吾家有女初長成,大概說的就是這樣的場景。

司顏很喜歡這樣溫馨的場面,其實她很嫉妒司柔,有親人無條件的支持和關心,即使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他們也從未責備過她,反而第一時間是擔心她。這樣有愛的家人,誰又不想擁有。幸好,此刻的溫暖,屬於她。

司顏將事情交代清楚後,並未逗留,而是原路返回。林子苑看她輕快的步伐,嘴角不禁揚起一抹微笑。

他在想,即使他們不在身邊,丫頭也有自保的能力,不至於被人欺辱。如此,甚好。

只是苦了丫頭,練武不易,她是如何堅持下來的?

「景逸,派人盯着林子賢和韓嘉,若有異動,及時來報。」兩個跳樑小丑,若沒有自知之明,最後的結局,便是走向滅亡。

「諾」

今晚註定有人徹夜難眠,司顏倒是不受影響。因為這具身子,還太年輕,需要足夠的睡眠,才能長大更快。

不過她第二日起了大早,準備充足後,才到府外等着父親。奇怪的是,司蕊也在。若她沒記錯,原本狩獵,司蕊根本沒有資格參加,難道是蝴蝶效應,劇情因她已改了嗎?

「姐姐今日盛裝出席,難道要親自上場去比賽嗎?」真是嘩眾取寵。不過司顏離開嘉哥哥後,為何越發光彩照人。而她就像綠葉一樣,只配襯托。她真想撕碎司顏那張臉,因為只有她,才配得到眾人的目光。

「不比妹妹穿的花枝招展,只是今日妹妹穿着實有不妥。若我沒記錯,韓公子眼光獨特,似乎喜歡紅配綠,在加上一款死屍妝。妹妹如此背離韓公子的想法,難道是想紅杏出牆。」司顏挑釁地看着司蕊,她就喜歡這種明明看她不順眼,但又動不了她的憋屈。

「司柔,你不要胡言亂語。」司蕊也沒法辯駁,畢竟這話是她曾經說的。可她就是不甘心,被司顏壓着一頭。

「不裝小白蓮了,不嬌嬌弱弱了。明明嗓門極大,還要在渣男面前裝可憐。做自己多好,偏偏要依附男人。本郡主有事在身,不想和你這個蠢貨多說,浪費時間。」司顏把擋在她面前的司蕊推開,徑直上了馬車。

司蕊見狀,一直在馬車外叫囂,直到父親來後,才像個鵪鶉一樣,唯唯諾諾地跟在身後。

「吵吵鬧鬧,成何體統。你一月後就要出嫁,也不怕被人看了笑話,讓婆家的人看低你。今日狩獵本不該帶你,但韓嘉希望你去,為父也不想太掃了他的顏面。但你給為父記住,少說話,說多錯多,儘力壓低自己的存在感就好。」這個女兒真是越來越不可理喻,從前還裝着乖巧的表面功夫,如今乾脆連裝都不願裝了。

「父親,蕊兒記住了。」記住你對司柔的偏愛,對她的苛責。總有一天,她都會還回去的。

司蕊眼中的隱忍和怒火,司軒看得極為清楚。她已走火入魔,他根本勸不動。父女一場,大婚所要的嫁妝,他不會剋扣她半分,反而還着意添了一點,就是希望她能在夫家過得好。

可她心術不正,最後能走到哪步,都是命。

「父親,她就是個戀愛腦,也不必對她太過苛責,她腦子轉不了彎的。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你永遠也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司蕊作為一個「勝利者」,最後還不是別人棋局上的棋子。

韓嘉對她的甜言蜜語,她卻當真了一輩子,不過是自欺欺人罷了。同樣身為受害者,司顏對司蕊,只是覺得她蠢,蠢的無可救藥。

「她自己的選擇,產生的後果便自己承擔。若今後後悔了,相府也不介意多養一個人。不過看她這幅模樣,怕是撞了南牆也不會回頭。」總歸是他的骨肉,即使他的眼裡只有柔兒,也不會薄待了她。

「父親,憂思過重,對身子可不好。」司顏替他收緊了身上的披風,這件事情,只要靠他自己想清楚,才不會鑽牛角尖。

司軒看着司顏關心的神情,只能勉強扯出一絲笑意,示意她不必擔心。

這一路上,相顧無聲,直到司顏下馬車後,才發現凌越也一同來了。

「小哥哥在相府呆的可好?令堂的身子可好些了?」凌越洗白凈後,長相極為可愛,她甚至忍不住想要捏捏他的臉。誰能知,兵不血刃便退敵數十萬的軍師,竟長了個娃娃臉。

「母親的身子已經大好了,我在相府也住的很好,多謝郡主關懷。」凌越聽到小哥哥三個字,臉瞬間紅得像煮熟的螃蟹一樣。

「如此甚好,小哥哥,若缺什麼東西都可以來找我,畢竟你是我招進來的人,我必定是要為你負責的。」司顏倒不是誠心要撩他,畢竟對着一個小奶狗,真的會情不自禁地對他態度好。

凌越聽着她比較露骨的話語,支支吾吾半天,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還是師父喚他,才替他解了當下的難題。

「宿主,你莫不是個花心大蘿蔔,見一個愛一個。」

「系統,你能不能也不要八卦。你忘了,我們之間最好的相處方式,就是不打擾。」系統被她懟的自動閉麥。

「不要想太多,凌越不是我的菜,況且他還小,十七歲,放在現代還未成年。我一個成年快六年的老阿姨,才不會老牛吃嫩草。」雖然這具身子也不過十五歲,但她的內心是不會去荼毒未成年的。

司顏見系統並未回復,也懶得理它,畢竟和它解釋,也是看在合作的面上,就讓她一人獨自美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