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之千奇百怪的願望
快穿之千奇百怪的願望 連載中

快穿之千奇百怪的願望

來源:google 作者:我非浮萍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我非浮萍 童蒿

【無cp快穿文,單個故事短,主角三觀正】童蒿是心愿委託所的金牌任務者兼創始人,她每天要做的就是幫助前來許願的靈魂實現各種各樣的願望展開

《快穿之千奇百怪的願望》章節試讀:

「上次的事是賠禮道歉就能解決的嗎?你害我兒在那麼多人面前丟臉,還害他得了相思病,整天只知道念叨你說的那兩句詩,茶不思飯不想的,人都瘦了一大圈,這是道個歉就能過去的事嗎?」

潘乾一看就知道曲盈根本沒有誠意,不過是做點面子功夫,臉色瞬間黑了。

「那你想要怎樣?」

曲盈的臉色也變得不好看了。

潘文此刻的臉色更難看,因為他完全沒有來得及阻止他爹說出這種讓人難堪的話。

「你得對我兒負責,我兒長這麼大,還沒有對哪個姑娘動過心,跟你相親也是頭一回,如果不是你說什麼只要會作詩,你就願意嫁給他,他也不至於會變成如今這副模樣,唯有你兌現之前的承諾,嫁給我兒,之前的事才能一筆勾銷。」

潘乾抓住了潘文的胳膊,示意他不要插嘴。

聽完潘乾說的條件後,潘文和曲盈的臉都漲紅了,只不過一個是羞的,一個是氣的。

「我之前明明說的是要作出讓我滿意的詩才可以,你這不是強詞奪理嗎?」

曲盈真的好氣。

雖說潘文長得不算差,文采也有一點,但比起真正的才子,還是差遠了好嗎?

「是啊,爹,曲小姐當時確實是這麼說的。」

潘文趁機插話。

「你這個龜兒子,關鍵時刻胳膊肘怎麼還往外拐呢?」

潘乾下意識地收緊了五指,壓低聲音罵他。

「嘶~」

潘文疼得倒吸了一口涼氣,但既沒有發怒,也沒有抱怨,只是努力保持着禮貌的微笑,向曲盈道歉:「抱歉,這次是我爹不對,我代家父向你道歉。」

「沒關係,本小姐還是很大度的,不會跟長輩一般計較。」

曲盈沒想到潘文會一直堅持站在她這邊,看在他幫理不幫親的份上,原諒了潘乾的強詞奪理。

「什麼叫不會跟我一般計較?有錯在先的明明是你好嗎?」

潘乾頓時氣得吹鬍子瞪眼。

「爹,人家曲小姐都已經賠禮道歉了,還是親自登門道的歉,您要是還得理不饒人,就真的是您的不對了。」

為了避免他們真的吵起來,潘文不得不先堵了潘乾的嘴。

「曲小姐,我們去外面走走吧。」

潘文讓管家攔住了潘乾,邀請曲盈去了最近的集市。

「也不知道曲小姐喜歡吃些什麼,不過這家糕點鋪是我家的,各種各樣的糕點應有盡有,曲小姐可以隨意挑選,賬記在我的名下就可以。」

潘文帶着她走進了一家名為百香齋的超大糕點鋪,十分大方地道。

「原來百香齋是你家的?」

曲盈簡直不敢相信。

這家的糕點一直是她最愛吃的,就算是隔得遠,她也會經常讓人給她買回來吃,這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呢?

「嗯,不僅是百香齋,附近比較有名的糕點鋪和酒樓都是我家的。」

潘文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對面那家天下第一鮮也是你家的嗎?」

曲盈扭頭看向了對面街邊的大酒樓,偷偷地咽了咽口水。

天下第一鮮的招牌河鮮料理是真的鮮,其他的菜也很不錯,曲盈只吃過一次就愛上了,要不是這邊離家比較遠,不能常來,她肯定樂意天天過來吃。

「嗯,如果曲小姐喜歡,待會我也可以請曲小姐去天下第一鮮吃飯。」

潘文說到可以請吃飯的時候,耳尖微微紅了紅。

他還沒有請過人吃飯,也不知道曲盈會不會願意。

「這會都快晌午了,還等待會幹嘛?」

曲盈已經迫不及待了,直接丟下潘文朝着對面跑了過去。

潘文連忙追了上去,細心叮囑她不要在外面跑太快。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要不是看人少,也沒什麼馬車,我怎麼會跑這麼快呢?」

曲盈才不承認她是因為太性急了才會忘記注意安全。

「雖然剛剛確實沒什麼人,但還是應該小心一點,要是不小心摔着了就不好了。」

潘文也不反駁,只是強調了怕她會摔着。

「你怎麼跟個老媽子似的,難道你對每個姑娘都是這樣嗎?」

曲盈撇了撇嘴,嘟囔着道。

「當然不是,我以前從未跟別的姑娘這樣單獨相處過。」

潘文心頭一慌,連忙解釋。

「真的沒有嗎?」

曲盈已經在薛書堂那裡獲得了慘痛的教訓,不會再輕易相信男人的這種話。

「應該是沒有的,我平常其實不怎麼愛出門,也不太喜歡交朋友,除了逢年過節以外,我都不怎麼跟親戚走動,小時候可能跟表姐表妹之類的玩過,但那是很小的時候的事了,我已經記不清了。」

潘文彷彿是在自報家門,緊張得直攥衣角。

「哦,我們還是先點菜吧。」

曲盈看得出他很緊張,甚至臉都有些紅了,不好再問下去,便按自己的喜好點了幾道招牌菜。

潘文看到她點的都是他也喜歡吃的,而且完全足夠兩人一起吃,就沒再點了。

「我今天出門出得比較急,沒帶錢,不過可以記賬,這頓飯就不用曲小姐買單了。」

買單的時候,潘文選擇了記賬。

「這不是你家的酒樓嗎?怎麼你請人吃飯還要給錢或者記賬呢?」

曲盈有點不理解。

「雖然是我家的,但不是由我直接管,如果我吃飯不給錢也不記賬的話,賬簿的數就會對不上,這樣不好。」

潘文義正辭嚴地道。

「我在自家的店鋪拿東西的時候都是直接拿,倒是沒想過這點。」

曲盈瞬間汗顏了。

「應該是有人替你記了賬,不然的話,店鋪的老闆肯定是會被令尊責罰的。」

潘文沒覺得有什麼問題,曲盈畢竟還小,會考慮不周也正常。

「原來是這樣嗎?」

曲盈更尷尬了。

潘文這說話直的毛病簡直跟她有的一拼,她終於體會到了別人被她「快言快語」懟時的窘迫和難堪。

「因為那樣會導致賣出的貨物的數量跟收到的錢對不上,所以……」

「別說了,我知道錯了,我以後會注意的。」

曲盈一把捂住了他的狗嘴。

潘文先是愣住了,隨後整張臉都燒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