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溫柔男二退休後的渣男之路
快穿:溫柔男二退休後的渣男之路 連載中

快穿:溫柔男二退休後的渣男之路

來源:google 作者:闕歌的貓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封南嶼 現代言情 闕歌的貓

(快穿+甜寵+寵妻+蘇爽甜)厭倦了不能ooc的溫柔男二,封南嶼申請加入養老部,體恤下屬的時空管理局審批的同時還送他一個新生兒系統:233起初他是極為滿意的,甚至還覺得新系統不會礙手礙腳,直到他開啟養老第一站……「233,這就是你說的溫馨養老之旅?」封南嶼萬萬沒想到他輕鬆愉快的養老之旅,第一站就來到了七十年代當一個渣男知青?!233:宿主……你聽我跟你狡…啊不不,你聽我跟你解釋啊!展開

《快穿:溫柔男二退休後的渣男之路》章節試讀:

「封大哥,我給你拿了些你愛吃的糕點。」

泥坯房的門被敲響,門外傳來一道清脆的聲音。封南嶼聽到這個聲音後心中一陣感慨。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他還沒想好該怎麼對她,她就先找上門了,而且還帶上了家裡郵寄的糕點。

「進來吧。」封南嶼嘆了口氣道。

門被推開,走進一個身形修長的女孩,她的身高在一米六左右,臉蛋清秀,皮膚白皙,一雙烏溜溜的眼睛,顯示出她內心的純凈。

「封大哥,我來看你了。」她甜甜的笑着,把手裡提着的糕點放到桌子上,又轉過頭抱怨着:「那些村民也真是的,你和蘇同志明明沒有什麼,怎麼就能對你大打出手呢。」

聽了她的話封南嶼心中無奈,他還真跟蘇凝夏有關係。

等明天流言四起,關係就更深了,原主可真是留下個爛攤子給他收拾!

「咳咳「他乾咳兩聲掩飾自己的歉意:「雲柔,其實……其實我對蘇同志是有好感的……」他說話吞吞吐吐,說了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封大哥……你不用說了,我明白了。」聽到封南嶼的話,李雲柔小嘴抿着,雖然極力忍住不哭,眼淚卻不停的往下掉。

「那個……那個……」封南嶼見此,不知道該如何解釋,只能尷尬的說道:「對不起……」

「我明白……」李雲柔強忍住淚意,哽咽的說道:「我明白,這種事情不應該強求,既然封大哥你喜歡別人,那麼我祝福你們。」說著,她轉過身,向外面跑去。

封南嶼愣住,這個時候…他是該追出去?還是算了,要是再讓蘇凝夏誤會就不好了。

這個時候原主應該沒做的太過分啊,甚至怕別人發現,除了一起學習之外沒有其他接觸。

封南嶼忽然間意識到,在這個年代,不一定要有多深的接觸,原主那種似有若無的曖昧態度,已經讓李雲柔覺得他們是兩情相悅了。

看着桌上的糕點,封南嶼再一次感嘆原主的渣男行徑,真是卑鄙無恥!

────

「夏丫頭,還在這傻笑,那小子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跟你爹我解釋,他是去取書,等明天村裡的話傳起來,有你好受的!」

蘇成林看着面前臉帶喜色的女兒,恨鐵不成鋼的道,也不知道那封知青給她下了什麼迷魂湯,現在夏丫頭是非他不可了,那城裡小子表面上看是個可靠的,背地裡不知道啥樣,他真替自己閨女擔心呦!

「爹!」蘇凝雪聽到父親的話,頓時羞紅了臉,跺着腳嬌嗔着,不過眼神中卻閃爍着幸福的光芒。

南嶼哥雖然對她和村裡其他姑娘都不一樣,可那些女知青一個個都是花一樣的人,又有文化,她哪能比得上呢?

今天在知青院她真的以為南嶼哥是嫌棄她,喜歡上了李知青。

「閨女呀,你真的就那麼喜歡那小子?」蘇成林見女兒如此模樣,嘆口氣問道。

「爹,那我今天打了妹夫,他不會記恨我吧。」蘇冬在旁邊撓頭問道,這以後不得影響家庭和諧嘛。

「哼!打他一頓也好,城裡來的小子都一身傲氣,正好挫挫他!」蘇成林冷哼一聲道,

這小子還想帶着他閨女上山,不打他打誰?

「哎呀爹!你們說什麼呢!什麼妹夫不妹夫的,不理你們了。」蘇凝夏聽到哥哥的話,嬌俏的臉蛋瞬間變得通紅,嬌嗔一聲轉身跑走了。

「蘇冬,你個混小子,老子教訓你多少遍,遇事要冷靜,千萬不能動手!你都幹了些什麼?村子裏這幫大小夥子可都是幹活的一把好手,你帶着他們去打封知青,那不是想把人打死嗎?」蘇成林看着跑遠的女兒,對着旁邊的兒子怒吼道。

拿起院里的掃把對着蘇冬打了過去:「混賬東西,快去看看封知青那有沒有什麼活要干,給人好好賠禮道歉!」

「爹,我錯了,我這不都是為了凝夏嘛。」蘇冬躲避着父親的掃帚,連忙向院外跑去。

「你還敢跟老子頂嘴,給我站住!」蘇成林看着自己兒子的背影氣憤的罵道。

────

封南嶼在李雲柔走後,痛罵了原主一番,吃着桌子上的糕點,思索着任務。

需要考慮的有他的便宜媳婦蘇凝夏和便宜兒子蘇小寶,看任務要求這孩子以後還會黑化,孩子不懂事多半是打得少,還有姐姐和父母都要照顧全面,任重而道遠啊。

還未規劃完具體的細節。

外面傳來一個涼涼地聲音:「果然是反動派家庭出身,嬌生慣養,不就是被人打了一頓嗎,連水都挑不了了嗎?」

封南嶼走出泥坯房,看到外面正站着一個長相平平的男人,穿着粗布衣裳,二十歲左右的樣子。

男人看他出來了,立馬嘲諷道:「封大少爺肯出門了?」

封南嶼懶得理會他,高金華,劇情里的一個龍套而已,他也犯不着跟他置氣,淡淡地說道:「抱歉,上午不太方便,過會我就去。」

「呵,你以為你還在家裡啊?挨了打就能不幹活。」男人冷笑道。

「吱嘎」年老失修的木門傳來輕微的響聲,李雲柔推開門走了出來。

「封大哥現在身體虛弱,不適合做體力活,缸里還有些存水。」李雲柔看着男人說道「誰都有生病的時候,你這樣逼封大哥實在不是個好同志。」

男人聽到她這麼說,氣的臉一陣青一陣白。

封南嶼看到李雲柔出來,觀察着她的狀態,看樣子是已經調整好心態了。

「資本家的小姐就是會做好人,那你替封大少爺挑水好了。」男人看着李雲柔怒喝道。

封南嶼聽到這人還在這嘰嘰喳喳的說個沒完,於是不耐煩的說道:「放心,晚上的時候缸里的水一定是滿的。」

男人聽到封南嶼這麼說,只能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轉身離去。

李雲柔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對着封南嶼說道:「封大哥,我去幫你挑水。」說完就要拿起扁擔去挑水。

「雲柔,不用,蘇冬會來幫我的。」封南嶼趕忙攔住她,對着她說道「他們今天打了我,大隊長會安排的,你快回屋去吧,外面熱。」

「哦」李雲柔聽到他的話只得點了點頭,又說了句「封大哥注意身體」就進入屋內。

看着她離開的背影,封南嶼嘴角勾起一絲弧度,露出一抹溫暖的微笑。

是個好姑娘,可惜他只對任務對象感興趣。他能看出來李雲柔還沒完全放下對原主的感情,但已經在慢慢淡化了,時間會沖淡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