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炮灰:生命不息,摸魚不止
快穿炮灰:生命不息,摸魚不止 連載中

快穿炮灰:生命不息,摸魚不止

來源:google 作者:天橋下的老神棍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江曦 褚宵

她,江曦,空間摸魚達人摸魚上千年,誰知因為打碎一個古董花瓶,背上巨額債務,不得不接收任務,遊走於各個時空,來賺取空間幣還債成為兢兢業業的打工人人生而嚮往摸魚,卻無往不在打工之中第一個任務:穿成亡國之君唯一的妃子,雖不受寵,卻被罵為禍國妖妃既然擔了禍國妖妃的名頭,那她就要將妖妃之名坐實,顛覆整個朝政!「這天涼了,不如,讓熊家抄個家吧」那妖妃指尖微勾,紅唇親啟,如是說道那亡國之君竟寵她至深:「好,都聽你的」展開

《快穿炮灰:生命不息,摸魚不止》章節試讀:

這首曲子,就是喚醒蠱蟲的曲子。

只要那蠱蟲在褚宵體內,就必定會叫褚宵生不如死。

可褚宵沒有反應。

也就是說,江曦騙了他!

一曲完畢,江固已經想好江曦的死法了。

「好!京城第一才子,真是名不虛傳!」

褚宵也很給面子:「賞!」

江固頷首,做出恭敬的模樣,瀟洒走下台,眼神,卻是時不時地朝着江曦看去。

江曦裝死。

「娘娘,大少爺讓您去一趟荷花池。」江固派人來請。

江曦擺了擺手:「本宮身子不適,就不去了。」

那丫鬟不依不饒的,見江曦不去,便將桌上的茶水一應推倒,江曦的衣裳**一片。

身為一國之後,衣裳臟成這樣,實在是說不過去。

「奴婢引娘娘去換身衣裳吧。」

被吵得頭疼的褚宵,也注意到這邊的情況:「怎麼了?」

江曦勉強扯出一個笑:「衣裳**,得去換身乾淨的。」

褚宵下意識地看了那丫鬟一眼。

若是他沒記錯,這丫鬟是先前跟在江固身邊的。

所以,江曦這是要去見江固?

褚宵眸光微寒:「嗯,去吧。」

小星不知去處,江曦只能跟着那丫鬟一起朝荷花池走去。

很快,她就見到了江固。

只見江固站在荷花池邊,一身黑色長袍,飄飄欲仙。

江曦覺得,他心窩子,可比這身衣裳黑多了。

「少爺,人帶到了。」

「嗯,你先退下。」

荷花池邊,只剩下江曦江固兩人。

江曦硬着頭皮走上去:「大哥。」

江固指尖捏碎一朵花瓣,聲音涼得驚人:「小曦啊,我原本以為,我是了解你為人的,但我怎麼都沒有想到,你居然敢在我面前撒謊。」

「小曦,你知道這會有什麼後果嗎?」

江曦低垂着腦袋:「我不是想騙你,只是這幾天皇上防備着我,我實在是沒辦法下手。」

「為什麼不實話實說?」

「我擔心,大哥會怪我。」

江固笑了,那張俊美的臉,笑起來更加好看。

只是江曦卻覺得陰惻惻的。

「小曦,說錯話,比做錯事,還要令人無法原諒,這個月的葯,你就別想了,若是下個月你還沒有將那葯喂進褚宵的肚子里,那……」

江固側目看向江曦,陰惻惻的開口:「那我就喂你吃下。」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江曦面上溫順得不像話:「是。」

暗地裡卻在想,她一定要儘快得到褚宵的信任,幫褚宵穩定政權,然後逼江固拿出解藥。

就連原主都知道,做江固的狗腿子,是不可能得到解藥的。

……

江曦和江固背地裡相見的事情,很快傳到了褚宵的耳中。

「皇上,娘娘和江家肯定是在密謀什麼,皇上一定要當心!」

褚宵眼底微涼。

江曦換了身衣裳後,繼續在宴會上摸魚。

看美人跳舞,觥籌交錯,吃吃喝喝,好不樂哉。

與她摸魚不同的是,褚宵一直在注意她,謹防她下毒。

他都想好了,等抓到江曦下毒的罪證,便暗地裡,直接將她處死。

「皇上,這梅子糕真好吃,你嘗嘗。」

江曦還是照舊給褚宵送吃的。

褚宵多了個心眼:「朕不餓,你自己吃吧。」

他就不信,江曦敢吃!

誰知道,下一秒江曦就將最後一塊梅子糕送進了自己肚子,一臉美滋滋。

褚宵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

大約……以江曦對食物的熱愛程度,應該不會在食物里下毒吧?

看着她吃,褚宵也有些餓了。

這一晚上吃的東西,比先前好幾天都多。

「這蒸肉也好吃,皇上你嘗嘗。」

等到江曦自己也嘗了一塊,褚宵才慢吞吞地吃了一口。

軟軟糯糯,味道確實不錯。

一旁的小栗子見褚宵吃得多,忍不住笑了。

果然讓皇上吃飯,還是得看皇后的。

等生辰宴散了,都已經很晚了。

褚宵以為江曦今晚應該不會動手,剛要回屋休息,衣角就被人抓住了。

是江曦。

褚宵低頭一看,入目是江曦滿是瘡痍的手。

想來是為了做竹籠陣而受的傷。

他眸光微深:「阿曦,你的手怎麼了?」

江曦連忙收回手:「沒事兒,就是不小心受了點傷。」

那緊張的模樣,顯然是在心虛。

褚宵臉色瞬間冷沉了些許。

「皇上,今晚妾身想帶你去個地方。」

褚宵抬眸。

所以,江曦還是準備在今晚動手么?

「去什麼地方?」

江曦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妾身先過去,等會兒小星會引皇上過來,皇上可一定要來!」

她笑得一如往常那麼開心。

完全看不出來她是準備送他去死。

褚宵心頭最後的一絲信任,終於徹底磨滅。

他冷眼看着江曦:「好。」

江曦快步離開,籌備驚喜去了。

褚宵則是召喚出暗衛:「人都準備好了嗎?」

「都準備好了,到時候一定能將其一網打盡。」

褚宵眼前閃過這些日子江曦的言行舉止,心頭莫名有些不舍,他垂眸:「待會兒,她一開口,就直接將其擊斃。」

要做,就要做得乾脆一些。

「是。」

安排好一切,褚宵跟着小星,一路朝御花園走去。

御花園的右方,有一處槐花林,現下正是夏季,槐花香氣縈繞在方圓好幾里,香氣撲鼻。

「皇上,到了。」

前方,黑漆漆的一片。

很適合刺殺。

褚宵臉色更加陰寒。

「阿曦,你在嗎?」

突然,只見前方亮起無數紅燈籠,將槐花林,照得通紅。

入目,是一望無際的喜氣。

燈籠中間,站着笑吟吟的江曦。

她不知何時換了一身紅色長裙,與紅燈籠相映成趣,月光如水籠罩着一切,江曦宛若站在水裡,叫一切都蒙上了一層霧氣。

叫人看得不真切。

卻極美。

美得褚宵久久沒回神。

這一幕,他記了很久。

便是很多年後想起來,他也會心動不已。

江曦手捧一個紅色燈籠,朝他走來,紅色裙擺飄動,她笑吟吟的,紅唇輕啟:

「皇上,生辰快樂。」

褚宵心尖微顫,像是有什麼東西,強制性地破土而出,將他環繞其中,無法自拔。

【系統:褚宵好感度上升10%,當前好感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