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男配乖乖,把門開開
快穿:男配乖乖,把門開開 連載中

快穿:男配乖乖,把門開開

來源:google 作者:夭玖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夭玖 杜沉蒼 現代言情

【無女主➕快穿➕甜寵➕輕鬆➕系統➕1v1➕雙潔】輕鬆無虐小甜餅,感情渣的自我改造之路————————————男配,為主角瘋,為主角狂,為主角哐哐撞大牆與其當備胎,拿好人卡,做主角墊腳石不如擇良人,被寵愛,蜜罐子里過一生杜沉蒼有無數方法拯救男配,但既然看上了男配的臉,把人護進懷裡就是最好的辦法不同世界的男配長相不同,他世世擁人入懷疼寵一生直到懷中人壽終正寢閉上眼睛,一段感情也就此結束杜沉蒼不留遺憾抽身而去,下個世界繼續拯救男配做做任務,賺賺外快,順便談談戀愛閔修:一輩子不要放開我的手,我們一起走下去,好不好?杜沉蒼:此生唯你一生一世一雙人,始於顏值,忠於責任系統:那……陷於?杜沉蒼:不存在的系統:不是都說愛情使人盲目嗎?杜沉蒼:可能我抵抗力強系統:???好像有哪裡不太對杜沉蒼自詡看透愛情,一世又一世扮演完美戀人卻從不動心可漫不經心玩火的人,終將會被烈火吞噬我愛你,不可以只是說說而已展開

《快穿:男配乖乖,把門開開》章節試讀:

浴室里突然傳來的模糊聲音落進閔修的耳朵里,讓他剛坐下的身體瞬間緊繃了一下。

「幫我放在浴室門口的凳子上就行。」

聽見這句話,閔修微微鬆了口氣。

他起身來到杜沉蒼的柜子前,打開上面的衣櫃門,

入目是分類疊放整齊的衣物,左邊是上衣,右邊是褲子,一目了然。

閔修的目光落在中間收納盒裡的黑色內褲上……

垂在身側的手指蜷了蜷,捻了幾下,選擇性無視之,

直接拿了最上面的背心和短褲,關門走人。

杜沉蒼用毛巾擦乾身體,聽到了外面拉窗帘的聲音。

【真貼心啊】,杜沉蒼笑道。

平時洗澡時,即便會在浴室穿好衣服再出去,也會提前把窗帘拉好,這是二人共有的習慣。

「你可以拿衣服了。」

閔修站在陽台門裡,說完就關上門,轉身去自己桌前坐好,還特意背對着浴室的方向。

杜沉蒼穿好閔學長親手拿來的乾淨衣服,掛着空擋走出浴室。

「學長,謝了。」

他對着某人僵硬的背影笑道。

「沒事。」

閔修的聲音有些乾澀,並沒有回頭。

杜沉蒼也不在意,徑直走到自己衣櫃前拿內褲。

閔修就看着那個高大的身影從自己的餘光走進視線,背對着自己站在那裡。

濕漉漉的頭髮還滴着水,順着修長脖頸緩緩滑落,

貼肉的黑色背心完美勾勒出青年的寬肩窄腰,平時隱藏在寬鬆衣服下的肌肉線條一覽無餘。

猶抱琵琶半遮面。

半遮半掩總是比全然的坦誠相對更引人遐想。

【宿主,閔修在盯着你看耶】,流螢偷偷打小報告。

【是么】,杜沉蒼毫不在意道,【看來最近鍛煉的效果不錯。】

學校體育館的健身器材沒有家裡那麼齊全,但起碼能保證日常鍛煉,每天單杠跑步加籃球,運動量一點兒沒落下。

杜沉蒼拿了內褲轉身要返回浴室,似是不經意的跟閔修對視了一眼,

「學長,怎麼了?」

「咳……」

閔修強裝偶然,躲開他的視線,背過身去輕咳了一聲,隨手拿過一本書翻開,冷硬道:

「沒事。」

書頁嘩啦啦不斷翻動,也不知是誰的心躁動起來。

沒事?

杜沉蒼的目光落在那本拿反了的書上,眯了眯眼。

聽見浴室門重新關上,閔修手裡拿反了的書才放到了一邊。

表面鎮定打開筆記本電腦,找出寫到一半就被喬揚到來打斷的方案,

雙手如往常一樣放在鍵盤上,亂鬨哄的腦子裡卻遲遲找不到繼續下去的思路。

杜沉蒼。

大一的風雲人物,無論是相貌還是成績都是拔尖的,目測身材也不錯。

大一開學還沒多久,日後各項重要考試的材料已經陸續出現在了青年的桌子上。

多數新生還處於剛步入大學的適應階段,杜沉蒼卻早已開始對未來做規劃,並一步一步踏實前行。

雖然還沒有看到這人展現其他方面的能力,但閔修有預感,這樣一個人若是真進了外聯部,喬揚絕對會跑來跟他感嘆搶到寶了。

這樣一個優秀的人,若是當伴侶……

閔修腦海中不自覺浮現出那天在禮堂,女生給杜沉蒼系領帶的場景。

應該是喜歡女孩子的吧。

閔修閉上眼睛,定了定神。

像他這樣,天生取向同性的畢竟是少數。

即便現在社會對同性戀的理解和支持大大增加,但歧視和非議依舊存在。

把原本可以結婚生子的人拉進這個圈子,或許是愛情至上的人勇敢的選擇,即便呼籲性向自由的聲音越來越多,但現實就是現實,直男入圈後會遭受到的坎坷是切實存在的。

不是沒有男生向他表達過愛意,閔修拒絕也不是因為害怕暴露自己的性取向。

他身邊就有一對同性戀人,而且已經見過家長,並打算畢業後就領證結婚。

但像樊霄和霍亞青那樣從小一起長大,從相知到相愛,從竹馬到戀人一路順暢的又有多少。

合適的愛人就像兩塊契合的拼圖,閔修始終沒有遇見過跟自己契合的另一半。

但就算找不到合適的人,自己孤獨終老,他也不願把原本可以兒孫滿堂的人綁在自己身邊。

杜沉蒼的確是他中意的那一掛,從外貌到生活習慣,再到性格和為人處事,無一不讓他滿意。

但閔修卻必須跟這個直男保持距離,

這太難了。

「學長,碰到什麼困難了?」

低沉的男聲在頭頂響起,閔修混亂的大腦瞬間空白一片,

只剩撲通撲通的心跳聲無比清晰。

「你對着這份方案一動不動已經十幾分鐘了。」

杜沉蒼擦着頭髮站在他身後,

浸着水汽的薄荷味侵入閔修的領地,在他的鼻尖繚繞。

「在想事情。」

閔修下意識坐直身體,試圖避開那股擾人心神的薄荷味,故作淡定問道:

「怎麼了?」

「沒事,就是想問問喬學長哪兒去了。」

杜沉蒼把毛巾搭在肩上,一轉身坐在了閔修身旁的凳子上,

「他沒跟那兩位吵架吧?」

「沒有。」

閔修被他突然靠近的動作弄得渾身一緊,快速眨了兩下眼睛,恢復了以往冷淡。

「哦……」

杜沉蒼手臂撐着桌子,托着下巴輕嘆一聲,

「學長……我被三位學長說心動了,但他們話里的指向性都太強了,我有點不知道該進哪個部門,你有什麼建議給我嗎?」

又來了,又是這種罕見的孩子氣的一面。

濃密的眼睫垂着,配上微微沮喪的語氣,唇角沒了日常的笑意。

以往禮貌性質居多的那聲「學長」,因為托着下巴的原因發音有些模糊軟糯,稍稍拖着長腔,讓聽者品出幾分撒嬌的味道。

小兩歲而已,真是要命!

「不管現在他們怎麼爭,都不會幹預你的最終選擇。」

閔學長面無表情,冷聲道:

「你的能力自己最清楚,根據自己的喜好量力而選就好。」

「好吧……我知道了。」

杜沉蒼起身繼續擦頭髮,「謝謝學長。」

這就走了?

是不是我語氣太差了?

閔修想回頭看看,那人的臉上是不是有失望的表情,卻硬生生克制住了動作。

克制,遠離,保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