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快穿:病嬌攻略系統
快穿:病嬌攻略系統 連載中

快穿:病嬌攻略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北宮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長青 謝雙雙

「堂前的紙錢飄飛嗩吶聲一路的吹左右的小童引路的燈大紅的喜服七星釘漆黑的棺槨它流眼淚嗯~~~謝雙雙在接連聽到那詭異聲音的第七天夜裡穿書了附贈一個打工統007成功接盤惡毒女配的光輝事迹還要抽空撩撥一下全書最大的病嬌反派行走在異界的孤魂,叱吒風雲的一群人故事的最後,是病嬌攻略系統還是病嬌攻略系統?展開

《快穿:病嬌攻略系統》章節試讀:

平時伺候謝宏源的大太監六喜可是個人精,瞧了謝宏源一眼之後慌不迭的跑去把一旁的太醫拉了出來。

順理成章的,謝雙雙被前來診治的太醫扎醒了。

終於脫離了那硬邦邦的地面,她在寒風裡瑟瑟發抖,對謝飛飛恨的牙痒痒。不管她之前和謝雙雙之間究竟發生過什麼,但現在遭罪的是她謝雙雙。她可不是什麼聖母瑪利亞,原諒她?

不可能!那是上帝的事兒!

她眼珠子一轉,第一件事情就是慘兮兮的爬到謝宏源面前一跪,拉着他的袍擺,金豆子不要錢似的啪嗒啪嗒往下掉,「父皇~嗚嗚嗚……阿姊要殺我,父皇救我!雙雙不想死,嗚嗚嗚……」

謝雙雙作為書里的顏值天花板,發黑如佳墨,膚白且細滑,眉間若存秋月,眸顧盼而生姿,氣質出塵又勾人,偏給人嬌弱靈動之美!如今跪在地上嚶嚶哭泣,着實是哭碎了許多人的心!

話語一出,瞬間擊碎了謝飛飛剛剛好不容易立起來的好姐姐人設……

她立馬也眼淚汪汪的反駁:「雙雙,我只不過是路過的時候恰巧撞見你落水,好心想要幫忙,你怎麼能這麼誣陷我呢?你我可都是父皇的血脈,你這樣……叫我多寒心啊!」

痛心疾首的模樣,彷彿受了多大的委屈!還真是演的一出好戲。

一番話,成功給謝雙雙扣上了一個不識好人心的帽子,而且還胡亂攀咬自己的姊妹。告訴眾人,謝雙雙就是一個惡毒的白眼狼!

皇帝看着跪倒在地上哭的梨花帶雨的謝雙雙,心都要碎了!

謝雙雙的性格,他是知道的,平日里是張揚跋扈了些,可向來最是愛惜自己的容貌,斷不會自己跳下水去!

「雙雙,你先起來,把話說清楚。落水的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謝宏源沉着聲音,裹挾着戾氣與帝王的威壓,明顯是動怒了。

原貴妃接到宮女的傳信,說是陳貴妃帶着皇帝去了後園,氣的要死。她不過就是回去換身衣裳,陳貴妃這個矯揉造作的女人就把皇帝給帶走了!真是個狐狸精!

過來一看此時的場景,縱使她心理素質再好,也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今兒這賞梅宴,她也是抱着給自己大兒子挑選王妃的心思舉辦的。因此,來的都是世家貴女!這後園的池水說深不深,說淺不淺,平日里也鮮少會有人光顧。大家都沒在意,怎的今天偏巧就出事了?

皇宮不比其他地方,每年大大小小的各種宴會多不勝數。女人們的小把戲也是層出不窮,時不時的折了那麼幾個也是常有的!畢竟若是做的乾淨,對一些人來說也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這麼想着,一股不好的預感陡然升起……

她不敢貿然出聲,只能先強裝鎮定,暗自瞥了一眼謝飛飛……

得到皇帝的指示,付萊立馬上前把謝雙雙扶起來,順便給她披上了一件披風。心疼的不行!

「回稟父皇,雙雙前些日子和母后一同去了法蘭寺上香,特意抄寫了百篇經文替父皇母后祈福。母后感念女兒孝心,因此賜下一支鳳釵,今日原娘娘設宴,大家皆是盛裝出席,女兒便戴了來。這原也是對原娘娘的一種尊重……」

謝雙雙委屈巴巴的,說到這兒,還不忘吸了吸鼻子。

「不想阿姊見了惱我,記恨我搶了她的風頭,乘我在池邊玩耍時過來言語羞辱,說是如今原娘娘得寵,母后遲早要把鳳位給騰出來,還說女兒配不上這釵子,最後更是將我推入池中,意圖溺死。」

謝宏源越聽,臉就越黑。待謝雙雙說完之後,一股強烈的陰寒之氣自他身上散發出來。

鳳,乃是一國之母的專利,在天啟,謝雙雙頭上戴的這種九尾鳳釵正常情況下也是只有皇后及皇室的嫡出公主才有資格佩戴的。天啟國開國百年,從來沒有一位皇帝會廢棄自己的皇后而改立妃嬪。自古以來,這樣的事情都只是那些歷史上有名的昏君才會在個別寵妃死後追加皇后頭銜,這些話,無疑就是在戳他的脊梁骨!

原貴妃作為謝宏源的枕邊人,立即意識到了什麼。

二話不說,也撲通一聲跪了下去,驚恐不已卻依舊維護自己的女兒:「皇上……皇上,臣妾入宮多年,一直謹小慎微,悉心服侍,從不敢有半點兒對皇上和皇后娘娘的不敬之意!飛飛是臣妾一手帶大,素來孝謹恭謙,待人和善,對弟妹疼愛有加。怎麼會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話語?求皇上明鑒吶……」

「原貴妃娘娘此言,就是說我們公主有意陷害嘍?暫且不說我們公主心思純良,不善說謊,也不論貴妃娘娘是否真的大逆不道對鳳位虎視眈眈。就六公主強行扣押我們撫仙宮大小宮婢太監,不准我等前去尋找太醫為九公主醫治一事,該作何解釋?九公主落水後昏迷不醒,也是太醫親自見證的,難道還能作假不成?」

付萊作為宮中女官,也是皇后特賜給謝雙雙的人。嘴皮子可一點兒也不留情!句句說在重點,想叫人不信都難!

「就此寒冬臘月,將自己的妹妹丟在地上,任由寒風吹襲,但凡長了腦子的人都知道六公主存的是什麼心思!如此惡毒行徑也能被原貴妃娘娘稱作是待人和善,對弟妹疼愛有佳?原貴妃娘娘可真是教女有方啊!」

陳貴妃又冷不丁的冒出來一句。

原貴妃扭頭看她,眼睛裏似是要噴出火來。

「唉~要不是我宮裡的婢女偶然經過恰巧撞見此事,恐怕……九公主此時恐怕是凶多吉少了吧?天師大人可是說了,這九公主可是皇上的福星。原貴妃娘娘和六公主就是再不喜歡,也不能……」

陳貴妃巴巴個不停,嘩啦啦的火上澆油。氣的原貴妃和謝飛飛巴不得衝上去把她嘴巴縫起來。

原貴妃和謝飛飛還想狡辯,就見謝宏源一拍桌子打斷了陳貴妃的話。

「來人,原貴妃恃寵而驕,教女無方,即日起禁足宮中,沒有朕的旨意哪兒也別想去。六公主德行有虧,和原貴妃一同禁足,每日抄寫十遍《女則》,少一遍,就打上十鞭子。

另外,送九公主回去養傷。」

謝宏源下完命令就氣沖沖帶着人走了,一點兒臉面都沒給原貴妃母女留!

於是乎,謝飛飛因為嫉妒自己妹妹而把她推入水中,又故意想凍死她的事情傳遍了整個後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