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空逆諸天
空逆諸天 連載中

空逆諸天

來源:google 作者:猿魔來了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吳峰 猿魔來了 都市小說

一夢千年,真相究竟為何,地球將再次面臨異族危機,又該如何應對,世道亂,人心難,且看殺手吳峰再戰異世!展開

《空逆諸天》章節試讀:

「任務的等級劃分也和令牌的等級劃分一樣嗎?」吳峰問道。

馮老不假思索的道:「沒錯,不過目前沒有人階的任務,只有玄階,或許等你實力變強一些時可以領取最簡單的玄階任務,不過現在的你,還是先回去吧。」

吳峰心中發笑,果然,這寨子里只有自己一個人階,不過誰說人階就殺不死玄階的?臉上卻做出一副恭謹之色,道:「剛才馮老所說,目前只有玄階的任務,雖然你覺得我不行,不過我還是想試試。」

「不行不行,這可不行,萬一你遇到了什麼險境該怎麼辦?老頭子我可擔不起這個責任。」馮老臉上的皺紋彷彿扭成了一股麻花,堅決的搖了搖頭。

「既然如此,那……好吧。」馮老神情略有鬆緩,直接給吳峰扔過去一個卷宗。

吳峰接過卷宗,愕然的看着馮老,這老傢伙態度轉變的也太快了吧,就好像是立馬得到了另一個人的指示一般,當即就改變了主意。

吳峰的心思變得愈發活絡了起來,腦海中也瞬間浮現出了一個人影!

九尊之前三,眾人口中的那位大人!

果然,這等人物一直在無時無刻的監視着自己,到底在哪呢?憑那個人的手段無論藏在何處,自己也是定然不會察覺的,或許一直跟在自己身邊也說不定呢。

罷了,既來之則安之,吳峰不再多想,而是直接翻開了那捲寫着玄階任務的卷宗。

雖然不知道這個世界為什麼用的也是漢字,難不成這個世界還有跟自己一樣的地球人?吳峰笑着搖了搖頭,不禁感嘆着華夏文化的博大精深,源遠流長。

卷宗第一頁,明晃晃的寫着幾個大字:玄階,異獸篇。隨後羅列着一個個千奇百怪的妖獸名字。

吞鐵獸:位於埋骨之地邊緣地帶,行動遲緩,破壞力巨大,玄階初期可殺之。任務獎勵:二十塊下品能源晶石,能源之家十天居住權。

遊魂:埋骨之地隨處可見,無主動攻擊意識,卻可攝人心魄。任務獎勵:十塊下品能源晶石。

……

妖獸密密麻麻的羅列了一整頁,看得吳峰瞠目結舌。

「馮老,這能源之家和能源晶石是?」吳峰疑惑的問道。

「能源之家就是你現在住的地方,能源晶石內的精純能量可以汲取,能夠轉化成為你自身需要的任何一種能量,不過這一過程只能在能源之家內才能完成。」

馮老的聲音有些沙啞,又端起了桌案上的茶杯,就像是每說幾個字就要喝口茶水潤潤嗓子一樣。

吳峰緩緩的掀開了卷宗的第二頁,依然還是玄階可擊殺的各類妖獸,不過是難度高了些罷了。吳峰又打開了第三頁,各類妖獸終於消失不見,各種各樣的任務也多了起來。

什麼採集藥草,尋找能源晶石等等……

下一刻,吳峰的瞳孔一縮。

卷宗上竟寫着:擊殺背叛者,十界,鬼眼老人,玄階,慎接。

「這個十界鬼眼老人……」吳峰眉頭緊皺,緩緩開口。

「哼!一幫奸詐卑鄙之人罷了,我輩中人當年成立九寨,是希望我們像一個大寨子一樣團結和睦,因為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

「而有些人,為了眼前的利益而叛逃離開了我們,去成立了什麼所謂的十界,我們為九,他們卻起名為十,我們稱自己為寨,而他們竟敢大言不慚的以界為名!」

「起初我們沒將他們放在眼裡,畢竟道不同不相為謀,可近來他們似乎變得更加猖狂了起來,其後輩也越來越目中無人!」馮老說著,眼中閃過了一絲冷厲的寒芒。

「馮老,那他們有多少人?」吳峰好奇問道。

「多年以來,據說現已發展到了數千人的地步。」馮老恨聲道。

「那我們?」吳峰。

馮老冷哼了一聲:「滅掉他們數百足矣,要不是寨內大能希望能夠勸降這些人,我們早就出手將他們滅了!」

「你仔細看看,下面還有勸降任務,不過我奉勸你還是不要跟這些人白費口舌了。」說完馮老將眼前的一碗新茶一飲而盡。

「我明白了,不過你如何能夠確定我完成了任務?」吳峰有些疑惑。

「正如那位大人能夠知曉你的到來一樣,你是否完成了任務我們自然也會知曉。」

「好了,小子你別問了,老頭子我一年說的話加起來都沒今天說的多,該問的都問了,想離開你隨時都可以離開。」

馮老的臉上露出一絲不耐的神色。

「嘿嘿,馮老,那我走了。」吳峰乾笑一聲。

「切記定要小心行事。」馮老看着吳峰的背影緩緩說道。

「知道了。」吳峰朝着後方擺了擺手。

「你覺得怎麼樣?」在吳峰走後一道雄渾無比的聲音突然在九堂內響起。

「實力還是心性?」馮老反問。

「都有。」渾厚聲音。

「實力雖沒有到達玄階,但是定有擊殺玄階的手段,心性嘛……」

「時而沉穩謹慎,時而油腔滑調,不過有一點我可以確定,他選擇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馮老考慮了一會兒,點了點頭道。

「很少見你這樣夸人啊。」渾厚聲音彷彿帶着笑意。

馮老面皮一抖,手上端着的茶水也險些灑了出來:「實話實說罷了。」

吳峰從九堂出來,深吸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九寨外究竟有什麼危險正在等着自己,但是卻沒有感到任何畏懼。

現在似乎已過了正午,可陽光卻依舊炙熱,路邊的野草垂頭喪氣的耷拉着,有些甚至已經變得乾枯捲曲,不知這裡存在了到底有多久,青灰色的石板路被踩的十分光滑,走在上面竟有一些燙腳的感覺。

儘管九寨內十分溫暖,可吳峰依然忘不了九寨外那種寒冷刺骨的感覺,那血色的天空,那刺鼻的腥臭味無不昭示着外面環境的惡劣和危險。

看着自己身上單薄的衣衫,吳峰苦笑着搖了搖頭,自己畢竟還沒有強到寒暑不侵的地步,看來得先置辦一身行頭了。

「小傢伙兒!」後面傳來一個溫婉動人的聲音,似乎有些欣喜。

吳峰一愣,自己到目前為止見過的女人一共就兩個,一個是秦水寒,可聽聲音明顯不是,另一個就是在能源之家外見過的那個紅衣女了。

吳峰對她的印象還是很不錯的,於是站住,臉上帶着一點笑容:「怎麼?找我有事兒?」

「怎麼,沒有事兒人家就不能喊你了?你可別忘了你剛把人家的住處給搶了去呢。」紅衣女說完,白皙的小臉上竟升起了兩團淡淡的紅暈。

吳峰愕然的看着紅衣女,雖然這女人看起來這般楚楚動人,我見猶憐,可這般造作的模樣好像有些似曾相識……

「周……彤!」一道尖銳的聲音再次從紅衣女的身後響起。

吳峰向後一看,說話之人竟是秦水寒。

「哎呦,水寒妹妹,你可真是陰魂不散吶,怎麼我出現在哪裡你就出現在哪裡?我可還沒跟小哥說兩句話呢,難道你一直在跟蹤這位小哥嗎?」被喚作周彤的紅衣女幽怨的看了秦水寒一眼。

「哼!我勸你現在還是該去哪兒去哪,少在這裡動些什麼歪心思。」秦水寒平靜的看着周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