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柯南之敬酒不吃吃罰酒
柯南之敬酒不吃吃罰酒 連載中

柯南之敬酒不吃吃罰酒

來源:外網 作者:晏梓宸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晏梓宸

九月底,天氣微涼,時針堪堪指到十。 破舊的廢棄廠房,唯一能看到整片星空的天台之上,風吹而過,捲起地面的砂礫,發出嘈嘈聲。 「你真厲害,蘇格蘭,竟然假裝被我扔了出去,趁機奪走我的手槍。」 戴着針織帽的長髮男人將雙手舉過肩膀,神情中還透着輕鬆的笑意。 他說,「我並不是在求你饒命。只是,在你開槍之前,能先聽我說兩句嗎?」 在他對面,緊緊攥着左輪手槍的那個人咬着牙,眼神堅毅至極,死死盯着展開

《柯南之敬酒不吃吃罰酒》章節試讀:

一路飆車抵達位於米花町三丁目的生命保險門店,冒着被交警貼一串罰單的風險,信繁終於把時間控制在了八點五十二分。

店面周圍似乎很安靜的樣子,柯南差一點就要以為他們來晚了。

「還好還好,那是阿部豐的車子,我記得車牌。」柯南長舒了一口氣,又覺得奇怪,「看樣子他還要一段時間才能辦理完。是這邊的工作人員速度太慢了嗎……等等,不對!」

信繁鬆開安全帶,從汽車的儲物箱中拿出一盒煙,抽出一根,用點煙器點着。

煙霧在靜謐的空氣中騰起,縈繞在他的面頰附近,將他襯托得彷彿浮世繪里的人物一般。

柯南被某人鹹魚(劃掉)悠閑的狀態驚呆了,愣了好半天才說:「我們之前推測的九點,是基於阿部豐選擇警察署附近的門店。但既然他最終來了這邊,那麼耗費在路上的時間必然就要大於之前的推測。

「你早就知道等他辦完全部的手續至少要到九點十分,卻還是順着我的思路說是九點,還把車開成那個樣子……

「你果然是故意的吧?!」

信繁叼着煙,深吸了一口,從容悠閑地靠在汽車座椅上。

片刻後,他才緩緩回頭,看向副駕駛位置上一臉鬱悶的柯南小朋友。

信繁想了想,然後壞心眼地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抱歉我距離小學時代太久了,只是……現在的小學生都像你一樣聰明嗎?」

一秒記住https://m.xbiqugela.com

「呃……」柯南像是條件反射一般開始裝傻,「啊?沒有啦,就我平時比較喜歡看福爾摩斯嘛!嘿嘿,我總是把自己想像成小說里的名偵探!

「但還是……還是淺野哥哥比較厲害。我之前都把地點推測錯了呢,淺野哥哥才是真的偵探。」

「是嗎?」信繁皺着眉頭,卻還是順着柯南的話收回了探究的心思。

畢竟,逗柯南玩兒這種事就是要循序漸進。

否則萬一把某人逼急了,直接自曝,那就很沒意思了。會缺少很多柯南能帶來的樂趣。

在柯南的扮嫩賣萌中,阿部豐的身影出現在了生命保險的門口。

從神色上來看,很顯然,他的申請已經通過,再等上幾天就能拿到五億日元的保金了。

「你該過去了。」信繁將自己的身影隱藏在陰影中,看不出表情,「對了,你還記得他的手法嗎?」

來的路上他們已經報過警,只要拿到阿部豐承認自己犯罪的音頻,就能立刻送他去警察署。

柯南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當著犯人的面進行自己的推理了,然而一看到信繁,他就想到了自己被懷疑的境地,只好裝作不自信的樣子。

怯怯地說:「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講清楚,要不淺野哥哥再提醒我一下吧。」

信繁在心裏嗤笑了一聲,表面上卻是鄰家大哥哥一般鼓勵道:「別緊張,你能做好的,小偵探。」

柯南一直注意着他的神色,雖然看不出明顯的變化,但是聽到信繁這樣說也暗中鬆了口氣。

能說出這樣的話,他應該沒有再懷疑了吧……

柯南輕手輕腳地跳下車子,躲在停車場的一個角落裡,出聲喚住了阿部豐:「計劃很不錯嘛,叔叔。」

在信繁的視線中,阿部豐先是頓住了腳步,然後四下看了看。

「其實根岸正樹死掉的時間應該是周五晚上,對吧?」

這句話一出,阿部豐面色大變,下意識後退了半步。

柯南的聲音還在繼續:「沒錯,就是你在出發旅行的前一天殺掉了他。只不過第二天,你請了一位跟根岸正樹很像的人,打扮成他的樣子,讓毛利偵探跟蹤。以此誤導警方,讓人錯誤地判斷根岸正樹的死亡時間。」

阿部豐着急地四處尋找着聲源,甚至還從信繁的車旁邊路過。

信繁早就熄滅了車燈。他經受過系統的追蹤與反追蹤教學,能夠很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過這也是阿部豐已經慌了的緣故,否則只要靜下心仔細看,是不難發現車裡有人的。

「你計算好一切,讓他的屍體在周天晚上也就是十一月十日的火祭儀式上被發現,這時候他的屍體早就被火燒焦,根本無法計算死亡時間了。

「然後到了周一,你再裝作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的樣子回到東京。不在場證明就成立了。」

阿部豐終於在夜深人靜的停車場里找到了從一開始就沒有改變過位置的柯南。

他和柯南對視,一個鬆了口氣,一個則帶着志在必得的自信。

「怎麼樣,我說得對嗎?」

從信繁的位置是看不清柯南的表情的,不過只用聽這個語氣,他也能猜到現在柯南有多麼得意。這大概就是偵探終於看破一切真相,並把兇手精心覆蓋在真相上的蒙布一把掀開的成就感吧。

只是這種態度……柯南是不是忘記自己現在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屁孩兒了??

柯南還毫無所覺:「你能暫時騙過毛利先生,卻沒辦法騙過照片哦。警察就在附近,你還不自首嗎,叔叔?」

然而那個兇手聽了這些推理卻並沒有如柯南所猜的那樣,跪地抱頭痛哭反悔,相反的,他竟然還低低地笑了起來。

「了不起啊,小弟弟,你說得對。」阿部豐蹲下身,揉了揉柯南的腦袋,「沒錯,把根岸正樹殺掉的人就是我阿部豐。但是我是不會去自首的。畢竟……誰會相信一個小孩子的話呢?」

「可是我有錄音哦。」柯南自得地從口袋裡取出錄音機,重播了剛剛阿部豐自己承認的音頻,「這樣足夠作為證……!!!」

柯南得意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就驟然被阿部豐扼住了咽喉,撲倒在地。

阿部豐的臉上全是瘋狂的神色,他大喊道:「可惡!你這個可惡的小鬼!!你怎麼能理解一個公司馬上就要倒閉的痛苦呢?這一切都怪根岸正樹!是他太天真了!!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阿部豐一手緊緊扼住柯南的咽喉,另一手握成拳頭,朝柯南狠狠地砸了下來!

可惡!!

柯南拚命地掙扎,然而小孩子和大人的體型差距讓他的動作幾乎可以被忽略。

難道……難道他堂堂平成年代的福爾摩斯,竟然就要折損在這裡了嗎?

「去死吧――」阿部豐叫喊着,拳頭已經碰到了柯南的皮膚。

「砰――」

一個拳頭以比阿部豐更快的速度出現在他的腹部,下一刻,他感覺從肚子上傳來了巨大的力量和痛感。隨即整個人就像流星一般飛了出去,重重砸進了旁邊的車位中。

「淺、淺野哥哥!」柯南費力地坐了起來,脖子上還留有青痕。然而他現在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自己身上,嘴巴張得能放得下蘋果。

信繁神色如常地收回拳頭,還頗為矯情地在柯南的身上擦了擦。

聽到柯南的聲音,信繁回頭瞥了他一眼,說:「以後要懂得利用自身的優勢。比如,你可以鑽在車底下錄音,他肯定傷不到你。」

柯南:「……」

就、過分!!

「不過多虧了淺野哥哥敏銳的偵探直覺,才能猜測出他會對我下手。」柯南想起來還有些後怕,「淺野哥哥是個好人呢!」

莫名其妙就被發了好人卡的信繁笑得很真誠:「其實我在剛剛看出阿部豐的打算後,第一反應是勞煩他為民除害了。」

「啊?」

《柯南之敬酒不吃吃罰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