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靠!我的丹田怎麼是個爐子?
靠!我的丹田怎麼是個爐子? 連載中

靠!我的丹田怎麼是個爐子?

來源:google 作者:細雨潤竹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岳承恩 細雨潤竹

【系統文】【殺伐果斷】【單女主】【熱血爆燃】靈武大陸靈氣充沛,人人適合修鍊,湧出無數天驕岳承恩只是眾多天驕中的一粒沙,自從被人打廢了之後丹田便消失了就此沉淪不是我的性格,做第一靈帝只是個開始「我的丹田呢?」「我的丹田怎麼就變成個爐子了?」「靠!這爐子真不是一般的強」展開

《靠!我的丹田怎麼是個爐子?》章節試讀:

此刻王家已經被城衛軍圍的水泄不通,烏壓壓的軍人身着黑色盔甲,一排排整齊的站着一種無形的壓抑散發了出來。

「王宏,你聽好了最好將那岳思晴給交出來,否則我趙慶踏平你王家。」

「趙慶,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不信你敢闖入我王家。」

就在兩天前趙玉琢忽然有了知覺,雖然還處於昏迷狀態但好似一些神志,嘴裏一直念叨着你沒死這怎麼可能。

趙慶聽得也是一頭霧水,到底是誰能將四階地靈境的趙玉傷成這樣,光憑趙玉琢那一言半語也判斷不出來,但這事絕對與岳家脫不了關係。

加之岳戎和劉蕊描述的情況來看,傷了趙玉琢的人十有八九是岳承恩。

本來岳戎還想隱瞞一些東西,但趙慶彷彿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全部細節一般,一掌將他給拍飛了出去等着接下來將功補過。

趙慶此刻根本不在乎別的東西了,他已經下令封鎖全城抓捕岳承恩姐弟二人,趙慶知道岳承恩手中一定有大秘密。

否則一個地靈境的武者即便手持秘寶,也不能和多名玄靈境強者持久大戰最後安然退去。

就在這一天一名眼線恰巧發現了岳思晴的動向,等人們追上去的時候,發現岳思晴已經進入了王家。

眼線們將這事告知了趙慶,趙慶也是頭痛不已,現在去王家還真不好逞威。

就在趙慶有所忌憚之時,劉蕊卻是一語點醒夢中人,不與王家之人發生衝突便可。

只要將王宅圍起來,知道消息的岳承恩擔心岳思晴的安危一定會出現的。

為了岳承恩身上的秘密,趙慶決定賭上一把,這才有了現在圍困王家的場面。

王家素來神秘,就連城主趙慶也不想與之撕破臉,據聽說王家的老祖是一名半步靈宗的強者,這還是多年前的事情至於現在是什麼修為誰也說不好,靈宗那可是另玄靈境強者無比忌憚的存在。

王家議事大廳中,王家家主王宏臉色有些陰沉,看着寶貝閨女王心蕊給惹回來的禍端只是無奈的嘆氣。

王心蕊嘟起小嘴氣呼呼道:「思晴姐你就待在這裡,我不信他們趕緊來抓你,只要有我爺爺在就是趙慶也不敢在我王家撒野。」

王宏略有些生氣:「你住嘴,趙慶他敢圍困我王家,我怕趙恆那老王八蛋已經突破了,哎,關鍵是你爺爺他老人家兩年前就已經不在王家了。」

「什麼?」王心蕊立刻瞪大了眼睛,臉色一下就白了,這豈不是說他王家將會面臨浩劫。

見狀岳思晴有些愧疚的說道:「伯父都怪我,你讓我出去吧,這樣他們就不會為難王家了,我不希望連累你們,心蕊如果承恩能回來的話,你就讓他趕緊逃,就說我已經被你送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了。」

說完岳思晴表情決然的向著議事大廳外走去,沒曾想卻是讓王宏一把給拽住了。

「閨女,這事跟你沒關係,趙慶早已將我王家視為眼中釘了,我們也無意攆你走,你們兩個給我聽好了,如果大戰來臨你們兩個帶着我王家年輕一輩趕緊從密道逃走,我王家的根不能斷,至於我一個老頭子他們也不能把我怎樣。」

王心蕊和岳思晴眼圈同時一紅,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就在這時傳來了一聲巨響。

緊着着王府的外牆竟然被人給轟出了一個大窟窿。

王府的大門打開,王宏帶着一眾長老走了出來。

「趙慶,你這是準備開戰了嗎?我王家奉陪到底。」王宏臉色平靜道。

趙慶臉色一變趕忙說道:「是誰他媽讓你們攻擊的?還不給王家主跪下賠禮道歉?」

這時一名騎在馬上的將軍怒說道:「城主,是我下令攻擊的,要我說這王家實在是給臉不要臉,為了一個毫不相干的女子竟然要和我城主府撕破臉面,要我說……」

「你他媽的給我住口,還不趕緊給王家主跪下賠禮?王家向來與世無爭,那女子定然不會在王家,你們這樣做是不把我的話放在眼中嗎?」趙慶再次怒罵。

「哼,既然趙城主說那女子不在我王家,何不退兵?萬一激怒我家老爺子,他的脾氣我可勸不住啊。」王宏冷哼一聲。

趙慶臉上浮現出了笑容接話道:「我這不親自來了嗎,就怕他們一衝動驚擾了王老爺子那就不好了,多年未見王老爺子何不讓王老爺子出來一敘。」

說完之後趙慶給那名將軍使了個眼色,那名將軍立刻就心領神會,又是一掌轟了出去。

王府的院牆直接被撕開了一道口子,同時趙慶也是在心中琢磨着,這麼大的動靜如果王老爺子在府中,一定會被驚擾到出來查看也是必然的。

如此試探了兩次也未見王老爺子出來,那麼只有一個可能王老爺子不在府中,那樣的話事情就好辦多了,只要我牽制住那王宏其他人根本抵擋不住,只要不殺王家之人日後一切都有緩和的餘地。

只要抓住那小賤人,岳承恩他還不任我擺布,只要得到那功法我趙慶便會高升,榮華富貴美女如雲還不指日可待,琢兒的傷說不定也會有轉機。

王家家主王宏何嘗不知趙慶這是在試探,他趕忙和身邊的長老低語了幾句,那長老轉身便回了府中。

趙慶見狀更加確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想,手一揮身後的城衛軍立刻行動了起來。

王宏見狀大吼道:「趙慶你敢?」

趙慶哈哈笑道:「你還是一邊歇着吧,我無意傷你王家之人,只是想找一個你們窩藏的兇犯而已,動手!」

話落趙慶直接從馬上飛身而起,單手成爪衝著王宏便抓了過去。

趙慶身後的城衛軍高聲吶喊着,也沖了上來。

王家中只要是能戰鬥的人員,全部沖了出來,盡量拖着進攻的腳步。

回到議事大廳的那名長老聽到外面的殺喊聲,心知這事已經沒有緩和的餘地了,只有奮起反擊。

他也不顧王心蕊和岳思晴的反對將二人控制住帶進了密道,後面跟着的都是王家的年輕一輩差不多二三十人。

岳承恩此刻正向著王家的方向趕去,但中途一群行事詭異的人引起了他的注意。

岳承恩魂力延伸這才看清楚了對方的面目,岳承恩眉頭緊鎖喃喃道:「岳家之人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我的行蹤暴露了?可是不對啊,如果暴露了他們應該早尋過來才對啊,看他們的行進速度像是在追擊着什麼,不管了先回王家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