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抗戰飛將軍
抗戰飛將軍 連載中

抗戰飛將軍

來源:外網 作者:千重草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千重草 都市言情

公元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三日,南京保衛戰失敗,民國首都被日軍攻佔。南京西南滁州東關火車站,南京衛戍司令唐生智又看了一眼身後的滁州城,沉聲下令:「炸掉火車站、飛機場。」隨即登上火車,離開滁州。 隨着劇烈的爆炸聲,滁州的火車站、飛機場,頃刻之間化為一片廢墟。 百姓們從負責爆炸的國軍官兵口中知道南京已經失守的消息,頓時滿城驚慌,紛紛舉家逃離。 家底殷實的人家,帶上金銀細軟、妻妾兒女,乘車逃往重慶等西南大後方。家境貧寒、拿不出路費的百姓,只好扶老攜幼的出城往城西的大山裏面去避難。展開

《抗戰飛將軍》章節試讀:

「史天明,你去那裡,我在這邊。咱們從兩個方向向日軍戰車開火,分散它的注意力,掩護高飛!」 「好嘞!」史天明大聲答應着,跑到楚華所說的位置上,兩個人從兩個不同的方向同時向日軍戰車開槍。 鬼子戰車首先發現了史天明。戰車兵一見頓時大怒,他覺得自己被人給藐視了。一個只拿着步槍的單兵,就敢單獨攻擊身披鐵甲的戰車,那是沒瞧得起他呀。這傢伙駕駛戰車一打方向,氣勢洶洶就殺向了史天明所在的位置。 史天明一看不好,抓起槍,手足並用的跑了。楚華在另一側對着戰車連開數槍,打完了,他還舉起手中的步槍,跳着腳的罵髒話。 鬼子大概聽見了。戰車原地調頭,又來找楚華的麻煩。鬼子戰車來回折騰的時候,高飛已經抱着手榴彈,悄悄接近了目標。 戰車嘎啦嘎啦的來了。高飛躲在一個小土堆後面,緊盯着越來越近的鐵王八。算算距離已經差不多了,一拉導火索,把集束手榴彈使勁兒往前一送,翻身滾進了他早就看好的土坑裡。 戰車履帶壓上了正冒着煙的手榴彈。強光一閃,轟隆一聲巨響,高飛差點兒從坑裡被震出來。等到爆炸的餘震過去了,他這才從土坑裡頭探頭往外看。就見剛才囂張不可一世的日軍戰車已經四腳朝天,變成一堆廢鐵了! 身後傳來一片歡呼,高飛跑回戰友們當中,受到了英雄一樣的歡迎。史天明先給了他一拳,又來了個大大的擁抱;楚華緊緊握着他的手,用力搖晃着。要不是高飛身體素質還不錯,早就讓這倆給拆散架了。 戰場上的槍聲,提醒三人戰鬥還沒有結束。高飛等人趕緊收拾武器裝備,繼續投入到接下來的戰鬥當中。 官道的左右兩邊各有一棟小樓,左邊的二層、右邊的三層。兩棟小樓都被日軍佔領了。鬼子從兩邊的樓上組成交叉火力,封鎖着通往小蚌埠的官道以及官道周圍的區域,我軍的前進路線被擋住了。 排長率領八班打掩護,九班、十班強攻。 「弟兄們,跟我上!」高飛帶着十班的戰士不斷投出手榴彈,利用十幾枚手榴彈連續爆炸產生的煙霧作為掩護,一舉攻上了三層小樓。回過頭,他們又協助九班攻克了官道左側的二層樓。 攔路虎終於被拔除了,高飛和戰友們興沖沖從樓上下來之後才知道,和八班在一起執行掩護任務的排長卻意外犧牲了。日軍的一枚榴彈炸死了排長,八班長也受了重傷。 這樣一來,整個三排能管事的就只剩下十班的副班長高飛和九班的班長祁廣兩個人了。 戰鬥間隙,連長過來當著全排戰士們的面宣布由祁廣暫時代理三排長,高飛協助。 連長一離開,祁廣就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準備講幾句話,做一個簡單的就職演說。 「各位兄弟,連長讓我做代理排長……」 祁廣在前面說,史天明在後面嘀咕:「高飛,代理排長應該讓你來呀!咱們三排打仗數你最棒。連長挑代理排長也應該是你,怎麼是他?」 一個排滿員有三十幾個人,連續戰鬥下來,整個三排連二十個人都不到了。就這麼十幾個人,史天明說話聲音又大,不光是高飛和楚華聽見了,祁廣包括三排所有人全都聽見了。祁廣的就職演說就講不下去了。 見戰士們都在看着他,高飛就算再不想發表意見,他也得說點兒什麼了。「我參軍時間短,人家祁廣當兵的時間比我長得多,連長大概是從這方面考慮的吧?」 「什麼時間長短?打仗是玩兒命的差事,可不能論當兵時間的長短!」史天明說話的聲音更大了。要不是楚華拉他一把,全團官兵都聽見他的大嗓門了。 「高飛,」祁廣臉通紅,「這代理排長可不是我要來的,是連長點名。你們要是不服,覺得我不夠格,可以等仗打完了去找連長反映。」 「祁廣,連長指定你當代理排長,這和我服不服有什麼關係?我承認我參軍的時間短,咱倆也只是上一場戰鬥合作了,我才認識你。至於你夠不夠格做三排長,這得看你指揮作戰的水平怎麼樣。」 「不過你放心,現在戰鬥還沒有結束,我肯定不會在打仗的時候給你使絆子。我的敵人只有一個,那就是日本鬼子!」 高飛這一番話,引起了三排絕大多數戰士的贊成。不少人都佩服高飛,這才是一個光明磊落漢子應該有的態度!但是,絕大多數卻不代表了所有人,總有一些討厭的聲音在不該出現的時候出現。比如說肖剛。 「現在的人可真會唱高調。心裏不服就是不服,某些人卻連這個都不敢說。咱連長英明呀,早就看出某些人陰險狡猾。就算你會打仗又怎麼樣?人品不行,照樣當不了官。嘿嘿嘿嘿,弟兄們,你們說我說的對嗎?」 肖剛有一陣子沒露頭了,這會兒他又跳出來對着高飛冷嘲熱諷。到了這時候,高飛要是還不反擊,那他也就不叫高飛了。 「肖剛,你真是只討厭的蒼蠅,怎麼哪兒都能看見你?你說我人品不行,咱倆才認識幾天,你對我又了解多少?」 「你說我光會打仗,可我是當兵的呀。如今日寇侵犯、國難當頭,當兵的會打仗不好嗎?難道說,當兵的都應該像你一樣,閑着沒事就惡意攻擊戰友、搬弄是非、到處挑事?那我們軍隊還有戰鬥力嗎?都跟你一樣,國家不就完了嗎?」 「高飛!你牙尖嘴利,我說不過你!不過我告訴你,你的好日子馬上就要到頭了!你等着吧,很快就有人收拾你的!你給我等着!」眼見高飛瞪着眼睛就要過來,肖剛又留下了兩句場面話,跑了。 接下來部隊繼續南下,如同摧枯拉朽一般攻佔了小蚌埠。小蚌埠的日寇一部分被殲滅,一部分逃過了淮河,還有一部分沿淮河岸向西,逃到了懷遠縣。 張自忠率五十九軍沿河追擊,兵分幾路,試圖把日寇聚殲於淮河以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