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康朝護龍使
康朝護龍使 連載中

康朝護龍使

來源:google 作者:竹林一葉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蘇宇華 蕭如雪

傳國玉璽在大魏皇城被攻破時神秘失蹤,得玉璽者得天下,新朝大康特成立護龍司,護佑皇權同時暗地尋找傳國玉璽,殊不知傳國玉璽已穿越到現代,寄生於現代有為好青年蘇宇華體內,而後蘇宇華利用玉璽往返於現代和古代,開啟一場驚心動魄,不為人知的旅程展開

《康朝護龍使》章節試讀:

思緒理清了,蘇宇華也接受了自己確實穿越的事實,「受命於天,既壽永昌」這八個字感覺異常熟悉,傳國玉璽!!蘇宇華無比震驚,看來是傳國玉璽導致自己穿越,他在心中默念「傳國玉璽,你在嗎?」沒有人答應,「小玉璽,你在嗎?」還是沒有人答應,「小璽璽,在不在呀?」依舊沒有人答應。

終於到了王府了,王府位於幽州主城幽城中心,大門五間,彩繪的梁棟、斗拱、蟾角顯得富麗堂皇,門上金漆獸面錫環又頗顯莊嚴,本朝規定九五之數是皇帝專用,官吏房屋不準建九五開間的,可見皇帝對牧北王的信任,「這可比電視上看的好看多了」蘇宇華心中腹議。

管家老寧在門口等候多時了,對蘇宇華說道「三公子快請進吧,大公子和二公子早就到了,都在府中議事閣」

「一會三公子務必謹言慎行,今天不止有咱自己人,還有陛下派過來督軍的護龍司和欽天監的人」

「那是什麼人?」蘇宇華穿越來時接收的信息並沒有護龍司和欽天監。

「護龍司和欽天監都直屬陛下,護龍司監察百官,巡查緝捕,而欽天監上觀天象下定黃曆,且精通陣法」老奴也僅僅知道個大概,詳細的等之後公子可以詢問王爺。

到了議事閣,議事閣主位坐着一位正值壯年的人,身姿挺拔如蒼松,氣勢如虹,一雙劍眉下露出寒星雙眸,正是牧北王蘇牧,牧北王左方坐着兩位生面孔,其中一位眉頭緊鎖一身幹練的黑衣,腰跨短刀,另一位修身白衣,有仙者風範。

牧北王右方坐着大公子和二公子以及三位核心將領,大公子略顯緊張嚴陣以待,二公子看到蘇宇華來了,給了他一個輕蔑的表情,心想着「這種級別的會議,父王非要讓這個廢物來幹嘛」

蘇宇華拱手彎腰拜見父王,說道「兒來晚了,請父王恕罪」

蘇牧擺擺手「無妨無妨,我們也剛開始」「先給你引薦下,這位是護龍司朱雀副使,這位是欽天監監正二弟子馮成道」

「見過朱副使,見過馮仙人」蘇宇華拱手彎腰向二位致意。

頓時馮成道便爆發出爽朗的笑聲,「哈哈哈哈,你叫我馮仙人,還第一次有人這麼叫我,成仙得道離我還很遙遠,監正老師活了500年還沒有成仙」

蘇牧趕緊斥責自己兒子「不可亂言,還不快向馮夫子道歉」

「晚生見夫子白衣飄飄,仙風道骨,想到了謠傳已久的仙人,故而以仙人稱呼,請馮夫子恕罪」,蘇宇華趕緊解釋道,這波馬屁拍的,自己都佩服自己,穿越後自己的口才也變好了。欽天監除了觀天象定吉凶,因欽天監成員都學富五車才高八斗,因此本朝欽天監還負責皇家子嗣的教育,所以欽天監內人員均以夫子相稱,蘇宇華自稱晚生就是配合夫子身份以晚輩學生自居拉進和馮夫子的關係。

欽天監在王朝運轉中還有更重要的使命,這關係到蘇宇華和傳國玉璽的秘密,此時的蘇宇華一無所知。

果然馮夫子笑了笑「無妨,王爺三公子相貌清秀,口齒伶俐,人中龍鳳,蘇家一門三傑,王爺可喜可賀啊」馮夫子又來了一波商業互吹。

「馮夫子過譽了,老大蘇宇振老二蘇宇興常年隨我帶兵打仗,學問不怎麼樣,好歹帶兵打仗的本領練出來一些,老三華兒學問不行武學不通,常年弔兒郎當」,蘇牧對於蘇宇華的才能倒是直言不諱。

聽到牧北王誇讚自己兩個兒子的帶兵打仗本領,朱雀副使問道「不知道兩位公子的武學修為如何」

大康王朝習武者從低到高一共重境界,八品練體境,鍛煉體魄為後續境界打好根基,七品練氣境,修鍊氣息,同樣打基礎,六品練精境,修鍊精神力,六品再往上才算是武學入門,五品開陽境,此境界習武者感覺器官極其敏銳,真正做到眼光六路耳聽八方,反應迅速,配合刀法劍術內力氣息,簡單揮砍就能發揮和普通人完全不一樣的效果,五品巔峰者甚至能感覺到來自遠處敵人的殺氣,二位公子現在均處於五品初期。

四品御器境,此境界武夫選擇適合自己的武器或刀或劍或槍,飽讀各路武學融會貫通並開創自己的武學流派,三品玉衡境,此境界身體機能開發到極限,細胞生命力被無窮激發,輕微受傷能瞬間復原,重傷也可很快恢復,到達巔峰期斷臂也可再生,牧北王正處於這個境界,而且是巔峰期,牧北王是大康王朝邊境穩定的基石,也是朝廷最大的信心。

蘇宇華聽後倒不是很在意,或者說他不是很在意這位父王,蘇宇華記憶中只有母親朦朦朧朧的身影,記事起就聽父王說自己母親早年病逝,但是蘇宇華總感覺哪裡不對,家中可能知道母親去世隱情的長輩都對蘇宇華母親諱莫如深。

因為母親的事自己多次質問父親,父親都只是說你母親體弱多病英年早逝,同時大公子和二公子都是嫡母所生,自己從小受盡嫡母白眼,沒有感覺到一點母愛。

蘇宇華接受着本體之前的記憶,也是個可憐人啊!

馮夫子也不再多言,議事閣進入正題,首先由牧北王手下大將薛忠進行戰報陳述:半個月前,北方蠻夷韃靼部首領率領5000餘人進犯我邊境,應該是蠻夷大軍前鋒的一次襲擾,我軍守將率軍全力應戰,雖打退敵軍,但是卻損失慘重,這樣的襲擾半個月內發生了多次,在邊境線多點暴發,這應該是敵軍試探我軍防守虛實,找尋防守薄弱點。

但是真正令我軍擔憂的是,這次敵軍進犯武器裝備提升了一個檔次,先前中原王朝對北方蠻夷具有優勢,就在於中原王朝兵器堅硬,強弓勁弩,相比較北方蠻夷,他們所持有的根本不能稱之為兵器,北方蠻夷煉鐵技術落後,根本無法製造精良裝備。

但是這次卻不同,不僅兵器鋒利堅硬和我軍不相上下,而且弓箭射擊距離比我們還遠。

《康朝護龍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