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開局和秦始皇結拜,強娶焰靈姬
開局和秦始皇結拜,強娶焰靈姬 連載中

開局和秦始皇結拜,強娶焰靈姬

來源:google 作者:纏綿耳語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沈清羽 焰靈姬

沈劍開局便娶了美艷動人的焰靈姬,每日為她洗腳按摩,日子過得美滋滋秦始皇又賞賜了他一座城池,沈清羽一步步將自己的城池治理成為大秦帝國最富饒、最強大的城池秦始皇:「什麼?我好兄弟治理的城池竟然擁有十萬鐵騎?」焰靈姬:「夫君的封地是世上繁華、最幸福的」正當一切按部就班,大秦鐵騎掃清六合,席捲八荒之際,沈劍卻發現己方的大秦帝國,竟是處於地獄難度,即使統一了六國,也依舊強敵環繞,大秦帝國只是這個世界的冰山一角而已,更強大的敵人正在等待着他們唐太宗、漢武帝、成吉思汗、趙匡胤、朱元璋在這個異世界紛紛登場,窺探神器,群雄逐鹿這一切都只是諸神的一場遊戲而已展開

《開局和秦始皇結拜,強娶焰靈姬》章節試讀:

圍困嬴政的四路大軍有三萬多人,而鹿公帶來的援兵有五萬多。

鹿公這邊有着極大的優勢。

唯一的不確定因素是蒙武率領的三千雷虎鐵騎。

這是大秦精銳中的精銳,強悍到了極點。

這三千雷虎鐵騎曾擊潰過五萬魏韓軍。

而蒙武自己的武力值在整個秦國也是首屈一指的。

若是拚命,蒙武奮力一擊,帶頭向鹿公發動斬首式衝鋒,鹿公恐怕未必能抵擋得住雷虎鐵騎。

眼看着鹿公的部隊與蒙武的部隊越靠越近,雙方即將發生大秦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內訌。

在森林中觀戰的嬴政,內心也開始緊張起來了。

他忍不住詢問沈劍:「你看雙方誰能贏。」

沈劍:「五五開吧。如果蒙武拚命的話,鹿公似乎有點危險。」

步兵打騎兵本就有不好打,因為騎兵速度飛快,可以到處遊走,步兵根本追不上。

等到步兵疲憊了,騎兵就能像尖刀一樣,飛速插入步兵軍團的心臟。

假如是騎兵對騎兵,鹿公帶來的騎兵也不是蒙武的對手。

所以鹿公兵雖多,戰局依然是五五開。

不過,沈劍話鋒一轉:「不過在我看來,蒙武恐怕並不是叛臣。眼下雙方勢均力敵,蒙武也是騎虎難下,不如讓我去勸說他歸降大王。」

嬴政這時候非常信任沈劍,聽沈劍這麼說:「你有把握嗎?」

沈劍:「有九成把握。」

沈劍之所以敢這麼預判,多多少少還是有點數的。

一是因為歷史上的蒙氏家族全都忠於嬴政。

蒙氏家族中,無論氏爺爺輩蒙驁、父親蒙武、還是兒子蒙恬、蒙毅,他們全都是嬴政麾下最忠誠的愛將。

這個異世界雖然和歷史上有點不一樣,但想必大體還是有些相似的。

二是沈劍的系統掃描到蒙武身上似乎沒什麼殺氣。

也就是說蒙武對嬴政沒有產生殺意,他並沒有攻殺嬴政的意圖。

所以沈劍猜測,蒙武或許只是帶着騎兵部隊過來看看情況,並沒有反叛的意圖。

假如鹿公率軍強攻蒙武,反而有可能會將他逼反了,讓他徹底倒向叛軍。

嬴政問沈劍:「那你想去試試嗎?」

沈劍:「我這次冒着生命危險為大王平叛,事情若成,大王你能否答應我一件事。」

嬴政愣了好一會,緊接着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好,這有何難。你想做個什麼官。」

沈劍:「能讓我擁有一定的權力,吊打一座城池的首富就行。」

嬴政:「哪座城池?」

沈劍:「就是剛剛你我相遇的那座城。」

嬴政恍然大悟:「是那座玄武城?好,若你能成功勸說蒙武歸降,玄武城便是你的封地。」

沈劍大喜過望,稍微準備了一下,便緩緩走出了這茂密的叢林。

剛才那百越刺客被射成爛泥的情形依然歷歷在目,沈劍也不敢託大,直接高聲呼喚。

「眾位大秦的將士們,我乃大王的使者,你們可知爾等正在攻擊的是秦國的大王。若是你們真想當叛軍,便請一箭射死我好了。」

沈劍打開了系統擴音器,讓自己的聲音響徹整個天際。

他就這麼一路喊,一邊朝蒙武的陣營走去。

「我乃大王的使者,你們可知爾等正在攻擊的是秦王。若是你們真想當叛軍,從此不容於秦國,不容於天下,便請一箭射死我好了。」

蒙武手下的將士們面面相覷。

果然,他們並不知道自己攻擊的是秦王。

嬴政看到沈劍奇異行為,也是深深佩服他的膽略。

「原來如此,好多底層的大秦將士並不知道自己攻擊的是我嬴政。他們只是被叛軍裹挾而來的。沈劍的這一番話,雖然簡單粗暴,卻可以讓叛軍中不明真相的將士幡然醒悟。不過話說來,他的聲音是真大啊。」

雙方陣營都聽到了沈劍的聲音。

鹿公那邊也停止了繼續進軍,不再進攻蒙武,靜靜看着沈劍的表現。

鹿公摸了摸自己白鬍子,笑着問:「這小夥子是誰?似乎挺有趣的。」

一旁的幾個將軍也說:「在兩軍陣前,如此大聲叫囂,也確實厲害。」

「是啊,我就沒有這個膽子。」

「也沒這麼厚的臉皮。」

鹿公:「或許是第一次有人敢跟蒙武面前如此叫囂吧。也不知道蒙武會如何對待他。」

就在這時候,突然蒙武陣營中,一隊雷虎鐵騎揮舞着閃亮的馬刀,朝着沈劍沖了過來。

十幾隻巨虎背上馱着武力值極強的騎兵,

大地在輕微的震動。

黑壓壓的**,猶如浪濤朝着沈劍這邊席捲而來。

那巨虎的猙獰模樣也越來越清晰,那威勢就像是深淵爬出來的惡魔,能把所有遇見的事物全部吞噬。

老虎的口中噴出白氣,勢如風暴,厲若狂飆,洶湧而致!

一下子便來到沈劍的面前。

一隻老虎已經張開了血盆大口,朝着沈劍撲了過來。

沈劍都能聞到老虎口中的腥臭味。

只需老虎一口咬下,沈劍半個身子就沒了。

面對恐怖的**,沈劍沒嚇得癱軟在,只是站在原地,靜靜等待着這幫**衝到面前。

正當所有人都以為沈劍要完蛋時,為首的騎兵隊長卻扯住了韁繩,制止了座下老虎的過激行為。

老虎的血盆大口距離沈劍身體幾公分,停下了。

騎兵隊長一把將沈劍拉上虎背,將沈劍帶回了己方陣營。

「武帥要見你。」

騎兵隊將沈劍帶了回去。

沈劍被帶到了蒙武面前,見到了這位傳說中的大秦名將—蒙武。

據說蒙武的武力值,在秦國眾多強者排行中,排名前三。

他身高兩米五,猶如巨人一般。

他座下的猛虎更是一隻巨獸,體型是一般東北虎的四倍,堪稱巨無霸。

蒙武坐在虎背上紋絲不動,俯視看着沈劍:「你是大王的使者?」

沈劍:「正是。」

蒙武:「請問有何指教?」

沈劍:「特來救將軍一命。」

蒙武先是一愣,緊接着仰天長笑:「哈哈哈哈哈,黃口小兒,怎敢在兩軍陣前胡言亂語。你憑什麼救本將軍的命。你先說說看,如果說得不好,我座下的虎正好有點餓了,便拿你來喂它好了。」

沈劍根據系統分析出的正確答案,微笑回答道:「就憑我家大王是天命之子,秦國的氣運所在。你們蒙氏參與叛亂,與大王為敵,蒙將軍你可有想過失敗的後果,蒙氏全族都要為你的魯莽陪葬。就算叛亂成功,你也將背負弒王的罪名。叛亂者會將殺害大王的罪名推在你身上,蒙氏一族同樣也難逃一劫。」

沈劍的一番話,說得蒙武徹底沉默了。

好半天,蒙武態度溫和客氣了很多:「先生,我並未參與叛亂,只是贏氏公族派我來剿滅叛軍,僅此而已。我也只是特意來看看情況,並沒有想要傷害大王,還請特使」

沈劍:「如果蒙將軍你只是受小人蒙蔽,被人利用,那一切就都好說了。假如將軍你願意對大王效忠,何不與鹿公合兵一處,共擊叛軍。」

蒙武:「這。。。。」

蒙武還在猶豫。

說白了,他就是想要投機,兩頭不得罪。

沈劍繼續逼問說:「若再猶豫,蒙氏的大禍就在眼前。」

蒙武虎軀一震,突然拔出了腰間的馬刀。

「請先生回去稟報大王,蒙氏一族願意從此追隨大王,九死無悔。」

說罷,蒙武手中的馬刀突然指向了其餘三路叛軍。

「眾將士,隨我剿滅叛軍。」

蒙武座下的猛虎也發出一聲巨大的咆哮。

三千**也跟着發出咆哮,沖向了叛軍。

這時候,叛軍正在和鹿公的大秦銳士對峙。

蒙武的雷虎鐵騎突然從背後以密集的陣型掩殺過來,勢如風暴。

叛軍壓根就沒能反應過來,陣型就切開了一道口子。

最強的雷虎鐵騎轉投了嬴政一方,這對叛軍是致命的。

判決一個方陣又一個方陣接連崩潰。

鹿公那邊也看準時擊,配合蒙武對叛軍發動了總攻。

上萬弓弩手開啟了第一波攻擊。

「大風!大風!」

隨着一陣巨大的歡呼聲。

數不清的箭矢猶如飛蝗一樣,朝着叛軍飛來。

無數叛軍士兵中箭倒下。

於此同時,沈劍的聲音再次在戰場上響起。

「我乃大王的使者,你們可知爾等正在攻擊的是秦國的王。戰場悔悟者可免罪,降者不殺。」

鹿公和蒙武兩面夾擊,加上沈劍的心裏攻勢。

叛軍的防線瞬間崩潰了。

無數叛軍士兵紛紛放下武器,跪地投降。

「我也是受人蒙蔽。」

「並不知道自己是在攻擊大王呀。」

他們甚至直接將參與叛亂的主將給綁了,送於鹿公率領的秦軍。

眨眼之間,整場叛亂灰飛煙滅。

※※※

嬴政望着如此大規模的叛亂竟被沈劍一張嘴消於無形之中,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當沈劍回來時,嬴政忍不住詢問他

「你是如何說動蒙武反正的?」

沈劍笑了笑:「蒙武他本就沒有想要參與叛亂,他的內心其實是想要效忠大王的。只是暫時看不清形勢,怕禍及蒙家,有些搖擺不定而已。我只不過因勢利導,讓他看清了如今的形勢,他自然也就與叛軍決裂了。」

嬴政忍不住誇讚道:「真乃神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