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絕色總裁的全能保鏢
絕色總裁的全能保鏢 連載中

絕色總裁的全能保鏢

來源:google 作者:發餿的米飯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發餿的米飯 唐天 都市小說

極限單兵唐天學成歸來,在江城完成最後一個保鏢任務時,逐漸揭露着來自十年前的驚天秘密一塊陰陽魚玉,一封來自十年前的婚書展開

《絕色總裁的全能保鏢》章節試讀:

楚稚很不理解,為什麼天翔國際航空公司的頭等艙那麼便宜,便宜到乞丐都可以享受。

哪怕是夜航,機票的價格會便宜大半…

「喂,醒醒?小乞…先生?」楚稚思慮了良久,最後用藕白的小手拍了拍一旁機位上的乞丐打扮的男人。

「嗯?讓我再睡一會…」唐天迷迷糊糊的輾轉了下身子,可猛然間心底深處產生強烈的悸動感,迅雷不及掩耳,一把抓住了拍打自己的皓腕。

「誰!」

「啊!好痛!」楚稚也沒料到對方會忽然抓住自己,手腕吃痛,皺着柳眉痛呼一聲。

『等等!我,我不是在戰場,不是在處刑室,沒有執行任務,沒有保護對象!這是在飛機上?靠,沒想到打殺七年還有了職業病。』唐天內心暗暗吐槽自己一聲,反應很快,趕忙鬆開了對方的手腕。

「對不起,對不起,我這個人睡覺淺,容易被嚇着。」

楚稚很委屈,剛剛那一下真的非常非常痛,現在手腕上都有紅彤彤的五根指印。可是對方都這樣道歉,而且還是自己先拍他的。

「沒關係…」

唐天轉過身,看向她:「那個,你叫我有什麼事情?」

楚稚的樣貌很年輕,約莫只有十七八歲的樣子,真實年紀唐天覺得應該在二十二左右,就是發育的不怎麼好,有點貧。

除去身材上的扣分項,整體容貌依舊可以打上95以上的高分。

傾國傾城的臉龐,有些委屈的低着眉梢,杏眼柳眉,軟香紅唇。扯出一張濕巾輕輕擦拭着紅彤彤的手腕,眼波流轉間彷彿有着柔軟的水蕩漾開,讓人心生憐愛。

「我叫你…」楚稚呆了呆,差點忘記叫他的原由,反應過來開口:「你的衣服味道有點不好聞,你有換洗的衣服嗎?能不能拜託你換一下…」

「嘎?!」唐天臉上頓時一垮,很是滑稽。

這這這,被人拍醒居然是因為自己身上難聞,這也太讓人難為情了吧!蒼天殺了我吧。

「咳咳,抱歉美女,我這就換,這就換,沒有打擾到你休息吧?」唐天騷紅着臉,十分不好意思。

因為任務緊急的原因,從戰場上剛剛下來就告知要前往江城,於是的衣服都沒來得及換就匆匆上了趕往江城的國際飛機,那是最早的一班飛機。

而為什麼如此匆忙,就是因為這個新的保鏢任務,酬勞極其豐厚,按照上頭的說辭。

「這個任務完成,你可以吃一輩子!」

要知道唐天摸爬滾打七年時間,也才賺了30w,其中很大一部分匯到家裡,身上只有3w出頭。

能吃一輩子的活,起碼也要一百萬起步吧?真不知道保護的是誰,曾經保護一個爪哇國國王也才四萬塊,而且還要上交各種費用…

楚稚擺了擺手:「晚上了,流通空氣的葉扇才不久關閉,還沒有準備休息呢。」

其實唐天身上的味道楚稚自己已經忍耐了有一會了,不然自己心裏也不會評價他為小乞丐。

不過看着對方的反應,楚稚不由得淺笑起來。起碼的很有禮貌,看來並不是自己想的那樣,市痞流氓…

楚稚正在改觀想法,忽然的又被唐天接下來的騷操作驚了一跳。

「喂,你你你,脫衣服幹嘛!」

唐天已經麻溜的脫了上衣,露出精幹的身軀,另一隻手掏向身上唯一的小斜包,裏面有幾件寬鬆的襯衫,捲成了團狀占的體積很小。

他的身材略微有些消瘦,但肌肉塊明顯,看起來十分有力量,不少難以消除的疤痕觸目驚心的印在胸膛前,在肋下靠近心臟的位置,還有着一顆黑褐色的彈孔狀的傷口。

六塊腹肌排列有序,彰顯着男人獨有的荷爾蒙。

楚稚哪裡見過這種場面,頓時臉頰飛起兩片紅暈,嬌呵一聲後捂住了眼睛,可內心有難以忍受的好奇,食指中指間緩緩的撐開一條縫隙。

「唔!」他怎麼還光着身子!而且,那是人魚線嗎?好好的身材啊!

等等,楚稚啊楚稚!你怎麼會這麼想!

「那個小姐,不是你說我的衣服有點味道嗎?」

「你這個人怎麼回事啊!這裡是飛機上不是卧室,你去洗手間換啊!」楚稚大聲呵斥道,可眼睛還是滴溜溜的透過指縫窺看着。

唐天抓着衣服,猛然間又是一驚。

『草!職業病!』做任務要換裝時,哪裡有這麼多的講究,無論男女,統統當場更換,更甚者穿着褲衩裸奔都不是沒有經歷過。

「對不起對不起!」

抓起衣服,唐天一扣安全帶,朝着洗手間的位置跑去,幾名空姐看到後急匆匆的走來,形成了頗為好笑的一場追逐。

楚稚感受到身邊沒有了動靜,這才慢慢放開雙手,仰着腦袋還有些臉紅,看着遠處幾名空姐的背影,很是好笑。

「什麼嘛,真是的。」

洗手間門口,唐天『咚咚咚』的拍打着洗手間門。

「兄弟好了沒,有點急!」

「好了!」裏面悶悶的傳出一聲,是個男聲,隨後洗手間門被打開,緩緩走出一個妖艷的空姐,陀紅着臉龐,低着腦袋快步離開,還沒走幾步,就和後面迎上來的空姐打了個照面。

「乘務長?」「額,咳,你們不好好坐着,跑來這裡幹什麼!」

「我們..」

「沒事就趕緊回去!」

「是,是。」

幾人心照不宣的離開,唯獨唐天緩緩冒出幾個問號。

『這乘務長是個人妖?不管了,先去換衣服。』

唐天一頭扎進洗手間,可又是一愣。

「咋還有一個人?」

「兄弟內急?你用吧。」那男人笑眯眯的,拍了拍唐天的肩膀便離開了。

唐天頓時凌亂起來,「這,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