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絕品神醫
絕品神醫 連載中

絕品神醫

來源:google 作者:男人不低頭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劉青山 秦小可 穿越重生

玄醫界一代仙醫因為功高震主,引得諸神不滿,被強強聯手謀害,靈魂重生在都市一名碌碌無為的實習醫生身上,卻沒想到,堂堂一代受萬神敬仰的尊者,竟然接二連三遭遇羞辱女友出軌富二代,兩人一同出現耀武揚威醫院主任層層刁難,絲毫不留顏面的打壓同事明裡暗裡使絆,一心搶奪轉正資格病患質疑的目光,與完全不信任,一把將他推開的家屬這一切,都讓這位神尊臉部抽筋,忍無可忍,無需再忍,從此醫武雙修,以絕世醫術揚名天下!展開

《絕品神醫》章節試讀:

凌雲原以為眼前這位老者也會青雲十三針,算是他的徒子徒孫,卻沒想到,岳雲慈竟然並沒有將他玄醫界的醫術傳承下來,僅僅三百多年就斷了,只留下了一些傳說般的事迹。

而僅僅是這樣的隻言片語,也是劉青山費盡心力,才從古籍上尋到的。

和劉青山簡單聊了幾句,凌雲更加深切的認識到了當今華夏中醫的沒落,冥冥之中,他似乎有某種預感,彷彿是他的弟子,將他指引到了這片大地之上,再度散播中醫的種子。

但是就算凌雲有弘揚中醫的志向,以如今的身份也不好張揚,只好胡謅了一個理由,說這青雲十三針是在鄉下的一本古書上看到的。

劉青山點了點頭,並沒有懷疑,而與此同時,秦母身上的淡淡清雲正緩緩散去,露出已經開始結痂癒合的傷口。

見時機剛好,凌雲拿起最後一枚銀針,一針刺入秦母的人中穴上。

「唔……」

銀針剛落,秦母便發出一聲下意識的低呼,眼皮微動,竟在眨眼之間蘇醒了過來。

「這……怎麼可能?」

方慶學眼睜睜的看到如同神跡的這一幕發生,驚恐地連退了三步,他怎麼也不敢相信,短短几分鐘的針灸,真的治好了惡化的皮膚潰瘍,效果還如此之好。

按照他的判斷,病人的濕毒早已入骨,必須進行手術,切除爛肉,刮骨療毒,才能徹底痊癒,否則只能落得癱瘓的後果。

「媽!你醒了!」

看到昏迷了好幾天的母親終於醒來,秦小可再也抑制不住激動的情緒。

「乖女兒,這幾天,苦了你了。」

母女倆緊緊相擁,兩人的眼眶中都含着淚,卻不是由於悲傷,而是幸福。

良久。

待母女倆宣洩了久別重逢般的情緒,秦母推開了女兒,目光在病房內一掃,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掙扎着坐起身道:「多謝方醫生救命之恩,真是太感謝了!」

「啊?」

秦母此話一出,早已躲到角落的方慶學立馬傻了眼,趕緊擺手道:「不不不……救你的可不是我。」

秦母還以為方慶學客氣,還想再說點什麼,卻被秦小可攔了下來。

「媽,你真是謝錯人了,救你的人是他!」秦小可面色酡紅的指了指凌雲,開心的說道。

「什麼?是這位小醫生治好了我的病?」秦母聞言,頓時有些愕然,她剛進醫院時還未昏迷,知道方慶學是她的醫生,自然而然的認為是方慶學治好了她,卻沒想到是眼前這其貌不揚的小年輕。

「除了他,這第一人民醫院裏,恐怕再也沒有第二個人能將你的病治癒得如此完美了。」劉青山幫襯道,對凌雲不吝讚美之詞。

「舉手之勞罷了,阿姨您好好歇息,過幾日便可以出院了。」凌雲謙遜一笑,扶着秦母躺下。

凌雲真誠自然的舉動,再次得到了劉青山的讚許:「凌醫生不僅醫術高明,而且有一顆醫者仁心,第一人民醫院能招到你這樣的好醫生,真是醫院的幸事,患者的福音啊!」

「哼!」

劉青山話音剛落,病房內,卻意外的響起了一道不滿的冷哼。

眾人循聲看去,只見秦小可正嘟囔個嘴,似乎很是氣惱:「就在幾分鐘前,你們醫院的人還想將這樣的好醫生趕出去呢!」

「哦?凌醫生,到底怎麼回事?」劉青山聞言,登時皺起了眉頭,看向凌雲。

凌雲倒也並不避諱,一邊為秦母撤針,一邊答道:「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方醫生覺得我的青雲十三針是妖術,想要將我從醫院開除,讓保安把我攆出去而已。」

凌雲說得風輕雲淡,劉青山卻從中聽出了隱含的怒意,心中更是憤怒。

老子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會青雲十三針的小神醫,居然差點兒被開除?

「方慶學,你給我如實交代!凌醫生可有污衊你的地方?」劉青山衝著方慶學怒目而視,聲音中充滿了威嚴。

方慶學渾身發顫,嘴唇被嚇得發青嗡動,臉上卻不得不賠笑道:「劉老,這事兒有隱情,您別動怒,我慢慢解釋。」

「嗯,方醫生不提我都差點兒忘了,這事兒的確是有隱情。」

凌雲接過了話茬,冷笑着譏諷道:「方醫生可謂是用心良苦啊!為了多掙手術費,故意拖延患者病情,還以醫療費作為籌碼,威脅患者家屬。可惜不巧被我攪了局,想要趕走我,也是理所應當的。」

凌雲慢慢道來,方慶學的臉是越來越黑,心是越來越灰暗,眼前仿若已經看不到了光明。

他有心反駁,可是這一切都是事實,他根本有心無力。

聽得來龍去脈,劉青山臉色徹底沉了下去。

他平生最痛恨的就是沒有醫德之人,此時已然氣得面色通紅,伸手指着方慶學的腦門怒道:「醫者最重要是要有醫德,你這種人也配當醫生?」

「我……」

方慶學支支吾吾,不知如何開口,劉青山見狀,更是確定了事實的真相,冷冷道:「算了,多說無益,我宣布,從現在開始,你被開除了。從今往後,雲臨市內,哪個醫院錄用你,就是和我作對!」

轟!

直白的話語如同重鎚,敲擊在方慶學的胸口,令他身形趔趄,似乎搖搖欲墜。

「完了,真的完了!」

他哪能不明白劉青山話里的意思,這是要在全市範圍內將他封殺啊!

想到只是為了多掙一點外快,滿足一己色心,竟然丟了從醫的前途,方慶學再也提不起任何一點兒力氣,恍惚之間,一屁墩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