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圈養神靈
圈養神靈 連載中

圈養神靈

來源:google 作者:一桿筆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一桿筆刀 奇幻玄幻 林舟

意外獲得神格的二十一世紀青年,開始了自己的創世之路觀測眾生,理解眾生,直面眾生,超越眾生攜世界諸神,遊歷世間展開

《圈養神靈》章節試讀:

時間匆匆,已過去四十年。

當初二十歲出頭的領頭男子,早已白髮蒼蒼,這還是日夜處於日月交替之所,手持大地之劍的情況下。

而他身邊的人,活個40多歲就全部老死。

這時的人族雖然已經學會從天雷下奪一絲火種,但還是遠遠達不到人人可食用熟食的地步,各種營養不足,可食用食物的種類都在摸索的階段,一年不知多少人死於餓死亦或者被有毒食物毒死,壽命自然比較短。

林舟看着這領頭男子步履蹣跚的走到了一座山崖的邊上,下邊是一座上百人的人族部落,在這蠻荒的時代,算得上無人敢匹敵了,尋常野獸也不敢前來造次,孩童不再像之前那般緊緊依偎在母親身邊,而是結伴玩耍,嬉戲打鬧。

一圈不知什麼木材構成的圍欄將整個部落圈在了一起,裏面是一座座小巧的茅草屋,沒有任何炊煙。

「時間匆匆,一生已經當頭,只是我不甘心」領頭男子一邊自言自語,一邊慢慢坐下。

坐在這懸崖峭壁邊上,看着左邊遠處的巨日,右邊高掛的皓月。

「這一輩子,我帶領着人族,建立部落,創造文字,獲取火種,不說整合全部人族,但也使人族不用繼續過那衣不蔽體,食不果腹之日,為何?我依舊不能像您一般強大」說著,男子緊緊握住拳頭,隨即嘆一口氣,又慢慢鬆開。

「您也是人族吧?您這樣強大,為何不帶領人族?」

突然一聲撕心裂肺的哭喊聲將領頭男子的視線吸引過去,那是一個女人,肚子隆起,頭髮長長的披在身後,而此時全身早已被汗水打濕,站立着身子,雙手緊緊抓在一顆低矮的樹枝,強忍着疼痛不讓自己跪下來,只見女人一邊撕心裂肺的喊叫,一邊用力想要將孩子生下來。

最終,孩子在重力的作用下,哇的一聲從女子體內脫出,一根臍帶將胎盤也一併扯了出來,女人見狀一口咬住臍帶,然後牙齒一磨,將臍帶給咬斷,孩子不知是摔痛了,還是咬斷臍帶的疼痛,止不住的哭喊,部落里的其他人聞聲趕來將孩子抱起來。

而女人呢?早已面帶笑容離開了人世。

懸崖之上的領頭男子心猛地抽了一下,那名女子他認得,小時候還抱過她,沒想到居然死在自己前面。

男子面露哀傷,他覺得人族本不該如此,這是一種直覺,人族有區別於其他動物的高超智慧,豐富情感,為何過得如此凄慘?

同時他也悟出了一個道理,那就是沒有強大的力量,活得再久也沒用,只是他不甘,不甘這輩子就這樣老死。

他還沒看見人族遍地在整個世界,沒看見人族將來的繁榮昌盛,那會是怎樣一個世界呢?人人都可以使用火?人人都可以穿起衣服?人人不再懼怕野獸?

真是遺憾啊。

林舟默默看着這一切,心中也是一顫,他強忍着幫助人族的想法,默默看着,他早已經發現,自己無法做到像一位真正地神靈般去無視一切,無法做到冷漠無情的收割,從決定投入大地之劍和先天火種時,便代表了林舟的立場。

他可以推動整個世界變強,給予小世界一些好處,但卻不能去幫助人族進入超凡,只要人族不是有滅族之危,他不會輕易出手。

這樣強大起來的人族才有資格讓他借鑒學習,才算是真正站起來,而不是扶起來!

林舟在此之前都有種將小世界當作遊戲一樣種田的心態,但在這一刻,他醒悟了。

這裡的,也是一群真真正正地生靈,是自己創造的,自己的血肉誕生的生命!

理論上講自己算是他們的父神...

「族長,這錒氏誕下一名男嬰,但其父母都已死去...這?」此時一名女子小跑到族長的茅草屋處,站在門外悲憫地說道。

「...我來養吧」領頭男子早已下山,此時正待在草屋裡看着掛在一隻樹枝上的神賜。

「不可啊,族長!您孩子本就對您心生不滿,如今您要是再養一個累贅,您孩子怕是要鬧得人心惶惶啊」草屋外,女子驚恐地說道,族長地孩子和族長完全是兩個極端。

族長宅心仁厚,聽聞年輕時是一位殺猛虎,虐豺狼的強人。

但打她記事以來,族長卻是一個不溫不火,默默為部落奉獻的四十歲「老人」,族長的兒子倒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四處欺壓,如今倒是拉了一批壯年男人四處狩獵,雖然沒打到什麼獵物,但眉眼裡的驕傲誰都看的出來。

「那你養?」領頭男子似笑非笑的走了出來。

「這....」女子突然哽住。

「好了,赤兒不會說什麼的,把孩子帶過來,你去忙吧」領頭男子一擺手,又走了回去。

不一會兒,一名男子和一名女子抱着一個一直哭鬧的孩子進了族長的草屋。

「族長,這便是那孩子,只是一直哭鬧,興許是餓了,但部落里的婦女自家孩子的奶水都不夠,怎會給他喝,可愁死人了」女子將孩子交給領頭男子。

倒也神奇,孩子一入領頭男子懷抱便不再哭鬧,只是皺巴巴的小臉上還掛着淚珠。

「累贅嗎……這孩子倒是和我挺有緣的,蒼,你挨個去問問,看有沒有婦女願意幫我餵養他奶水,我會拿出熟肉作為交換」領頭男子樂呵呵地逗弄着孩子,對着另一個男人叫做蒼的男人說道。

「好的族長」說罷蒼便小跑出去。

領頭男子根本不懷疑會弄不到奶水,熟肉的吸引力太強了。

這時,一道男聲從外面面傳進來。

「聽說你又養了個孩子??老不死的,你怎麼這麼能找事?別人都不養你跑去養?」

隨即草屋的樹葉帘子被一把拉開,一名身材精壯,體型呈倒三角姿態的男子邁了進來,一進來強烈的血腥味和男性強大荷爾蒙的味道便將領頭男子和那名抱來孩子的女性給逼到了角落。

「赤!你想幹什麼!這可是族長!」女子強忍着驚恐,一步擋在領頭男子前,護住老人和小孩。

「我想幹什麼還輪不到你這低賤的外人來管」赤一把將女人扯開,女人被這強大得力量扯得直接倒在地面。

於是女人放聲大喊:「快來人啊,赤要殺族長了!」

「你這女人!找死!」赤沒想到這女人直接扯着嗓子喊起來。

「夠了!!簡直不像話!」領頭男子看着眼前自己的兒子,心中滿是失望,這就是自己寄予厚望的孩子嗎?

「赤兒!你難道忘了父親從小教於你的東西嗎?人族必須團結一致才能走出未來!這孩子父母都死了,除了我們,誰還有能力照料他?」領頭男子怒目道。

「好好好,您宅心仁厚!您是好人,我是壞人!那請問您,尊敬的族長,如今他還需要奶水餵養,那這奶水,誰來餵給他?他的母親根本不配生下他!」赤漲紅着臉吼道。

「族長!族長!已經找到了,有人願意餵養他,只要您每天給她一隻熟腿肉」此時蒼興奮的喊聲漸漸從外面傳進來。

一瞬間,赤臉色幾乎冰冷到了極點。

「我辛辛苦苦在外狩獵,你居然不和我商量就將我的東西分給了這小畜生?」

「赤兒,你聽我講,這孩子當時已經餓得不行了,我實在不忍,這樣,我去打獵,我來養他!你不必再說了」

領頭男子看着赤冰冷得表情,不免心中一慌,倒不是怕赤亂來殺了自己,而是怕赤直接憤身離去。

「好!你來養!我倒要看看你這老骨頭怎麼養」赤一臉不耐煩地看着領頭男子。

「是靠你的神賜呢?還是靠你這風一吹就倒的身子?」赤說罷直接離去。

「族長!赤太不像話了」此時女子趕忙過來扶住情緒激動的領頭男子。

「無事,他是我的兒子,我了解他,你們先去忙吧」

領頭男子看着蒼和女子離去,再看看懷中的孩子,露出一絲微笑,伸手逗弄着它。

林舟看到這一幕後深吸一口氣,正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林舟上帝視角下,看到的完全不一樣。

「我還真是一個擁有着神力的凡人嗎,這樣就被影響了心態」林舟自嘲的笑了笑,不再看小世界裏的事。

「希望這赤不要後悔啊」

林舟微笑着消失在了原地,整個農家,僅剩下空蕩蕩的房間和一處5000平的小世界。

若有旁人來到這裡,卻看不到,也觸碰不到這片小世界,法則級別的空間屏障可不是鬧着玩的。

林舟再次出現,已經來到了自己才醒過來的那片天台。

這陣子林舟思前想後,最終還是決定來自己初到這片世界的天台一看,只是之前小世界正處於重要階段,自己也不敢輕易離開。

而如今人族步入正軌,自己也可以來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自己為什麼自殺後會出現在這裡,自己現在這具身體的前身又發生了什麼。

站在醒來的地方仔細觀察着。

許久林舟也沒有觀察出個所以然。

「你不用看了」

神格突兀的聲音在林舟腦海響起。

倒是嚇得林舟一抖,這神格雖說和他目前是共存關係,但卻受限於能量的缺失,大部分時間都在沉睡,以應對那些看似細小實則巨大的裂縫。

「為什麼呢?」林舟此時此刻暫時沒了生命威脅,倒是對前身的經歷挺好奇,畢竟如今也算是承接了前身的因果。

「你是靈魂亦或者說意識跨界而來,繞開了萬物識,躲開了那以命相博的神靈,你認為你僅僅是借用我這破殘神格的力量能查出什麼嗎?」

林舟老臉也是一紅,好似是這麼個道理,有靈魂跨界而來,連宇宙意識和神祗都沒發現,自己這什麼都不懂的凡人還能看出什麼呢。

神格其實還有些話沒說出來,普通靈魂哪來這麼大能耐跨界,就算千億分之一的幾率跨界而來,又怎麼可能躲開萬物識和諸神的探查,若沒有極其強大的存在幫忙遮掩,恐怕早就被萬物識當成垃圾清楚了。

只是這話不能輕易說出口,自己能夠進入這小子體內隱藏,說不得便是其背後之人默許了…將我當成他的助力嗎…

神格感受了一下林舟向天台出口走去的身影,再次沉睡下去。

林舟來到那被抵住的門前,那隻被夾住的手臂早已經腐爛掉,將堵在門口的木板和鋼筋挪開,推開門,那隻手臂啪的一聲掉在地上,隨後便是後面的整個骨架,全都散落一地。

林舟面無表情,這一陣子,在小世界裏他見過太多的殺戮場面,對這些場面早已經免疫。

慢慢走下樓梯,迎面的是一個拐角走廊,安靜地可怕,地面上一層灰,顯然已經很久沒有生物踏足這裡。

林舟心中還是不免略微緊張起來,雖然自己擁有法則層次的力量,但終究不是自己的。

這顆地球的一切變化,也是因為那個神的神血導致的,誰敢肯定會不會出現法則級變數,雖然這種可能性不大,但萬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