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記憶照相館之我的老婆我來寵
記憶照相館之我的老婆我來寵 連載中

記憶照相館之我的老婆我來寵

來源:google 作者:平南1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周陽 時楠

單元文,酸甜苦辣咸應有盡有小鎮上的廢棄別墅叮叮噹噹裝修了大半年,院子里被新主人種上了各個品種的花,春夏秋冬都有花朵在院子里開放,別墅大門外掛着一個老式牌匾上面用公正的黑色楷體寫着照相館三個字,大門外旁邊豎著一個木質提示語【一個愛情故事一張照片,將愛情回憶存檔待白髮蒼蒼取回】下面還跟着一句話倒是有趣【若是進院無人迎接請在院中賞花,若是等了好久還沒人出來,那麼請自行離開,老闆不缺錢,迎客人看心情】照相館有兩位年輕的老闆,一位是溫文儒雅的溫亭林,一位是不苟言笑的褚聞溫馨提示:本文是由多個小故事組成的,架空世界,純屬虛構展開

《記憶照相館之我的老婆我來寵》章節試讀:

時楠醒來的時候是早晨,周青賴床不起兩人又膩歪到中午。

周青下午需要去公司一趟,臨走前還依依不捨的抱了一會。

「等我回來就帶你回家,」周青逗時楠說,「見公婆。」

把周青趕走後時楠來到一樓衣帽間,周青讓人把衣帽間填滿了,全是時楠的衣服,春季新款和前幾天剛送來的夏季服裝。

不知道周青怎麼和父母介紹自己,朋友?同事?不管如何都要穿的乖一點,招人喜歡。

時楠在穿衣鏡前琢磨了老半天,時楠覺得自己小時候確實長得可愛,但隨着年齡的增長慢慢就變得清冷或者高冷,怎麼看怎麼不像可愛的樣子。

時楠想了想帶了些暖色系的衣服放進行李箱,現在就等着周青回來一起回老家了。

前院的月季花開了,時楠坐在二樓陽台上曬太陽,花香若有似無一陣一陣的。

門鈴響了,時楠下樓到院子里開門,外面是劉蓉。

兩人來到客廳,時楠給劉蓉泡了一杯茶。

「蓉姐,周青去公司了。」時楠坐下說。

「我是來找你的。」劉蓉臉色不好還有些彆扭,「我知道你和周青在一起了,昨天你在樓上他已經全都告訴我們了。」

「嗯,」時楠覺得劉蓉有事情。

「我希望你和周青分開。」劉蓉說,「你無所謂,但是周青不行。

「我知道,但這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時楠說。

「作為周青的朋友,我勸你不要再和周青來往了。」劉蓉冷硬的說。

「我知道,我說了,這是我們兩個人的事情,不論是留下還是走都是我自己做決定,你沒有權利來這裡告訴我怎麼做。」時楠說。

「我是沒有權利,但是周青爸媽有,」劉蓉說,「當初你走了周青的爸爸出了車禍,從醫院回家就剩一口氣,我們當時都在,就是讓他成家立業,他的媽媽生下他就走了,周叔一個人不容易,你想讓他在泉下合不上眼嗎?」

「我沒有,」時楠覺得已經抬不起頭了。

「我希望你不要讓周青做不忠不孝的人,」劉蓉站起來說,「你自己想想,別耽誤他。」

「你也喜歡他對嗎?」時楠笑了笑說,「我可以走,但是你以為我走了你就有機會了嗎?」

劉蓉沒有回頭,她知道時楠說的沒錯,但是只要時楠還在自己就沒有一點機會,時楠走了自己才有可能。

「我們年紀相仿,青梅竹馬,小時候村裡人都說我倆會結婚,我也這樣以為,一直到你來了,」劉蓉說。

她低頭輕笑了一聲,「我當時哪知道他對你的心思,這些年經歷的多了才慢慢醒悟,原來是這樣啊,原來周青竟然喜歡你。」劉蓉抬起頭說,「還是那句話,別耽誤他。」

劉蓉走了,時楠坐在沙發上一動不動像是雕塑。

「你就這麼走了,周青該多着急啊,」溫亭林嘆了口氣,「聽別人的一面之詞是不行的,你之前得知道周青自己怎麼想。」

「我知道,」時楠說,「他不會讓我走。」

「他父母去世了,也就是說這個世界上能和他親近的人只有你了,」溫亭林看了一眼外面停下的車接著說,「你走了,他怎麼辦?」

「我不知道,我腦子很亂,」時楠說,「我沒想那麼多,我只知道我不能讓他為難。」

「時楠,就像你說的,這是你們兩個人的事情,那麼你是不是要和周青商量一下,這樣一走了之是很不成熟的做法。」溫亭林溫聲說。

時楠低着頭沒有說話,溫亭林知道他心裏難受,看着時楠身後的兩個人溫亭林開玩笑說:「如果你聞哥像你這樣,我一定打的他一個月不敢回家。」

「你們是?」時楠抬頭問。

「合法夫夫,」溫亭林笑着說。

「在我徒弟面前的你就不能給我留點面子?」褚聞走過來溫聲說。

溫亭林朝時楠身後抬了抬下巴,說:「周青來了,你倆好好聊聊,我和你聞哥去給你們做飯。」

時楠心裏咯噔一下,他怎麼來了?隨着後面腳步聲越來越近,時楠突然覺得有些想哭。

「時楠,」周青走到時楠面前半蹲下挑起時楠的下巴,說。「我很生氣,但更多的是着急。」

「對不起,」時楠轉過頭他不敢看周青。

周青不如他所願捧着時楠的臉吻了上去。

時楠聽見周青哭了。

「你別哭,我不走了,我們好好說一下。」時楠有些慌,他不會安慰人。

時楠把那天的事情說了一下,兩人陷入沉默。

「周青,你爸爸很不容易,他想讓你成家立業。」時楠哽咽的說。

這次周青沒有把人抱住安慰,他真的氣壞了。

「時楠,我必須承認,我不是聖人,我對你的好都是不單純的,我愛你,我甚至想把你鎖在身邊一輩子,我的愛不比你的少,你懂嗎?」周青厲聲說,「我以為我已經夠控制自己的情緒了,可是你還要走。」

「對不起,」時楠哽咽的說,「你別生氣,我不走了。」

周青站起來沒有看時楠,他淡淡的說:「如果我的愛讓你這麼難受,我或許該試着考慮放開這份愛。」

時楠抬頭看着周青吃驚的瞪大眼睛,周青說完放棄這段感情?

「你………你不要我了?」時楠聲音顫抖的問。

「是你不要我了,」周青說。

「我只是害怕,我不知道我到底該怎麼做才是對的,我愛你,但是我又怕太愛你,我怕你有一天離開我我會受不了,」時楠哭的上氣不接下氣,「我不知道我留下對不對,我不知道,我太糾結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我之前想過再給我們兩個人一個月的時間來告別,我又怕時間到了我就捨不得走了。」

「你早就想走了,就算劉蓉不來你也打算走是嗎?」周青嘆了口氣,身後的哭聲他聽着心疼。

時楠走到周青身後抱住他的腰臉貼在周青的背上。

「周青,我知道我有很多事情很糾結,但是我能肯定的是我愛你,你的愛沒有給我帶來困擾,沒有讓我難過,讓我難過的是我自己,猶猶豫豫心思飄忽不定,最後變成這樣。」時楠深吸一口輕聲說,「和我這樣的人在一起太累了。」

父母不愛自己,人際關係處不好,現在連愛的人都愛自己了,怎麼會這樣,時楠你怎麼會這麼差,時楠突然感覺什麼都不想要了,他好累。

「我就該自己一個人,我太差勁了,」時楠鬆開手輕聲說。

要不是自己太差勁父母怎麼會不要自己,離婚的那麼多年沒有不要孩子的,每天朝夕相處的同事這麼多年依舊不熟,自己也想和他們一樣互相打鬧,就算不上學至少有個朋友,可是自己什麼都沒有,為什麼啊?到底要怎麼樣啊?

「都走吧,」時楠感覺喘不過氣,渾身發抖,他被凳子絆倒在地上,胳膊擦出了血。

「時楠!」周青聽見聲音趕緊把人扶起來,時楠的臉色好差,渾身發抖,周青急了,他抱緊時楠焦急的問,「時楠!時楠!」

醫院裏消毒水的氣味太重,時楠睜開眼四周都是白色,自己怎麼了?

「醒了!」周青扶着時楠坐起來溫聲說,「喝口水。」

「我怎麼了?」時楠問。

「沒怎麼,就是營養不良暈倒了。」周青心疼的說。

「你什麼時候走?」時楠問。

「我為什麼走?」周青給時楠嘴裏餵了一塊蘋果。

「你不是說不要我了嗎?」時楠輕聲說。

「吵架說的氣話你也當真,」周青溫聲說,「那對情侶不吵架。」

「那你不走了?」時楠笑的虛弱。

周青摸了摸時楠的臉笑着說:「不走,永遠不走。」

「那就好,」時楠說,「再睡會,有點困。」

「好,」周青給時楠蓋好被子。

「都這個年代了竟然還有人會營養不良,你這家長怎麼當的?看你穿的也不差錢啊。」醫生越說越氣。

「我的錯,以後好好養,」周青說。

「他胃不好可以養回來,精神上的問題就需要你以後多注意了,」一旁的心理醫生皺眉說,「看樣子是重度抑鬱加焦慮,沒有治療也沒有吃藥。」

「時楠可能不知道自己得病了。」周青感覺心口有些疼,自己到底為什麼和他生氣,明知道他不是故意的還讓他那麼傷心。

「葯按時吃,記得來複查。」醫生說。

「醫生,能把葯分成幾份裝在別的瓶子里嗎?我怕他知道自己的情況心裏更難受。」周青問。

「可以,」剛才的醫生見周青神情沒有作假的樣子也覺得自己說話嚴重了,緩和了些語氣,「我幫你,你自己別弄混了。」

「謝謝。」周青說。

「你是他哥?」醫生問。

「愛人,」周青說。

「眼光不錯,你們是我從醫以來見過第二帥的一對,」醫生笑了笑指了指旁邊的心理醫生,「他第一。」

「我回科室了,」心理醫生笑了笑說,「記得來複查。」

「謝謝醫生。」周青說。

周青不在乎誰第一誰第二,他去買了些小米粥來,時楠醒了會餓。

「你去哪了?」時楠問。

「給你買飯,」周青舉起手裡的保溫盒。

時楠皺着眉說:「沒有什麼問題我們就回家吧,我不想待在醫院裏。」

「吃完飯就走,聽話,都營養不良了。」周青溫聲說。

「家裡行李都收拾好了,我們說好的回老家。」時楠喝了一口小米粥說。

「好,聽你的,」周青笑着說,「我們去旅遊吧,你喜歡什麼樣的地方?」

「我喜歡漂亮得地方,古鎮,那種有煙火氣的地方。」時楠說。

「那我們以後每個月出去旅遊一次,我給你拍照。」周青笑着說。

說起拍照時楠這才想起來溫亭林。

「照相館那邊怎麼樣?」時楠問。

「我告訴他們了,林哥把我罵了一頓,」周青笑着說。

「聞哥為什麼是你師父?」時楠問。

「剛創業那會吃虧上當常有的事,有一會我都撐不下去了,結果遇見了師父,他幫的我,」周青想起以前笑了笑,「那個時候他還在追林哥,可狼狽了。」

「你都沒追過我,」時楠認真的說。

周青被時楠認真的樣子逗笑了,說:「現在就追,以後天天追。」

「行,」時楠笑着說,「追累了就告訴我,我先答應你一會兒。」

「好,」周青揉了揉時楠的頭髮。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