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極限武尊
極限武尊 連載中

極限武尊

來源:google 作者:歐陽暈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張月涵 陸凡

武者,罡勁雄渾氣修,變幻莫測少年陸凡,因天賦低下,被女友背叛,受盡屈辱幸得高人相助,脫胎換骨,成為武道與鍊氣同修之士我本平凡之人,奈何造化弄人左手陰陽,右手乾坤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展開

《極限武尊》章節試讀:

陸凡屏住呼吸,他現在只希望這隻荒獸是個瞎子,看不見他。

驀地,一隻怪物從洞穴深處走了出來,在看到怪物的瞬間,陸凡驚住了。

倒不是驚訝怪物的可怕與震撼,而是驚訝這隻怪物的。。。。。可愛。

一隻看起來有些殘疾的小狗直立行走了出來,兩隻前腿有些短小,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

陸凡愣了一下,這種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動物,怎麼看都不太像是荒獸。

心中略微鬆了口氣,陸凡開始集中注意力消化體內地靈花的藥力。

小狗緩步走上前,地靈花的葉子彷彿見到了老熟人一樣,用葉子纏上了它的身軀。

一點點光芒浸入小狗的體內,小狗發出舒服的聲音。但很快,光芒便消退。小狗這是才看到地靈花的花朵已經消失,頓時小狗有些怒了,對着陸凡咧開了嘴巴,露出還未長好的獠牙。

快步前沖,小狗居然像人類一樣直立沖了過來,然後張口咬住了陸凡的手腕。

陸凡看着小狗咬住他,卻不敢動作。

鮮血橫流,陸凡心中無限焦急。

該死,真要是死在強大的荒獸口中也就罷了,倘若要是死在一隻小狗口中,死後都沒臉見鬼。

正在此時,陸凡體內原本暴動的力量,這一刻忽的安靜了下來,然後順着他的鮮血向手腕處流出。

小狗身上帶起了光芒,彷彿在吸收他流出的藥力。

很快,小狗像是吸飽了,鬆開了嘴。對着陸凡齜牙咧嘴一番,接着快速跑進了洞穴深處。

陸凡也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

他被一隻莫名其妙的小狗威脅了,但這隻小狗卻幫他解決了一個大難題。

體內多餘的力量被小狗吸走,剩下的藥力已經不足以對陸凡照成威脅。

陸凡靜靜的坐在那裡,等着身體將藥力緩緩吸收。

呼吸漸漸平穩,陸凡閉上眼睛,進入了武道的入定狀態之中,原本屬於地靈花的閃爍光芒,此時也出現在了他的身上。

這一坐,便是一天一夜。

當陸凡再度睜開雙目之時,一股精光在他的眼眸之中閃現。

稍微動作,身軀便發出一片如同爆豆子的聲響。

陸凡活動了一下手臂,大喝一聲,對着牆壁打出一拳。

崩山拳!

一聲悶響在洞穴中遊盪,面前的牆壁出現一片龜裂的紋路,緊接着崩裂無數碎石,一個深坑出現。

陸凡笑看着這一幕,這樣看起來,自己的崩山拳算是小成了。

而且他的實力,好像也有了長足的進步。估摸着就算不是煉體六重,也相差不遠了。一月連升三重,這等速度,就算是他們家族目前最天才的陸明也望塵莫及。

驀地,陸凡聞到了一股惡臭,仔細嗅去,卻發現這股惡臭居然是從他身上傳來。

好吧,他確實很多天沒洗澡了。

快步走出洞穴,陸凡順手抓了幾把雪在身上抹了幾下。

現在修鍊已成,是該回去了。

捏了捏拳頭,廢物是嗎?

今年年祭就給你們一個巨大的驚喜,我倒要看看還有誰能趕走我!

一聲長嘯,陸凡開始在山林之中飛奔,身影遠去。

而在他跑遠之後,一隻小狗從洞穴中爬出,看了看四周,又縮回了腦袋。

。。。。。。

幾日之後。江臨城,陸家。

張燈結綵,鼓樂喧天,又是一年年關至,家家戶戶換新顏。

對於武安國的老百姓來說,沒有什麼節日比年關更重要的了。所有人都會在這一天慶祝,大街小巷都充斥着快樂的氛圍。

像陸家這樣的大家族更是從兩天前開始就大擺宴席,宴請賓客。不論貧富,只要來陸家,就一定能吃到東西,這也是陸家的傳統。

今天是年關最後一天,今年晚上有着年關最為重要的活動,年祭,主要目的是祈求明年的風調雨順,五穀豐登,生意興隆。

而再年祭上,陸家的所有子弟都要參加一輪測試,看看他們這一年來的漲進。

到了這一天,陸家的家主,也就是陸明的爺爺,陸浩然也會出席,並且親自給表現好的陸家子弟發放獎品。

原來每到這個時候,陸明就是那個被眾人嘲笑,然後遺忘在角落,獨自一人回房過節的人。

但今年顯然是不會了,坐在宴席之中,陸凡看着還在進行的歌舞表演,喝着小酒,心情不錯,輕鬆愉快。

貌似過年,也是一件很有樂趣的事情啊?

「廢物堂弟,你今年又準備怎麼出醜啊?」

正看着高興,後面又傳來了陸明那討人厭的聲音,還有陸天罡等人的嘲笑聲。

陸凡頭都懶得回,繼續看歌舞。

陸天罡拍了一下陸凡的肩膀,壓低聲音道:「今晚,你準備好被我狠揍一頓了嗎?」

陸凡抬頭看了陸天罡一眼,平靜的道:「隨時恭候。」

「呦,口氣還不小。好,晚上讓我看看你怎麼跪地求饒。」

說完,陸天罡大步離去,旁邊的人指指點點,對着陸凡露出鄙夷之聲。

陸凡一言不發,靜靜的坐着。

跪地求饒?原來他就不會,現在更加不會了。

輕輕放下酒杯,陸凡眼中光芒閃爍。

夜晚,很快來臨。

燈火通明的陸家即將迎來新一年的到來。

陸家家主陸浩然穿着一身長袍坐在主座上,旁邊依次坐着陸明的父親陸風,陸凡的父親陸昊,以及其他幾位陸明不常見的叔伯。

歌舞緩緩停下,陸凡知道接下來就是了他最為重要的時刻。

陸浩然舉着酒杯,站起身來,道:「陸家子弟,祭祀天地!」

所有陸家人全部起身,舉起酒杯。

陸浩然接着道:「新年伊始,武道長存。」

言畢,酒杯傾灑,所有人跟着陸浩然一起將杯中酒倒在地上。

做完這一切,陸浩然才坐了回去,揮手示意將後面一直擺放的墨石搬了出來。

然後,一名陸凡的叔伯走了出來,高聲道:「陸家子弟,開始測試!」

一聲令下,所有陸家小輩起身應是,接着陸風便開始一個個點名上前。被點到名的陸家子弟,有的忐忑不安,有的一臉輕鬆。

上方,陸浩然靜靜的看着,每當看到陸家的小一輩茁壯成長起來,陸浩然都非常高興。

坐在一旁的陸昊則一直看着陸凡的方向,雖然陸凡神色平靜,但陸昊還是非常緊張。

「陸昊,你好像有些不安啊。」

陸浩然忽的出聲,轉頭看着陸昊。

陸昊道:「是有些不安。」

陸浩然接着道:「是因為陸凡嗎?你把你好不容易得來的丹藥都給他了?」

陸昊苦笑一聲道:「做父親的,能幫一下是一下了。就怕以後再也幫不上了。」

旁邊的陸風這時笑着道:「大哥,你還是太心軟了。陸凡他要麼就是不勤於修鍊,生性懶惰。要麼就是天份不足,痴愚頑呆。不是你一顆丹藥就能彌補的。」

陸昊皺起眉頭,想要反駁。

陸浩然這時擺手制止了兩人的言論,道:「兒孫自有兒孫福,倘若他真的不行,遠離家族也是好的。起碼在外面能過上尋常日子。」

陸昊輕輕點頭,不說話了。他沒有告訴旁人,其實那丹藥是他的爺爺給的,雖然是獎賞他上次幫家族在外搶下一大塊市場的貢獻,但陸昊知道,陸浩然也是有意在幫陸凡。老爺子,到底還是心疼孫子的。哪怕這個孫子,實在有些不爭氣。

下方,陸家子弟都測試的差不多了,這時一聲叫喊響起。

「陸天罡,上前測試。」

坐在陸明身邊的陸天罡捏着拳頭上前,全身肌肉隆起,一拳狠狠砸在墨石上。

「煉體五重,中等。」

陸天罡一臉失望,還是沒有到煉體六重,這個成績有些危險,但問題還不大。等下比試的時候,自己揍翻兩三個人就行了。

陸天罡緩步走了下來,上方聲音再度響起。

「陸明,上前測試。」

頓時,所有人都將目光聚集到了陸明的身上。陸明滿臉自信的走上前,揮拳砸向墨石。

光芒亮起,雖然依舊是煉體八重,但大家都能清晰看到墨石上碎裂的紋絡比之上一次在廣場要擴大許多,顯然陸明這一個月也不是白費的。

上方,陸風一臉笑容,對着陸明舉起酒杯。

陸浩然也嘴角揚起笑容道:「陸明的修為倒是越來越精進了。陸風,等到明年陸明從學院回來,估計就應該煉出罡勁了,到時記得帶他來我這裡。我將家族的烈火金身傳給他。」

陸風頓時臉上笑容更勝,躬身道:「是的,父親。」

陸浩然笑着點頭,如果不出意外,陸明就應該是陸家的三代繼承人了。陸浩然唯一有些擔心的,就是陸明有些浮躁。喜形於色,張狂不知收斂。這種性格,註定是要吃苦頭的,希望他日後能改掉吧。

陸明快步走回,四周陸家子弟還在歡呼,對於他們來說,陸明就是他們的楷模。

「陸凡,上前測試。」

又是一聲叫喊響起,陸凡緩緩起身。

這一刻,終於到來了。

四周人將目光投向陸凡,無一不露出譏諷的笑容。等待着陸凡再度出醜。有一些人更是嘆息着搖頭,根本不願看了。今日,想來也是了陸凡最後一次測試,今日過後,這個可憐的廢物就要被家族外放了,從此只能充當家族的次要角色,

捏緊拳頭,陸凡站到了墨石之前。

狠狠的,陸凡砸出一拳,像是要將這些年的痛苦一併砸碎。

一聲悶響,墨石光芒亮起。

碩大的幾個文字,瞬間將在場眾人的心臟猛然停止跳動。

「煉體六重,中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