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九死丹神訣
九死丹神訣 連載中

九死丹神訣

來源:外網 作者:點星指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點星指 都市言情

展開

《九死丹神訣》章節試讀:

第5章
雷厲風行
此話一出,震懾一干人。
在蒼星道院穆家人面前說這話簡直是找死!
陳鵬不禁冷笑起來,開口道:
「小子,你也不打聽打聽,蒼星道院穆家是什麼身份,你真以為自己是活神仙嗎?
今日你會為你的愚蠢付出代價。」
「付出代價的是你。」
姜空一臉自信看着少女,內心早已摸准了其心思。
堂堂一個在蒼星道院有身份的人,此種致命傷勢拖了這麼久,肯定已經走投無路。
常人可能以為他囂張,不自量力。
只有他自己明白,一個人在絕望下見到希望時,那種瘋狂是什麼感受。
對於自己的要求,姜空有十成把握。
半息後,少女一收之前的高冷,面無表情看向姜空,做出了一個所有人想不到的決定。
「我答應你,但是只有一年,你若做不到救我,我必殺你!」
最後一句帶着濃濃的殺氣。
所有人頓時跌破下巴,剛剛還笑着的陳鵬此時笑容都還沒完全收起,慢慢轉為震驚之色。
「穆婉小姐!你不要聽這小子的鬼話啊!」
穆婉瞥了他一眼,沒有多看。
「我意已決,你不用說了。」
堂堂一個穆家小姐,竟淪為一個皇城家族中廢人的貼身侍女,這說出去誰信啊?
但是事實就是如此。
姜空脫離危機,帶着姜雪,讓她坐在一邊。
他面色陰沉的看向姜雪腳上的傷勢,一股殺氣從他身上隱隱散發出來。
「穆婉,我現在命令你的第一件事情,先掌姜陽兩大嘴巴!」
一邊的姜陽瞠目欲裂,怒道:
「你敢!」
但是這個時候,接到命令的穆婉已經出手了,其速度極快無比。
罡風撲面而來,半空之中驚起驚雷般的轟鳴聲。
那玉手伸開的巴掌重重的呼下。
兩道清脆的響聲回蕩在議事堂,傳出庭院。
兩個巴掌之後還伴隨着幽幽的聲音。
「失禮了,小女有難處,望姜長老見諒。」
穆婉拱手道,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
但是正是這樣頓時讓姜陽變得像是一尊發狂的獅子,怒火瞬間填滿胸膛。
眾目睽睽下,堂堂的姜家大長老居然被掌錮了!這是何等恥辱!
「你!你!」
姜陽盛怒的指着姜空,不敢遷怒於穆婉。
當他要上前教訓這個侄兒的時候,穆婉擋在前面。
如此一位蒼星道院的大佛在此,他敢下手,那是自尋死路。
得罪了這個穆家,自己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你什麼你?」
姜空看向這個大伯不禁笑了,聲音低沉道:
「私自決策送五十萬銀兩,讓家族成為附屬家族,這是不忠!
見到胞妹身受寒毒,不出手解圍,這是不義!
以權謀私,想要讓自己的兒子得到我的名額,這是不仁!
沒有想過先祖遺留下的家族,這樣處理先祖的心血,這是不孝!
一個不忠不義不仁不孝盡全之輩,如何做我的長輩,打你兩巴掌算是便宜你了。」
「你胡說八道!」
姜陽氣的滿臉通紅不知道說什麼,但是姜空所說的全都屬實!
穆婉那冷冷的目光看着他,顯然已經表明了其內心想法。
有她在,這裡沒有人能夠傷的了姜空!
「和你的帳算完了,接下來是你了!」
他走過穆婉,略過姜陽,目光鎖定最後的陳鵬,眸子之中殺氣騰騰。
「你要幹什麼?」
陳鵬一時也被震懾住了,沒有想到這個廢人居然有如此的能耐與心機!
「幹什麼?為我姑姑討個公道。」
他嘴角輕輕揚起,開口道:
「我要是因為你不救你家穆小姐,到時候回到蒼星道院,想必你受到的待遇不會差吧。」
這句話帶着濃濃的威脅之意。
但是這又如何,姜空就是堂而皇之威脅他,他拿自己有什麼辦法?
雖然陳鵬是九重天的武師,穆婉不一定是他對手,但是穆婉身份在此。
穆家的身份早已定義誰是主子,誰又是奴才。
陳鵬雙拳緊緊握住,咬着牙猙獰道:
「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想要幹什麼?很簡單。
自廢丹田,然後你跪下來向我姑姑磕頭,磕十個,邊磕邊道歉。
要你的磕頭聲,整個庭院都可以聽得見!」
「你!」
陳鵬怒不可遏。
他回首看向穆婉,拱手道:
「穆小姐,你可千萬別聽他妖言惑眾啊,這個小子怎麼可能有那種能耐!」
穆婉面無表情,內心卻在深思着,這種看似兩難的抉擇其實在她內心已經有了一桿秤子。
如果換做是一個正人君子,她定會阻攔姜空的想法,她雖冷漠,但不是是非不分。
可是陳鵬種種行跡已經說明,這是一個小人,噁心到極致的淫賊。
在這種自私為己與剷除毒瘤間,穆婉還是選擇了前者。
半晌之後,她很是平淡的看着他,淡淡說道:
「我會補償你!」
這句話猶如晴天霹靂轟在陳鵬頭頂,他面如死灰,難以置信的看着穆婉。
「我回去之後會讓道院許你一生榮華富貴。」
榮華富貴?
陳鵬不禁想笑,在這武道至上的世界裏,錢終究為身外之物,榮華富貴算得上什麼?
任何人再有錢,沒有實力,也只能被其他人無情的踐踏。
就像是現在,他能夠如此面對姜家,就是因為自己是一個蒼星道院的武師!
這些年,他以蒼星道院執事身份在外作威作福得罪了不少人。
一旦他沒有了實力,什麼後果他自然明白!
不說死,可能比死還要慘。
他抱着最後的一絲希望憤然跪下來,求饒道:
「小姐,你要三思而後行啊!」
就在這一瞬間,穆婉眼中閃過冷色,手中一道熾熱真氣湧出,毫不留情打入陳鵬丹田之中。
速度之快,讓人防不勝防。
真氣灼熱無比,瞬間將其丹田焚的破碎。
「我已經想好了。」
穆婉依舊是冷冷回應着,沒有一絲後悔之心。
陳鵬呆若木雞不敢相信的看着穆婉,一臉絕望,仰天痛呼:
「沒想到我陳鵬居然毀在一個黃頭小子手裡!」
姜空面對此人已經沒有任何的同情心了,一步步走到他面前沉聲道:
「磕頭,不然我會讓你的噁心話語實現在你家人身上。」
陳鵬陰毒的看着眼前人,拳頭緊握,指甲快要嵌入血肉之中。
最終在目瞪口呆的眾人眼下下跪,朝坐在一邊的姜雪猛地一磕頭。
「我錯了!」
聲音回蕩在庭院之中。
「磕頭聲太輕了!」
姜空一腳狠狠踩下,落在其頭頂之上。
咚!
腦門的碰撞聲巨大無比。
地上的人捏住雙拳,但是沒有反抗,他再次抬起來,又一下磕下去。
「我錯了!」
「我錯了!」
……
整整十遍,每一遍都讓看的人頭皮發麻。
就連穆婉都感到心悸,年紀輕輕,竟如此心狠手辣。
不過穆婉也沒有出手制止,陳鵬什麼德行她看在眼中,平時她也是最噁心這樣的人。
若不是師命難違,她也不會與此人有交集。
陳鵬抬頭,滿是血的臉看着他,冷笑道:
「你滿意了嗎?」
姜空笑着搖搖頭,一腳冷不丁衝著他的下體而去。
砰!
就算是武師九重天也經不起這樣的雷霆一擊。
他倒在地上蜷縮着,不斷慘叫着。
「這是給你輕薄我姑姑的懲罰。」
局勢大逆轉,讓眾人措手不及。
這個姜空,什麼時候變得如此雷厲風行?這真的是傳聞之中被廢的小淫賊嗎?
所有人內心裏開始對他敬畏三分。
「姜陽,你將這廝帶走,不要髒了我姜家的地,至於你,下不為例!」
姜空冷哼一聲,絲毫不給這個大伯面子,頭也不回走出議事堂。
穆婉跟在他的身後,有此護身符在,這個皇城誰還能鎮得住他?
「小子,總有一日你會後悔的!」
姜陽看着姜空的背影恨恨道。
眾人開路,姜空帶着穆婉離開了姜府。
「你要帶我去哪裡?」
穆婉走在路上時候道。
姜空回首看着這個冰山美人,不禁輕咦一聲。
「我說你穆婉是真傻,還是假傻?帶你自然給你看病去了。」
穆婉一聽,眉頭一皺,顯然有些生氣。
還是第一次有人對他如此的不敬,而自己又無可奈何。
看着她的神情,姜空不由一呆。
穆婉這股清冷絕塵的氣質,這個皇城還真是少有人及。
美人胚子很多人都會有,但是這種神韻乃是與生俱來,不可能有人後天會長出來。
見其盯着自己,穆婉不禁有些慍怒。
「看什麼看,快走,再看把你眼珠子挖下來。」
「好生潑辣,不過我喜歡。」
姜空哈哈一笑,轉身離去,這個女人現在似乎也沒有之前那樣高冷不可攀了。
繞過一條條街,在許多人注視之下。
姜空帶着如此一個絕色女人步入了皇城最大的葯坊——春秋堂。

《九死丹神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