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救贖女主和她的小統子
救贖女主和她的小統子 連載中

救贖女主和她的小統子

來源:google 作者:就春江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蒙蒙 現代言情 談江南

重活一世,周蒙蒙綁定救贖系統從此走上吊打白蓮花心機攻略帥哥日常無腦看文謝謝關照噠噠噠噠噠噠噠展開

《救贖女主和她的小統子》章節試讀:

食堂里周蒙蒙打好飯菜後看着沈杳在空位置朝她招手。

沈杳旁邊還坐了個女生。

在周蒙蒙審美里女生很漂亮,長腿白皮是一副頂尖美人畫。

女生抬眸對周蒙蒙柔柔一笑,周蒙蒙總算有了印象。

隔壁班夏林。

美人圖確實好看,如果不是一朵白蓮那更好看了。

「蒙蒙,坐這兒來。」

周蒙蒙微微點頭,在沈杳對面坐下。

夏林一直默默關注着周蒙蒙,咬唇。

少女坐姿端正,舉手投足之間淡淡清冷感,馬尾鬆鬆綁在腦後。

臉部留白剛剛好,不同於普通好看而是越看越有韻味。

正如一幅水墨丹青圖徐徐展開。

淡妝濃抹總相宜。

如了她的名字,江南蒙蒙好行舟。

夏林罕見有了慌亂感。

見周蒙蒙視線看過時,連忙移開了目光。

她生得好看,從來眼高於頂。

當顧行舟走進她心裏時,她也曾遙遙看到過顧行舟身邊出現了一個陌生女孩。

入駐第一印象便是長得不如她長得美。

既然沒有她長得好看,她也不會放在眼裡更不屑於當做假想敵。

後來,才知道那是少年的青梅。

單單是聽到青梅兩字,她就醋了。

於是後來,她買通了外校女生給周蒙蒙好好上了一課。

可她沒想到,讓自己不在意的女生現如今出落得如此漂亮。

要是到了以後,不就成了妖精。

夏林咬了咬牙後悔死了,早知道就讓她們劃破周蒙蒙的臉了。

接近顧行舟,也只有從周蒙蒙下手了。

夏林壓住心裏不舒服,笑道,「蒙蒙,交個朋友吧。」

話音剛落,沒等周蒙蒙開口。

她驚喜站起身突然害羞起來,將發間長發拂過耳畔,「顧同學,好巧。」

顧同學?

周蒙蒙抬頭與顧行舟臉相對。

小怪物,陰魂不散啊。

系統:吃瓜。

「顧同學,這邊坐……」

夏林忙不迭把自己的資料移過來,卻見顧行舟拉開椅子,雙腿輕微曲起隨意坐在少女旁邊。

動作肆意妄為。

沈杳埋頭乾飯當空氣。這場面,誰說話誰尷尬。

「舟哥不坐,我來我來。」路之行端着餐盤大大咧咧坐在夏林身邊,替她解了圍。

路之行看向她,夏林還是看着顧行舟。

路之行埋頭笑了,就算沒有他的解圍夏林也不需要自己吧。

夏林美眸流轉,有點委屈。

想說出口的話到嘴邊又變了,重複了一句,「蒙蒙,我們做朋友吧。」

「我不想。」

「她不需要朋友。」

兩道否認聲音同時響起。

周蒙蒙皺眉看向顧行舟。

顧行舟沒什麼表情。

倒是夏林出現讓周蒙蒙想起一段舊事,升高一後,自己沒有朋友就天天纏着顧行舟。

和他走在一起才知道他桃花很多,但女生們一直都是暗暗吃醋。

直到,後來有一天放學晚。

顧行舟嫌麻煩沒等她,她在路上被一群人拖到巷子里。

藉著月光看是從來沒見過的一群女生。

她們恐嚇告誡她,不要再接近顧行舟如果再有下次,那麼沒有好果子吃。

當年的她不怕死,硬懟回去。

依稀聽到夏林的名字。

後來,要動手打自己時。是沈杳出現靠着報警聲才讓她們落荒而逃。

這也是她和沈杳的初見。

後來,她和顧行舟再也沒同過路。

她有了沈杳。

夏林尷尬收回手,忍住難堪。

「抱歉,我不想和你做朋友。」

周蒙蒙語氣淡淡,說不上嚴肅。

周圍人放下碗筷,豎起耳朵聽八卦自從顧行舟來了之後,都吃什麼飯啊!

夏林視線轉了一圈,她覺得周圍人都用一種隱秘幸災樂禍表情看她。

她從小到大都沒有這麼被別人當猴子看。

周蒙蒙,你怎麼能當場給我難堪!!

夏林氣出眼淚,一雙淚眸止不住向下掉,「顧同學……」

在夏林震驚視線下她看見顧行舟為周蒙蒙挑出青菜放入自己碗里,動作熟練。

而顧行舟一眼都沒有看自己。

顧行舟咬住青菜,果然噁心。

「食堂雞腿好好吃,對吧。」

……

沈杳咬住雞腿默默閉上嘴,什麼鬼修羅場!!

路之行看不下去了,盯了顧行舟一眼拉起夏林就往外走。

夏林高傲甩開路之行的手,美眸瞪住周蒙蒙,「周蒙蒙,你怎麼可以目中無人。和我做朋友不好嗎?」

夏林捏緊手心,剩下的話在心裏翻滾。和我做朋友不是你周蒙蒙的榮幸嗎?

周蒙蒙樂了,抬起眼眸看她懟回去。

「哪裡來的道德綁架慣犯,任何人都有權利拒絕。我不想和你做朋友是我的權利,你還能強迫我啊?」

「對呀,任何人都有拒絕和誰做朋友的權利。」

「傻了啊,夏班花是想和周蒙蒙做朋友蠻?還不是為了顧行舟。」

「那個不知道周蒙蒙和顧行舟一起長大是青梅竹馬呀。」

「嘖,終究是藍顏禍水。」

周圍的聲音小得密密麻麻,夏林羞愧抬不起頭來。

她看向顧行舟,拉住他的袖子。

「顧同學,幫幫我。好不好。」

顧行舟視線微抬,一旁路之行神情落寞。

夏林果然是美人,哭得委屈又楚楚動人。

不少男生都忍不下心替她出頭。

「不就是想和周蒙蒙做朋友嘛,那麼小氣幹嘛。」

「和夏林做朋友,周蒙蒙也不虧啊。」

「周蒙蒙也沒那麼好看,夏林願意和她做朋友多心善。」

顧行舟眼眸泛着冷光,看向每一個替夏林說話的男生。

他眼神壓迫,讓每個人都如墜冰窟。

顧行舟終於看她一眼,用動情的聲音說出刻薄的話,「滾。」

夏林手一抖忍不住放下顧行舟袖子,她突然發現少年變了。

如果先前少年是陽光大男孩會照顧她的自尊心,那麼現在這個就是周蒙蒙主義者。

夏林哭得搖搖欲墜,不相信對她那麼溫柔的少年會變得如此惡劣模樣。

她放下高傲姿態在顧行舟面前卑微如蟻,「顧同學,我……我……」

「我們認識嗎?」

顧行舟話如刀扎,在夏林心口一捅一個窟窿。

他向來知道用什麼語言傷人最深。

夏林瞳孔放大,「怎麼可能,我前幾天還給你送過水。你還和我說了再見。」

顧行舟站起身來,眉心微皺又似笑非笑。

「送水的人那麼多,我都要一個個認識嗎?別一口一個顧同學,我們不熟。」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她不斷糾纏,「明明你是認識我的,你是喜歡我的對么。」

她太想要一個答案了,即使丟了面子她也要讓顧行舟回答。

顧行舟嘴角上揚,偏偏話諷刺,「普信女?」

人群中一陣喧嘩,激起千層波瀾。

「宿主,你怎麼走了。」

系統看見周蒙蒙在人群中出來,安靜倒掉飯菜。

它的八卦還沒有看完啊!!

「我不走難道留着看偶像劇劇本?」

周蒙蒙擦凈手中油膩,臉色平靜。

系統懟懟:「我是土狗,我愛看。」

系統接收到周蒙蒙冷眼,不由得正經起來。

「咳咳,宿主。矛盾中心點是你哎,顧行舟還在裏面我們現在走不好吧。」

「他自願替我出頭,我又沒強迫他。」

系統被懟得啞口無言頓了頓,「話是這樣說,只是顧行舟是站在你這邊哎。」

周蒙蒙聞言步子停下。

她嘴角上揚,「系統,你覺得我需要他嗎。」她站在走廊上冷靜又疏離,「無論他站不站在我身邊,我都會受到傷害。」

系統沉默下來。

它是機械也能感應到夏林對宿主的嫉妒。

九月薔薇花開得正好,攀折向陽而生。下一瞬間系統聽見她冷漠的說:「說那麼多廢話幹嘛,從一開始我就故意得罪了夏林,她不會放過我。」

上一輩子周蒙蒙就知道夏林是個睚眥必報性格。人前乖乖女,人後手段狠毒。

上一世自己和顧行舟走得太近,她展開的第一步手段就是恐嚇。 她太知趣了,如了夏林的願從此就和顧行舟疏遠了。

後面的手段她還沒好好嘗試過,周蒙蒙眼眸微微上挑。

她等着。

那麼,這一世她得好好扮演小白兔等着裴煙雨出場和夏林狗咬狗。

她笑道,到底還是裴煙雨手段高狠狠壓夏林一頭還是夏林手段更狠。

好期待哈。

系統默默縮在角落,說好的快樂救贖文呢。

沈杳咬住雞腿從人群里追出來,「蒙蒙,等等我。」

她滿嘴油膩,成了個大花貓。

「咯,給你單獨拿了一個。」她單純舉起雞腿在太陽下熠熠生輝。

周蒙蒙突然笑了,低下頭。

系統親眼感受到宿主滿身疏離在一瞬間破碎。

「是吧,雞腿是不是特別好吃。」

「是是是。」

沈杳笑得眯住了眼,「還有!後面的劇情我得給你嘮嗑嘮嗑。」

「顧行舟當眾甩開了夏林,你沒看見真的好霸道。」

沈杳回想起顧行舟冷漠俊臉,忍不住心顫了,「夏林好歹也是大美人,他可一點也不心疼。簡直賊帥啦,不過夏林真的好白蓮喔,她最後說得那句 周蒙蒙不也是一朵白蓮嗎。」她說著忍不住咬牙看向一臉平靜的周蒙蒙,腦海浮現起顧行舟聽到後的情緒失控。

少年黑眸偏執,語氣冰冷。

「你不要以為,我不敢對你動手。」

她抿唇聲音輕輕,「怎麼都像往你身上潑髒水,夏林怎麼是這種教養。」

周蒙蒙吃掉雞腿,擦乾淨手。

夏林從小要什麼有什麼,她太知道夏林這種人的隱藏性格。

尊嚴看得比誰重要,只是讓她沒想到夏林也會有一天可以為顧行舟放下尊嚴,甘心撕掉偽裝。

果然無愛者一身輕。

所以她也沒有太驚訝,「哦。」

她語氣懶懶,脫下外套放在手臂上,「回教室睡午覺。」

沈杳想被說出口的話就這樣堵在喉。

她看向顧行舟的方向,回頭髮現周蒙蒙已經走了好遠。

-

教室里並沒有好多人,大多都是通校生回家吃飯了。剩下的一些人頭也不抬埋在桌子上做題,教室安靜下來。

周蒙蒙趴在桌子上偶爾能聽見周圍人拿筆做題的沙沙聲。

有風過窗帘,周蒙蒙安心睡下來。

老舊的風扇在周蒙蒙頭頂吱呀呀運轉。陽光斑駁照到周蒙蒙桌子上,她嫌曬支起手臂換頭睡。

沈杳翻身起來打開半開窗戶,有風吹過讓周蒙蒙頭髮涼快了許多。

顧行舟到教室就看到這樣一幅畫面。

她很乖。

乖乖睡覺的模樣很可愛。

他穿過桌子,在周蒙蒙面前停下。

顧行舟身姿挺拔,肩膀寬闊擋住陽光投下陰影。

他抽出空人坐的凳子,在周蒙蒙面前坐下。

她睡得很香,長長睫毛彎彎在眼瞼下至投下淺色陰影。

許是因為熱,臉頰兩側透出自然紅。

飽滿**的嘴唇微微張開,如含花吐露。

顧行舟喉結滾了滾,漆黑瞳孔暗沉下來。

他太想知道那唇的滋味了。

魂牽夢縈,無數黑夜裡他都因為少女輾轉難眠。

可現在不行。

他無比確認過他喜歡的那個周蒙蒙,是眼前這個不把任何人放在心上高傲又自由的周蒙蒙。

可惜,當年的他不懂得什麼是喜歡。

什麼是愛。

當他終於長大,真正看清自己的心時。回頭望去

周蒙蒙早已消失不見。

她早就把他丟掉了。

周蒙蒙醒後懶散起身,旁邊沒人。

搭在身上的外套落在地上沾了一地灰。

外套上是熟悉的味道。

「宿主!是顧行舟的衣服!」

聞言她也沒停頓,眉眼慵懶撿起外套蓋過頭繼續睡。

系統環顧周圍也沒找到人,顧行舟給宿主蓋外套的畫面還在不久前,現在他人倒是不見了。

系統悄咪咪小了聲,它真的太迷惑了。

真是奇怪。

看起來宿主現在沒有好討厭顧行舟了。

系統眯住了眼,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出個所以然。

和周蒙蒙一樣倒頭就睡了。

下午第一節是體育課,籃球比賽時間定在下個月中旬。

體育老師老規矩先跑三圈再做運動,剩下時間全部用來練籃球比賽。

沈杳遞給周蒙蒙一瓶水,她隨手放在樹下。

冰水順着喉嚨向下,周蒙蒙嘆出一口氣。

真爽。

沈杳和周蒙蒙站在樹蔭下觀看男生投籃。

少年們在球場揮灑汗水,太陽高照也不得阻擋不了他們的跳躍的身姿。

沈杳拉着周蒙蒙擠進人群,激動得為少年加油。

人群里爆發出一陣一陣熱鬧的呼喊聲。

其中顧行舟最為出彩,周蒙蒙遠遠看着也知道所有的掌聲和呼喊聲都是屬於他的。

她一開始就知道,顧行舟在所有場合都能如魚得水。

「三班那個帥哥?」

「啊啊啊,對!顧行舟!」

「帥愛了好吧。」

「快去送水啊!」

「欸欸欸,他……他走過來了。」

「快快送水!」

「你家竹馬也太受歡迎了吧。」沈杳推了推周蒙蒙,語氣驚訝。

「他沒接哎。」

顧行舟沒接別人的水。

他視線掃了一圈,落在不遠處周蒙蒙身上。

少年頭髮被汗淋濕,籃球隨意扔下。汗珠順着下顎線流下,眼眸微微泛紅。朝着面前少女笑出聲。

「周蒙蒙,我在這兒。」

周蒙蒙站在原地,沒動。

顧行舟似有所感知道她不會隨自己意,他低低笑了。

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少年的愛永遠熾熱又真誠。

周圍人的喧鬧不止,向來淡漠的眼眸在此刻溫柔到極致,少年肆意瀟洒。

他彎下腰,溫柔的說:

「周蒙蒙,給口水喝啊。」

手中的水瓶被周蒙蒙捏緊瓶身扭曲,果不其然。

顧行舟伸手就拿。

周蒙蒙重生之後第一次對他露出甜甜笑容。

顧行舟懵懂待在原地。

少女抬頭走進他似有似無的香氣靠近少年。

笑容清甜聲音頑劣,「叫聲狗聽聽。」

「汪。」

顧行舟順勢挑眉,「你喜歡的話,我連寶貝都可以喊出口。」

周蒙蒙成功被惡寒一把時,顧行舟趁手就把周蒙蒙水瓶搶到手了。

顧行舟滿臉笑容,看着周蒙蒙羞憤的臉。

唇靠着周蒙蒙曾經喝過的地方惡劣伸出舌頭舔了舔。

系統忍不住發聲:變態啊!!!!!

周蒙蒙臉青了。

而眼前少年厚着臉皮吐出幾個字時。

「寶……」

周蒙蒙手一抬,他瓶中水揚了一地。

他依然不生氣,看着周蒙蒙氣紅的臉,嘴角上揚。

周蒙蒙被氣的轉身離開。

果然顧行舟就是個小怪物。

沒有任何羞恥心。

跟這種人玩手段沒有比變態更變態的頭皮發麻了。

宿主抱住自己:「顧行舟玩得好變態。」

周蒙蒙唇角上揚眼裡沒有笑意,「首先你得把你的笑容收起吧。」

「是嗎?」系統摸摸臉,「那我收斂點。」

重生之後的顧行舟不是一般的騷氣啊。

系統翻開書,得在書上找找看。

周蒙蒙被金閃閃書名刺眼到了。

一覽無餘。

《霸道邪王追妻記:三小姐你往哪裡跑》

周蒙蒙眼裡的冰冷隱藏不住。

誰來拯救我的高冷!!

系統最近在看什麼瑪麗蘇小說!!

-

江城一中高三放學晚,高二8點天微微黑就放了。

待到所有人走完後,周蒙蒙在黑板上寫上自己的名字明天該值日的是自己,做好所有準備,開門時門卻鎖了。

周蒙蒙推了推門,是反鎖。教室門設置很奇特,反鎖只有外面的人才能打開,打開也是全部不用鑰匙。

她輕笑出聲,有意思。

系統在虛空中瑟瑟發抖,「宿宿主,靈異事件啊!」

「慌什麼。」

「宿主,你你怎麼不害怕啊。」

周蒙蒙聲音輕輕,似完全不害怕。

「比鬼魂更害怕是人心。」

她突然笑起來,表情由平靜轉為害怕。 「他來了。」

系統:??什麼來了

雷鳴電閃間。

教室的電源瞬間熄滅,整間教室黑暗起來。

這個時候,周蒙蒙看向窗外亮起來的燈。

江城一中的燈是聲控燈,所以窗外有人經過。

周蒙蒙穩住心神向窗外望去。

風吹過窗帘,浮現出一個黑影。

周蒙蒙大着膽子藉著黑暗摸索過去,

「同學,……」

他沒動。

「同學,能給我開一下門嗎?」

他背對着周蒙蒙,在電閃雷鳴時教室被一瞬間照亮。

周蒙蒙面露驚恐,驚嚇出聲。

看着和自己面對面的臉。

是一張鬼臉面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刺耳的女聲在空蕩蕩走廊里迴響。

面具下的臉笑得直不起腰,黑影摘下面具露出一張明艷紅唇的臉。

是夏林。

「周蒙蒙,你就在這裡待一個晚上吧。」她聲音惡毒連平日里好看的臉在此刻都變得猙獰起來。

巨大的恐懼籠罩住她,周蒙蒙驚恐,「夏林,放我出去!」

夏林看着被鎖在教室裏面的周蒙蒙,痛快極了。

「周蒙蒙,有本事你就自己出來啊。」

「你這樣做是不對的!你不是平日里友善的夏林!」

她嗤笑出聲,沒想到周蒙蒙會說出這樣單純的話。

嘖,倒是高看她了。

「周蒙蒙,我的尊嚴都被耗盡完了。」她嘴角上揚,「你認為我會放過你嗎?這只是開始。」

少女瞬間安靜下來,抬起眼眸看她。

她輕聲說:「你不該放過的是顧行舟。」

「你懂什麼?我怎麼會傷害他。」

周蒙蒙一步一步靠近她,瞳孔諷刺,「你的尊嚴和面子是被他耗盡的,被同學嘲笑,被女生罵你是白蓮也是因為他。可你為什麼會來找我。」

話音剛落,夏林突然癲狂起來。

「因為顧行舟喜歡你!」

「他喜歡你,他維護你,他的感情我看不出來嗎?」

「我瘋了才會讓他如願。」

周蒙蒙心中一顫。

夏林離開後,周蒙蒙抱着膝蓋背靠講台蹲下來。

腦中一邊一邊循環夏林離開前的聲音。 她說,顧行舟喜歡她。

真是在說笑。

她用力拍了拍臉。

「宿主。」系統輕聲喚她,「你是不是喜歡顧行舟。」

講什麼笑話,周蒙蒙跳動的心終於平復下來。

他愛的只有裴煙雨,其次就是最愛自己。

「說什麼胡話。」

自私自利,一個不討人喜歡的小怪物。

狗都不會喜歡他。

系統默默開口:「你剛剛心率亂了。」它頓了頓,「在你否認喜歡顧行舟的時候。」

周蒙蒙:「閉嘴。」

系統正欲再開口時,教室門被人打開了。

雨隨着風吹過她的頭髮

顧行舟舉着手電筒掃過周蒙蒙,下一瞬間手電筒落下,她被人死死緊抱住。

他力量之大,似害怕失去最珍貴的寶物。

「我以為你又不見了。」

少年聲線顫抖,蒼白如紙。

周蒙蒙掙脫束縛,站起身。

居高臨下看着他,「你怎麼來了。」

「我在路口等了你好久,你依然沒出現。」

夜雨打**他的衣服,他也全然不顧。

記憶中溫熱的血沾在他的臉上,他瞳孔灰敗。

他不能再一次,再一次失去她。

顧行舟牽住她的手,少女的手軟軟手心傳遞着溫暖。

顧行舟才終於確認,眼前這個少女是真實存在的。

周蒙蒙皺眉,看着顧行舟把她牽出門口。

光照亮整間樓梯。

「放開。」

手中的細膩依然真實顧行舟身體僵住。

周蒙蒙一再掙脫,顧行舟的手就是不放。

「顧行舟,放手。」

周蒙蒙失去耐心,甩開他的手。

獨自一人下樓梯。

顧行舟沉默不語跟在她身後。

雨下大了,雨一滴滴落下。

地板上濺出水坑,周蒙蒙將書包舉過頭頂。

一把被人拉過,頭頂被一把黑傘蓋住,方向向她傾斜。

周蒙蒙身子僵了僵。

她沒回頭。

她知道是誰。

不遠處暈染出暗黃色的夜燈,溫暖一點點燃進雨夜。

「同學,傘給你。」

指尖如玉,手指修長。

少年聲線淡漠,是周蒙蒙從未聽過的聲音。

周蒙蒙心顫了顫,忍不住回頭。

他與她距離很近,眼睫長得過分漆黑眼眸和雨夜更襯得他芝蘭玉樹,身姿挺拔。

他穿着外校校服安靜站在雨里,眼裡不帶一絲情緒看她。

周蒙蒙不切實際的想起了高中時期讀過余光中先生寫過的詩句。

月色與雪色之間

你是第三種絕色

他如雨景相融更像第三種絕色。

顧行舟站在不遠處,雨在他們的世界停留,少女和少年初次見面的場景美好的就像一場夢。

他攥緊拳頭,忍下情緒。

「蒙蒙,我在這。」

求你了,求你了。

回頭看看我。

周蒙蒙眼眸微微亮起來,撐着雨傘回頭望向顧行舟。

顧行舟嘴角彎了彎,掩飾不住開心。

等到周蒙蒙再次轉過頭,送傘的少年已經不在原地。

走過巷子里,草叢裡發出聲音周蒙蒙蹲下身。

一隻貓舔舐着被雨打濕的身子,慢慢走出來。

頗有些可憐,周蒙蒙伸手想摸。

顧行舟眼眸陰沉,輕輕拉起少女。

「別摸,會臟。」

周蒙蒙沒理他,依然摸了摸小貓的頭。

貓咪很乖,會溫柔舔舐她的指尖。

在顧行舟視線里,她輕輕揚起了嘴角。

顧行舟沒辦法,抱起貓。

貓在他懷裡瞬間暴躁起來,抓傷了他的手跳出了他的懷抱。

血液粘稠,沾了滿手。

「怎麼會這樣?」周蒙矇著急打開書包拿出紙巾替顧行舟仔細擦拭。

雨在此刻變成空白,顧行舟突然笑出了聲。

先前少女冷漠的神態在此刻全部崩塌。

「抓傷了笑什麼?」

周蒙蒙沒好氣瞪他。

「我笑,你特別可愛。」他語氣溫柔。

周蒙蒙停住動作,顧行舟的眼睛如星辰閃爍出光芒。

「神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