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極品仙尊系統
極品仙尊系統 連載中

極品仙尊系統

來源:google 作者:周衡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周衡 沈心怡 都市小說

體能、法器、醫技……它曾贈予你什麼?痛楚、貪慾、生滅……它又奪走了什麼?人有七情六慾,仙有執念勞神「周衡,歡迎使用仙尊系統」不入紅塵,不解蒼生展開

《極品仙尊系統》章節試讀:

看到周衡朝自己走來的時候,余帥心中還有些得意,他讓大山摔了周衡一個大跟頭,他覺得這時候周衡一定怕極了他。

他沒想過周衡還敢來找自己的麻煩,所以直到周衡在他的面前提起拳頭,他驚訝得張大了嘴。

周衡的出拳速度,他根本躲不開!

「砰!」憤怒的鐵拳打在余帥的臉上,伴隨着周圍人群的驚呼聲,余帥的身體失去了平衡,往一邊傾倒了過去。

「剛才是公務,現在是私人恩怨了。」周衡邊說邊揉了揉自己的手指骨。

「小心,你後面!」周衡的體內傳來一聲沈心怡的提醒。

沒有回頭,周衡側轉身子,躲過了從後面打來的一拳。他夾住了從後面打來的手,用眼角的餘光看到打來這一拳的是余帥的小弟,那個名叫大山的胖子。

「大山,乾死他!」余帥坐在地上,用手捂着被打的臉,朝着大山大喊。

可大山的右手已經被周衡牢牢抓住,他用力拉了拉沒有拉回,就像是陷在了凝固的水泥里一樣,大山不斷加大力氣,漸漸臉也憋紅了,可還是沒有將自己的右手拉回半分。在詫異於周衡的力氣的同時,大山迫不得以抬起了粗壯的左手,一巴掌朝着周衡的臉拍了下來。

「呀!」剛剛發出了半生尖叫,沈心怡就用力捂住了嘴,把剩下半聲憋了回去。

「你也太遲鈍了吧。」話音未落,周衡的拳頭就後發先至,打在了大山的臉上,他同時放開了大山被夾着的右手,身後那個高大的身體也失去了平衡,往後倒了下去。

只是一擊,在重量級上遠超自己的大山就被打趴在了地上。

沒有留給周衡空隙,又有兩個人從左右兩邊朝自己撲了過來。但這兩個小弟體格上比起大山的就遜色了許多,余帥還沒能看清周衡是怎麼出腳的,分別從左右撲過來的兩個小弟就被踢倒在了地上。

這小子怎麼這麼能打?余帥這才剛才地上站起來,就看到周衡已經放翻了自己的小弟,一步步朝自己走過來。這個人自己絕對對付不了!想到這裡,他的小腿竟然發抖起來,身子差點沒站穩又要倒下去。

「要打到什麼程度?」周衡看着余帥,忽然問。

「我、我也不知道。」沈心怡本質上只是個普通女生,周衡問起她這種問題,她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而余帥則一臉懵逼,被打的人還可以選擇打到什麼程度嗎?這麼人性化的嗎?

「稍微意思一下就可以了吧。」余帥哀求着說。

周衡白了他一眼。

「砰!」一拳徑直打在余帥的小腹,余帥痛到連呼聲也無法發出,捂着肚子跪倒在了地上。這完全不是稍微意思一下的程度啊!

周衡站在了余帥的面前,余帥艱難的抬起頭,仰望着面前的周衡。

「大哥,」余帥張開嘴求饒時,口水混合著苦澀的膽汁與胃液在他的嘴角流出,「我錯了,大哥。」

「別打了,你先別打了!」沈心怡在周衡的身體里哀訴。

周衡忽然變得滿臉的不爽,他指着余帥大聲說:「他這樣對你,你還護着他!」

我護着誰了?余帥更加懵了。

「我不是護着他,」沈心怡在周衡的身體里辯解,「我怕你打死他,打死人是要負法律責任的,你知道嗎?」

「放心,」以周衡的身體素質,余帥挨了這麼多下還能出聲求饒,就證明周衡已經大大留情了,「我留着力呢。」

地上的余帥點了點頭:「好的,大哥,你讓我放心我就放心。」

「你這人怎麼這麼喜歡搭話啊!」周衡抬起一腳,踢在了余帥的下顎,把余帥的身體都給踢飛了出去。

余帥的身子翻倒在地上,牙齒被踢碎了數顆,嘴角也有血流出來。旁邊圍觀的學生哪裡見過這種狀況,人群頓時亂了起來。

「他、他流血了!」沈心怡在周衡的身體里驚呼。

「別一驚一乍的!」因為聲音源自體內,對周衡來說就特別響亮,他說,「只是牙齒碎了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說完,他蹲了下去,用一隻手抓起地上的余帥,讓他面對自己,用另一隻手揉着耳朵。「我都要被你喊聾了。」

「我、我還沒開始喊啊。」余帥無助地說。

「對不起啦。」沈心怡的語氣十分委屈。

「算了、算了!」周衡特別有男子氣概地對着空氣擺了擺手,「原諒你了。」

余帥向周衡擠出一個苦笑:「謝、謝謝大哥,大哥大人有大量。」因為牙齒碎了幾顆的原因,說話已經有些漏風。

周衡抓着他的頭晃了晃:「誰說原諒你了!你這個人渣!」天師系統還沒有提示他任務完成,他現在停手豈不是白費力氣了。

余帥的體格遠不如大山,大山受了周衡一拳就昏了過去,現在余帥還能保持清醒,可見周衡的確有所「留手」。

而周衡正要再補幾拳時。

「夠了!」一聲嬌呼響起,並不是來自體內,而是從周衡的身後發出。

周衡的動作停下了。

他回過頭。看向身後的白露。

「你再打下去,他會死的!」白露說。

「嗚哇!」這時,被周衡提在手裡的余帥居然哭出了聲。居然是自己要欺負的女生站出來幫自己說話,壞人做到這份上,真是太委屈了。

「她好漂亮啊。」周衡身體里的沈心怡忽然發出了一聲感嘆。

周衡皺起了眉:「這關你什麼事!」這話是對沈心怡說的,任務一直沒有提示完成,現在的他也有點下不來台。

「你這人怎麼這樣!」白露沖周衡跺了跺腳,生氣地轉過了身子。

「算了吧,我覺得也夠了。」沈心怡也說,固然余帥做了很多對不起她的事,但最終選擇輕生的人是她自己,她也並不是真的要看着周衡將余帥在自己眼前活活打死。

「真的夠了?」周衡問。天師系統還沒有提示自己完成任務呢。

「夠了、是真的夠了!」沈心怡連忙說,她害怕周衡要是真的失手殺人,那豈不是因為自己這個死人而連累了他。雖然她還沒辦法原諒余帥,但對余帥的恨已經漸漸被另一種感情超越。她現在更擔心周衡會因為自己做出什麼無可挽回的事。

周衡沉默了,任務此時還沒有完成,只怕再打下去也不會有用,或許是他一開始就搞錯了方向,沈心怡的心中的鬱結不該用武力來解開。那自己應該怎麼做?逼余帥痛哭着對沈心怡懺悔嗎?對感情的事,周衡其實不是很懂,畢竟自己也很年輕,而且平時都和鬼怪打交道,極度缺乏這方面的社交經驗。雖然聽不少鬼魂說起過自己的感情故事,但那畢竟都只是別人口中的故事。

而他的身體里,沈心怡忽然哭了起來,她一邊哭一邊說:「謝謝你,謝謝你對我這麼好。」

周衡皺起了眉,現在應該要安慰她嗎?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鬼魂像這樣哭鬧的。

「如果,如果我能早一點遇到你,」沈心怡用力吸着鼻子,「或許就不會是這樣了。」

周衡沒明白沈心怡話里的意思。

這時,沈心怡的靈魂慢慢地脫離了周衡的身體。周衡抬起頭,看到那個影子身上泛着淡淡的金光,在不斷上升,而在這金光中,沈心怡的靈魂也在慢慢變淺。

「恭喜你,」周衡笑着說,「你要去投胎了。」也恭喜自己,一點功德即將到手。

就要完全消失時,沈心怡忽然俯下身子,周衡沒有預料到沈心怡會這麼做,於是也沒有閃避。

沈心怡在周衡的側臉親了一下,然後便帶着笑容消失了。

周衡用手撫着自己被親的那半邊臉頰,愣在了原地。

「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