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靳心思鈺
靳心思鈺 連載中

靳心思鈺

來源:google 作者:芳羽佳人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鈺 現代言情 靳翊楠

經濟學院院花和法學院院草碰撞出的甜蜜寵戀喬鈺以為見靳翊楠的第一面是大學報到那天,清朗俊逸的靳翊楠,是舍友的堂哥,之後漸漸接觸,對靳翊楠產生了非分之想殊不知,兩人相見的第一面是更早之前,二人在海外機場誤拿了行李箱,想到那天的驚鴻一面,靳翊楠再見佳人,認定緣分已至展開

《靳心思鈺》章節試讀:

「高考結束啦~」伴隨一聲熱情激昂的吶喊,喬鈺也隨之舒出一口氣,終於,高考結束了,解放啦!

收拾好筆袋,喬鈺走出考場正好就碰上隔壁考場出來的鐵磁兒閨蜜陸璇,倆人同歲同年級又打小同住一個小區,雖然不同班但不影響兩人成為好朋友並結伴上下學,兩家對此也都樂見其成,畢竟兩人一起相對安全一些。

「鈺鈺,鈺鈺,鈺鈺,考的咋樣?」陸璇出考場後瞥見喬鈺立刻就蹦過來了,一邊蹦一邊喊,像是一隻瘋兔子,可見她發揮的還不錯。

喬鈺嫣然一笑:「還可以,你呢?」

「啊哈哈,木問題啊,想想暑假去哪玩啊,嗨起來!」

喬鈺暫時也沒主意,「沒事,假期時間長,可以慢慢想。」

「行!」陸璇老早就跟喬鈺約好,如果考上T大兩家人一起出去旅遊一圈,國內外不限。

「不過,鈺鈺,你的牙套差不多可以摘了吧,趕緊摘了,秀出你的盛世美顏,暑假躁動起來啊,嘿嘿嘿!」陸璇挽着喬鈺色眯眯得說道。

「哇,你別這麼猥瑣行不行啊,今後少看點雜七雜八的書,不過摘牙套已經預約好了,下周三你陪我一起去吧?」

「行嘞,正好去逛街買點衣服,我早就看好了一身……」

兩人嘀嘀咕咕說了一路,到了校門口,喬鈺看到了穿旗袍的老媽和陸璇媽,於是挽着陸璇疾步走過去。

要說喬媽和陸璇媽兩人均四十餘歲,然而保養得宜,看上去猶如三十多歲的美婦人,風韻猶存、綽約裊裊。

喬鈺老媽——王亞萍女士,生平三大愛好,愛吃、愛減肥、愛臭美,所以打小就控制着喬鈺體重,堅決不讓她懶散,長成虎背熊腰的樣子,舞蹈、跆拳道是一樣都沒落下,得虧喬媽強力鎮壓,喬鈺的身材相當完美,凹凸有致、身材緊實,然而又非肌肉膨脹的壯實身材。

但是喬媽又怕喬鈺高中不好好學習,瞎臭美談戀愛耽誤學習,正好喬鈺的牙不太整齊,所以高中就乾脆給她搞上了牙箍,還堅決讓她留短髮、穿校服、戴着低度數黑框眼鏡,儘管喬鈺底子好,也備不住她媽這樣折騰,高中三年平平無奇,很是低調,學習自然而然也就好了,今年高考也是衝著全國一流高等學府T大去的。

「阿姨好!」倆人喊了雙方媽媽後,兩位媽媽也都異口同聲的喊了聲「哎」,四人都呵呵的就笑起來。

「行了,咱們路上慢慢說,天氣太熱了,趕緊車裡去。」喬媽脾氣急,趕着大家去車裡了。

到車裡後,喬媽沖陸媽使了個眼色,然後陸媽就開始忐忑不安的發問了:「題難么?感覺把握大不大?」

「媽,阿姨,準備給我們辦護照吧,你們可是說過的,能考上T大,就帶我們旅遊去,至於去哪嘛,我們還得想想。」陸璇眼睛亮的厲害,嘚瑟不已的說道。

喬媽吊著的心這才落了地,語氣都輕快了幾分:「哎呦,謝天謝地,這幾天你倆先去辦了護照,等你們商量好去哪咱就辦簽證走起!」

四人興奮不已,一路盤算商量要去哪裡,到了那要買些什麼東西。

到了小區門口放下陸璇母女,喬媽這才攜喬鈺開車到停車場,上樓回家。

「鈺,趕緊去洗個澡,你爸開完會就回來就給你做大餐,你說這大周末還高考呢,他們竟然開會,不知道想啥呢!」喬媽習慣性地嘮叨幾句。

要說喬媽絕對是運氣好找了一個好男人,喬爸喬媽倆人大學戀愛,畢業結婚,拼搏了幾年就生了喬鈺,喬爸日常沒有別的愛好,就愛琢磨做菜,所以家裡分工明確,喬爸做飯、喬媽刷碗,平日喬爸有應酬不回家時喬媽就隨便做點粥和涼拌菜應付,得虧喬鈺上學吃食堂,要不然個子肯定長不到現在的1米65。

喬鈺本來也熱的夠嗆,考試出了一身汗,嗯啊一聲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後,喬鈺對着鏡子擦頭髮,看着鏡子里的自己,喬鈺終於有一種解脫放鬆感。

不戴眼鏡時,喬鈺大眼睛忽閃忽閃地就像夏天夜晚天空上的星星,亮晶晶的,配着這一身遺傳了喬媽的白色肌膚,真是一個又清麗又青純的小美人兒。

可惜這小美人兒十分顏色被喬媽遮掩的只剩五六分,好在終於高考完了,可以不用再壓制自己的美了。

喬鈺百無聊賴的坐在客廳沙發等着喬爸回家,喬媽在廚房給喬爸備料,一會方便喬爸直接上手炒菜,節省時間。

門鎖聲響起,是喬爸回來了。

喬爸個子不太高,也就1米75,但是身材勻稱,給人的感覺也不矮,戴着金絲眼鏡極具有文人氣息,可他偏偏是搞金融的,日常喝酒、交際都是一把好手,目前在一家金融公司擔任S市的總經理。

「爸,你回來啦!」喬鈺在家裡都不怎麼戴眼鏡,此時眼睛亮晶晶的,忽略那個牙套還是相當完美的。

「嗯,閨女考的咋樣?」

喬鈺的學習壓力說起來挺搞笑的,起因是喬爸參加了好哥們老孟給他兒子舉辦的一場小升初升學宴。

喬爸其實最開始不太重視孩子學習,日常秉持的宗旨是讓孩子好好享受童年,能考上個大學就行,重點不重點的無所謂,但他好哥們老孟不那麼想,打小就花錢送孩子上重點幼兒園、重點小學,直到小升初他哥們家孩子的確沒辜負那麼多贊助費,考上了重點初中,舉辦了一場在喬爸看來很是可笑的升學宴。

其實說起來也沒啥,但是重點在於老孟兒子跟喬鈺同歲同年級,喬爸看着老孟的那個嘚瑟樣想抽他,所以才開始解除喬鈺的散養模式,重抓她的學習,想着哪一天真能抽回去,果然喬鈺沒辜負他的期望,初中開始發力,高中考上了市裡的重點中學。

「嗯,自我感覺還行,但是T大還不能保證,等着這兩天估分看看吧。」喬鈺笑眯眯的看着自家這個虛榮的老爸。

「哈哈,行行,挺好挺好,晚上我給老孟打電話,問問他家川子,閨女等着我洗手給你做好吃的啊。」喬爸高興的換了鞋,哼着《好漢歌》小調就去房裡換衣服了。

喬媽從廚房探頭出來:「你爸這人,真是沒法說,好歹是個領導,天天這幅德行。」

喬鈺看着自己老媽那嫌棄的模樣:「行了啊王女士,其實你嘚瑟起來比老喬還厲害,一百步笑五十步而已,誰也別笑話誰。」

「嘿,你這孩子,已經考完了,別以為我不敢收拾你。」這兩天為了給喬鈺創造一個安靜溫馨的備考環境,喬媽已經壓抑了很久沒有嚷嚷她了。

「媽,媽,親愛的媽媽,你這麼美,動手動口不符合你的身份和格調。」喬鈺適時認慫。

「切,這還差不多。」喬媽贏得上風,扳回一局。

要說喬鈺哪點強,審時度勢、看人臉色是得了喬爸的真傳,適時認慫,能避免一頓老媽的叨叨叨。

「嘿,你娘倆又嚷嚷啥了,愛妃快讓道,廚房是朕的天下,豈容你放肆,快快退下。」喬爸換了衣服一出來就把喬媽趕出了廚房。

喬媽還是沒忍住嘮叨一下:「老喬,紅燒,紅燒行不,別清燉,沒滋味兒。」

「哎呀,知道了。」

這家裡也就喬爸愛吃清燉口,美其名曰是享用食物的原味和清香,結果喬媽和喬鈺都愛好紅燒口,沒辦法喬爸就妥協了,不過一般他出去應酬,都是照顧着他的口味,誰讓他是領導呢。他本來應酬多,不怎麼陪家人,在家裡時肯定要照顧妻子和閨女的口味。

「哎,鈺啊,等分數出了咱們去趟五台山啊,還願去。」

喬爸最近幾年迷上了去五台山,這次也是早在喬鈺高考前為喬鈺許了順利升學的願望,如果真考上了,肯定得去還願。

「行,等出了分報了志願就去。」

一家三口晚上大吃了一頓,喬爸喝點小酒還是沒忍住給老孟打電話吹噓,喬鈺看着自個兒老爸那副凡爾賽的樣子,搖頭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