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近身狂婿
近身狂婿 連載中

近身狂婿

來源:google 作者:肥茄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楚雲 蘇小小 都市小說

贅婿楚雲受盡白眼,並在婚後第二天離奇失蹤半年後,他如一頭野獸攪動風雲,王者歸來他踩着屍骨登高絕頂,驀然回首本該泯然眾生的女人一步未落,像一隻倔強的鳳凰,陪他登山入海,陪他看江山如畫展開

《近身狂婿》章節試讀:

明珠的七月酷暑難當,宛若置身蒸籠。

熙熙攘攘的明珠大學校門,楚雲目光飛旋,擦着汗,搜索小姨子蘇小小的青春靚影。

與蘇明月結婚半年,他唯一還能和蘇家取得聯繫的,只有從初次見面就對他流露強烈敵意的小姨子。

頂着烈日搜尋近一個鐘頭,楚雲終於在人群中找到蘇小小。

時尚清涼長裙,精緻立體的五官,爽利柔順的馬尾,這個青春美少女鶴立雞群,連身邊兩個頗有姿色的女生,也徹底淪為綠葉。

俏臉上本洋溢着燦爛笑容的蘇小小在瞧見楚雲的瞬間,便定格為憤怒。

她氣勢洶洶走上前,美眸圓睜,瞪視楚云:「你還真有臉來找我?」

彷彿這番話還不夠痛快,她又咬牙切齒道:「和我姐結婚第二天你就玩失蹤,一消失就是半年。你怎麼沒死在外面!還回來幹什麼?」

蘇小小越罵越狠,很明顯,相比較半年前的敵意,現如今她已對楚雲恨之入骨,巴不得他橫屍街頭。

說起這姐夫,任憑蘇小小絞盡腦汁,也想不出半個閃光點。

好吃懶做,胸無大志,是個徹頭徹尾的窩囊廢。

楚雲知道這小姨子暴脾氣,一點就着。也不和他爭執。

「小小,半年不見,你又變漂亮了。」楚雲沒因蘇小小的憎惡刻薄而怯場,彷彿死豬,渾然不覺水燙。

「你卻越來越讓人噁心!」

蘇小小人美聲甜,可她說的話,卻如鋒利的刀子。

今天,她又領教了什麼叫厚顏無恥。

任憑自己惡言相對,他卻無動於衷,還反誇自己漂亮。真是一個令人作嘔的廢物!

就連她同學,打量楚雲的眼神也格外曖昧。

當然,不是男女曖昧,而是鄙夷輕蔑的玩味。

她們早就聽蘇小小提過這個窩囊姐夫,缺點多到如同殘廢,根本不配當一個男人。

如今見着本尊,更是相信蘇小小的評價,是不帶任何偏見的。

被汗水打濕的廉價襯衣,洗得發白的牛仔褲,腳下那雙皮鞋,更是老土破舊。莫說蘇小小那星光熠熠的姐姐,就連馬路上最平凡的女人,也不會看上這麼一個其貌不揚的廢物。

「小小,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你每次提起他都火冒三丈了。」其中一個看起來就很驕傲的女同學揶揄道。「我要是你,這輩子什麼都不幹,就只干一件事。」

頓了頓,驕傲女生同仇敵愾道:「拆散這樁不幸的婚姻!」

蘇小小皺了皺眉。這畢竟是家事,楚雲這混蛋再不是男人,也終究是她姐夫。若不是今兒被堵在校門口,她絕不希望任何同學朋友見到這個令蘇家蒙羞的姐夫。

「我的確配不上明月。」

面對蘇小小同學的侮辱,楚雲風輕雲淡,那漆黑的眼眸中,看起來也死氣沉沉。

可他這逆來順受的模樣,更讓蘇小小惱火。

窩囊沒用就算了,連脾氣都沒有。說他不是個男人,真是一點沒錯!

「你有事就快說。我趕時間。」蘇小小一分一秒都不想和這個令人絕望的男人相處。此時她彷彿比遭受抨擊侮辱的楚雲更加如坐針氈。

「你姐刪了我的電話,住址也換了。我聯繫不上她。」楚雲好似沒事人一樣,口吻平和道。「我想見她一面,談點事兒。」

「談什麼?」蘇小小突然警覺起來。

半年前,蘇家財政遭遇危機。公司生意一落千丈。這混蛋在婚禮第二天就溜之大吉,彷彿躲瘟疫似的逃走。

眼下,姐姐事業有成,即將走向名利雙收的輝煌道路。他卻在這個節骨眼突然出現。

其用心之噁心,之功利,蘇小小用腳趾都能想到。這窩囊廢想回來抱大腿,想吃姐姐的軟飯!

「私事。」楚雲依舊面色平穩,甚至有點心不在焉,很不專註。

可在蘇小小眼裡,楚雲必定滿肚子壞水,琢磨着怎麼占姐姐便宜,重回蘇家騙財騙色。

「你和我姐有什麼私事,是我不能知道的?」蘇小小怒火攻心。對姐姐的人生際遇大感不忿。對楚雲的印象更是惡劣到了極致。

她已顧不得有同學在場,咬牙切齒道:「說說看,你是打算回蘇家騙吃騙喝,還是找我姐拿錢花?又或者——」

「你欠了一屁股債無力償還,想讓我姐幫你還?」

以楚雲那令人失望透頂的品行,他就算做了再無恥噁心的事兒,蘇小小也絲毫不會感到驚訝。

面對蘇小小那恨不得扒皮抽筋的靈魂鞭撻,楚雲略微皺眉,抬眸看了眼跟他老婆有六七分相似的絕美容顏。忍不住搖搖頭,略有些起伏的心緒,很快就得以平復。

畢竟還是個孩子,他又何必一般見識?

「如果你嫌麻煩,不想幫這個忙。」楚雲薄唇微張,表情依舊淡然。「那把你姐現在的聯繫方式給我可以嗎?」

「別給他!」

蘇小小還沒開口,那驕傲女生便不忿道:「這混蛋找你姐肯定沒好事。借錢都算小的,沒準還有天大的麻煩!」

頓了頓,繼而道:「小小,讓你姐和這混蛋離婚!你不是說他以前當過兵嗎?當兵的我見多了,怎麼看他也不像是當過兵的。他絕對是那種在軍營整天抽煙喝酒,出來了也是秉性不改,一天不打架就渾身難受。看看他,剛和你姐結婚就消失半年。不知道是不是家裡死人了,要忙着去奔喪?」

此前心不在焉,精神狀態萎靡的楚雲忽然渾身冒出肅殺之氣。

那灰濛濛的眸子,閃過一抹蘇小小從未見過的陰寒之色。

剎那間,她竟從楚雲身上嗅到了近乎野獸般的血腥味。壓迫到令人窒息。

啪嗒。

情緒劇烈激蕩的楚雲點了一支煙,動作熟練,裊裊煙霧縈繞臉龐,遮掩了他臉上的猙獰。

「這位同學,你說我沒關係,再惡毒都行。但別詛咒我家裡人。」

噴出一口濃煙,楚雲那平凡無奇的臉龐上,仍有餘怒未消:「你不配。」

那驕傲女生杏眼圓睜,沒想到這窩囊男人竟敢反擊自己。剛要出言羞辱楚雲,後者卻淡淡搖頭:「小小。你說的對。我和你姐談事兒,的確沒什麼瞞着你的必要。」

「原本我這次回明珠,就是要和你姐商議離婚事宜。但現在,我後悔了。」

抬眸,楚雲雙眸中閃爍着平靜卻又無比冷漠的目光:「我這個窩囊丈夫,她不要也得要。我這個廢物姐夫,你再不喜歡,也是你姐夫。」

蘇小小也不知道這窩囊姐夫究竟哪根神經搭錯了。當初不論蘇家上下如何冷嘲熱諷,他始終逆來順受,一副任人魚肉的姿態。

如今同學林霜只是說了幾句惡毒的狠話,這楚雲就一反常態,性情大變。

林霜被擠兌得顏面盡失,正欲開口還擊。蘇小小的電話叮叮響起。

她接通之後,臉色忽明忽暗,或憤怒或緊張,明顯出了大事。

「我姐有麻煩,我先走了!」

蘇小小揮別同學,也沒了與楚雲糾纏的心思。

匆忙攔了車,的哥剛要啟動。楚雲卻拉開車門,坐了上來。

「你上來幹什麼?」

蘇小小可沒認為這廢物能幫什麼忙,滿臉不快。

「廢物也能充個數。」楚雲理所當然道。「打架就講個人多勢眾。」

蘇小小如遭雷擊,俏臉煞白。林霜說的沒錯,這廢物就知道打架鬥毆。

可此時她心急如焚,懶得與楚雲爭論,邊催司機快點,邊打電話了解情況。

楚雲坐在副駕駛席聽了個大概。原來蘇家企業宣告破產後,蘇明月進了娛樂圈,並在籌拍一部大投資電影。今晚,她在導演監製的牽線下,和一富二代組了飯局。可那紈絝見色起意,想要灌醉蘇明月。

楚雲聽完,眉頭深鎖,眼中閃過陰冷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