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驚!團寵小師妹竟是九州最強者!
驚!團寵小師妹竟是九州最強者! 連載中

驚!團寵小師妹竟是九州最強者!

來源:google 作者:迪迪圓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卿酒酒 古代言情 迪迪圓

(無CP,裝逼、打臉、沙雕、爽,不喜慎入)卿酒酒,一穿越就綁定了無敵系統!一不小心她就鑽錯了師尊的被窩,呼呼大睡師尊:???全師門轟動!大師兄、二師兄、三師兄、四師兄……一百零八師兄全部驚愕!小師妹睡誰的床不好,偏偏要去睡師尊的床!一時間,他們全部跪地求情就在大家都以為卿酒酒必被逐出師門【叮,修為增長十年!】【叮,獎勵絕世劍招!】卿酒酒一聲劍來,手持撥浪鼓,反手一揮紫霞主峰塌、塌、塌了……入門百年零修為的廢材小師妹,竟是師門最強者!展開

《驚!團寵小師妹竟是九州最強者!》章節試讀:

「我親自來!」

瀰漫天大呵一聲,一道強勁的氣,自胸腔迸發而出,朝着一百零七位師兄,強壓過去。

這是來自元嬰巔峰期的威壓。

除了元嬰中期的大師兄琉璃仙能勉強扛住,其他的師兄們膝蓋已經開始慢慢彎曲,就要跪下去。

另一道靈氣飄了下來,托在他們的膝蓋下,把他們撐了起來。

這是化神境之力!

墨曄懸在半空中,雨水自然避開了他。

他單手負背,居高臨下道,「師兄,什麼時候也開始管我凌雲峰的事了?」

眾人都是微微一愣。

這聲音,這是……

所有人抬起頭來,朝着半空中看去。

真的是宗主!

眾人皆知,宗主深居簡出,十年難出三清閣一回,今天卻為了這一點修為都沒有的小廢物出來了。

還是說……

剛才這小廢物,爬床成功了?

不可能啊,這小身板,瞧着才五歲模樣,怎麼爬?

但有些喪心病狂無法獨立思考的人,才不會考慮到這些。

例如葉幽情氣的一口銀牙險些咬碎。

但奈何此種場景,沒有她說話的份,只能遠遠站着。

瀰漫天抬眸,淡淡回道。

「凌雲峰亦是赤雲宗之列,我身為執法長老,如何不能管這違背制度的弟子了?還是說掌門師弟,今天硬要護這犢子?」

他面上噙着尊敬,語氣卻在反問。

七十峰弟子大呼過癮。

宗主和大長老杠上了!此等場面,真是百年難得一見。

「那不知我這小弟子,犯了什麼罪呢?」墨曄挑眉。

「她爬了你的床!」瀰漫天低呵。

墨曄又挑眉,「她何時爬了我的床了?我怎不知?」

瀰漫天一愣,眼眸一斂,瞪向葉幽情。

葉幽情心頭一滯,「我、我明明看到她卿酒酒進了三清閣,還有剛才他們弟子自己說的。」

葉幽情伸手指向琉璃仙等人。

墨曄慢條斯理的掃了他們一眼,「他們啊,慣會說笑,師兄妹之間打鬧慣了,逗着玩兒罷了。酒酒進三清閣不過是給我請安而已。」

「你們亂傳消息,稍後領罰。」

「是。」

琉璃仙抱拳,心中感動的想哭。

雖然平時師尊總見不到人,但該護犢子的時候他是真上啊。

墨曄又掃向瀰漫天身後的一干人,「師兄也要記得約束自己弟子。」

瀰漫天氣噎,深吸了一口氣,又道。

「撇開這件事,卿酒酒還喝了酒。」

「喝酒?」

墨曄挑眉:「我們赤雲宗還有酒?」

這句話帶着無盡威壓,他的臉黑沉着,眸色微眯,質疑的看着瀰漫天。

瀰漫天的心「咯噔」一聲。

糟了!

他身為執法長老,卻讓宗門內出現了酒,說明他平時執法不嚴。

卿酒酒有罪。

他身為執法長老,罪也不小。

所有人都朝着瀰漫天看過去。

眾目睽睽,瀰漫天心裏冒着冷汗,黑炭似得臉依舊保持着沉着冷靜,腦子裡快速想着對策。

墨曄又慢條斯理道:「酒酒還小,平時就是嗜睡了些,是不是你們看錯,當喝酒了?」

他挑眉,又看向琉璃仙。

話音一落,瀰漫天如蒙大赦,伸手指向琉璃仙:「不錯,是不是你們看錯了?這卿酒酒這麼大點的小屁孩兒,怎麼可能會喝酒?」

琉璃仙也忙拱手,「弟子再去看看。」

他轉身,走向被窩。

裝模作樣的扒拉了一下,撲面而來的酒味,站的近的都聞到了。

琉璃仙卻鎮定自若,把被子合上,臉不紅心不跳的撒謊道。

「回師尊,大長老,的確是我們所有人看錯了,小師妹只是睡的熟。」

「恩。」

墨曄悶哼。

瀰漫天重重的鬆了一口氣,雖然心裏面不爽,但總算自己沒事了。

「好了,既然是鬧劇一場,那就散了吧。」

「可是,師尊、」

「可是什麼可是,沒有可是。」

葉幽情剛想開口,便被瀰漫天暴怒打斷。

葉幽情眼圈一紅,心裏惱怒。

怎麼回事,難道師尊都被這個小廢物給蠱惑了?

葉幽情的智商實在是沒想太多更深層面的事,迫於瀰漫天威壓,她不敢說話。

墨曄、瀰漫天也騰空而起,準備離去。

就在大家以為事情已了,準備散了。

被窩裡的卿酒酒卻驀地爬了出來。

「啊!酒!」

「好酒好酒,嘿嘿~再給我來一池子!」

她翻了個身,吧唧吧唧嘴,嘟囔着。

四腳朝天的躺在地上,撓了撓圓滾滾的小肚子。

這……一看就是喝酒了好嘛!

墨曄、瀰漫天石化在原地。

一百零八個師兄差點哭出來。

嗚嗚嗚……

小師妹,你什麼時候撒酒瘋不好,你這個節點撒酒瘋?

其他七十峰弟子再次駐足,露出滿臉看好戲的表情。

刺激,刺激啊!

這凌雲峰小師妹醉酒是實錘了啊!

這下看宗主和執法長老,還怎麼糊弄過去?

墨曄,愁。

瀰漫天更愁!

差點都要愁哭了!

奶奶的,赤雲宗幾千年換了兩任執法長老都沒有出現過弟子醉酒的惡**件。

現在到他手裡,卻出了這檔子事,簡直奇恥大辱啊!

失誤,失誤,剛才他來的時候,怎麼沒想到這一點呢!

瀰漫天狠狠的瞪了一眼葉幽情。

葉幽情滿臉無辜,氣的想哭。

瀰漫天又認輸求救似得看向墨曄。

墨曄繼續沉默。

等等,你容我好好想想怎麼幫酒酒解釋(狡辯)。

卿酒酒此時,她胸腔里滿是酒意。

懸在識海里的劍,又出現了。

閃着光,像是要劃破天幕似得,好看極了。

【請宿主,意念一動,嘗試劍破山河!】

反正是夢,不就是劍破山河么?

修鍊這麼久,她還沒試過,這種暢快淋漓的感覺,且在夢裡試試。

識海里。

卿酒酒撐着肉乎乎的小手,跟手差不多長的小短腿,搖搖晃晃的站起來。

現實中,她垂着小腦袋,也站起來了。

眾人朝着她齊刷刷的看去。

墨曄抽了抽嘴角。

這似乎,沒法狡辯了。

卿酒酒往前走了兩步,然後伸手一抬,大呵一聲。

「劍來!」

奶凶奶凶的語氣,氣勢十足。

圍觀的人卻『噗嗤』一笑。

這一看就是喝大了,還劍來,一個連武者都沒有突破的人,還劍來,來毛線?

眾人憋笑憋的難受。

墨曄微不可聞的嘆息一聲。

圓不過去了,看來,只能被罰了。

畢竟,在赤雲宗,私下喝酒,真是比天大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