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驚!她在荒島撿到了錦鯉小崽
驚!她在荒島撿到了錦鯉小崽 連載中

驚!她在荒島撿到了錦鯉小崽

來源:google 作者:兩頭飛天綠王八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嶺 現代言情 白諾諾

海難過後,江嶺流落到了荒島上幸運的是,她撿到了只三歲小錦鯉「姐姐,快看,諾諾撿到了水果刀!」「姐姐姐姐,諾諾撿到了大帳篷!」「姐姐,諾諾撿到了大飛機!」N天后,流落荒島的眾人,人手一艘宇宙飛船,荒島之上,摩天大樓高聳入雲遊戲策劃師崩潰:「說好的荒島求生,為什麼她什麼都能撿到?!!!」展開

《驚!她在荒島撿到了錦鯉小崽》章節試讀:

宋翰頭搖成了撥浪鼓:

「我昨天想吃個蜂蜜,還被追的差點跑斷腿!」

「那剛好,中午還有吃剩的,趕緊吃,吃完趁着沒漲潮,去撿點貝類。」

江嶺說道。

終於有兩個勞動力了,就算外出,也不用隨時擔心避難所了。

熟悉的命令語氣,讓趙清跟宋翰恍惚間,以為是在錄綜藝。

不過,總算有口吃的,兩個人沒有任何怨言。

就知道跟着江嶺,絕對有飯吃。

江嶺看着十七八,實際上年紀比他們都大,一直都像個大姐頭一樣照顧他們。

李雨柔見趙清宋翰有吃的,不服氣的嚷起來:

「憑什麼他們可以吃,我們不可以?」

江嶺瞥了她一眼,像看神經病。

她的東西,她想給就給。

不過,她也不小氣,很大方的把龜殼裡的椰子汁遞給陸焜:

「謝謝。」

她這個人恩怨分明,即便知道陸焜是別有目的帶趙清宋翰過來。

她猜的也沒錯,陸焜的確是為了喝的。

沒有淡水,樹上的椰子,又沒本事摘下來。

他跟陳澤成還有李雨柔渴的口乾舌燥。

結果,好巧不巧的碰上了趙清跟宋翰,就使了小心機,「利用」了兩人。

接過椰子,陸焜沖江嶺感激道:

「謝謝。」

拿着椰子,陸焜去找陳澤成跟李雨柔。

陸焜先給李雨柔:

「你是女孩子,你先喝。」

李雨柔早就渴的嗓子冒煙了,她沒客氣,接過椰子汁喝了好幾大口。

然後是陳澤成跟陸焜把剩下的椰子汁喝光。

江嶺靜靜的看着,意味深長的笑了下,低頭扒拉着石板上的烏龜肉。

趙清跟宋翰把烏龜肉全吃完,喝了椰子汁,短暫的休息後,就主動去海邊撿海貨了。

陸焜跟陳澤成嘰嘰咕咕不知在商量什麼,半晌後,陸焜才底氣不足的朝江嶺走過來:

「咱們現在也不知道救援隊什麼時候能來,既然大家遇到一起了,還是盡量待在一起吧,也算有個照應。」

他說的很婉轉,江嶺裝作沒聽懂。

她把椰子整個撬開,把椰子肉放在石板上烘烤。

見她不搭理,陸焜只能硬着頭皮繼續說道:

「江嶺,我們也不會白白用你的東西,要不這樣,你有什麼做的,儘管跟我說,我們幹活跟你換取食物行嗎?」

他跟陳澤成在沙灘上走了一遭,什麼都沒撿到。

江嶺有刀有火,商量過後,還是覺得跟江嶺一起安全點。

江嶺是討厭SKT的人,但也非鐵石心腸,便道:

「隨便。」

反正,除了火,其他東西她都不會給。

人心最難測,尤其還是在這種渺無人煙的荒島上。

見她沒有那麼抗拒自己了,陸焜說了聲謝謝,就帶着陳澤成跟李雨柔去雨林邊緣撿樹枝了。

當務之急是先搭一個避難所。

陸焜特意多撿了些,給江嶺當柴火用。

李雨柔不服氣,跟在陸焜屁股後面抱怨:

「不就是有個破刀嘛,有什麼好拽的,也就陸焜哥哥你脾氣好才忍着她。」

她壓根忘記了之前陳澤成偷東西時,被江嶺吊打的事情。

陸焜好脾氣的安慰她:

「好了,她就那種脾氣,別生氣了,要不你去沙灘上休息休息?」

李雨柔就是看不慣江嶺的頤指氣使,但見陸焜一副老好人樣子,不高興的哼了一聲,回沙灘上了。

看見江嶺在削尖木棍,她扯了下嘴角,不知道咕噥了句什麼,就躲在巨石下的陰涼地方睡覺了。

裝什麼啊,一個娛樂圈經紀人能有什麼求生本領,不就是想在幾個男人面前顯擺自己嘛。

翻了個白眼,李雨柔背過身睡了。

江嶺沒理會她,削好木棍後,讓白諾諾去找趙清宋翰,一個人提着棍子進了雨林。

她打算去雨林外層看看有沒有野果子,最好能找到點兒野生菌或者蘑菇青菜之類的。

吃了兩天海鮮,感覺嘴巴都帶着腥味兒。

越往裡,蛇蟲毒蟻越多,沒有防護措施,江嶺就在邊緣地方搜。

木棍敲打着落滿樹葉的地面,避免碰上蛇蟲毒蟻,江嶺小心翼翼的往前方摸索着。

視線四處梭巡着,很快,江嶺發現了一些野果子。

晶瑩剔透的,在散射下來的陽光照耀中,像一個個小燈籠。

是老梅果,一種抗癌佳品。

摘了一顆放嘴裏,酸酸甜甜的,汁水格外飽滿。

江嶺心情大好,往身後的背簍里放了些樹葉厚厚的鋪了一層,就動手摘起老梅果。

摘完,江嶺打算回去避難所。

剛轉身,視線無意越過遠處的一堆灌草叢後,江嶺的臉色僵住了。

撕扯成破爛的衣服,像垃圾一樣丟棄在灌草叢裡,草叢間,一顆血淋淋的人頭,死不瞑目的盯着一個方向。

若是尋常人,早就嚇得尖叫起來。

江嶺只有一臉的冷靜和警惕。

之前,她就擔心過雨林中會不會有土著,眼下看來,這個擔憂似乎成了事實。

但,還不確定究竟是土著還是頑劣的野猴子。

比起土著,江嶺更厭惡野性未馴的猴子。

行為舉止處處挑戰人類的道德觀,明明長的跟三五歲人類小孩兒,卻只有熊孩子的惡劣,且報復性極強,最噁心的是,猴子很會模仿人類。

江嶺之前就見過猴子模仿人類開槍殺死主人的新聞。

不過,歸根究底,不管是熊孩子,還是「熊猴子」,都讓人厭煩。

仔細觀察了一眼四周,確定沒有猴子或土著後,江嶺才提着棍子朝灌草叢走去。

走近了,江嶺才 看清灌草叢後的畫面,比她想像的還血腥。

撕碎的衣服,被殘忍扯斷的肢體,血跡已經在地面上乾涸成黑紅色,空氣中都散發著難聞的惡臭。

連那顆人頭上,都有被啃咬過的痕迹。

看着屍體身上的衣服和人頭,江嶺回憶了下,隱約有點印象。

海難發生時,她正被男朋友指責謾罵為什麼非要上那艘船。

可憐的女人哦~

默哀三秒,江嶺用棍子在地上撬了一個不深的小坑,把人頭埋了。

然後又檢查了一遍四周,除了屍體的腳印,還有另一串腳印。

江嶺測了一下,是個男人的。

她想起屍體死不瞑目的悲憤表情,懷疑是女人男朋友的,且女人是被男朋友拋棄的。

嘶了一口氣,江嶺心中感嘆一聲愛情不易後,在女人的手心發現了一撮非人類的毛髮。

很粗糙,暗紅色。

江嶺仔細觀察了一下,好像是猴子的。

這麼看起來,女人大概率是被猴子咬死的。

四周沒有其他有用線索後,江嶺提着尖棍準備離去。

剛起身,一陣尖叫聲,差點撕碎她的耳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