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京門有喜:病嬌首輔是大佬
京門有喜:病嬌首輔是大佬 連載中

京門有喜:病嬌首輔是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慕七月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百里琅玥 謝亓修

百里琅玥身為大業朝帝女,暗廠之主,主掌生殺大權,是上京出了名的鐵面煞女,誰料,未及嫁人,百里琅玥便死了,死在了她的死對頭,臨安謝家大公子手裡上京眾貴女還來不及拍手叫好,謝大公子一朝黑化,變身鐵血首輔,將辱罵百里琅玥的人紛紛下了大牢血光滿天中,所有人都明白了,百里琅玥,哪裡是謝大公子的眼中刺啊,她分明是謝大公子的眼中寶,心尖寵,是他謝亓修的命啊!展開

《京門有喜:病嬌首輔是大佬》章節試讀:

走至街道上,寒風又肆虐了幾分。

戚歡遊走在眾人之間,忍不住攏了攏身上的披風,對着被凍僵的手哈了一口氣。

四下,嘈雜的議論聲接連鑽入耳廓……

「你說這新帝,心也太大了,以往遇到這樣的情況,哪個不是隨意打發了下人去處置屍體,遇上心善點的,也只是讓人趁着黑夜,一輛馬車,就將那屍體送入了皇陵…可你看這新帝,追封不說,還大張旗鼓,堂而皇之的舉行送葬儀式…心大,心真大啊…」

「你小聲一點,仔細被人抓去下大牢…什麼心大,你是不知道,我娘家兄弟的隔壁家的兒子在宮裡當差,據他說,這是首輔大人的意思…為了這事,首輔大人還和新帝鬧了不愉快勒~」

謝亓修和百里丞鬧不愉快?怎麼可能?

戚歡輕嗤了一聲,別說百里丞今年才有九歲,就是他十九歲,二十九歲,他又哪敢和一手扶持他上位的謝亓修鬧不愉快?

再說了,她可沒忘,以前謝亓修給她上課時,百里丞但凡進宮,都要躲在她榮陽殿門外偷聽偷看……那小傢伙,對謝亓修,可是敬仰尊崇得很吶~

「首輔大人的意思?怎麼可能…」有人嘀嘀咕咕出聲,「他當了帝女三年的老師,到頭來,都能狠心殺了帝女,可想而知,那定然是厭惡極了帝女,既厭惡,又豈會管她身後之事…」

「就是就是…」旁邊之人表示贊同,話落,還不忘抬手指了指前方宮門口處,「大傢伙兒看,滿朝文武,大半的人都來了,可就是不見首輔大人的身影…人死仇散,可連送葬都不來,可不就說明了一切嘛……」

「說起來,那帝女也是可憐喲,我還以為她最後會繼承皇位呢……」

「可憐什麼?你可憐可憐自己吧,人家好歹風光榮華了小二十年,你呢?昨兒個買豬肉還捨不得那幾兩銀子呢…」

「我呸…你捨得?今年徐州鬧豬瘟,全大業豬肉價漲了幾倍,有那銀子…我還不如給我家寶買糖吃呢,不過話說回來,那帝女心狠手辣,作惡多端,也活該她落得這個下場……」

「是嘛是嘛…我也聽說了,那是個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死了,說不定還要下十八層地獄的嘞……」

「欸,打住打住,太晦氣了,說這做什麼,我聽說徐州那邊豬瘟要好了,這價格,也該下調了吧……」

話題一朝偏轉,談到了柴米油鹽醬醋茶上去,戚歡抬眸看着宮門口方向,思緒有些恍然。

百姓一直以來,竟都是這麼看待她的嗎?

還有,

謝亓修……他討厭她嗎?

戚歡認真的想了想,自嘲一笑。

肯定討厭吧。

畢竟,這三年以來,她沒少給他下絆子…

但是,更厲害的人不是他嗎?

每次他吃了虧,不出三天,都會變本加厲的從她頭上找回來,

明明經常被欺負的人明明是她啊…

可她都沒有討厭他,

甚至,到後來,她還喜歡上了他……

哪怕……他和薛令湘有婚約在身,她還是不受控制的,悄悄的,熱烈的喜歡上了他。

她還記得,除夕宮宴開始前,喜寧告訴她,元帝要為她賜婚……她還打算勇敢一點,去問他一次,問他,究竟喜歡誰,問他,要不要和薛令湘解除婚約…問他,要不要做她的駙馬~

可是,她還沒來得及問,就收到了他聯合薛家起兵造反的消息…

呵呵……大業那麼多武將,卻偏偏是薛家…想來,他喜歡的,真的是薛令湘吧。

心裏漫過無邊苦澀。

戚歡不明白,

即便他不喜歡她,拒絕她就是了,她還能恬不知恥,棒打有情鴛鴦不成?

還有,雖然元帝一直有除去各大世家之心,可她都答應他了,會盡全力保各世家無礙,最不濟,她也會保臨安謝家無礙。

她都答應他了……

可他為何…還要趕盡殺絕!

戚歡緊緊閉了一下顫抖的眼睛……如果可以,她真希望,她一輩子嫁出去,也不要認識他謝亓修………

「出來了,送葬隊伍出來了!」

突然,四下傳來此起彼伏的驚呼聲,拉回了戚歡的思緒。

父皇……

低喃一聲,她慕的抬眸,只見數千大業士兵開道,護送着兩具棺木自宮門內緩緩走出來。

嗩吶聲響,漫天紙幣紛飛旋轉,戚歡愣愣的看着那最前面的一方棺木,倏的紅了眼睛。

父皇……琅玥來送你了…父皇……

淚流直下,戚歡強忍着衝上去的**,生生憋的有些喘不過氣來……

寒風,依舊呼嘯着,

嗩吶聲,一聲一聲,響徹雲霄…

隨着內侍太監高亢尖銳的唱禮聲響起,道路兩側百姓紛紛下跪,以看熱鬧的姿態,為他們上一任的國主送葬。

戚歡雙腿一軟,砰的一聲跪倒在地,其膝蓋落地的悶響聲,震的一旁的百姓紛紛扭頭看來,

但見她神色悲戚,雙目赤紅,眾人也不敢湊上前來開口,小聲低語幾句,接連將目光轉回到前方的『熱鬧』上去。

「咦…那是什麼人?怎麼敢當街攔持送葬隊伍?」

「打起來了……是刺客,快跑啊…」

人群里突然發出來一連串驚呼的聲音,一眾百姓接連起身,朝着四下奔走逃躥。

場面一時變的雜亂無章。

戚歡猛的起身,看着前方街道上,那一群蒙面的黑衣人……

黑衣人來勢洶洶,約有數百人。

其中一道身影,武功狠辣,下手狠絕……長陵!

為首的蒙面人,竟然是長陵!

長陵怎麼會在這裡?

他是奉誰的命來的?謝亓修?

可謝亓修讓他來這裡做什麼?

戚歡茫然之間,看着長陵的瞳孔猛的一縮,只見……在抬腿踢開數個官兵後,長陵雙手緊握着長劍,奮力朝元帝的棺木劈去…

不要!

無聲的嘶吼一聲,戚歡撕了披風蒙面,飛身朝長陵而去。

砰一聲悶響,

戚歡整個後腰抵在元帝的棺木上,雙手用力的扣着長陵的手腕。

「你是什麼人?滾開!」

長陵低喝一聲,戚歡凝眸看着他,啞聲開口,

「今日你想動他,除非我死!」

眼眸一斂,看着眼前人凌厲的目光,長陵有一瞬間的恍惚…

方才…這人的眼神,和百里琅玥…好像!

「帝女……」

不知覺間,長陵喃喃出聲,

心神一震,戚歡不知道哪裡來的火氣,用盡全力,抬腿在他胯間猛的一踢,嘴裏怒罵。

「我去你姥姥的帝女…」

「卑鄙!」

飛身退後,長陵回神,沉了臉色,但同一時間,官兵已經再次圍了上來,長陵被纏住,無奈,只能先行去對付那些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