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驚爆!陸爺懷裡的小奶包黑化了
驚爆!陸爺懷裡的小奶包黑化了 連載中

驚爆!陸爺懷裡的小奶包黑化了

來源:google 作者:木晚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明雅 現代言情 陸雲州

狠厲無度、殺伐果決的帝都大佬陸爺在亂葬崗撿回了一個小姑娘醒來後,那個小姑娘就黏上了他一開始——陸雲州:別跟着我,離我遠點後來——陸雲州:寶貝兒,別哭了,要什麼我都給你再後來,陸爺懷裡哭唧唧的小奶包神秘消失,等他再次遇到她,居然是在她的婚禮上陸雲州將她按在牆角:寶貝兒,幾個月不見就把我忘了?誰知小奶包早已黑化,翻臉不認人陸雲州表示,試試看,我的女人誰敢娶?展開

《驚爆!陸爺懷裡的小奶包黑化了》章節試讀:

陸雲州板著臉,暗沉的眸子透着幾分幽冷。

小姑娘本來被他吼了一聲就嚇到了,現在看到他這幅神情,一下子就抽抽搭搭了起來。

「嗚嗚嗚……你欺負我……」

陸雲州:……

陸雲州捏着眉心,很想發作。

而此時,明雅抱着他的腰身,將鼻涕眼淚全都蹭在了他身上。

陸雲州:?

到底是誰欺負誰,他一個二十五歲的正常成年男性,雖說一貫潔身自好,可也不是沒有功能的太監。每天晚上都被一個又香又軟的小姑娘抱着,又是蹭他又是摟他,他還什麼都不能做,這不應該是欺負他嗎?

小姑娘哭起來眼睛通紅通紅的,抽搭的模樣也叫人心疼,陸雲州沉默了陣,最終還是敗下陣來。

「好了好了,我不凶你了,別哭了,嗯?」

他語氣軟了下來,大掌覆上女孩的頭頂,像摸小白一樣摸了摸她的發頂。

明雅抬頭看他,哭得梨花帶雨,聲音帶着幾分顫:「真的嗎?」

「嗯。」

「那我能抱着你睡覺嗎?」

「嗯。」

陸雲州聲音一沉,閉上眼,徹底沒了脾氣。

他好心救她一命,倒被她給訛上了。

果然,他陸雲州就不適合做好事。

「啵唧」——

陸雲州猛地睜開眼,面前女孩的那張臉笑顏如花,雖然臉上仍帶着淚光,但那雙眼眸十分靈動。

她剛剛趁他閉眼無奈的功夫,居然偷親了他。

「謝謝州州,州州真好。」

陸雲州臉一黑,皺起了眉,「你叫我什麼?」

「州州啊。」

明雅一臉單純無辜地樣子。

「不許這麼叫我。」

「為什麼啊?」

小姑娘抹了把眼淚,不解地看着他。

男人似乎很不高興,深邃的眼眸更加凌厲了幾分,「叫我陸爺,或者哥哥都行。」

「不要,我就要叫你州州,州州好聽。」

小姑娘鼓着腮幫子,一臉認真地道。

陸雲州:……

他上輩子八成是欠她的。

「你這麼喊我,別人會笑話我。」

他好歹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被一個小姑娘這麼喊,多丟他的面兒。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

明雅扁了扁嘴,不開心了。

「睡覺。」

男人將被子拉上來,熄了燈,躺下準備睡了。

他剛一躺下,一旁的女孩便湊了過來。腦袋埋在他的胸口,手臂摟着他的腰身,像是樹袋熊一樣纏上了他。

陸雲州睜眼看着黑暗中的天花板,鼻息之間全是那女人身上的奶香味兒。

此刻,他只覺得體內有一股躁動,讓他睡不着。

陸雲州閉上眼,卻始終睡不着。

不知過了多久,一旁的小姑娘忽然說起了夢話:

「不要,不要,放開我……」

「我不要打針,求求你們放了我……」

……

陸雲州睜開眼,垂眸看着懷裡的小姑娘。

她渾身冒出了冷汗,睡得極不安寧。到後來,她便一個勁兒地只是哭。

陸雲州打開床頭燈,試圖將她喚醒。

「奶奶——」

明雅尖叫一聲,猛地睜開了眼。

此時,她已經淚流滿面。

「明雅,明雅,怎麼了?」

陸雲州拍了拍她的臉蛋。

她一張小臉煞白,雙目無神,額頭全是汗珠,看樣子被剛剛的噩夢嚇得不輕。

好一會兒,她才緩過神來,湊上去抱住了陸雲州,哭得非常可憐:「嗚嗚嗚,我好害怕……」

「別怕。」

男人蹙眉,語調也是難得的柔和,拍着她的後背寬慰她。

哭了一會兒,明雅又沉沉睡了過去。

陸雲州將她重新放到床上,女孩眉頭緊皺,小臉綳得很緊。

陸雲州盯着她,想起剛剛她說的話。

打針……

她之前,難道是被什麼人抓了,一直給她打針?

她現在什麼都不記得,莫非,也和打的那些針有關?

還有,她又怎麼會被人丟在**境外深山老林的亂葬崗中?

這個女孩,身上有太多未解的秘密了。

……

雖說昨晚做了噩夢,但是第二天明雅起來的時候,又恢復了朝氣。

她跑到後院圈養小白的地方,一大早就過去給小白投餵食物,和它相處得十分融洽。

陸雲州過來尋她的時候,便看到小姑娘穿着一身碎花裙子,雪白的皮膚在陽光下像是能發光一般耀眼。她蹲在籠外,一邊給小白投食,一邊和它聊天。

「小白,你一隻虎肯定很孤單吧,你會不會想你的爸爸媽媽啊?」

「老虎是獨居動物。」

身後傳來男人的聲音,明雅回頭看去。

陸雲州正朝她走來,男人英俊的臉上沒什麼情緒,行為舉止都透着高貴二字。

他在明雅身後站立,又繼續說:「況且,小白早已成年。」

「可是它呆在這麼小的地方,會很難過的吧?」明雅站起來,說:「它是屬於山林的。」

陸雲州瞥她一眼,「它有屬於自己的山林。」

明雅疑惑:「在哪兒啊?」

「郊區的一個野生動物保護基地,是我為了飼養小白買下的。」陸雲州說:「我不在家的時候,它都呆在那裡。」

「你為了小白,買下了一座山?」

「有問題嗎?」

男人淡淡道。

明雅睜大了眼睛,感慨道:「你好有錢啊。」

「住這麼大這麼漂亮的房子,還能養一隻老虎。」明雅說:「這個世界上有你買不到的東西嗎?」

「只要我想,沒有不能。」

明雅露出驚羨的表情。

陸雲州垂眸看她,波瀾不驚地道:「換身衣服,跟我去醫院。」

明雅瞬間變了臉,漂亮的眉毛皺在一起:「不要,我不要去醫院。」

「放心,不會給你打針。」

陸雲州語氣溫和了不少。

「不要。」

女孩還是一直搖頭。

「聽話。」

明雅撇了撇嘴,見陸雲州態度堅決,她上前兩步,拉住了男人的袖口,抬眸看他:「那你會陪着我嗎?」

陸雲州對上女孩清澈的眼眸,點了頭。

「你說過不用打針的,不許騙我。」

「不會。」

「拉鉤。」

陸雲州:……

「拉鉤嘛,不拉鉤不作數。」

小姑娘撅着嘴巴撒嬌道。

陸雲州面無表情地和她拉了一個鉤。

「那我跟你去醫院。」

明雅甜滋滋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