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饑荒:大佬都是騙人的,活着好難
饑荒:大佬都是騙人的,活着好難 連載中

饑荒:大佬都是騙人的,活着好難

來源:google 作者:虺蜮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威爾默 虺蜮

威爾默眼前的世界開始搖晃,影怪侵佔了視野,最後的畫面停駐在絢麗之門崩塌的瞬間,時空就此暫停有人麻木不仁,有人掙扎生存;有人滿腦肥腸,有人瘦骨嶙峋;有人滿懷希望,有人形槁心灰;有人舉着酒杯黑夜裡起舞,有人喪失慾望白日消亡;有人矢志不渝高聲叫着死去,有人默默無聲卻也活的自在展開

《饑荒:大佬都是騙人的,活着好難》章節試讀:

「發現大量的蜘蛛,我們好像被包圍了!像是蜘蛛人!」桑德快速的對伊迪說出自己的判斷。

蜘蛛人,可以馴服大量的蜘蛛為自己所用,馴獸師的一大分支。

「該死的!準備戰鬥!肯定是光明教那幫雜碎!」說著,伊迪手中出現兩個捆綁包裹,空間,職業者的必備。

打開包裹,四個新鮮的火腿棒,四個木甲!

火腿棒,饑荒常備武器,攻擊力六十,攻擊隨着新鮮度的下降而下降!木甲,可以抵抗百分之八十的傷害。

梵妮沒有拿火腿棒,只拿了一個木甲套在自己身上,而其他幾人一手一個大火腿棒,伊迪則是穿上了大理石甲,他要負責扛傷。

看到威爾默手裡啥也沒有,溫妮莎緊了緊手裡的書本,看向伊迪。

伊迪倒也沒說什麼,只是微微點了點頭,溫妮莎便蹲下,從空間里掏出材料,在地上給威爾默做了一個草甲和長矛,遞給威爾默說:「一會你便宜行事,跟在我身邊就好。」

威爾默倒也沒矯情,草甲雖然比不上木甲,但也能抵抗百分之七十的傷害吧。長矛是磕磣,三十的攻擊力,小蜘蛛都得打四下!

而伐木工蘭姆拿出了自己的斧子,他要清理一下周圍的樹木,騰出一片空地來。

只見黑暗的邊緣,蘭姆的身影不停地揮舞着斧子,兩三下的功夫「轟隆」一聲,一棵樹應聲而倒。

不多時,四周不停的傳來「嘶啊」喊叫聲,蜘蛛慢慢的圍了上來,瞬間填滿了照亮的空間,後面還有大量的蜘蛛往前擁擠着,

「跟緊我!」伊迪收起火把,拿出一個礦燈帽戴在頭上,照亮了周圍,又拿出一個大肉丸吃了下去,瞬間身上的肌肉膨脹起來,又漲了一個個頭。

哈?單機版大力士??

伊迪低聲吼了一下,快步向前,火腿棒高高舉起,往面前的蜘蛛掄去,一下就將前面的蜘蛛打死。

這一下,像捅了馬蜂窩一樣,涌動的蜘蛛群停頓一下,剎那間此起彼伏的「嘶啊」聲,仇恨一瞬間被伊迪吸引。

尖叫聲刺痛了威爾默的耳膜,這群蜘蛛帶來的恐懼光環在不斷的削弱他的理智,眼前的世界微微的晃動。

來不及思考,梵妮舉起手中的火法杖,「嗦」的一聲,一道火光扔到了蜘蛛群中,燃起一片火海,蜘蛛一陣騷亂,身上着火的蜘蛛不停地跑動着,引起更大的騷亂。

但,也僅僅如此,黑暗裡不斷湧出蜘蛛,於是梵妮不斷揮舞着法杖攻擊到周圍的蜘蛛群里。

這時,寬闊的地帶起了作用,至少至少暫時沒有引起森林大火。

伊迪一下一隻,不愧是大力士,雙倍的攻擊力。

其他幾人跟在伊迪身後,不停的攻擊着蜘蛛,大部分來不及擊殺的蜘蛛都咬在了伊迪身上,大理石甲下面透露出血跡。

太多了,茫茫的黑暗中的蜘蛛不知凡幾,伊迪的身上濺滿了蜘蛛黑色的血液。威爾默跟在後面時不時拿着長矛捅一下,手有點發酸,根本殺不完。

僅僅一會,他們的補給已經被大力士消耗的差不多了,百分九十五的免傷,並不是完全沒有傷害,甚至甲胄的耐久已經消耗了不少。

尤其是,這麼一會並沒有往前突進多少,威爾默跟在後面,不免有些悲觀。

眾人停下了前進的腳步,被迫防守着,「溫妮莎!」伊迪對身後喊道,

「明白!」溫妮莎說著往前一步,站在隊伍前,拿出她那本時常觀看的書,

「守備,注意腳下!」伊迪站在溫妮莎身邊,

威爾默瞬間明白了,召喚觸手!!老奶奶的魔法書?!

無風自起,吹動了溫妮莎的雙馬尾,一縷劉海擋在她的眼鏡上,微微一閉眼,

魔法書,在溫妮莎手中快速自動翻頁,瞬間,地下傳來「嗡嗡」的聲音,威爾默感覺到腳下微微震動,趕忙跳到一旁。

五六根觸手扭動着從地上抽出來,一根觸手擦着威爾默衣角而過,

「嘶啊!」蜘蛛群更加的騷動,五六隻黃色斑紋的戰鬥蜘蛛跳起!撲到觸手上撕咬起來!

觸手緊緊撐了一會,便留下幾塊怪物肉,被蜘蛛吃了下去。

「注意天上!」溫妮莎低聲清脆的說道,一本紅色封面的書出現在她手上。

召喚隕石?!

「嗚呼呼~」一陣破空的聲音從天上傳來,火紅的光芒劃破天空,

「砰!」

場上停了一下,只有那隕石砸出的大坑,岩漿冒着泡。

緊接着,四五道隕石打破了沉寂的氣氛,連聲的巨響震的人耳膜生疼。

燃燒的岩漿冒着泡,照亮了令人更加絕望的景象,蜘蛛沒有減少多少,反而變得更加暴躁。

浪潮一般,源源不斷的湧上來,從天空往下看去,像是森林裏起了一塊癬斑,黑褐色的一大塊,中間紅起來一個小點。

而此刻,威爾默見到一隻遠不同其他的蜘蛛,不停地從身體里噴出黃色的煙霧光圈,護士蜘蛛!

「看那裡!」朝着威爾默指的方向看去,眾人不禁大罵出聲,

「該死的,他是把整個森林的蜘蛛都召喚來了么!」桑德大罵著,此刻蜘蛛群里出現不少護士蜘蛛,釋放着治療的煙霧圈。

溫妮莎的嘴唇微微發白,顫抖着身子,san值消耗太高了!拿出隕石之書正要翻動,卻被梵妮一把抓住,拉到身後,同時往溫妮莎嘴裏塞了一顆糖,太妃糖。

「這個時候怎麼能夠少了火焰呢?」梵妮的笑容有些病態。

風,總在適當的時候颳起,梵妮輕輕的抬起法杖,微微抬起下巴,露出潔白的脖頸,手裡拿出一個布娃娃,一個紫色的人偶,深深的看了一下,放到懷裡。

伊迪臉色變得有些差,梵妮的狀態又變得不穩定了,「你要幹什麼,梵妮!」他一邊殺着蜘蛛,一邊回頭看向梵妮,

梵妮沒有理會,手裡的法杖越揮越快,她脫離了隊伍,往蜘蛛群里走去,

「你在幹什麼,梵妮」溫妮莎的聲音略顯顫抖,如此不計san值的揮舞法杖會產生爬行恐懼的,影怪!

「梵妮?!」

「梵妮!!」

「快回來!」

「....」

這麼做的後果是顯而易見的,大量的蜘蛛身上着起了火,再也沒有一會就消失,不停地燃燒着,死去的屍體化為灰燼,風吹過,散了。

梵妮的法杖消失了,耐久沒了。

然而隨着她走過的地方,燃起了大火,火勢蔓延了一圈,蜘蛛的慘叫聲不斷透過火焰傳來。

縱火者,初階,緊張的時候會着火。

火焰隨着梵妮的腳步蔓延而去,森林燃起來了!

升騰的煙霧照亮黑夜,也讓威爾遜城注意到這個地方。

縱火者是不怕火焰的,但是這個地方並不是永恆領域啊!

有些規則是會削弱的!

在眾人殺了一些蜘蛛後,這些蜘蛛像是失去了指揮,無頭蒼蠅般在火焰里掙扎着,蜘蛛人逃走了!

這時,威爾默才注意到,視野所及之處,火焰升騰之間,全是掙扎的蜘蛛!密密麻麻的,小腿高的蜘蛛,此刻被烈火焚燒的臉,扭曲着尖叫着。

樹木燃燒的「噼啪」聲,蜘蛛慘叫聲,火焰升騰聲,時間在此刻定格,那個在火焰里漸漸遠去的身影,逐漸消失。

整個森林被點燃了怒火,整片整片的升騰起煙霧,整片整片的燒了起來,不能說是燒,像是一桶汽油放進了一顆火星,瞬間爆發,大火奔騰!

回不來了。

梵妮!

威爾默感受到了殘酷,生存的殘酷。

天亮了,森林漸漸平息了怒火,燃燒的火焰漸漸熄滅,留下一地的蜘蛛網、肉塊、腺體,證明着昨晚的瘋狂。

眾人沉默着,

一會,也許是很久,桑德起身去清理那些剩下的蜘蛛,已經旁若無人睡着的蜘蛛。

蘭姆拿起了斧頭,去砍伐燃燒殆盡的樹,「咔」,兩塊木炭掉落。嘴裏念叨着「死去樹木就永遠死去了..」

伊迪瘦了一圈,大理石甲穿在身上,略顯的寬大。

溫妮莎翻着手裡的書,心思全然不在其上。

威爾默不知道怎麼安慰他們,看起來這支配合默契的小隊已經在一起很久了。

悲傷正濃,一道白色的靈魂慢慢的飄了過來,隱約可見梵妮那瘦削的臉。

不約而同的,眾人的視線向這裡看來,

梵妮圍着眾人轉了個圈,沒有過多的停留,朝着森林深處飄去。

職業者死後,會短暫的化作靈魂,這時候,如果有生命護符,就可以及時的復活。當然還有許多其他的復活手段。

比如,靈魂能隱約感覺到的試金台,在消散之前飄過去,作祟,即可復活。但這種地方,通常都是被永恆領域完全侵佔的地方。

很遺憾的是,生命護符不是他們這個小隊能擁有的。

梵妮只能冒險前去試金台。

「梵妮...」溫妮莎紅了眼,隱約看到視野的邊緣有黑影閃過,伊迪慌忙起身,掏出一顆太妃糖塞到她嘴裏,太妃糖恢復san值的。

「科學守備隊第三預備隊集結!」伊迪眼眶也有些濕潤,桑德、蘭姆、溫妮莎,還有..威爾默站在了伊迪面前,大塊頭伊迪是這支小隊的隊長。

「回城!」

「是!」

生命是一個圓圓的氣球,脆弱而又堅強,死亡並不是終點。

穿過燒成木炭的一片林子,走過一片蒼翠的森林,越過一條湍急的河,一路往北。

一路上,眾人的腳步越走越快,威爾默走的氣喘吁吁,一種重生的感覺在威爾默身上出現,現實世界的規則在身上體現。

黃昏,散發著溫和的光。

遠遠的,夕陽躲在了一座城的背後,一座寬大的城牆映入威爾默的眼帘。

城市在紅日的襯托下,撲面而來,一股厚重的感覺。

「前面就是威爾遜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