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解錮幻想
解錮幻想 連載中

解錮幻想

來源:google 作者:橙燈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淮魍 橙燈燈

氐神星曆2119年,這個星球突然遭受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浩劫,無數不為人知的黑色生物正在大範圍侵襲這個美麗的星球而在這個以蘊力為力量的時代,主角楚淮魍卻因為一場意外感知不到自己的蘊力,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沒有蘊力,我便以幻想入道!開發自己的腦洞,解錮自身的幻想!展開

《解錮幻想》章節試讀:

夕陽的餘輝染紅了天角,天光海色渾然相融,熠熠生輝,只是,天空中不時會有幾片違和的烏雲,駭人的雷電在內肆意翻騰,在這樣奇怪的景色下,楚淮魍踏上了回家的旅途。「不得不說,之前沒有好好看過這地方,沒想到居然這麼漂亮,大概這就是人們說的,失去的才是最珍惜的,不扯這些了,在下海之前,多吃點東西,等會知為運行貓咪決也可以久一點,霓虹好歸好,就是這海水的質量實在不敢恭維,紅色的鯊魚看着就瘮人,不知道的以為開出閃光了,也不知生活在海岸線一帶的居民會不會受影響,聽說上次有人看到了海邊站着一個兩個頭的孩子,都是那首相……」突然間,楚淮魍的眼眸內掠過了一道金芒,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消失,但是楚淮魍的眼睛很快就捕捉到了金芒的來源,一條碩大的四角龍魚在海內上下遊動,好似很久沒有外出過,定睛一看發現金光的來源竟是這龍魚的腹部,楚淮魍猛地想起,貓咪老師曾與自己說過二刺螈的特點:

「腮邊二刺,體泛金光,

內藏神器,天生異象,

魚鱗如甲,下顎如卵,

神兵認主,舉世無雙。」

「這都完美的符合了,不是吧,這種好事都能讓我碰上,不管了,先捉了再說,貓咪決,蓄!」只見楚淮魍周身泛起一道粉色的漣漪,又慢慢褪去,看似褪去,實則是吸附在使用者的表皮上。「貓咪決,盾!」剛剛才褪去的粉霧慢慢變成了一個粉色的護盾罩在了楚淮魍頭頂,接着蔓延到腳底,直至將楚淮魍全身包裹進去。「還是頭一次用盾,怎麼這麼難受,一定是脂肪的流逝帶來的疲勞感,要速戰速決了。」

只見楚淮魍一個飛身,跳進了海內,將頭埋到水裡,準備慢慢潛過去,用玄鐵功延伸手臂將其捆住。只是理想很美好,楚淮魍將頭埋到海里的那一刻震驚了,雖說在下來之前他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就算是看到一些很奇怪的東西也能鎮定。「這不是淺海嗎,怎麼會有這麼多深海動物,還長得這麼瘮人,比那群黑鬼還恐怖。」楚淮魍再也不敢低頭,只得通過狗刨式慢慢游過去,那二刺螈警惕性極高,看到楚淮魍靠近就迅速拉開一段距離,在原地上下翻騰,楚淮魍決定再嘗試一次,還是同樣的結果,並且這二刺螈都只是拉開一個身位,就是不跑,楚淮魍不信邪的又試了幾次,還是同樣的結果。楚淮魍怒道「你這二刺螈還喜歡吊著人是吧,行,看我怎麼治你。」只見楚淮魍迅速結印使用霓虹忍術,喚出一個分身,接着開啟玄鐵硬化,將自身的體重降到最低,指揮分身使用背投式·德式背摔叫自己投出飛到二刺螈上方時,將體重調到玄鐵硬化的峰值,也就是自身體重的百分之四百,收起雙腿對着二刺螈來了一記重踏,但是二刺螈好像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魚鱗的硬度似乎比玄鐵功產生的硬度還要高。那二刺螈哪見過這些場面,在沒反應過來被楚淮魍踩到背上之後開始發了瘋似的四處亂竄,楚淮魍見狀趕忙直接趴下抓住鰭,在一系列的上下翻騰、左右遊動之後,楚淮魍開始有些頭暈目眩,且貓咪決開啟的時間也超過了自身的負荷,最終因體力不支,在一次急停後被甩落,在入海之前,楚淮魍用盡最後一絲力氣翻越魚頭抓住了腮邊的刺,接着就失去了意識。

再次醒來時,楚淮魍只覺渾身冰冷,全身上下沒有一處地方是有知覺的,但是左手依舊死死抓着二刺螈腮邊的刺,楚淮魍克服恐懼,一個翻身潛入水底,將另一隻手伸上抓住了二刺螈的另一邊刺,現在的姿勢好似一名極限運動員在操縱着滑翔傘一般,但是卻比滑翔傘更為兇險萬分,稍有不慎,便將墜入深海,成為海里變異生物的晚餐。楚淮魍不斷回憶貓咪老師講過的話「魚鱗如甲,下顎如卵…下顎如卵?!」這一句話猶如醍醐灌頂般澆醒了楚淮魍,在意識尚清醒時,開啟了玄鐵硬化,接着用頭不斷撞擊着二刺螈的下顎,在撞擊幾次後,二刺螈終於變得乖巧也不隨意亂竄,只是向著前方緩速遊行,楚淮魍還發現只要搖動左右手的兩根刺,就能掌握二刺螈遊動的方向,楚淮魍就這樣一路往西南方向駛去,隔幾秒鐘出來換一次氣,一路顛顛簸簸,經歷了數個小時後,從海里可以清晰的看到一片蔚藍色的海域與自己此時處於的深綠色的海域中間有一條分割線,他知道,他終於要回家了。長達數個小時的遊行,已經讓他感到精疲力盡,但是強烈回家的**讓楚淮魍變得越來越亢奮,之前的恐懼也瞬間煙消雲散,他已經成功將這種痛苦轉化為酸爽,以至於在未來的每一次戰鬥中,楚淮魍都會提一個近乎變態的要求,只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不久後,楚淮魍終於看到了一塊陸地,準確來說是一片島嶼,楚淮魍急忙操控二刺螈游上岸。在上岸後,楚淮魍大口大口得呼吸着空氣,在慢慢緩過來之後,一臉微笑的對二刺螈說了聲謝謝,接着直接運行玄鐵硬化,一隻手將二刺螈的頭提起,另一隻手化作刺刀,對着二刺螈的下顎一連捅了數十刀,直到它的瞳孔慢慢由驚恐變成渙散,楚淮魍才停了下來,眼前逐漸模糊,接着楚淮魍就來到了一片幻境中。

幻境中,楚淮魍再次看到了二刺螈,但是這時的二刺螈氣質非凡且身着華服,完全不像剛剛那般狼狽。「不必訝異,我是掌管二刺螈族群的主神,剛剛你殺的那頭只不過是我們族群里其中一隻二刺螈。按道理來說,每隻二刺螈都是被感化,然後自願成為兵器的,像你這種情況我還是頭一次見……」楚淮魍瞬間就急了「你該不會不買賬吧,我已經殺了一頭了,可不介意再殺一頭。」說完舔了一口右手化為玄鐵刺刀上的血,惡狠狠得看着前方的二刺螈說到。「當然不會,介於你馴化的方式有些奇特,我這裡剛好有一把適合你的神器,他們很特殊。」楚淮魍不解道「為什麼是他們,難道你要給我很多神器嗎?」器迷心竅的楚淮魍突然興奮了起來。二刺螈主神汗顏了一下,慢悠悠得說到「當然不是,我要給你的,是一個刀架背包,名為七宗罪,總共可以裝七把刀,至於他們,指的是封印在背包內的七位惡魔,分別是路西法,瑪門,薩麥爾,貝爾芬格,利維坦,別西卜,阿斯莫德。對應的分別是傲慢,貪婪,暴怒,懶惰,嫉妒,暴食,**。你每放一把刀進去,就會解鎖一個惡魔的能力,同時也要承受這個惡魔帶來的負面影響,這也是對你殺我族群的一種懲罰。」楚淮魍的臉色變得逐漸猙獰,以一種近乎扭曲的角度咧開了嘴笑着說到「我可不認為這是懲罰,至少往後的路上,我再也不是一個人了。」二刺螈主神搖了搖頭說到「沒什麼問題那就回去吧,對了,七宗罪不比其他聖器,一出鞘便舉世無雙,它會隨着你慢慢變強而成長。」這句話一說完幻境就結束了,剛剛誅殺二刺螈的屍體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了,留下的只有一個古典的刀架背包,散發著靜謐的紫光,好似惡魔的低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