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桀驁棄妃不好惹
桀驁棄妃不好惹 連載中

桀驁棄妃不好惹

來源:google 作者:綠楊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喬陵莘 現代言情 端木鴻燁

喬陵莘覺得自己這輩子最悲催的事情,就是被自己的老爹以五十萬兩「當」在了後宮,成了皇上後宮三千佳麗的其中一員她本想安安靜靜的攢夠錢還債後,就出宮尋找自己的良人,不想卻被放任了自己五年的男人——端木鴻燁找上了茬堂堂一國之君,不要臉的繳了她辛苦攢下來的四十萬兩銀子就算了,居然還總讓她做擋箭牌,還有後宮的鶯鶯燕燕為什麼老和她過不去?展開

《桀驁棄妃不好惹》章節試讀:

端木鴻燁心裏諷刺了一聲。

喬陵莘依舊是萬分迷人的笑。

端木鴻燁往她看,嘴角露出諷刺來,跪在地上的這個女人喬陵莘,五年之前進宮,她爹原來是戶部尚書喬正德,可惜庸才一個,又好功德。五年前查處清理國庫,五十萬兩銀子不知所蹤。那時他才登基,本來是要重重處罰的,以正國威,可是有太后求情,只得讓她成為皇妃進宮,五十萬兩銀子成為聘禮。她是太后的表侄女,他深受太后恩情,只不得不聽從。

端木鴻燁依舊覺得很不值得,五十萬兩銀子的聘禮,好貴!今見她這幅尊容,他心裏越發覺得自己笨。

喬陵莘睡得正迷糊,被人打亂好夢,心裏十分不爽,她悄悄的眯眼瞟了一下端木鴻燁,趁着端木鴻燁不注意,打了一個哈欠,抬起手揉了一下眼睛。

端木鴻燁沒有放過她的小動作,心裏一怔想要問話之際,她已經端正的跪在了地上。「臣妾不知道皇上駕臨,有失遠迎,還請皇上贖罪。」她說完,身子匍匐下去,又重重的打了一個哈欠,她有起床氣,能耐着心思跟他說了這麼幾句話已經是極致,他再要說什麼,保不定她准發火了。

端木鴻燁看着這個女人,忍不住覺得受到前所未有的挑釁,這個女人果真是大膽,剛才如此傷風敗俗,到此時竟還如此的藐視他,他實在該好好的教訓她一頓,他陰沉的笑了一下,叫了一聲,「錢妃!」

「臣妾在!」喬陵莘趕緊抬起頭,露出一雙無比無辜的眼睛。

端木鴻燁看着前後十分不一致的女人,心裏極其的讚歎她的兩面三刀,忍不住就冷冷諷刺一聲,「恭迎聖駕?勾引聖駕還差不多吧。」

喬陵莘嘴角一扯,聲音緩和而典雅,「臣妾自然是恭迎聖駕的,皇上跟臣妾開這樣的玩笑,豈不是折煞臣妾,臣妾萬死也是擔不起這個罪責的。」

「是嗎?」

「自然是這樣的,皇上突然造訪,不知道所謂何事?」她巧笑嫣然,不是絕美,卻讓人覺得親切和藹,整個人散發著一股味道,連他也說不清楚是什麼味道。反正這種味道讓他不覺得討厭,即使知道她說的是假話。

端木鴻燁打量她一下,進宮五年,她的樣子他記不得,只是今日見着她不驚不躁,一臉平靜的樣子,心裏只怕是連着他祖宗也罵了,他只覺得心裏微微一涼,生出無限的嘆息。

後宮存在太久,他已經看不到真實。她難道以為是他眼花,沒有瞧着她那粗俗的樣子?

端木鴻燁暗自嘆口氣,心裏由不得幾分惋惜,這後宮裡邊的女人,能有幾個有真情實意,她們是這樣地上的這個人也是。

前一刻還放蕩不堪,後一步卻是變得舒雅,他忍不住有了離開的衝動,可是想起太后的囑咐,還是深深壓下不滿,坐下來。

「太后老在朕耳邊說,錢妃怎麼樣怎麼樣,你自己說說,你能怎麼樣?」端木鴻燁平靜的問道,心裏早覺得無趣。

喬陵莘點點頭,「那是太后抬愛,其實臣妾什麼都不能怎麼樣?」她不停的伸手摸摸膝蓋,十分的不耐煩,只希望面前這個傢伙能大發慈悲,他到底知道不知道這地上好硬的。

端木鴻燁看出了她的不耐煩,微微的笑。「朕讓錢妃跪着,錢妃不樂意?」

「皇上,你千萬別這麼說,臣妾受不起,讓臣妾跪着是臣妾的福氣。」喬陵莘滿臉堆笑,心裏卻是疑惑萬分,這傢伙閑的無事,怎麼竟然過來找她的麻煩來了,準是又是那個傢伙,在後宮吃飽沒事,挑撥她的是非來了。

真晦氣!喬陵莘心裏叫了一聲,十分恭敬的看着地上。心裏想着該怎麼將這個傢伙轟走才是,她對他一點興趣都沒有。雖然老死宮中是她的宿命,可是她真的沒有勇氣拿自己的身體去換取所謂的榮華富貴以及尊榮。她喬陵莘不稀罕。

端木鴻燁冷笑,「作為皇妃,你難道連一點矜持都沒有?放肆的東西,憑你今日所作所為,朕就可以治你的罪!」

喬陵莘一笑,「臣妾自然知道什麼是矜持,矜持是給人看的。不過皇上放心,今日若是皇上不曾來,平日連半隻蒼蠅都不會經過,皇上,要是您早些知會一個人來,臣妾自然盛裝而待,也不至於如此失禮。」他只怕她是誰都不知道,會在乎她失禮不失禮,

端木鴻燁一聽,頓覺得微微羞色,「喬……」

「臣妾自我介紹一下,臣妾叫喬陵莘,二十有二,德蒙盛寵愛,受封錢妃,是皇上剛登基後三月進宮的,是戶部尚書喬正德的女兒,是因為父親弄丟國庫的錢,將臣妾當五十萬兩的壓在宮裡當著的。」

「當著?」端木鴻燁打量喬陵莘,嘴角有些抽起來。她當自己是物品還是貨物,她能值五十萬兩?端木鴻燁忍不住多看她一眼,發現她越發的長的不怎麼樣了,巴掌大的臉,兩隻眼睛還不對稱,就是丟人堆里都找不出來,站她身側的宮女都比她漂亮兩分。

「臣妾可以起來嗎?臣妾是寒腿,受不得寒,真要是受寒了,在這宮裡無醫無葯,死了也是默默無聞。」喬陵莘好心情都沒有了,喬陵莘先發制人不等皇帝准許,已經起身,「皇上洪恩浩蕩,是不會這麼殘忍的,臣妾真的要是死了,也沒個人傷心。」一說完,她低頭,微微的抽泣一聲。

「朕可是說了你什麼?」看着可憐兮兮的她,端木鴻燁可憐她起來,「……起來吧!」

「謝皇上!」喬陵莘趕緊謝恩,開始擦眼淚,退到一邊,忙招呼小宮女,「春香,給皇上上茶。」

春香端了茶上來,喬陵莘親自奉上,「臣妾這裡什麼都沒有,皇上您只能將就一下,這是去年的茶,陳是陳了一點,雖然少了清純甘甜之味,倒是多了醇厚之感。」

皇帝看着發黃的碎茶葉,心裏暗想,她有窮到這份上?

喬陵莘不知道他來的目的,心裏越發的不安,她伺候在一側,小心的探問,「皇上,是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