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嘉平關紀事
嘉平關紀事 連載中

嘉平關紀事

來源:外網 作者:浩燁樂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浩燁樂 玄幻魔法

一場塵封十年的舊事,讓嘉平關城籠罩在陰霾之下,家國之情、兄弟之誼、戀人之愛該如何取捨,面對家國安危,眾人的命運又該何去何從......展開

《嘉平關紀事》章節試讀:

戴乙揮着拳頭沖向沈茶,在場的人,無論是新兵還是老兵,亦或是各位將官,都是萬萬沒有想到的,畢竟軍中是最講究上下尊卑的,除了日常的操練之外,敢對上司動手,不管是不是惡意的,後果都是相當的嚴重。就算不除名,打板子也會給打成半殘,最後還是要離開的。
戴乙這個人,從小到大都是養尊處優的,在家裡、在武館一直都是說一不二,別人要是違逆他的意思,他除了把人揍一頓之外,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方法。就算到了邊關,進了新兵營,依然是這麼簡單粗暴。不過,他仗着自己有點本事,又是個小頭目,在新兵營里可以橫行霸道,但放在整個沈家軍里,他就是只小蝦米,沒有人會放在眼裡,所以,他的結局在他挑釁沈茶的那一刻就已經註定了。
雖然被那一聲吼震了一下,沈茶還是很快就反應過來了,她將手裡的鞭子丟給了身邊的沈昊林,展身一躍離開人群,一個閃身,躲開了戴乙的第一次進攻。
聽到消息跑過來圍觀的各營大將都興緻勃勃的站在沈昊林和薛瑞天的身後看着,還有拿着小本子寫寫畫畫的,把沈茶的招式都記下來,準備回去研究研究。沈家軍里一直都有一個傳聞,從元帥到將軍,功夫最厲害的還是沈茶,就連元帥也只能甘拜下風。不過,這一直都是傳聞,沒被證實過,但沈茶的武力值高,卻是不爭的事實,畢竟人家的軍功在那兒擺着呢!
整個沈家軍的大部分將士都知道沈茶將軍擅長的是長鞭,每次上戰場都是揮舞着她的長鞭衝鋒陷陣的,但只有少數人才知道,沈茶的拳腳功夫才是真正的一絕,她自己琢磨出的那套蓮花拳,雖然看上去軟綿無力,但實際上威力無窮。跟沈茶比划過拳腳的各位將軍,都領教過其拳法的威力所在。只不過,拳腳功夫在戰場上沒有太多的用武之地,就連步卒都會使用腰刀或者長矛,比拳腳的殺傷力要大很多。
所以,沈昊林有的時候會嘲笑一下沈茶,說她這麼好的功夫,應該去闖蕩江湖,准能成為一代宗師。沈茶對這個說法還是很認同的,只可惜,她生在邊關,長在嘉平關城,這裡有她的家,有她的責任,外族的狼子野心一天不除,她是不可能丟下這裡的一切自己去逍遙的。
那些沒見識過沈茶拳腳功夫的,全都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目不轉睛的盯着沈茶的一舉一動,他們在心裏盼着這個武館出身的戴乙能堅持的時間長一點,他們好學一學沈將軍的獨門拳法。
右軍主將田芸是領教過沈茶的厲害的,雖然就比划過一次,但印象極為深刻,最重要的是,經過那次的比試,居然讓他突破了瓶頸,功夫又提高了一大截,他對沈茶簡直是感激不盡。
田芸摸着下巴,壓低聲音跟自己的兩個副將說道,「這小子純粹就是死催的,跟沈家妹子比什麼不好,非要比拳腳功夫,簡直就是班門弄斧。雖然沈家妹子不會對他下死手,但也不會讓他太舒服的。」
「將軍說的是,我看沈將軍就是逗着他玩,根本就沒用全力。」
一號副將顏戎,看上去像是個書生,實際上也是個書生,從小飽讀聖賢之書,但目標並不是要考個狀元,而是要來邊關從軍,要來揍遼金這些外族。雖然顏戎看上去瘦瘦小小,但天生神力,單手可舉起一個兩百來斤的大胖子,被薛瑞天評價為是個武力值比較高的書生。書生終歸是個書生,除了操練兵士和領兵打仗之外,他從來不着盔甲,總是一身普通的圓領書生袍。
這一點,倒是跟武定侯薛瑞天有相同的喜好,他們兩個出門逛街,總會被誤認為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有不長眼的,也會來挑釁一番。被認為是書生,兩個人都不生氣,不僅不生氣,還樂在其中。只不過,要是有人欺負到他的頭上,這個看上去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書生就會變身,他也不打人、不揍人,只是高高的把人舉起,從酒樓上給扔出去。時間久了,除了外來的人還會有些誤會之外,嘉平關城的小混混、浪蕩公子什麼的,見着顏戎就會立刻腳底抹油的。
顏戎眼巴巴的瞅着是不是在空中輾轉騰挪的沈茶,嘖嘖了兩聲,說道,「回頭跟元帥商量商量,也讓我和沈將軍切磋一下。」
「得了吧,你會被打擊得懷疑人生的,沈將軍的路數,可不是靠你這身蠻力就能打贏的。她對付像你這樣的蠻牛,還是很有一套的。」已經和沈茶較量過的二號副將衛子昕拍了拍顏戎的肩膀,語重心長的勸說,「我跟你說,那次和她打完,好幾天都沒緩過來。也不知道沈將軍用的是什麼法子,她的拳頭打在身上吧,感覺軟綿綿的,當時一點都不覺得疼,可到了晚上,我這個身上啊,那叫一個不得勁兒,又酸又疼,整個晚上都沒睡好。後來的那幾天,雖然情況好了一些,但也不怎麼舒服。」
「元帥說過,沈家妹子的拳法就是後勁十足,也不知道她是怎麼琢磨出來的。聽說,傳授她拳腳功夫的師父是個隱世高人,能拜這位高人為師,也是機緣巧合。」田芸看着場內的兩個人,嘆了口氣,「還甭說,戴乙這小子其實還是有點本事的,也難怪新兵營的那幾塊貨對他言聽計從的,若能把這點本事用在對付金、遼上,定能立功,可惜了。」
「有什麼可惜的,這種人就不配留在嘉平關城,留下來也是個禍害,說不準以後會給我們帶來大麻煩的!」
這個聲音是從田芸身後傳過來的,他們仨本來就是來得最晚的,也沒往前擠,就躲在後面瞧着,沒想到,還有人來得比他們更晚。
田芸轉過身一看,撲哧一聲,笑了。
「你小子不剛下值回府睡覺去了,怎麼又跑回來了?」
來的是沈酒,他剛填飽了肚子準備睡一覺,就聽影衛們說,新兵營有個不知死活的小子挑釁他姐,他就跑過來看個熱鬧了。
「覺一會兒再去睡,熱鬧不看就錯過了。我姐現在難得出手,不好好看看、學學,豈不是浪費!」
沈酒看了看四周,縱身一躍跳到了給將官們休息用的涼棚上,站得高看得更清楚一些。甭看他們是姐弟,也不容易看到他姐出手,他姐現在除了跟元帥還過過招之外,不怎麼跟其他的人切磋、比武了。至於揍人什麼的,更不容易看見了,沈家軍的人都是老油條,沒人願意招惹心狠手黑的沈將軍。
說話間,場中的沈茶和戴乙已經過了有五十來招了,一個沒怎麼出力,一個已經是滿頭大汗了。沈茶一邊打一邊在心裏嘆氣,這個戴乙啊,也難怪會氣焰囂張,確實是有點本事的,要是培養一下,做個副將還是沒有問題的。只可惜,這種不聽號令、無視軍紀的性子留在軍營實在不怎麼合適,萬一上官不順着他的意思,脾氣一上來,直接動手了。這要是大敵當前,完全可以打亂他們整個的部署,讓外族有機可乘。這對於嘉平關城來說,就是最大的災難。
想到這裡,沈茶的眼中閃過一絲冰冷,這種後患無窮的人,哪怕是一代宗師,也是絕對不能留下的。留下了這樣的人,就是對全程百姓、整個沈家軍的背叛。不過,在送走這個人人之前,也要給他留個紀念,讓他好好的記住,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也不枉他大老遠跑來從軍心。
跟戴乙又磨了差不多有七八個回合,沈茶看準了對方的一個破綻,直接送了他一個窩心腳,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故意的,被踹飛的戴乙從空中摔落的地方正巧是他之前自己砸出來的那個坑。
「今日鬧事之人,戴乙杖責七十,其餘人等三十,全部開除,永不錄用!」沈茶站在原地,目光冷冷的掃過所有的新兵,「記住,從你們踏進這裡的那一天、那一刻開始,你們就是大夏的軍人,你們的責任就是為大夏的君王盡忠,為大夏的百姓盡義!」
「是!」
沈茶看了他們一會兒,轉身往沈昊林和薛瑞天的方向走去,一邊走一邊跟跑過來的校官說,「行刑的時候,讓他們都看着,一個都不許離開。」
「是,將軍!」
校官應了一聲,轉身去跟新兵們下命令去了,他相信,從今天開始,這些新兵就會老老實實的聽話,老老實實的操練了,不會再起什麼幺蛾子了。
「辛苦了!」看到沈茶走過來,沈昊林很體貼的送上了一杯茶,順便用自己的手帕給她擦了擦並不存在的汗水,「這回應該不會有人再鬧事了,這幫小子讓你給嚇住了,怕是要視你為洪水猛獸,要躲着你走了。」
d
..
q,精彩!(
=
)

《嘉平關紀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