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嬌妻在上:寶貝,快關門
嬌妻在上:寶貝,快關門 連載中

嬌妻在上:寶貝,快關門

來源:google 作者:諾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蕭肅寒 諾諾

「噠!噠!噠!」靜寂的走廊上傳來皮鞋鞋底與瓷磚相觸的聲音,節奏感十足,卻又給人一種滲的心慌的感覺偌大的房間沒有開燈,只有一縷幾不可見的亮光從那沒有被拉緊的窗帘縫裡穿射進來,給這昏....展開

《嬌妻在上:寶貝,快關門》章節試讀:

殷聿站於電梯外,蘇影坐在輪椅上,他的雙手推着輪椅,兩人應該是要進電梯。

此刻,他的臉上並沒有那如閻王般的陰鬱與冷冽,倒是看起來了隨和了許多,只是在看到程一諾的那一瞬間,臉上那少許的隨和立即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又是一臉的陰戾與森寒。

那一雙眼睛就像是沉浸在寒潭裡的利刃一般,陰人惻惻的盯着她,似是要將她斬砍成幾截。

程一諾不禁的打了個顫慄,本能的縮腳往電梯里退去,然後後背撞到了電梯壁。

她就像是一隻被困在籠子里的小獸一般,縮在電梯的角落裡,小心翼翼又戰戰兢兢的看着他。

倒是蘇影的臉上漾着一抹優雅的親和微笑,在看到程一諾時,眼眸微微的眯了眯,朝着她揚起一抹友好的微笑,朝着程一諾緩聲說道,「你好!」

蘇影長的很漂亮,一條及踝的長裙,遮去了她不方便的雙腿,但是那穿着嶄新而又精緻的柳釘鞋的腳,看起來卻是根本不像是有事的樣子,就連腳背都是那樣的精美。

程一諾在與蘇影對視上的那一刻,她腦子裡一閃而過的是之前的尷尬,她脫光了衣服站於這個男人面前,儘管還有那一點的遮羞物,但是有與沒有根本就沒什麼區別。

她本就是想要脫光了爬上他的身上,卻是被他的妻子撞了個正着。那一刻,活生生的就是一種捉、奸在床的感覺。

那種感覺,讓她在蘇影面前抬不起頭來,更有一種無臉面對她的羞恥感。

雖說是為了她的女兒,但她依舊還是做出了有違道德的事情。雖說,她並沒有爬成功,但是卻改變不了這個事情,也改變不了她被他的妻子逮個正着的事實。

而此刻,她卻並沒有責怪自己的意思,反而還一副友好的與自己打招呼,這讓程一諾更加的無地自容。

後背緊緊的貼着電梯壁,低頭看着自己的腳尖,本來垂放於兩側的雙手在這一刻緊緊的擰成了一團,十指就像是麻花一般,甚至隱隱的還有些痛。

然而這一點痛與她心裏的那一抹痛意比起來,根本就算不上一回事。

她的心裏不僅是痛的,更是羞恥羞憤的,還有無助的。

程一諾有些不敢與他的鷹眸相視,甚至是有些害怕的。

「聿,你把人家嚇到了。」程一諾正垂頭無措之際,聽到一抹很是好聽的聲音響起。

蘇影抬頭與殷聿對視着,噙着一抹淡淡的淺笑,那笑容很是好看,給人一種如人沐春風般和煦的感覺。

殷聿的視線從程一諾身上收回,落在蘇影身上,冷冽的聲音響起,「還不出來?打算在電梯里過了!」

他的視線是落在蘇影身上,這陰鷙的聲音卻是對着程一諾說的。

程一諾猛的回過神來,趕緊邁步出電梯,只是卻是在緊張慌亂的時候,就越是容易出錯。

她才剛走出電梯,不小心扭了下腳,然後整個人便是朝着一旁傾了過去。

結果只聽到「哧啦」一聲響,入她眼瞼的是一條肌理分明,張馳有力的大腿,腿上還有性感的腿毛。

而她的左手則是揪着他那已經被她撕破的褲腿,至於右手……

程一諾只覺得掌心一陣滾燙,就像是被剛剛的爐子里拿出來燒紅的鐵鉗給烙到了一般,灼的她掌心發痛。

趕緊鬆開,收回自己的右手,也順便收回自己的左手。只是看着眼前那一條長而有力的大腿時,她有一種天眩地轉,死到臨頭的感覺。

她整個人則是很狼狽的跌坐在地上,腳踝處傳來再一次被扭傷的痛感。但是卻怎麼都比不上此刻她臉上的灼熱感,就像是整個張都貼在火爐上烤的一般,腦子裡則是「嗡嗡嗡」叫着。

該死!

怎麼有錢人的褲子都這麼不牢,這麼不經拉的?

他們穿的不都是價格不菲的衣服嗎?不是應該牢固度更好的嗎?怎麼,她就這麼一拽就……破了?

此刻的樣子,看起來,完全就是她不顧場合,一副餓狼撲食般的樣子,想要把他給撲倒了。

殷聿低頭看着被撕破的褲腿,再看看跌坐在地上的程一諾,墨眉擰成了一團,眼眸里更是一片陰鬱中帶着凌厲還有一股抹不去的肅怒。

那一雙鷹眸里,幾乎是迸射出熊熊的怒火,一束一束的朝着程一諾射過來的,一副恨不得射死她的樣子。

程一諾在接收到那一抹眼神時,冷不禁的打了個顫慄,抬眸與他對視,小心翼翼又惶恐不安的說道,「我……對……不起,我……不是……」

「聿,你還是先回房間暫時歇會吧,讓章開元給你送套新的過來。我和想她聊聊,謝謝她,行嗎?」

程一諾的話還沒說完,蘇影淺笑看着她,對着她投去一抹安慰的眼神,然後抬眸對着殷聿笑盈盈的說道。

殷聿看着此刻有些狼狽的自己,眉頭擰的更緊了,朝着程一諾狠狠的剮去一眼後,轉身離開。

蘇影看着他的背影,特別是那一隻被扯破的褲腿,眸色變的有些複雜。

隨即立馬轉頭,繼續笑的一臉優雅得宜的看着程一諾,柔和而又清緩的說道,「你不要緊吧?能不能站起來?」

程一諾回神,朝着她揚起一抹感激的淺笑,強忍着腳踝處的疼痛站起,「謝謝,我沒事。」

蘇影抬眸望着她,「我姓蘇,蘇影。」

「程一諾。」程一諾一臉認真的說道。

蘇影伸出右手,「你好。」

出於禮貌,程一諾伸手與她相握。只是在握手之際,怎麼都覺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掌心還是發燙的。

用剛剛才握過他……的右手,與他的妻子握手,那種感覺,怎麼都覺得自己很無恥。

「不好意思,程小姐,我雙腿行動不便,只好麻煩你幫我推一下輪椅了。」蘇影一臉略有些歉意的看着程一諾說道,「本來這都是聿的工作,不過現在得要麻煩你了。我們去那邊聊聊,好嗎?」

聽着這話,程一諾只覺得自己的頭皮很麻很重,更有一種無恥的小三被原配嘲諷數落的感覺。

但也只能硬着頭皮點頭,然後推着蘇影的輪椅朝着她指定的方向而去。

然而當她進房間時,卻是整個人僵住了,甚至有一種想要逃離的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