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嬌嬌懷裡的清冷神明他又乖又黏
嬌嬌懷裡的清冷神明他又乖又黏 連載中

嬌嬌懷裡的清冷神明他又乖又黏

來源:google 作者:陳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吳真真 現代言情 阿坤

【甜寵+求生+種田】(美強慘清冷神明×小白花嬌軟千金)為了躲避和張家族長的聯姻,吳真真連夜出逃,卻誤入深山老林,被一個名叫阿坤的野男人給撿回了家野男人八塊腹肌、身強力壯,什麼都懂卻唯獨不認識女人;偏偏這女人還受了傷,吃飯要喂,走路要抱……阿坤:胸大是病,得治誤以為對方是綁匪、一心只想逃跑的吳真真:???後來,野男人漸漸開了竅,徒手把深山造成了世外桃源,只為金屋藏嬌歷經千辛萬苦終於找到女主的家人:我們來晚了???吳真真:嗚!——她揣了崽了,還一口氣揣了四個!【閱前排雷】①1V1雙潔,瑪麗蘇解壓甜餅(無腦甜!中後期比較齁)感情流,甜寵為主,種田為輔有男主失憶替身梗(我替我自己)②女主內心沙雕表面嬌軟,有腦子但不需要讀者動腦子有嚶嚶怪傾向,口癖多③非傳統種田,偏求生向全文至少80%篇幅只有男女主兩個人,無極品、無家長里短,親戚朋友都是好人(但有不同立場)④男主美強慘所以身上有刀,發前會告知⑤非套路文,寫作難度大,如不慎踩雷請及時留言,會修文請勿隨便棄書,感謝閱讀!展開

《嬌嬌懷裡的清冷神明他又乖又黏》章節試讀:

此刻,伏在地上的吳真真,內心裏完全是另一番感受。

從她這個角度去看,剛好可以看見他小腿上飽滿而勻稱的肌肉,隨着步伐收放自如。

一步,一步……

像是某種頂級的掠食性動物,充滿了令人血脈賁張的壓迫感。

她感受到一種來自天性中的恐懼,讓她忍不住渾身輕顫。

那一刻她意識到,她不是懼怕這個男人可能帶來的危險,而是這個男人……

——就是危險本身。

「疼?」

她聽見男人低聲問了一句,隨後感受到一條有力的手臂穿過她的身前,把她從地上撈了起來。

早就酸軟的腰肢冷不防被他掌心一燙,整個人立刻就軟成了一汪春水,怎麼也站立不住了。

好在有另一條手臂隨即穿過了她的腿彎,把她打橫抱了起來。

——竟然,還是一個公主抱。

吳真真有些害羞地靠在他肩頭,埋着臉不敢看他,一雙手卻自然而然地攀在他頸後。

只能怪她的身體投降得太快,腦子裡暈得厲害。

「這裡?」他順勢掐了一把她的小腿,詢問她的傷勢。

其實並沒有真的在痛……吳真真下意識地先搖了搖頭,隨後意識到自己剛剛是扯了謊,趕緊又雞啄米似的點頭:「嗯嗯!好痛~!」

阿坤有些無奈地瞥了她一眼:這小傢伙,嘴裏沒有一句實話。

但她乖巧順從的樣子,又讓他感到一種莫名的慰藉。

他垂眸看她,少女緊緊摟着他的脖頸,雙頰緋紅,眼睫翕動,呼吸淺淺……

——這不是離不開他嗎?

他很滿意她這種表現,於是淡淡問:「還跑嗎?」

對方趕緊撥浪鼓似的搖頭:「不跑了!以後都不跑了!」

不知道她是真長了記性,還是又在撒謊。阿坤看着她那點可惡的櫻唇,突然就很想狠狠地咬一口。

少女像是感應到了什麼,仰起臉來,可憐兮兮地問:「回去以後……你不會懲罰我吧?」

她本意是害怕對方會把她關起來,但又不敢直說——萬一正好提醒了他呢?於是換了個字眼迂迴去問。

恰巧被她戳中了那點隱秘的心思,阿坤被她問得一怔,眼神忽然就有點飄忽不定。

「咳……不會。」

……罷了,就這樣吧。

男人抱着她,開始往回走。

小人兒柔軟的身軀貼着他,褲料摩擦着他的腹肌……

阿坤突然又想起剛剛穿褲子那檔事兒來。

「這個,別穿了。」他擰了一下她褲腿。

這一句話宛如晴天霹靂,直接把吳真真嚇懵了!

他攤牌了?不裝了?

打算直接霸王硬上弓了?!

「你你你、你剛剛還說不懲罰我的!」

阿坤眉頭微蹙,有些不解地看着她:脫褲子算哪門子懲罰?他不過是擔心她會得濕疹而已。

不過他稍微回憶了一下,隱約記得,好像是有那麼一種體罰方式。

「放心,不打你。」他自以為是寬慰道。

吳真真更不淡定了!

什麼意思???

難不成除了那檔子事以外……

——你本來還想打我?!

「嗚,嗚嗚,嗚嗚嗚……哇!」

少女再也抑制不住了,崩潰大哭!

她這是落到一個什麼樣的惡魔手裡啊!

這通撕心裂肺的架勢讓阿坤都慌了神:怎麼回事?明明剛才還好好的。

為什麼他不穿褲子,她就不看自己?

為什麼讓她脫褲子,她就那麼傷心?

……

阿坤左思右想,百思不得其解,只能下意識去看她的下半身……

那一瞬間,彷彿一道電光划過他的腦海,有一個燈泡亮了。

——平的。

竟然是平的???

她那裡……

小的幾乎看不見……

他又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對比強烈。

懂了。

他完全懂了。

她為什麼眼神躲閃,為什麼哭,為什麼要跑……

這個小人兒從蘇醒開始,一連串匪夷所思的舉動,一下子全都有了解釋。

原來是因為……

——自卑。

她對他感到自卑了。

此刻,阿坤感受着她身體軟軟的觸感,像嫩豆腐般的滑膩,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雖然他很多事情都記不清了,但隱約能想起小時候的事情。他記得他童年時生活在一個家族大院里,每個人都要練習武術,幾乎所有成年人都是一身肌肉……

說起來,他還沒見過像她這麼弱小的人呢。

身體軟綿綿的,一點肌肉沒有,胸前還有兩個那麼大的瘤子……

而且看起來應該很多年了,所以她才會那麼自卑又敏感吧。

唉,自己應該早點想到的……

阿坤心裏隱隱有些懊悔。

他一直獨來獨往慣了,一般也沒有考慮別人感受的習慣。不知道為什麼,好像印象里,也沒有人敢說他什麼的樣子。

要不是她一直在他面前哭,他甚至都不會意識到這一點。

「別哭,不脫了。」

吳真真勉強止住哭泣,抽噎着問:「真的嗎?」

「嗯……」

男人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

「……穿着也可以的。」

說完,好像還有些不好意思似的,微微低下頭,耳廓發紅。

吳真真又懵了。

他這句話……

他這表情……

——不還就是那個意思嗎??!!

少女「哇」的一聲又開始哭起來,這次哭得更凶了!

阿坤徹底不知道該怎麼辦了,他本就不會安慰人,這下完全哄不好了。

不過,行動派有行動派的做事邏輯,既然她是因為這具畸形的身體這麼苦惱,那就從源頭上幫她解決了吧。

回去就幫她做一次身體檢查,順便看看有沒有受什麼內傷。

阿坤打定了主意,抱着人匆匆往茅屋走去。

——(*・ω・)✄——

怎麼突然就五一了……連夜趕了四千字。有很多地方可能都需要精修,後面慢慢穩定了有時間再回頭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