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嬌寵甜妻:秦爺,慢點撩(書號:17338)
嬌寵甜妻:秦爺,慢點撩(書號:17338) 連載中

嬌寵甜妻:秦爺,慢點撩(書號:17338)

來源:google 作者:月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秦肆寒 褚星梨

簡介:秦肆寒,DK集團總裁,身份尊貴,卻被一個女人鑽了空子,一夜荒唐,女人卻不知所蹤!「必須找到那個可惡的女人,找到之後,抽筋剝骨,讓她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秘書兼當事人褚星梨被嚇壞了,連夜逃跑,卻不想被男人堵在角落!「秦總,我知道錯了……」褚星梨連忙求饒!秦肆寒捏着她的下巴:「既然知道錯了,那就對我負責!」褚星梨:「?」展開

《嬌寵甜妻:秦爺,慢點撩(書號:17338)》章節試讀:

林城卻直接把周穎給拖走了,周穎的哭喊求饒聲越來越遠。

會客室內。

褚星梨震驚的看着秦肆寒,完全沒反應過來是什麼情況。

不是讓給給周穎道歉嗎?

怎麼被拖出去被封殺雪藏的是周穎?

秦肆寒冷冽的鳳眸落在她的手上,低沉的聲音沒有一點溫度,「還愣着幹什麼?不去處理傷口?」

「啊……哦,我現在就去。」褚星梨下意識點頭,隨即朝外面走去。

她現在還處於懵逼的狀態。

秦肆寒這是給她撐腰了?

可明白過來之後,她更加疑惑了。

之前那麼針對她,還把她的工資都扣完了,現在竟然幫她,還有就是昨晚。

如果不是他及時出現的話,她可能就被打死了。

這個男人怎麼這麼矛盾?

褚星梨想不通,索性就不想了,她來到洗手間,用冷水沖被燙紅的地方。

沖了一會兒,手就感覺不到疼了,她便關了水龍頭重新回到了工位上繼續處理工作。

這時,林城走了回來,視線在褚星梨的身上多停留了一會兒,眼中滿是疑惑和複雜。

「林特助,你這麼看着我幹什麼?」

褚星梨察覺到他的目光,疑惑問道。

林城道:「之前我還以為秦總要處罰你,沒想到竟然雪藏了周穎,周穎可是DK傳媒目前力捧的小花之一,流水一樣的資源砸在她身上,現在都打水漂了。」

褚星梨愣住。

心裏閃過一抹怪異的情緒,她抿住了嘴唇。

這時,內線電話響了起來,林城急忙過去接通電話,隨即便進了總裁辦公室。

褚星梨坐在椅子上,心亂如麻。

……

晚上,她下班先去了醫院,陪着母親聊天,沒有跟母親提及褚榮天的威脅。

她現在有工作了,還做着兼職,也就沒把褚榮天的話放在眼裡。

她陪着母親吃過飯,便回家換衣服去了。

名倫會所。

江雨橙看見褚星梨的狀態不是很好,便關切的詢問怎麼回事。

褚星梨嘆息一聲,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她了。

「卧槽!」江雨橙低咒一聲,「秦肆寒竟然是這樣的人?平時看他那副樣子,真是完全看不出來啊,這簡直及時衣冠禽獸!」

褚星梨無奈的笑,「沒辦法,我現在缺錢。」

江雨橙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行你就辭職,我可以介紹你去別的地方工作,不用非在這一棵樹上弔死的。」

褚星梨的眼眸閃了閃,昨晚那群人的資料還在秦肆寒的手裡,她現在還不能走。

「行了,橙子,我去幹活兒了。」褚星梨直接站起身,離開了換衣間。

昨晚一晚上的練習,她今天已經可以獨自去送酒水了。

不過好在,來名倫的都不是普通人,不會玩耍無賴那一套。

而名倫也是有專門應付這些的公關小姐,褚星梨也沒那麼擔心。

褚星梨端着托盤朝一個包廂走去,而她身後不遠處的轉角處,一個女人戴着寬大的墨鏡,遮擋住了半張臉,對旁邊的男人說道:「看見了嗎?就是那個女人,無論利用什麼手段,只要毀了她就行。」

「周姐,這事兒包在我身上!」

男人嘿嘿一笑。

周穎唇邊勾起一抹惡毒的笑,「事成之後發照片給我,到時候我會結尾款。」

「好的,沒問題!」

周穎看着男人朝褚星梨離開的方向走去,她摘下了墨鏡,露出一張滿是怨毒的臉!

這個該死的賤人!

如果不是她,她怎麼可能會被秦總下令封殺?

她大好的星圖都給這個賤人給毀了,她要這個賤人付出代價!

……

褚星梨連續送了幾次酒,便拎着托盤到不遠處的小房間裏面休息,這是一個雜物間,在不起眼的位置,平時也很少有人注意到。

這是江雨橙告訴她的,可以用來偷偷懶。

褚星梨揉了揉自己的胳膊,看了一下時間,便起身繼續去忙。

可就在這時,一個人忽然走了進來,褚星梨一怔,「你是誰?」

那人卻猛地伸手,一塊布捂在了褚星梨的臉上,濃郁刺骨的香味襲來,褚星梨震驚,下一秒就暈了過去。

……

電梯門徐徐打開。

幾道高大的身影走了出來。

陸景瀾看了一眼秦肆寒猩紅的眼,忍不住問道:「怎麼?現在連安眠藥都不管用了么?」

秦肆寒患有很嚴重的失眠症,需要靠安眠藥才能睡覺,可安眠藥帶來的副作用卻是讓人的神經出現問題,情緒會冷會熱,脾氣暴躁!

秦肆寒伸手捏了一下眉心,冷淡道:「我聯繫了國外的醫生,在研製特效藥了。」

陸景瀾無奈的嘆息一聲,「所以特效藥研製出來之前,你要靠酒精來麻痹自己?」

秦肆寒不耐煩的看了一眼陸景瀾,「你怎麼廢話那麼多?」

陸景瀾:「……」

幾個人朝包廂走了過去,就在這時,一個男人從他們身邊經過,男人的肩膀上扛着一個人。

陸景瀾掃了一眼,嘖嘖兩聲,「現在的人都這麼迫不及待了?」

秦肆寒幽深似夜的鳳眸染着銳利的光,沒有去看那個人,直接往包廂走去。

只是在進包廂的瞬間,餘光瞥見了那個人肩膀上扛着的身影。

秦肆寒的眉頭蹙了一下,有點眼熟。

他看向身旁的林城,「去查一下,褚星梨是不是還在這裡上班。」

「是。」

陸景瀾聽見這個名字,長眉一揚,「褚星梨?是誰?」

「我的秘書。」

秦肆寒冷淡說道,隨即坐在沙發上,長腿交疊,伸手捏了捏眉心,一副不耐煩的表情。

陸景瀾應了一聲,「你的秘書怎麼會在名倫上班?是不是嫌棄你給的工資不夠高啊?」

秦肆寒猩紅的鳳眸掃了他一眼,帶着幾分徹骨的涼意。

陸景瀾聳了聳肩,「你這麼看着我也沒用啊,我只是猜測而已。」

……

此時。

名倫樓上的房間內。

男人拿着房卡打開了房門,把肩膀昏迷的女人放在了床上,看着女人小巧精緻的臉蛋,曼妙的身體,男人的目光逐漸淫邪起來。

他按捺住躁動的心,把裝備都拿了出來,支好了三腳架,擺放在床頭,調整好角度,隨即便來到了床邊,伸手摸着褚星梨的臉。

「小美人兒,哥哥會好好疼你的。」

……

「秦總,褚星梨確實是在名倫上班,只是我剛找人問了一下,已經半個小時沒看見她了。」林城回來,表情嚴肅的對秦肆寒說道。

秦肆寒的眉頭蹙了起來,腦海中莫名閃過了之前那個被人抗災肩膀上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