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假女帝:從女裝開始稱霸女尊界
假女帝:從女裝開始稱霸女尊界 連載中

假女帝:從女裝開始稱霸女尊界

來源:google 作者:餘生歡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寧鈺 長桉

【男頻女尊+假女帝+系統】寧鈺穿越女尊世界,轉生皇子,奉母之命成為女裝大佬!隱藏身份十九年,他終於成人,登基做了假女帝……女身帝君,絕美丞相,傲嬌國師,都無一例外的成了他的好閨蜜……而這一切,皆因系統無力!好在被人當朝揭穿身份後,女尊稱霸系統意外激活,他從此走上人生巔峰!修鍊絕世武功,重整河山,戰盡天下高手,順帶和好閨蜜談一場甜甜的戀愛!……這一世,他要稱霸女尊界!展開

《假女帝:從女裝開始稱霸女尊界》章節試讀:

這吻來的猝不及防,連寧鈺都沒反應過來,他是有想過要攻略陸燕然,可他這還沒開始攻略呢呀!

「什麼情況?難道她一直藏的這麼深?我一點都沒察覺到?!」

遲疑的間隙,二人已從書閣旁吻到了內房,這裡是專供寧鈺讀累了休息的地方,自然擺着一張大床,兩人也自然而然的吻到了床上。

「不行,事出反常必有妖,得想辦法制止她!」

寧鈺心裏這麼想,實際卻由着自己的本性又享受了一會兒美人的香吻,直到她的手開始不老實起來,他才出手將她制服,也是這下他才終於察覺出不對。

陸燕然雖為文官,可也多多少少有點內功底子,卻被他輕而易舉的制服,再加上她的臉色紅的已經不太正常,寧鈺基本可以斷定,她應該是吃了什麼不該吃的葯了!

「能讓普天下最正經的人變成這副模樣,什麼葯什麼厲害?」

寧鈺暗自吐槽着,心裏也跟着糾結起來。

要說乘人之危,肯定和他高尚的節操與本性不符,可要說完全拋棄雜念,這麼一個大美人躺在這兒,要說坐懷不亂,那才是真與他的本性不符!

思來想去,他最終決定斥巨資,花費三十點庸君值從系統商店裡買了一枚初級解毒丹,喂她吃了下去。

「這次就先算了,下次一定!」

強忍着心中邪念喂她吃下解毒丸後,等待她恢復的間隙,寧鈺轉身朝着外屋走去,可這剛邁出步子他就覺出不對,只覺得自己腳下輕飄飄的,彷彿踩在棉花上一樣。

「恭喜宿主已完成取陰的第一步,正式踏上修鍊道路,請再接再厲,繼續加油,做大做強,再創輝煌!」

直到系統提醒,他才意識到自己已經達成了修鍊武仙煉體訣的前提條件,易筋洗髓後又完成了取陰。

也是這下他才明白,原來取陰的第一步不止是要取到女子的金津玉液,最關鍵的還得要未出閣的女子,剛剛他和陸燕然那一吻,無形中竟然幫他開啟了修鍊道路,真是瞎貓碰上死耗子了!

可縱使心裏美滋滋,寧鈺也沒忘了正事,在外房搜尋半天后,他最終將目標放在了唯一有可能被人下藥的地方,也就是那座靠牆邊擺着的銅香爐里。

「查查屋裡的香爐是誰添的,把人給我帶來。」

對着門外的王公公下令後,寧鈺回到內房,專心觀察起床上的陸燕然來,要說這解毒丹也還真管用,這才剛過一會兒,她整個人就恢復了正常。

「你醒啦?」

耳畔傳來的呼喚聲讓陸燕然緩緩睜開眼,看到寧鈺躺在自己身旁,她頓時嚇了一跳。

「別擔心,你剛剛中了毒,暫時失了心智,朕喂你吃了顆解毒丸,現在已經沒事了,話說你應該記得是怎麼回事吧?」

「我記得我正在書閣前挑書,突然覺得身體有些不對勁,就暗自驅動體內真氣想抵消不適感,卻沒想到越調動真氣身體就愈發的不對勁……」

「原來如此,這麼看來那香爐里的毒應該是專對修鍊內功的人起作用,原本的毒性或許只是讓身體不適,可一旦催動真氣,毒性就會更加強烈,也就正好中了下毒者的圈套!」

話說到這兒,寧鈺也才徹底明白了自己為什麼沒有受到影響,看來有時候不會武功也是一件幸事!

「朕來之前你應該待了有一會了吧?」

「是待了一段時間,只不過臣一直專心欣賞先帝畫作,沒在意其他……只是,陛下為什麼沒事呢?」

寧鈺被問的啞口無言,畢竟他白天才在大殿上展示過自己「深厚的內功」,如今沒有中毒反而又不好解釋了。

「是因為……朕有兩顆解毒丸,我察覺到不對就直接吃了,沒運真氣,行了不說這個,你怎麼樣,身體沒事了吧?」

「微臣身體倒是無妨,只是……臣方才貌似對陛下不敬了?」

察覺到她顧慮的寧鈺當即出聲安撫道:「朕不是蠻不講理之人,當時你理智全失,所做之事皆非本意,朕不會為難你的,好了,言歸正傳,你覺得這件事是何人所為,其目的又是什麼?」

一聊到正事,陸燕然立刻換上一副嚴肅的表情,這也是寧鈺最欣賞她的地方,聊私不談公,談公不露私,情緒轉換之快如同被設定好程序的機器,這樣的人,生來就是做權臣的料!

「回稟陛下,依臣拙見,剛剛之事可以同白天的事情聯繫起來,下藥之人應該就是挑撥高將軍的人,至於此人目的,還是想誣陷陛下是男兒身,以此引得陽國大亂。」

寧鈺聞言滿意的點點頭,既肯定她的推測,也佩服她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裏就從之前的突發事件中抽離,恢復到冷靜思考的狀態,並且看樣子沒受一點影響 。

「跟朕想的一樣,幕後之人鐵了心要證明朕是男兒身,為此不惜把你也牽扯進來,不過這個計劃要想順利實行,還缺一個最重要的因素。」

話一出口,陸燕然立刻明白了寧鈺的意思,如果幕後之人篤定他是男兒身,想要以這個計劃拆穿他,那就必須要一個見證者,將二人「捉姦在床 "!

「依朕來看,為了避免計劃失敗,這個見證者一定不知情,很可能是被引過來的,並且能不受朕的控制,有能力有膽識將自己的所見昭告天下,最關鍵的一點,這人腦子得不太好使!

「聽了陛下的推測,臣大概知道一會兒來的會是誰了。」

話音未落,外房便傳來大門被推開的聲音,下一秒,手握長刀,穿着一身女僕裝的高朝就出現在二人面前,滿臉驚慌的大喊道: "陛下,有刺客!

望着面前大喘着粗氣透出一股「聰明相」的高朝,寧鈺和陸燕然不禁對視一眼,臉上都寫滿無奈的搖搖頭,心中想法也很一致。

「果然是這個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