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江湖瓦舍,勾欄皇城
江湖瓦舍,勾欄皇城 連載中

江湖瓦舍,勾欄皇城

來源:google 作者:布穀子規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木易雨兒 趙玖霄

【穿越架空權謀高武歌姬詩書開疆擴土】大宋小乞丐玖霄,浪跡勾欄瓦舍16年……潛淵青龍一飛衝天……大理寺緝拿……樞密院追殺……禁軍通緝……皇帝、花魁、王爺、太監全部出動……毀海上之盟,雪靖康之恥……展開

《江湖瓦舍,勾欄皇城》章節試讀:

跑向西樓的途中,有樊樓夥計叫住趙玖霄。

「玖霄,跑什麼啊?」

趙玖霄轉過頭,認出同是店小二的小冬子,大名吳冬曉。

趙玖霄:「小冬子,出啥事了?」

小冬子:「蠻夷鬧事,要上西樓禁地找師師娘子。」

小冬子奇怪的看着玖霄:「怎麼,你傷全好了嗎?」

趙玖霄沒有回答。

聽說是蠻夷鬧事就來氣,火頭馬上提到嗓子眼。

恰好,西樓禁地的班頭黃炯,也匆匆跑過來,好像急着要找人。

趙玖霄一把抓住黃炯,問道:「黃班頭,是金國的撒盧毋一幫蠻夷鬧事嗎?」

「不是,遼國的。」黃班頭喘着氣回答。

黃班頭,二十多歲小夥子,和趙玖霄還算熟悉。

趙玖霄:「怎麼回事?」

黃班頭:「就那麼回事,去年來聽師師唱曲,多給了點銀子,今年又提着銀子來,師師不見,就不依不饒。」

趙玖霄:「沒人管嗎?」

「遼國來使啊,誰敢動手,這不,我到處找大管家。」黃班頭說完就想跑。

趙玖霄抓着黃炯:「別急,幾個人?」

「三個,一主二仆,主子是遼國來使武將,已經喝醉了,兩個僕從是帶刀護衛。」黃炯接着反問:「你難道有辦法?」

「等着,老子試試,來使沒他媽一個好種。」

趙玖霄眼睛血紅,他脫下樊樓店小二外套,丟給小冬子,咬牙切齒的說道:

「給老子拿着,你們倆都不認識我啊,記住了嗎?」

趙玖霄跑到伙房,從爐膛抓起兩把炭灰,就向自己臉上抹去,直到整個臉一片漆黑,不見一點皮膚顏色。

大步向西樓走去。

這一幕全被伙夫木易武盡收眼底。

跟着趙玖霄出了伙房,順便還抄起一根燒火棍,藏在了身後。

黃炯也不去找人了,看着昔日弱弱乖巧的玖霄,怒氣沖沖的模樣,不知道他要幹嘛。

小冬子看見一臉黢黑的玖霄從伙房出來,馬上上前擔心的問道:

「玖霄你要幹嘛,你傷都還沒好全吧!」

「滾開,說了不認識老子的!」

趙玖霄沒給小冬子好顏色,握着拳頭,大步向西樓走去。

黃班頭和小冬子緊跟在趙玖霄身後,口中輕聲念叨:

咋回事,玖霄瘋了嗎?

前兩天被揍糊塗了嗎?

那個膽小怕事的小滑頭,怎麼突然一下變了?

好像挽起的衣袖都是腱子肉……

一大幫食客也跟了上來,看熱鬧不看白不看。

大鬍子木易武也緊緊的跟在玖霄幾步之外。

好像有一股熱血,被這年輕血性小男子漢喚起!

西樓下已經聚集了不少人,呈半圓形。

西樓大門緊閉,幾位護院,緊張的守候在門前。

半圓形的人群,幾十號人,就是看熱鬧了。

起鬨的有。

吃瓜的有。

嘴上咬牙切齒說遼國使臣太過分的有。

也有說拿錢買唱,接上去唱兩曲不就得了……

半圓中間一位身穿皮襖的遼國武將,端坐在圈椅中,半醉半醒。

口中罵罵咧咧:「婊子……小娼婦……去年收了……大爺我……一百兩金子,今年不理……老子,今年老子……提了二百兩金子……哎……小曲唱得……他媽真帶勁……」

手中提着一個羊皮袋,在手中晃着:「二百兩金子……不唱了……」

兩個遼國襖甲護衛,嬉皮笑臉的站在圈椅旁,腰間挎着彎彎的馬刀,抖動着雙腿……

趙玖霄鑽進人群,站立,穩定了一下情緒。

心中冷靜的盤算:

自己沒有武器,赤手空拳,劣勢!

三比一,劣勢!

半圓中,面對人群,不能偷襲,只能正面對敵,劣勢!

必須讓兩個護衛沒有抽刀的機會。

第一個沒問題。

第二個嘛,就看解決第一個的速度了。

功夫最好的應該是武將,但已醉,只要不會醉拳就行!

上吧,不能猶豫,老子趙玖霄的多人格鬥術,還真沒機會實戰過。

只能全部用殺招了!

快!

准!!

狠!!!

只見人群中,竄出一個小夥子,並不雄壯,並不高大,一臉漆黑……

大鬍子木易武已經在人群的第一排,緊握燒火棍,目不轉睛的觀察着事態發展……

趙玖霄一腳飛踢……

那速度,人們一陣驚呼……

驚呼還沒結束,右邊的襖甲護衛已被踢飛出去,空中捂襠,向西樓木柱飛去……

左邊的襖甲護衛意識到被偷襲,伸手去抽刀,還沒抓到刀柄,左腦已被旋風腳狠狠的踢中,直直的一根人棍倒在地上……

只聽見飛出的護衛嘭……嘭……兩聲響:撞柱……落地!

人棍倒地:噗……

坐在圈椅中的武將,濃濃酒氣,半閉着眼,口中罵罵咧咧,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只感覺頭頂和下巴被兩隻手抓着,轉動,頸椎咔嚓……

這個武將該死!那兩個護衛就留一條命吧,一袋煙的功夫他們就醒了。

只不過,一個會斷子絕孫了,一個會傻。

圍觀的人「轟」的一聲,向後面散去,口中有人喊出:

「殺人啦……」

「閉嘴!」

玖霄一聲高呼。

叫殺人啦的「啦」字還沒叫完,就被那聲威嚴的「閉嘴」喝住。

西樓門前一陣寧靜,落針可聞。

殺人的小夥子,手提裝有二百兩金子的羊皮袋,對着還沒散去的人,威嚴的說道:

「我!青龍少俠!專殺蠻夷,專殺欺負大宋百姓的惡人、貪官污吏!!」

然後,大步的向樊樓大門走去。

趙玖霄看見了大鬍子爺爺,還有藏在身後的燒火棍,從盯着他的眼神中,他看見了讚許的目光!

也看見了黃炯班頭和小冬子驚愕的眼神!

還有不少他好像認識的樊樓夥計和幾十號食客。

趙玖霄闊步走出大門,便快速的鑽進一個小巷……

半個時辰後,玖霄哼着小曲,提着兩壇好酒,臉上乾乾淨淨,穿着一身新衣,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為迎接元宵節到來,勾欄瓦舍,臨街店鋪,各種形狀和圖案的宮燈都已掛上,讓東京變得更加絢麗多彩。

走進樊樓大門,和認識的門童點頭招呼。

樊樓總是那麼人潮人海,生意火爆,今晚估計又是好上百桌客人,聽曲的、吃飯喝酒的、文人騷客吟詩作畫的、喝茶的、談生意的……

玖霄回到伙房雜物間。

雜物間內,玖霄下午買回來的酒菜已經擺上小方桌。

肯定是大鬍子擺的,雨兒還有半個時辰才會回來。

玖霄放下兩壇好酒,揣上二十兩金子,走出房門。

天慢慢暗淡下來,玖霄圍着燈火輝煌的樊樓主樓轉了一圈,來到西樓門口。

時不時地聽見有人小聲的議論,竊竊私語,好像能聽見「青龍少俠」的議論聲。

突然,玖霄的後背被一隻大手緊緊的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