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江北辰王雪舞
江北辰王雪舞 連載中

江北辰王雪舞

來源:外網 作者:九州狂少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九州狂少 都市言情

五年前,父親公司被人設計陷害,血本無歸,江北辰為了給父親治病在親人面前受盡屈辱,甚至被未婚妻無情拋棄,最後更是被沉入江中。五年後,他榮耀加身,強勢歸來,不僅掃盡一切凌辱,為父報仇,更是屹立九州之巔,俯瞰天下。展開

《江北辰王雪舞》章節試讀:

五年後。
深秋。
雲海市國際機場。
一名劍眉星目的青年從私人飛機上緩緩走了下來,感受到闊別已久的氣息,青年的指尖微微有些顫抖。
「軍門,天氣涼,您的傷還沒痊癒,注意保暖!」
身後一名臉如刀削的高大男子走上前來為他披上一件黑色大氅,而後恭敬地退到一邊。
「無礙!」
江北辰擺了擺手,旋即目光移向前方,臉色有些陰鬱地開口道:「我讓你查的事怎麼樣了?」
「已經有些眉目了!」
高大男子點了點頭,「光輝集團這幾年發展迅猛,總部搬到了江南,但已經不是原來的那批人!」
「當初那批人呢?」江北辰皺眉問了一句。
「這個暫時還沒有什麼進展,我們在調查當中遇到了一些阻礙,光輝集團背後似乎與京畿方面有些關係!」高大男子又恭敬的說了一句。
「京畿?」江北辰冷笑一聲。
「繼續調查,這件事我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江北辰眼神閃過一絲凜冽寒意。
當年,光輝集團的人害得父親破產,重病身亡。
後來在父親下葬當日,光輝集團的人現身,辱罵他們父子,更是將他沉江!
所幸他命不該絕,被軍中之人救起,從了軍!
五年戎馬,成就軍門之名。
如今,他回來了。
當年受盡屈辱借到錢卻沒能把父親救回來的遺憾,一直是他心裏的一根刺。
人死不能復生,但這個仇,他必須替父親報了!
「是!」高大男子躬身答道。
「好了,你退下吧,有情況隨時向我彙報!」
江北辰擺了擺手,高大男子旋即化成一道影子隱沒在機場的人流之中。
高大男子走後,江北辰接到了一個電話。
「喂?公子,聽說您,回來了?」電話里是一道蒼老的聲音,可以聽出來,很激動。
「老何,沒想到你消息還挺靈通的!」江北辰無奈地笑了笑。
三年前,他南下執行任務的時候,無意間救下老者一家老小,其實不過是隨手為之。
但老者卻當場發誓,何家上下將畢生侍奉、追隨江北辰。
「嘿嘿,那這次,您還走嗎?」何浮生連忙問道。
「暫時不走了,在雲海修養一段時間!」江北辰道。
「您不走了?那簡直太好了!」
如果有人能夠看到此刻電話後頭,雲海市首富何浮生如此激動和崇敬的表情,一定會驚掉下巴!
「如果有什麼事情需要老朽的,您儘管吩咐……要不然,我現在立刻就去見您?」何浮生語氣無比激動,彷彿找到了主心骨。
「你不要來見我,等我有需要的時候,自然會去找你!」江北辰連忙拒絕了。
他這次回雲海秘密修養,不想驚動太多的人,否則怕西境局勢動蕩。
「另外,我在雲海,需要一個身份,最好是商人!」江北辰想了一下說道,這樣自然是為了掩飾自己的身份,也是為了迷惑一些潛在的敵人。
「好,那既然如此,我便把何家旗下最好的一家公司,榮鼎投資公司划到您的名下,稍後我會讓秘書張苗跟你對接!」何浮生立刻說道。
江北辰掛了電話,朝機場出口走去。
走到出口,江北辰的身形卻是一怔,他看到了那道熟悉又陌生的倩影。
一名女子站在一輛寶馬前,身材尤為高挑,五官精緻,渾身散發著冷艷氣質,她站在那,就是全場的焦點。
王雪舞,雲海市王家大小姐,也是江北辰結婚三年的妻子。
結婚三年,也離別了三年的妻子。
沒想到,她會來接自己。
江北辰快步走到王雪舞跟前,看着她微紅的眼眶,想給她一個擁抱,又擔心太過唐突。
心有愧疚,想說幾句抱歉的話,又不知該如何開口。
戰場上威風八面的將領,軍中神一樣的傳奇,此刻卻像個手足無措的孩子。
最終,還是王雪舞開口道:「回來了。」
「回來了。」江北辰嗓子有些緊,沉聲答道。
「上車吧。」王雪舞低下頭去,沒有再多說什麼,二人便上了車。
車子是寶馬5系,有專門的司機,江北辰原本想要坐在後邊,卻發現后座還坐着一名女子,看樣子是王雪舞的助理,他便坐到了副駕的位子。
「雪舞姐,我們耽誤了半個鐘頭了,您和陳總約好的時間就快到了。」
小助理低頭看着手上的腕錶,一臉愁苦,「如果這次再拿不到投資,今晚王家董事會的時候,我們思韻可就真的沒法跟董事長交代了!」
說完,她瞥了一眼江北辰,眼神中閃過不耐。
王雪舞也看了看時間,向司機道:「小胡,開快點,先把我丈夫送回家。」
三年前。
小妹王子晴與江家大少爺江軒轅未婚先孕,奉子成婚。
重門風的王伯仁一氣之下得了重病,就讓王雪舞履行和江北辰的婚約。
而王雪舞作為王伯仁的長女,為了父親,只能順從王伯仁的意願下嫁江北辰。
因為江北辰棄子的身份,王雪舞這些年沒少受委屈。
旁人的嘲諷,家族的排擠……
這三年來,她默默地扛下了所有的壓力,即便江北辰三年未曾回來過一次,她也沒有半句怨言。
江北辰聽見「我丈夫」這三個字,心底不禁有些觸動。
對自己的這位妻子,他還是愧疚的。
從軍第二年,王伯仁忽然打電話告訴他王子晴和江軒轅成婚的消息,電話里語氣萬般愧疚,執意要將自己的大女兒王雪舞許配給他。
念及與王家的婚約是父親遺志,王伯父又從小待自己如子侄,江北辰告假回來與王雪舞低調完婚。
只是成婚當晚,江北辰便接到了部隊的電話,去執行緊急任務。
一走,便是三年……
從她們的談話中,得知王雪舞還有生意要談,江北辰歉意更濃,他想開口讓王雪舞先忙,他自己打車回去就行。
就在這時候,助理於茜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喂,陳總,您到了是吧?非常不好意思,我們這大概還需要半個小時,哦,好的好的!」
掛了電話,於茜對着王雪舞說道:「雪舞姐,陳總說讓您不要着急,他會直接到家裡來找您!」
「談的是生意,他到家裡來做什麼?」王雪舞眉頭皺了皺。
於茜卻抿嘴一笑:「還能是為了什麼呀,還不是雪舞姐您魅力大,只要您勾勾手,雲海市哪個青年才俊,能夠抵擋得了?」
「如果您現在是未婚,咱們公司的門恐怕早就被那些豪門公子給踏破了!」
於茜話裡有話,同時不屑地瞟了前座的江北辰一眼,輕輕地哼了一聲。
「於茜,你不要亂說話,我已經結婚了。」
王雪舞斥了一句,掃了江北辰一眼,臉色微微發紅。
雖然兩人的婚姻有名無實,但她一直把江北辰當成丈夫那樣去尊重。
這三年,她之所以能堅持下來,一方面是對父親的孝心,另一方面就是她本性善良,覺得既然嫁給了江北辰,便要恪守妻子的本分。
江北辰皺了皺眉頭,這助理似乎對他很有意見啊。
但他聽見王雪舞的話,心頭有些暖,也沒再多說什麼。
至於那個什麼陳總,談生意要談到自己妻子家裡去,他倒要看看是什麼樣的「青年才俊」。
隨後,王雪舞岔開了話題,跟於茜聊起了公司的事。
江北辰在旁邊聽了個大概。
王家的思韻公司是做內衣品牌的,最近工廠設備升級,需要一千萬的資金,不然產品恐怕面臨滯銷的風險。
「你需要一千萬是嗎?我或許可以幫忙!」江北辰忽然開口打斷了兩人的談話。

《江北辰王雪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