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撿到韓先生
撿到韓先生 連載中

撿到韓先生

來源:google 作者:崑山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容小白 現代言情 韓承祀

被繼母和繼姐設計趕出家門,容小白淪為龍套小演員在外獨自求生一次陰差陽錯,她救下了出車禍澤城首富繼承人,誰想到從此就被人賴上了「說好的不近女色,性格狠厲呢?」容小白噘着嘴吐槽「那是對別人」展開

《撿到韓先生》章節試讀:

  此時,另外一邊。

  剛從韓家出來的容小白愣在了原地在。

  這城市天大地大,手機還無意間放在了他那,正愁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她,只聽一道剎車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還沒反應過來,一個身穿性感裙子的女子正邁着銀色的高跟鞋走到了她的面前,劈頭蓋臉的一頓罵。

  「好你個容小白,電話不接?短訊也不回!現在又裝死?我就猜你在這附近,聽姐一句勸,他不是你能招惹的人物,趕緊跟我走吧你。」

  鍾雅雅扶額,她也知道韓承祀長的帥又多金,就算是她都難免心動了些。

  可像容小白這種沒心眼的人少了,輕易被幾句甜言蜜語給騙到也正常。

  隨即,不由分說的拉着面前的人上了車,一路飆到了離附近不遠的劇組。

  劇組的人都是出了名的導演編劇,請來的無非是一些流量小花,戲骨老演員。

  「來了來了,準備開始。」

  容小白看着周圍比以前要異常殷勤的人,陷入了迷茫之中。

  她還是跑龍套的時候,沒有座位沒有任何的資源,連吃飯都是躲在熒幕的後面。

  當然戲沒有想像當中拍的那麼順利,她也是頭次做女主角,方方面面都很欠缺。

  「卡!」

  導演喊了聲停,原本六點鐘就該結束的戲活生生的被拖到了七點。

  在導演的囑託下大家都散了。

  「你怎麼了?容小白?魂不守舍的,該不會是愛上那個男人了吧?」鍾雅雅也是膽大,說出來自己也驚了下

  空氣中的氣氛帶着一絲說不上來的詭異,意識到不對勁的人跌跌撞撞的走了……

  還沒走多遠。

  一輛加長版的寶馬出現在她們打的面前前,走下來的人正是裴紹元。

  他的事迹在A市已經是個神話的級別了,同時還是國外某個大導演重點培養的對象,不知道怎麼會突然回國。

  有人傳聞是他的女友在國內,也有人傳聞他是為了隱居。

  如今公然出現在公眾場合,很快消息被媒體記者所知。

  可趕到的時候,人已經接走容小白,只留下幾張接送的照片和車影。

  此消息很快被各大網站新聞爆出。

  「新晉男神裴紹元和最新女主角容小白地下戀情曝光。」

  「容小白為何能演女主角的秘密——有裴紹元這個後台的幫助。」

  評論區大多數都是罵容小白不要臉。

  容小白不好等一些黑料,子無需有的事情……

  坐在車上的三個人完全不知道這個消息,還在欣然的聊天。

  「你回來也不告訴我們?不夠意思啊!」

  當年高中的時候,鍾雅雅就是三個人之間的活躍氣氛小能手。

  「所以為了補償你們,特意來接你們去吃飯。」

  裴紹元打笑着回了句。

  她和記憶當中那個爽朗

  現在大家都是「刀尖」上的人物,他特意安排在一家私人的法式餐廳里。

  鍾雅雅吃着無味,不禁懷念起高中門口的小賣鋪,見容小白狀態不佳,詢問道:「小白,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還是什麼?要不要去看看?」

  容小白揮了揮手,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

  突然一道手機鈴聲響起。

  她臉上帶着歉意,心底卻放鬆了不少,正愁着不知道去哪透氣呢。

  一系列反常的行為讓裴紹元和鍾雅雅疑惑。

  此時外面炸成天。

  高級的辦公室內,某個男子坐在椅子上,眼神冰冷,連助理都不敢靠近半步。

  跟隨着目光看去,只見屏幕上飄的都是容小白好和裴紹元的緋聞。

  看來是他小看她了。

  「今天所有的新聞照片給我發過來!」他淡淡的說著,話語中不帶有一絲的情感。

  助理感到奇怪,平常總裁從來不會操心這事情,今天怎麼回事?難不成真如外界所說的哪樣?

  想着想着也不敢在繼續想下去了。

  她好歹也是受過高級培養來這的員工,只知道什麼事情該做什麼事情不該做。

  容小白接到電話的那一刻,一道陌生卻又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我的天吶,寶貝,你上熱搜了你知道嘛?」

  「你在說什麼?」

  她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這甜膩膩的稱呼給噁心到了。

  這是如姐,金牌經紀人。

  容小白在圈內就是一三無人員。

  無背景無人脈無演技。

  不用說都是韓承祀安排的。

  「你還不知道?快去看看你的微博。」

  被點醒的容小白徹底傻了。

  微博漲了好幾萬多粉,就在那短短的幾小時之間。

  要是讓旁人知道大名鼎鼎的裴紹元是她的高中同班同學,傳出去多有看點啊。

  「寶貝,這個是你炒作的好機會,不過作為一個有經歷的經紀人來講,這個樣子是不長久的,所以給你特意進行專業的培訓,明天記的來報道!愛你!」

  電話那頭的人也不嫌累,一口氣說完這麼長一段話,容小白習慣如姐雙面人的性子了。

  回到包廂的她看見倆個人還坐在哪裡。

  見外面天色也不早,提出了下次在見的提議。

  裴紹元攥緊拳頭,面色鐵青,再度看向容小白的時眼底依舊帶着那份抹溫柔,說著「那既然這樣就下次吧。」

  「好的。」

  她倒是無所謂,自然沒看到他失望的一面,眸內滿是笑意「下次去那家小攤子。」

  也就只有她們三個人懂的地方

  話落,鍾雅雅喜,就知道還是小白最了解她那。

  當久了公眾人物之後,無論是吃飯還是飲食舉止都拘束了起來。

  各個方面的受到了壓抑。

  對於她來說在美也不過是一個華麗的囚籠。

  在倆個人都沒有注意到的地方,她的眼神在裴紹元身上來回遊盪。

  隨即收回。

  幾個人相互告別,並且約好下一次見面的地方。

  當容小白回到自己租的房子內,電視上正好播放的是關於韓承祀的採訪。

  其中提到了某個十八線不到的龍套,為什麼能得到一個女主角的身份,有沒有內幕的時候,他的臉上面都帶着笑容。

  「唐僧取經,怎麼也要經歷九九八十一難吧!「」

  很幽默不失風趣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