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嫁給前任的皇弟後,她被嬌寵了
嫁給前任的皇弟後,她被嬌寵了 連載中

嫁給前任的皇弟後,她被嬌寵了

來源:google 作者:白無味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江卿若 顧靖翊

上一世,江卿若識人不清,傾其所有將太子推上那個九五至尊的位置卻終究是狡兔死,走狗烹,死於思己宮蒼天有眼,再次醒來,竟回到了十四歲時,江卿若發誓要將太子拉下馬,要讓真正有德之人坐上那個位置只是,待光風霽月的北黎太子以十二座城池求娶少女時,說好只是合作的翊王殿下卻慌了「長安,我心悅你」「長安,求你別答應他」「長安……」展開

《嫁給前任的皇弟後,她被嬌寵了》章節試讀:

天光破曉,江卿若滿是疲憊地從寒潭中起身,眼中卻映着星星光點。

從前幾日一直覺着不真切,唯有昨夜毒發時深入骨髓的疼才叫她有些真實感。少女靜靜地看着水潭中倒映着的自己的臉,半晌,轉身帶着秋霜離去。

相府,白沐雲幾乎是一夜未眠,小女兒十年來第一次回家,她總擔心着有什麼做的不周到的。

何況,女兒在身邊的場景過去夜夜在夢中出現,她怕這一切又不過是她的幻想,於是早早地便起身來了攬月軒。

「夫人。」秋霜對白沐雲行了個禮,白沐雲即刻將手放在嘴邊示意她低聲說話。

「長安還未起吧,我在這等着就好,你也別去通報她,她身子弱,讓她多休息會兒。」

屋內,江卿若換下了夜行衣,白沐雲雖壓低了聲音,她還是一字不落全聽見了。少女仰頭將淚意憋了回去,將頭髮拆了躺在床上,做出一副睡眼惺忪之態。

「春意———」少女略帶低啞的聲音自屋內傳出。

房門自裡頭打開,丫鬟們有條不紊地進入房間替少女梳洗,白沐雲也趁隙來到少女身邊。

「娘親———」少女一把環住白沐雲的腰,小貓似的蹭了蹭腦袋。

「怎麼醒的這般早,可是娘親吵醒你了?」白沐雲抬手替少女理了理雜亂的頭髮,一夜未眠,少女的眼下還帶着些許烏青,臉色依舊是蒼白無比。

少女搖了搖頭,又將腦袋埋回白沐雲懷裡。

「想要早點去給娘親爹爹請安就醒了,可娘親起的比我都早。」少女有些懊惱地撅了下嘴,倒是叫白沐雲覺得好笑。

「可不止母親,我也起的比你早哦。」念安打趣着走了進來,對白沐雲行了個禮,「母親。」

「長姐———」少女鑽出腦袋,對着門口揚起了笑意。昨日在她的撒嬌懇求下,長姐終於答應在家住幾日,若非得去解毒,昨夜就和長姐一起睡了。

離的近了,少女動了動鼻子,聞到陣陣香氣。「竹韻露!」

「你呀。」白沐雲點了點少女的鼻尖,「還真是個小饞貓,你長姐一早便起了親自去廚房做的,還不快些收拾。」

「嗯。」少女點了點頭,從白沐雲身上退了出來,走至梳妝台旁。念安接過春意手上的木梳,輕柔地替少女打理着頭髮。

「哥哥呢?」鏡中的少女抬眼望向白沐雲。

「你哥哥一早便去太學了,他本想再多告幾日假,可你爹爹……」白沐雲與鏡中的少女對視了一眼,後者一副瞭然於心的神情,捂着嘴偷笑了起來。

談笑間,念安也已替少女挽好了發。

「好了,傳膳吧。」

少女不贊同地看着白沐雲,「娘親,這不合規矩。」

「規矩?長安,在這府內你就規矩,想做什麼就去做,不必有什麼顧忌。」白沐雲略帶危險的目光隱隱掃過身邊的下人。

「若是有哪個敢嚼舌根的,賞頓板子發賣了出去就是。」

她就是要讓京城中的人知曉相府對長安的重視,省的那些世家貴女欺辱了她去。

—————————————————

京城有名的小霸王雲鈺今日居然早早地來了學堂,向來不給人好臉色的他居然大步走至江卿白的身邊。

「嘶———這江家公子怎麼招惹了那位小霸王。」

「也不知江夫人會不會打上戰王府。」

「快快快別說了,他看過來了。」

雲鈺瞪了一眼嚼舌根的幾位同窗,轉頭堆着笑臉看向江卿白,「江兄———」

江卿白放下了手中的冊子,看了一眼明顯反常的雲鈺,「何事。」

「江兄,聽聞你妹妹昨日歸家了,不知何時舉辦接風宴,我也好早些備禮。這,這我們好歹同窗一場,你妹妹就是我妹妹……」

「雲小世子。」少年的氣勢陡變,雲鈺覺得某一瞬間這氣勢與自家表哥身上的一般無二,讓他隱隱後背發毛。

「雲小世子,舍妹不是你可以打趣的。」自家妹妹才剛回京,就有人打上了她的主意,若非此處是學堂,江卿白連揍他的心都有了。

「是,是我唐突了。江兄,我……」

見雲鈺還要開口說什麼,馮志遠立馬將他拉了回來,他怕這傻子嘴裏再說出什麼驚人之語。

「抱歉啊江兄,雲二他昨日酒還未醒,一時胡言,江兄別放在心上。」

「欸———唔———」馮志源眼疾手快一把捂住了雲鈺的嘴,將他連拖帶拽地拉至門外。

昨日相府的馬車都走了,雲鈺還傻傻的站在原地,一副被迷了心竅的樣子,事後還一根筋地說要娶江家小姐做世子妃。

一想到這,馮志源只覺着頭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