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狐妖容惜
狐妖容惜 連載中

狐妖容惜

來源:google 作者:浥晨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容惜 顧天憬

【月老+狐妖】【時空穿梭+碎片收集】狐小七幼年之時遇見一名邪門的捉妖師,不僅不以捉妖為樂,反以養妖為榮,狐小七便是被其救下養在身邊的一隻狐妖在顧天憬這位假捉妖師的培養下,狐小七的修為突飛猛進,狐小七本以為自己即將在這位善良的捉妖師手下順利修鍊成人,卻沒想到捉妖師不僅捉妖的心是假的,修為也是假的,不過百年便駕鶴西去就在狐小七感傷之時,顧天憬的靈魂卻變成了一抹碎片,時刻跟在狐小七身邊回到狐族的狐小七修為大漲,自然得到了大家的青睞,在狐族阿婆的指引下,狐小七才得知了「上天的指示」顧天憬並沒有死,只是元神變成無數個碎片,飄散在各個時空,需要有緣人前去收集,方可恢復顧天憬這個人意氣風發,急欲為自己尋找飼養員的狐小七從狐族仙府離開了,帶着顧天憬給的靈寶,一路撕開裂縫四處尋找顧天憬的元神碎片展開

《狐妖容惜》章節試讀:

「小心一點。」小七幫着容惜望風,容惜就躲在草叢中,一點一點的挪着,跟着那兩個侍衛就往來時的方向走去。

被王爺管控下的寺廟後院更是說不出的安靜,容惜每走一步都得頓一下,好降低移動的聲響。

不過幸好春日的草叢茂密,容惜的身影不會那麼容易被發現。

兩個侍衛目不斜視的向前走,直到停在了某一個牆體外面。

「哎哎哎,容惜,他們停下來了。」

小七實時播報着兩個人的動態,「但是,他們站在那裡幹什麼?」

光禿禿的牆還需要人守嗎?

容惜貓着身往那邊靠近了一看,才發現這裡有一個函口,視覺錯位所以看不見這裡還有一個門。

「這裡不會可以進入大殿吧?」

「肯定可以,不然也不會讓人來把守了。」

容惜神色一凝,念了一個口訣就將一塊石頭扔了過去,直接就打到了其中一個人的臉上。

「!!!容惜你幹什麼?」

小七在靈石裏面看着石頭打在那個人的臉上,整個靈魂都要被嚇傻了。

「當然是找機會進去啊!」剛剛從這裡路過的時候沒發現這裡還有個機會,現在發現了,可不得好好珍惜嗎?

容惜打了那個人一下,就見那個人一臉痛苦的抱着臉驚呼了一句,疼得直接蹲在了地上。

看來是被打的不輕。

容惜搓了搓小手,第一次打人,還沒有掌握好力度,也不知道這個人抗揍不。

另外一個人看見落在地上的砸中同伴的那塊半個巴掌大的石頭,心頭一陣冷汗,幸好沒砸在他臉上。

「你,你沒事吧?」

他伸腳踢了踢同伴。

「有事。」

那人有氣無力的說著,因為說話力度過大,扯着臉還嗷嗷疼。

「這石頭是哪裡來的?」腳底下是半個手掌大的石頭,不過幸好還平滑,沒有尖銳的稜角

「那邊有人,石頭是從那邊扔過來的。」他的同伴一手捂着臉,一手指着容惜這個方向。

那塊石頭可不小,給他打慘了。

另外一個侍衛看着他指着的方向,那邊沒看到有什麼人影,但是看到地上那麼大的一塊石頭,的確是不像自己就能飛過來的。

「那我過去看看,你看着點啊。」

侍衛說著自己拿起手中的武器就朝那邊走去。

此時,容惜已經換了個位置站着,就等着那個人過去後好溜進去。

那個侍衛往草叢中看了看,沒有看見什麼東西,還拿着劍往草叢裡戳了戳,但是卻是沒有發現任何東西。

「那邊沒有人,這個石塊可能真的是不小心飛進來的…」

侍衛從那邊走回來,和同伴說起,結果想撿一下地上那塊石頭,卻發現石頭不見了蹤跡。

「哎,石頭呢?你踢走了?」

被打的那個人也是往地上一看,沒看見那個石塊的影子。

「我沒動…嘶~」

他臉還疼着你,怎麼可能去管那個石頭。

「難道見鬼了?」

人是真的被打了,但是石頭卻是不見了,要不是被打了的人還捂着腮幫子,兩人都覺得自己出現幻覺了。

而消失的那塊石頭現在卻被容惜抱在爪子中。

她剛剛從那裡飛進來的時候,順手就將這個石頭拿進來了。

一是毀屍滅跡,二也是想拿一個趁手的武器,等會兒要是有人敢欺負雲生,或者雲生要是敢欺負她,她就一個石頭揮過去,絕對給對方腦袋砸碎!

當然,這都是容惜的口嗨,她是一個有素質的狐狸,血腥的事情是絕對不會做的。

容惜從那個門口進來,面前就是巨大的一條黃色長幡,將這裏面和外面的大殿阻隔。

容惜從長幡下探頭出去看外面的情況。

一眼就看見了規規矩矩站着的雲生。

此時,大殿上一片安靜,和尚都整整齊齊的站在中間,住持和雲生站在佛像下一堆蒲團的左邊。

倒是沒有一個侍衛在大殿之上,唯一和和尚穿着不同的就是站在佛像面前的一個男子。

那人穿着華麗,墨玉色的袍子,上面用銀線綉着精緻又不胡哨的圖案,長襟圓領,寬大的衣袖下一雙比女人還白的手指,輕輕的捏着三炷香。

他頭上束着黑色的發冠,一根通體碧玉的發簪插在發冠中,一個看起來極好的福包掛在他的左側腰際,相伴的還有一塊容惜爪子大的玉佩,上面刻着一個「暻」字。

「這個人就是王爺了吧,看起來果然有錢。」

通身沒有金銀珠寶,通身又彰顯出一股貴氣。

楚朝(zhao)暻站在眾人面前,虔誠的拜了拜,他此時不是在拜佛,而是在敬香求籤。

而且求的是姻緣簽。

他走上前去插上香火,回身就去住持那裡拿了簽筒。

幾聲清脆的竹片聲敲打後,一支簽從筒中被搖晃出來,落在地上,撞出不小的聲響。

楚朝暻低頭一看,簽上紅色的下下籤。

「呲。」楚朝暻一笑,在住持的「王爺」聲中撿起地上的那隻簽。

「王爺…」住持看到下下籤,汗毛都要立起來了,趕緊湊上前去。

「拿着。」

楚朝暻將簽筒往他手裡一擱,自己拿着那支下下籤轉過身就對着大殿的門,藉著外面的光亮,像是在仔細的觀察這支下下籤。

在手輕微的用力下,指尖更顯蔥白。

容惜和小七也看到了那隻被楚朝暻高高舉起的簽筒。

「下,下,簽。」

小七看着簽上面的字,一個一個的念完後發出一陣爆笑,「這個王爺的手氣也太倒霉了吧!求的什麼啊,竟然是下下籤?」

「不管求的是什麼,都挺衰的吧。」容惜是從來沒見過抽到下下籤的人,狐族的子弟都有一套改變運氣的法子,沒有人會讓自己低谷到抽到下下籤去。

反正容惜是沒有抽到過。

她手氣一向是很好的。

楚朝暻拿着簽舉着看了一會兒,又放下來拿着走向雲生。

「雲生方丈,可以為我解簽了嗎?」

雲生淡漠的看了一眼楚朝暻遞過來的簽,沒有去接,反而是雙手合十,低着頭說,「簽意已經明了,終究是沒有結果的事情,告誡王爺不要糾纏。」

雲生語氣不變的說完,每個字都平淡無奇,但是在大殿上的每一個人卻都可以從中聽出雲生的不耐煩與厭惡…

糟了,又要開始吵起來了。

一旁的住持趕緊接着雲生的話往下說,「王爺不必憂心,峰迴路轉,走到低谷自然會重回山峰。」

「這個住持還慣會說些好聽的話。」容惜看着住持,直覺得牙痒痒,剛剛她可看見這個住持偷摸摸用手敲雲生了,一看就是王爺的狗腿子,雲生說實話還不讓隨便說了。

楚朝暻卻是沒有聽住持的話,捏着簽像是在忍耐着什麼怒氣。

他眯着眼睛危險的盯着雲生,像是條毒蛇般想從雲生的表情上看出一點端倪。

但是雲生說完便垂下頭,眼眸微微垂下看着面前的白淨髮亮的地面,並不願意看楚朝暻一眼。

楚朝暻看着看着就笑了。

眼中雖然還冒着火光,但是嘴巴卻咧開了大笑,整個大殿都回蕩着他的笑聲。

「這王爺莫不是被下下籤氣瘋了?」

小七都得捂住耳朵,不願意受到楚朝暻的魔鬼笑聲的影響。

「哈哈哈…雲生方丈說的對,終究是沒有結果的事情,但是事情沒有結果,本王還是不會放下,本王就等着他有結果的一天!」

楚朝暻也不管雲生是什麼表情,將簽一甩手就隨意扔在了地上,模樣要多張狂有多張狂,一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感覺。

下面的僧人趕緊將頭埋得深深的,生怕這個王爺一時惱怒,他心疼雲生方丈,不會拿方丈出氣,但是他們這群人可就說不定了。

住持也不敢去撿地上的那支簽,只是說著好話恭維着楚朝暻。

楚朝暻也不理會住持,看着雲生沉悶的模樣就想伸手去拉雲生,「今日你既然不講佛,就跟我去隔壁山上踏青去!」

「他敢碰雲生!」

容惜盯着楚朝暻的手就沖了出去,這可是專門給她順毛的手,能隨便給別人碰嗎?

當然不能!

容惜衝出去就是給楚朝暻的手一爪子。

「小狐狸!」雲生本來是想後退躲掉的,但是看見容惜的出現,又生生愣在了原地,就看着容惜落在地上,面前楚朝暻的手滋滋往外面冒着血珠子。

「王爺!」住持看到楚朝暻的手上三條血淋淋的抓痕,就想兩眼一閉,直接嚇得他就開始叫人,「快,快去請郎中!」

「來人!」楚朝暻伸出另外一隻手捂住傷口,看着面前站在地上弓着背盯着他的容惜,大聲的呼叫侍衛,「誰把這野狐狸放進來的?」

容惜就站在地上死死盯着楚朝暻,手中還握着那塊石頭,虧的她剛剛沒扔出去,不然就得給楚朝暻腦袋破一個大洞了。

但是容惜覺得現在扔石頭也不急,這人張口閉口的野狐狸,她真想讓他長長記性!

外面的侍衛聽見聲音,連忙從四周都圍了上來,但是依舊是不敢進入大殿,都烏拉拉站在大殿門口聽候楚朝暻的指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