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霍少,夫人再也不能說話了
霍少,夫人再也不能說話了 連載中

霍少,夫人再也不能說話了

來源:google 作者:夏令新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舒 現代言情 霍斯年

【追妻+雙向暗戀+狗血+啞妻】(別被文案嚇跑,保甜,誤會梗)葉舒如願嫁給喜歡多年的人而又聾又啞的她,頭頂霍太太的頭銜需要付出代價霍斯年的冷漠疏離她忍,夜裡他沉重的懲罰她忍,但當離婚協議扔在面前時,葉舒卻決定放過自己後來葉舒走了,霍斯年卻滿世界找她某天,忽然能聽見聲音的耳邊,傳來霍斯年無比溫柔的聲音「舒舒,我愛你」「我怕失去你」葉忽然舒慌了,霍斯年卻說:「我愛了你十年,你怎麼忍心離開我」展開

《霍少,夫人再也不能說話了》章節試讀:

看着桌面上的燈忽然亮起,葉舒揉了揉酸澀的眼才起身。

收拾好工作台,她走去主卧。

早已經洗過澡的她,換上輕薄的真絲睡衣,將自己裹在被子中。

然後閉眼,似是在等待什麼。

砰。

卧室門打開又被關上。

但葉舒聽不見。

是因為開關門時,走廊中照進來一閃而過的燈光,才讓她知道霍斯年回來了。

她睜眼,一雙好看的眼如星,看着身軀高大的男人走近,然後坐起身。

男人身上帶着一些酒氣,瞧見葉舒坐起身露出的白皙肩頭,嗤笑一聲。

這樣的嘲笑,她不知道多少次在霍斯年那張俊美的臉上見過。

即使今夜,她特意關了燈,卻還是在昏暗中,將他對自己的不屑收納眼底。

被子上的手不由得抓緊,但很快葉舒又釋然。

整整一年,她已經習慣霍斯年對自己的冷淡和諷刺。

每個星期的周日,就像今天,是葉舒和他約定好做夫妻之事的日子。

沒什麼意義,但卻能讓她在霍家過的舒坦一些。

因為在這個別墅,有霍夫人太多的眼線。

她想,忍過今晚和霍斯年的親密接觸,她又能清閑一個禮拜。

霍斯年洗完澡出來,頭髮還沒擦乾,就將葉舒壓在身下。

水珠滴落,砸在她的面上。

葉舒下意識偏過頭。

霍斯年冷笑,扳正她下巴,「你不是做好準備了么?我猜猜,你提前吃過避孕藥了。」

不是問句,是肯定。

帶着絲絲怒意的肯定句,好像激起葉舒心中的波瀾。

霍斯年看起來心情不太好。

她看出來了,所以眉心皺起。

這表示今晚註定不會是一個讓她舒坦的夜。

還未做出反應,男人帶着酒氣的氣息將她包裹。

很快,粗喘聲在整個卧室中,為床上似是熱成一團火般的兩人,潑油點火。

然而葉舒被折騰來折騰去也始終咬牙,不吭一聲。

不知過了多久,身上的男人不再動作。

葉舒此時被迫趴在床上,當肩上的力氣消失,她才柔弱的如同一條絲帶,緩緩倒在床上。

霍斯年又去洗澡了。

床上的她緩過勁,簡單處理後就開始穿衣服。

終於結束。

但浴室門卻忽然打開,**的霍斯年走到她跟前,居高臨下的看着她。

他說:「今晚就睡在這裡。」

葉舒沒看清他說話的嘴,一臉茫然。

他也不言語,一把將她抱起,然後進入浴室。

於是在灑着熱水的淋浴下,又是一場無休無止的火燃燒。

葉舒有些難受,難以進入狀態,就連思緒都飛走了些。

以往他是一次性索取夠,也不會多言語。

可今晚不同。

她不知道今天的霍斯年怎麼了。

「這都能叫你走神?葉舒,你是有多不喜歡我。」

他再說話,葉舒便盯着他的嘴。

可惜這一句說的太快,她看沒有看見。

不過很快,在開着燈的浴室中,葉舒想她明白了霍斯年的意思。

「葉氏集團慢慢活過來,你的目的達到了,又裝模作樣的做個貞潔烈女做什麼?葉舒,當初你可是寧願爬霍星淵的床,也不願意來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