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禍起奇門
禍起奇門 連載中

禍起奇門

來源:google 作者:凌海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凌海 武俠修真 祖惠枝

浩劫之後的江湖,風雲再起,如意寶珠出世,禍起蕭牆始於三大奇門之遁門於是奇門遁甲不奇,毒門萬毒不毒,刀門鑄刃無鋒禍起奇門,頓破江湖微妙的均衡數年後,一位如海般深邃的少年崛起江湖,以殺手的身份橫空出世,在血雨腥風之中,破開重重迷霧,以有情的心作無情的殺戳,終在愛情、有情、親情的互網中刺穿仇恨的外衣霧散雲消,真相橫陣之際,卻給了他一個無法接受的現實情與仇,愛與恨,親與敵本無界限,紅塵囂亂,一劍盪起風捲雲舒,奇門之禍釀就江湖浪翻濤涌,奇情跌出,精彩紛呈,一卷《奇門風雲》寫盡江湖恩怨情仇展開

《禍起奇門》章節試讀:

只見那中年婦人悲呼:「情兒。」張開雙臂就奔了過來,而唐情也奔過去一把鑽進婦人的懷裡泣道:「娘親……」這婦人便是唐情之生母「追命索魂」唐素。
「情兒,回來就好,這幾位朋友是……」那為首之人,也就是唐情的父親唐竹棋道。
「晚輩馬君劍,這幾位,是雷氏四兄弟,今次送唐姑娘回唐門,主要還是有事相求。」馬君劍抱拳恭敬地道。
「哦,你便是有『君子之劍』稱號的馬君劍?」唐竹棋欣賞地道。
「正是晚輩,『君子之劍』只是江湖朋友抬愛而已,晚輩實不敢當。」馬君劍謙遜地道。
「那你有何相求呢?」唐竹棋有些好奇地道。
「晚輩實說,請前輩不要生氣。」馬君劍有些緊張地道。
「說吧,我不會生氣。」唐竹棋更加好奇地道。
「在此,我正式向情妹求婚,晚輩想求前輩答應我和情妹的婚事。」馬君劍滿臉嚴肅地道。
「什麼?荒唐!你可知道情兒已經定下了親事?」唐竹棋還是有些禁不住動怒地道。
「晚輩是真心的,情妹也對我說過親事的事,可她喜歡的是我,不是馮玉山的兒子。」馬君劍解釋道。
「不行!本來我應感謝你送回我的女兒,可你卻是為了這樣的目的而來,我警告你,若再提此事,我絕不饒你!」唐竹棋憤憤地道。
「爹,女兒是真心喜歡他的,我這一生除了他,誰也不嫁!」唐情推開母親大聲道。
「你,你反了!這可由不得你,來人!送客!」唐竹棋憤怒地道。
「前輩,你作為父母,難道就不為女兒的幸福想想嗎?」馬君劍有些不平地道。
「我用不你來教訓,若非你送情兒回來,我早就讓你見不到陽光了!」唐竹棋蠻橫地道。
「伯母,我想你一定很疼情妹,難道你就忍心看着她掉入火坑?」馬君劍轉向唐素平靜地道。
「我……」
「把他趕出去!」唐竹棋憤怒的聲音打斷了唐素要說的話。
雷氏四兄弟一句話都沒說,站定抽刀自有一股凜然的氣勢,他們知道馬君劍一定會拚命,唐情本來就如他生命的源泉,為了唐情,他一定會拚命!
果然,馬君劍冷冷地道:「唐竹棋,你不配做為人父,你是一個老頑固而且自私的老混蛋,為了保全自己的利益,不惜犧牲女兒的幸福,你愧不愧?你羞不羞?」
「好,好!你好大膽,幾十年來敢罵我的人從來都沒有,但可惜這麼有膽的人壽一命不長!」唐竹棋也變得無比冷靜地道。
「爹,你不能殺他,你若殺了他,女兒就死給你看!」唐情跑到馬君劍的身前道。
「好,好一個女兒,幫着外人來威脅爹!唐風、唐兵,把情兒拉過來!」
「情妹,別怕,我馬君劍也不是怕死之人,我來這裡並沒有打算活着出去,只可惜連累了雷氏四兄弟。」馬君劍凄涼地道。
「馬兄弟,我們的命本就是你的,現在為你而死也沒什麼大不了!」雷劈金毫無懼色地道。
「那好,情妹,我為你而死也無憾!」馬君劍扶住唐情抽動的雙肩輕輕地道。
「七妹,過來,別跟那小子一塊!」唐風叫道。
「唐竹棋,你可敢與我一戰?」馬君劍道。
「殺你還用得着我父親出手?我殺你,你才勉強夠上資格。」唐兵狂妄地道。
「唐兵,你比唐箭厲害多少?他也是我的手下敗將,你掂量掂量吧!」馬君劍無情地道。
這一下連唐竹棋的臉色都變了,更不用說唐兵。
「你把他怎樣了?」唐竹棋厲聲喝道。
「他死於自己的暗器之下,我本不想殺他,也不想和他打,但是他阻礙我陪情妹進門,所以他便死在自己的暗器『唐箭』之下!」馬君劍恨聲道。
「好,英雄出少年,看來我不戰不行了!」唐竹棋憤怒地道。
「我就等這一句話,但請前輩,若晚輩不幸戰死,請不要為難雷氏四兄弟。」馬君劍道。
「你沒有條件可談,因為唐箭之死,你們都得死!你是因為我的女兒,我可以給你一個全屍,除非你殺了我!」唐竹棋毫無表情地道。
「好,情妹,請為我壓陣。」馬君劍深情地道。
「好,馬大哥,你死了,我也不會獨活!」唐情也凄惋地道。
「前輩,得罪了!」馬君劍出劍道。
一道亮麗的電光如魔鬼般地射向唐竹棋,空氣似被撕裂的布一般「嘶」地一聲暴響,電光已離唐竹棋不到三尺。
人說,暗器宜長攻不易近攻,所以馬君劍搶身近搏。
說時遲那時快,唐竹棋不見了。而馬君劍眼前是空朦朦的一片,那是唐門最佳掩護暗器「粉霧」,這些粉霧全是用毒藥浸泡的鐵沙,而唐竹棋便是藉此阻馬君劍一瞬,以扳回先機。若是平常人,肯定連這「粉霧」都難以避過,但馬君劍卻有一把魯勝天的寶劍,就在馬君劍的劍快接近粉霧之時,電光驀然大盛,似旭日突然從絕對的黑夜中竄出一般,所有空朦的粉塵全被這旭日的光芒吞噬,然後又突然一暗,很快便恢復了天空的本色。馬君劍的姿勢依然沒有變,依然是「貫日一劍」,變的是他的劍和唐竹棋的臉,本來如雪的劍身變成了烏炭色的劍身,唐竹棋本掛着微笑的臉已驚成灰白色,他一生從未失算,今天卻失算了,而且對手是絕對的年輕高手,一個不留神今天便可能會命喪劍下,於是他動了。本來他想那粉霧哪怕阻上馬君劍百分之一秒,那他就可以退七尺,可是他錯了,他只退後了三尺就被對方穿過粉霧而且依然是必殺的一劍,所以他動了,他知道什麼金屬暗器都沒有多大用處,因為他的功力並不比馬君劍高多少,他只好在沒有跳出足夠的範圍便發出了他賴以成名的絕活「竹棋」,這是一枚拳頭大象棋,帶着銳嘯螺旋地飛向馬君劍。
「接不得!」這是唐情的聲音。但聲音剛剛傳到,劍和棋已經相撞,因為這劍是無堅不摧的劍,並非劍無堅不摧,而是這劍的氣勢無堅不摧,俗話說,兵敗如山倒,氣勢若受阻,那必是再而衰、三而竭的形勢。而那顆棋子是唐竹棋幾十年深研而成,其手法、其角度、其準確,可謂已達爐火純青的地步,因棋為圓形,可任意改變角度,甚至可以隨風而轉,讓敵人手忙腳亂,同時馬君劍不能讓唐竹棋逃出氣勢所罩範圍之外,否則他就會被暗器逼得應接不暇,終會敗得很慘,所以他只能進不能退,一退,剛才所聚的所有氣勢將一瀉不再返,因此,劍、棋只好相撞,「轟」棋子裂開。
「啊!」這是唐情的驚叫,因為那破碎了的棋子並沒有因無匹的氣勢而下墜,反而從象棋里飛出三十六枚圍棋,以不同的弧度飛向馬君劍,這些棋子都是竹子所做,不受劍的磁力影響,而離馬君劍不過三尺之遙。
就在這時,含月珍珠軟劍突然爆開了花,「撲」,一層灰朦朦的霧以驚人的速度向四周擴散,這便是與殺死唐箭的那招有着同等威力的招式,即馬君劍三大殺招之一——「全部奉還」,而後含月珍珠劍便以一團光屏掃落三十六枚小棋子,那些棋子突遭迷霧一衝,顯然力道大減且角度都有所改變,因此沒有一枚能逃過劍的攔擊。
馬君劍飛進,唐竹棋飛退。因唐竹棋運棋也甚耗功力,所以每發一棋需要有五十分之一秒的換氣過程,而馬君劍為破竹棋花去了二十分之一秒的時間,所以讓唐竹棋有了鬆口氣的時間,竹棋、瓷球……各種暗器似蝗蟲一般地飛了過來,連眼前的陽光都暗淡了許多。這是唐竹棋的絕技「千萬浮鐵」,這些都是非鐵制暗器,而絕不遜色於金屬暗器,所以叫「千萬浮鐵」,這招曾一擊殺死三大門派的掌門,那是「形意門」、「絕槍門」、「狂刀門」,而這些門派的弟子也遭池魚之殃,其中也不乏好手,可是面對着這滿天的「蝗蟲」,只有死路一條。那次,三派上下一百七十六人,只有一人沒死,那是因為他站在窗邊,唐竹棋一發暗器他便翻到屋外,結果被擊塌了的房子打成痴呆,他叫趙還錢,後來失蹤不見,這是題外話。
雷氏四兄弟一見這麼霸道的暗器,衝動得要去為馬君劍抵擋。
唐情臉色無比蒼白,兩行清淚滑下臉頰。
馬君劍一聲大喝,四周的空氣似乎以一道道波紋向前推去,他整個身子如風中飄浮的弱柳,手中含月珍珠軟劍劍身也似起伏的波紋一般振動,而劍尖定指唐竹棋不變!身子和劍身似繫於急流中的一根繩子,水強則屈,水弱則張,另一掌以蘭花之姿向外輕拂,並射出縷縷指風,阻下上空所有的暗器,而兩旁的暗器似在水中漂游一般也成波紋形振動,失去了唐竹棋所想像的準頭,但依然不斷接近馬君劍的身體,只是速度已被這無形振波所減慢。
唐竹棋驚叫:「柔水百伏!」
「不錯。」馬君劍笑道。
突然劍勢又改,一道亮麗的屏風擋在馬君劍的面前,唐竹棋的眼前升起了萬道光芒,一時連馬君劍的人影都看不到,這便是「光幕無邊」,所有暗器全被粉碎,連象棋中的圍棋也被絞碎了三十五顆,而劍幕不變,依然罩向唐竹棋。唐竹棋因用「千萬浮鐵」耗損太拒,根本就抵擋不了。
突然劍光晃了一晃,寶劍變成一條毒龍,一條威猛無匹的毒龍,指在了唐竹棋的咽喉,而馬君劍,也中了一粒圍棋,在胸部,若非如此,唐竹棋早就粉碎在含月珍珠劍之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