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灰太狼修仙記
灰太狼修仙記 連載中

灰太狼修仙記

來源:google 作者:落紗人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喜羊羊 遊戲動漫 灰太狼

「我一定會回來的!」蔚藍的天空,熟悉的台詞,灰太狼不知道這是自己第幾次翱翔在空中了,他感覺陷入了一種循環,每次都逃脫不了這種結局可這次,回來狼堡的他卻發現紅太狼不見了蹤影,只留下了那口每集都拍在自己臉上的平底鍋「說,我的老婆大人去哪了?」本是自言自語,可離奇的事情發生了,手裡的平底鍋竟然說話了:「一夢知千秋,今夕是何年?」展開

《灰太狼修仙記》章節試讀:

「槍抖術!!!」

識海中的平底鍋一驚,緊接着想起剛出場時灰太狼用的意大利炮,不禁莞爾一笑。

「區區凡物,竟想弒仙。」

面對千年老怪物的無情嘲笑,灰太狼心中一凜,他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對抗此時的沸羊羊。

「仙,究竟是怎樣的存在?」

前方沸羊羊攔路,後方喜羊羊正在往狼堡逼近,容不得灰太狼有太多時間抉擇,他果斷掏出了M46自動手槍。

不求殺敵,只要能逼退沸羊羊,他便能逃入森林,度過此次危機。

灰太狼此時與沸羊羊位於直角兩端,狼堡外的沸羊羊好似不會累一般,各種芬芳之詞不曾停歇。

灰太狼平心靜氣,神識高度集中,在平底鍋奇怪的注視下,他的手腕開始急速抖動,剎那間帶起了一片殘影。

手腕之間突破音速,m46開始發紅,變得滾燙。

「砰!」

子彈瞬間飛馳而出,到達直角處竟然不可思議的自動拐彎,往狼堡外的沸羊羊射擊而去。

「什麼,凡人竟有如此手段!」平底鍋震驚無比,他能感受到,那顆子彈上毫無一絲靈氣。

看了一眼手腕還在微微打顫的灰太狼,平底鍋滿臉古怪,如果用神識包裹子彈射出,那豈不是和隔空擲物一般。

丈二蛇矛杵於地,沸羊羊已然口乾舌燥,雖然狼堡內仍舊毫無動靜,但口嗨是真的爽。

「你在羊叫什麼!」突然狼堡內傳來一聲厲喝,吸引了沸羊羊的注意。

緊接着便是一聲悶響傳來,叫囂聲嘎然而止。

沸羊羊反手一巴掌拍在自己腦門上,感覺像是被蚊子叮了一口。

他拿下手一看,不禁勃然大怒:「誰特么亂扔西瓜子?」

灰太狼一直在密切注意着狼堡外沸羊羊的一舉一動,當看到子彈竟然對他無用,不禁大驚失色。

「修仙者竟恐怖如斯!」

「風緊,扯呼。」

只見灰太狼眼看不能正面硬剛,轉身打開狼堡後的天窗,毫不猶豫從二十八米高的狼堡上一躍而下……

「鍋來!」

身在半空中的灰太狼大叫一聲,識海之中的平底鍋突然出現在他的腳下,安然落地。

「啪!」

灰太狼還沒站穩,突然心中驚覺,脖頸處一陣刺痛,他趕忙順勢往旁邊一滾。

回首一看,一把三尺長劍插於地面,灰太狼額頭冷汗直冒。

「灰太狼,哪裡跑!」喜羊羊從狼堡後的森林鑽出,剛才看到灰太狼從狼堡一躍而下,雖然震驚狼妖竟敢從如此高得地方跳下,但他還是果斷的祭出長劍。

灰太狼突然汗毛豎起,看到喜羊羊和美羊羊從森林裏出來,不禁臉色一變:「好重的殺意!」

「小羊們竟然把我灰太狼大王當成了獵物。」

見識過修仙者的可怕,灰太狼不敢停留,一頭扎進森林深處。

轉眼之間,灰太狼便竄出了幾百米,消失在森林中。

「羊帝聖劍,御劍跟着我。」

只見喜羊羊縱身一躍,嘴裏念念有詞,插於地面的三尺長劍化為一道流光瞬間出現在他的腳下,隨後猛地一蹬,整個人化為一道殘影,往灰太狼竄出的方向追去。

「什麼,區區凝氣期修為竟然能夠御劍飛行!」看着喜羊羊御劍而去,美羊羊無比震驚。

御劍飛行,那可是築基期才能做到的事,沒想到喜羊羊竟然早已掌握。

「不愧是我美羊羊看中的男人,果然深藏不露。」

森林中,灰太狼以每秒三百米的速度瘋狂衝刺,突然感覺鋒芒在背,回頭一暼,差點驚掉下巴。

只見身後劍光閃爍,喜羊羊四周劍氣縱橫,蒼天巨樹在其面前如同豆腐一般,被劍氣輕鬆斬落,絲毫不影響他凌空飛行。

看到這一幕,灰太狼心中大駭,他不理解為何小羊們都有了不俗的修為,而他卻像剛來到這個世界一樣。

惶恐在心底發芽,這種無力感,讓他不由自主的產生了一股強烈的不安。

喘息開始加重,雙腿如同灌入鉛水,每一步都開始變得艱難起來,身後危險的氣息始終鎖定在灰太狼身上。

「毫無修為的狼妖,妄圖逃脫凝氣期修者的狩獵,簡直可笑至極。」喜羊羊目不斜視,滿臉戲弄之色,毫不掩飾自己對灰太狼的殺意。

不緊不慢跟在後方,直等灰太狼力竭,然後不費吹灰之力將其擒拿,押回羊村換回無上獎勵,修復築基失敗帶來的後遺症。

從此修為暴漲,出任羊村村長,奪天地之造化,踏上羊村巔峰!

「啪!」

身前攔路的巨大藤蔓受到劍氣無情衝擊,瞬間四分五裂。

「吾命休矣?」灰太狼算是看清了,這樣下去遲早完蛋,可硬剛又干不過,這可如何是好?

「鍋老,此難何解?」思來想去,現在唯一能幫他的就只有平底鍋了,雖然不靠譜,但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

識海中的平底鍋好像顏色變得更加深沉,他始終想不通,毫無修為可言的灰太狼為何會有這麼強的神識。

「區區凝氣期修為的小妖而已,如同螻蟻一般,何懼之有?」識海之中的平底鍋傲然道:「你且止步,看我一鍋拍死他。」

「不好!」灰太狼突然驚覺,奔跑的身影瞬間來了個鯉魚打滾,轉身一看,身後的大地禿了一片。

喜羊羊凌空踏劍,望着狼狽不堪的灰太狼,滿臉冷漠。

到了這種地步,灰太狼知道無法逃脫,雖然平底鍋不靠譜,但此時卻不得不相信他。

「喜羊羊,你我往日無冤,近日無仇,何必苦苦相逼?」

「哼!」

喜羊羊一聲冷哼,落於地面:「你我本無私怨,然羊狼兩族爭鬥幾千年而不止。」

「今日,非是個人爭鬥,乃是兩族之爭!」

話音未落,三尺長劍陡然刺向灰太狼脖頸。

灰太狼大怒,他沒想到喜羊羊竟然不講武德,對付他這個毫無修為的人物,連話都還沒說完就搞偷襲,簡直妄為年輕羊!

劍氣帶落幾根狼毛,灰太狼怒聲喝道:「是你逼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