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回檔1983:我要撐起一片天
回檔1983:我要撐起一片天 連載中

回檔1983:我要撐起一片天

來源:google 作者:半支香煙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余秋兒 尹飛揚 都市小說

「別人再好,都於我無關」「你再不好,我都喜歡」這是余秋兒對尹飛揚說的話尹飛揚,兩世為人前世是大學生,本來前途無量,卻因感情受挫跳河輕生後世的尹飛揚身負巨債,家庭離異,遭遇車禍既然老天爺讓自己重活一次,那麼,我要撐起一片天PS:這裡沒有系統、沒有無腦爽、沒有後宮、沒有陰謀權術、沒有商海沉浮這裡有一間風雨飄搖的教室,有一群衣衫襤褸、蓬頭垢面的孩子這裡有一群質樸但對教育漠視的農民,這裡有一個願把畢生精力都獻於農村教育事業的重生者商場如戰場,教育何嘗不是學生是戰士,父母是後勤,老師是指揮官,每一場考試,都是打仗百業的興盛、科技的發展、國家的富強,都需要無數優秀的年輕人前赴後繼尹飛揚說:科技是第一生產力,教育就是助燃劑我要我的學生執筆為劍,書寫未來展開

《回檔1983:我要撐起一片天》章節試讀:

「剛才我看你賣菜的方法很稀奇,不過有一點我沒想明白,就如剛才那位大姐說的,明天她再來你這買4斤菜,今天虧的錢就賺回去了,買10斤就多賺你3斤菜,這明顯是虧錢的」見尹飛揚喝了自己的酒,蔣文正就開心的跟尹飛揚聊了起來。

尹飛揚眯眼笑道:「蔣哥,我今天拉了100斤菜,正常情況下能賣多少錢?」

「1塊錢」,蔣文正不假思索的回答出來。

「那我現在賣了多少?」尹飛揚又問。

蔣文正想了想,恍然說道:「3塊錢,就算你明天按照2分3斤賣出去,你這兩天下來也比正常的賣法還多掙1塊6毛多啊,好本事」。

蔣文正忍不住對尹飛揚拍手誇讚。

尹飛揚哈哈一笑,說道:「老哥你看到的只是表面,如果僅是這麼點利潤,我也不會這麼麻煩了」。

「此話怎講?」,蔣文正一臉好奇的看着尹飛揚。

「剛才我給他們發的小條你看到了吧,我差不多發出去了100個,這就是說,我有了100個的准客戶,明天這100個人肯定還會來找我賣菜」。

「而我的菜只有100斤,每個人最多買10斤,也就是10個人能得到實惠,剩下那90個人,就要等後天才能買到,還要爭着買」。

「當然,我不會讓這90個人空手回去。明天賣菜的時候,我再帶點別的東西,這東西在市場里獨一份,物以稀為貴,價格我就可以定高點,那利潤可就比買菜大多了」。

聽完尹飛揚這番話,蔣文正整個人都愣在那裡,好半天都沒緩過神來。

「我的天啊,你這腦袋可不得了,這要真成了,那一個月都能掙100塊了吧,都能頂我兩個月工資了」,蔣文正不禁感慨起來。

尹飛揚輕輕一笑,100塊?你乘以五還差不多。

「老哥,你剛才說找我有事,不會是想向我取經做生意吧」,尹飛揚苦笑的說道。

蔣文正連忙擺手,說道:「不,不,我是讀書人,對做生意可是一竅不通。我剛聽你說你是在高中教數學的,就想請你給我兒子補補課」。

「補課?」尹飛揚都不住一愣。

昨晚上躺在床上,他還真想過給學生補課來掙點錢補貼家用,畢竟在後世,自己就是搞輔導班的。

可細想之下這條路卻是走不通的。因為在這個年代,大部分家裡都是好幾個孩子,養家糊口都成問題,自然沒有多餘的錢給孩子花在學習上。而且這個時候的學生思想也簡單,上學的就是往死的學,學不好是自己還不夠努力,跟老師沒多大關係。

而成年人的話又有夜大、電大等培訓班,學的東西也都是專業性比較強的,而且主要人群都在縣城,自己可不想天天往縣城跑。

「嗯,我那小子開學就讀高三了,學習一直都在中上,想要考個大專問題不大,可我還是希望他再努力一把,能夠考上本科」蔣文正看着尹飛揚說道。

「你兒子在尖子班吧,這中上水平考大專可不簡單」,尹飛揚心裏多少有點忐忑,當年自己也不過考了個大專,現在要教別人考本科……

「對,他在一中的火箭班,班裡50名學生,學習都很用功」

「教他們的老師應該都是名牌大學的吧」,尹飛揚繼續問。

蔣文正點頭,道:「那些老師都是西北大學的本科生,其中教數學的還是研究生畢業」。

尹飛揚感覺蔣文正是在打自己臉。

尹飛揚苦笑了兩聲,道:「老哥,不是我不想幫你,其實,我只是大專學歷,我怕……」

尹飛揚還真不怕。

自己大專學歷怎麼了,自己後世也是通過成人高考把學歷提到研究生的,只是現在沒有而已。

而且在尹飛揚看來,現在這個年代,無論老師的學歷有多高,他們的教學方式都太傳統太古板,一味的填鴨式教育,學生缺乏創造性、發散性的思維能力,這樣的學習方法,可謂事倍功半。

當然,自己沒有權利去職責那些老師,畢竟整個大環境如此。

「大專學歷怎麼了?我也沒看到那個研究生老師用對角線性質切豆腐啊,也沒看到他用吸引客戶的方法賣菜啊。知識是死的,人的腦子是活的,我就是看重你這個『活』字,所以才想讓我孩子也『活』起來,我不想看到他每天沒日沒夜的背書做試卷」,蔣文正的眼裡透着一股渴望的光,他怕尹飛揚不答應。

「如果你願意把你孩子的學籍轉到雙溝鎮高中,我可以保證你兒子的成績上本科線」,尹飛揚眼中放出一道精光,看着蔣文正道。

蔣文正臉色一變,心裏不平靜了。

從縣一中的火箭班,轉到一個普通的鄉下高中,而且據他所知,這個雙溝鎮今年可是連一個中專學歷都沒考出來。

尹飛揚自然理解蔣文正的心情,笑道:「你不用急着給我答案,孩子現在還在家吧,你讓他跟我回雙溝村,3天以後,是願意留在縣一中的火箭班,還是願意轉到雙溝鎮高中,讓孩子自己來做選擇吧」。

蔣文正點了點頭,這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畢竟孩子長大了,有自己的判斷。如果真如自己所願,孩子能跟着尹飛揚把學到的知識『活學活用』,那才是一生最大的財富。

很快,蔣文正便把孩子叫了過來。

尹飛揚一看,孩子高高瘦瘦的,模樣長的很是秀氣,一頭整齊的短髮,一對清澈的眼睛,散發著這個年紀獨有的青春。

「這是你尹叔叔,向尹叔叔問好」,蔣文正指着尹飛揚對蔣志明說道。

「尹叔叔好」蔣志明乖巧的向尹飛揚問好。

尹飛揚點頭笑道:「此時此刻,倒讓我想起一首詩來,雖與原意有勃,倒也應景」。

「這可撞在我的專業上了,尹老師說來聽聽」蔣文正眼睛一亮,看着尹飛揚道。

尹飛揚一笑,清了清嗓子。

「本是後山人,偶作前堂客。 醉舞經閣半卷書,坐井說天闊。

大志戲功名,海斗量福禍。論到囊中羞澀時,怒指乾坤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