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護國龍尊
護國龍尊 連載中

護國龍尊

來源:外網 作者:秦羽方清雪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秦羽方清雪

七年前,他是蓋世龍尊,卻遭遇摯愛慘死,心灰意冷之際歸隱山林,從此不問世事。七年後,全世界都在請他出山。他卻發現,妻子還活着......展開

《護國龍尊》章節試讀:

第一章舉國請龍尊出山
「大夏天子軒轅氏,懇請龍尊出山!」
「大夏軍首獨孤拓,懇請龍尊出山!」
「龍神殿十大戰神,懇請龍尊出山!」
「大夏數百萬將士,懇請龍尊出山!」
「大夏十四億子民,懇請龍尊出山!」
……
震耳欲聾的聲音響徹整個太行山。
數以萬計的人跪在地上,仰望山上的一個小山村。
這些人涵蓋龍國整個軍商政三界。
有富甲天下的財閥巨搫,還有權傾朝野的當世戰神,甚至,連龍國天子都親臨現場。
人群之中,一個剛學會牙牙學語的小女孩她奶聲奶氣的問道。
「奶奶,我們在等什麼人呀?」
代表華夏四大皇族之一葉家的銀髮老嫗慈笑。
「一個,消失了七年的人。」
「他死了嗎?」
小女孩歪着頭問。
唰!
老嫗面色變得慘白,急忙捂住了孫女的嘴巴。
隨後放下手中權杖,顫巍巍跪拜下來。
「龍尊恕罪,龍尊恕罪……」
隨後,也不管孫女聽不聽得懂,嚴肅道:「丫頭,你要知道,今日舉全國之力,請他出山,是因為龍國虧欠他!更不可缺少他!」
「他是軍中神話,龍國歷史上唯一的五星軍醫統帥!」
「他姓秦,名羽,號不敗!」
老嫗用最平靜的話,講述着最令人熱血沸騰的事情。
懷中女孩,也聽得入迷。
「然而,就在他即將榮歸故里之時,他的妻子,卻遭到暗殺,香消玉殞!」
「得知這個消息後,秦不敗陷入癲狂,將所有可能殺害她妻子的勢力全部清洗,那一日,百萬屍骨鑄就我龍國北部三百里長城!也被海外稱為『清洗日』。」
「可惜,依舊沒找到真正的兇手,終於,他崩潰了,他守護了我國萬里江山,但是我們卻連他的妻子都守不住!」
說到這裡,老嫗覺得壓抑,深深閉上了眼睛:「龍國天子也自知有愧,願意補償,但是秦不敗卻徹底人間蒸發。」
「龍國天子、滿朝文武,豪門巨搫……各方勢力都在發了瘋似的找他,不惜每年花費一千億,動用累計人口超過一億,翻閱全球七大洲,一百九十多個國家,都要找到他。」
「現在,你知道為何天子要帶這麼多人,來到這小小的山村嗎?」
「因為,他在這裡。」
……
天漸漸黑了。
小山村依舊沒有人下來。
裊裊炊煙中,一名頭髮亂蓬,滿臉胡茬的醉酒男子,正提着酒壺一動不動坐在院里。
過往村民似乎習以為常,笑呵呵的打招呼。
「秦羽,村外這麼多人都在找你,你不出去看下?」
「不用,他們不敢上來。」
說罷,秦羽猛灌了一口酒。
烈酒如刀,燒灼着秦羽的心,沒有甘甜,只有深深的苦澀。
「清雪,七年了,我還是放不下你……」
「我守住了天下,卻失去了你。更連殺害你的兇手都沒找到,我是個廢人,沒用的廢人!」
砰!
酒壺重重砸在地上。
他雙目赤紅,身體顫抖着,一滴血淚,從眼中滑落。
七年隱居,非但沒有消化仇恨與悲痛,反而愈演愈烈。
他不甘!
他守住了天下,卻永遠的失去了她。
那要這江山,有何用?
「哈哈……哈哈哈哈!」
秦羽癲笑着站起,仰天長笑。
淚水止不住的往下流,似在嘲笑這蒼天不公。
「今日,便是守護龍國十年之期的最後一日,今夜過後,我不欠龍國什麼……」
「清雪,我這就下來陪你……從此,世間再無秦不敗!」
聲音陰暗沙啞,卻帶着一絲解脫。
惶惶劍光划過,正當秦羽打算用劍自盡時——
山下忽然傳來一個女人凄厲的尖叫聲。
「秦羽,你個王八蛋,給我滾下來,只會逃跑的懦夫!」
「你們放開我……我姐沒死!她沒死!!!」
轟!
她沒死!!!
秦羽整個人宛如晴天霹靂,手中鎮國神劍應聲落地。
他踉踉蹌蹌跑到山邊。
只見下方,龍國天子、滿朝文武依然聚集山下,但是人群的正前方,一排武裝到牙齒的士兵正拉扯着一個拚命往前沖的長髮女子。
只是這裡站着的,哪個不是跺跺腳,大夏震三震的大人物?
連當今天子都只配在山下等着,她一個身份不明的女人,憑什麼上山?
然而,只有秦羽認得,她是自己已故妻子,方清雪的親妹妹,方思曼。
「她怎麼找到這裡來了,還有她說的,清雪沒死,是什麼意思……」
秦羽身子強烈顫抖着,一個之前他從未想過,也不敢想的念頭,在腦海里浮現。
下一刻,他瘋了似的朝山下跑去。
……
「媽的,哪裡來的瘋女人,居然敢罵龍尊是王八蛋?」
「還說龍尊是懦夫?」
十大戰神滿臉的惱怒。
如果龍尊都是懦夫,那這個世界上,還有真男人存在嗎?
正當士兵們想把方思曼拖走時。
「住手!」
驚雷般的喝聲響起,所有人齊刷刷的望向山峰。
方思曼也像是感受到了什麼,含淚的雙眸,望了過去。
皓月當空,一道挺拔的身影,緩緩下山。
這一刻,所有人都愣住了。
像是一道光,劃破黑暗。恍惚間,所有人又看到了,八年前那站在北疆之巔,力挽狂瀾的偉岸身影。
所有人眼角帶淚,身子止不住地顫抖。
龍尊……
下山了!!!
天子率文武百官迎接。
「都退下,離百米遠!」
然而,秦羽卻是神色平淡的開口。
面對當今天子,秦羽一不行禮,二不欠身,反而發號施令讓他們退百米遠!
萬人震動!
天子神色陰晴不定變幻着,終究是變得晦暗。
長嘆一聲:「他終究沒有原諒我們。」
一聲嘆息,萬人沉默。
「龍尊……」
昔日手下哽咽開口,喉嚨卻如同堵塞般,怎麼也說不出來。
「都後退一百米吧。」
天子無奈揮手。
人群如潮水般退去,整個過程寂靜無聲,形如默哀!
山腳下,只剩秦羽,和方思曼兩個人。
方思曼徹底看呆了,這還是她那個從戎失蹤七年之久的廢物姐夫嗎?
「姐夫,你……」
但是當看到他亂蓬蓬的頭髮,以及滿臉胡茬的面頰,方思曼又很快怒從心起。
啪!
她一巴掌狠狠扇在秦羽臉上。
百米之外,所有人看到這一幕,一個個嚇得噤若寒蟬,冷汗如雨下。
龍尊,居然被打了?
秦羽硬生生抗下這一巴掌,對臉上的疼痛充耳不聞。
一雙充血的眼睛,死死地瞪着方思曼。
「你說,清雪沒死?」
這一刻,他又找到了繼續活下去的意義。
「是啊!!托你的福,我姐沒死!!」
狂風中,方思曼淚如雨下,歇斯底里怒吼。
「七年前,我姐被人惡意撞死,醫院開出了死亡證明,但是那時候她其實還有一口氣,成了永久性植物人!」
「那些富家公子卻以照顧她為由,將她囚禁在他們的私人護理院,天天來醫院折磨她!」
「當時,她已經懷上你的骨肉,這些你都知道嗎?!」
轟!
這些話,猶如五雷轟頂,秦羽渾身都在劇烈顫抖。
呼吸一刻比一刻急促,曾幾何時,他以為方清雪已經死了,自此畫地為牢,隱居七年。
殊不知,方清雪還活着。
生不如死的活着!
不僅成了植物人,還要每天忍受那些富家子弟的折磨,口不能言,手不能還。
更重要的是,還生下了他的骨肉。
他卻未能盡到一點父親的責任!!
「啊啊啊……清雪!還有我未謀面的孩子,我對不起你們!!」
秦羽仰天長嘯一聲。
恨!欲!狂!
沉積了七年,也壓抑了七年的滔天戾氣,也在這一刻轟然爆發。
百米開外,所有人面色駭然,內心掀起滔天巨浪。
那個女人究竟和龍尊說了什麼,龍尊竟如此憤怒?
「龍神殿何在?」
下一刻,秦羽面色扭曲。
山崩地裂的吼聲,響徹九天十地。
「點兵十萬,隨我下江南!!」

《護國龍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