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護國龍王
護國龍王 連載中

護國龍王

來源:google 作者:照破山河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唐婉 楚劍戎 都市小說

他是龍國護國戰神,卻一生凄苦無依,父母雙亡,女友離棄,此後在他的生命里,只有征戰六年後,他接到一通來自仇人的電話,他才知道自己的女友為他生下一個可愛的女兒,讓他無畏的生命里,第一次展現了柔弱一面至親至愛皆陷入仇人手中,隨時有性命之危,他立刻召集麾下三千強者,齊赴龍國營救妻女戰機開道,政要俯首,一時龍國風捲雲涌展開

《護國龍王》章節試讀:

「殿主,就這麼放過了他們,是不是太便宜了?」

猛獸戰車上,十大天聖中的蕭無忌一臉憤慨,他是從戰部開始就跟着楚劍戎的,對於楚劍戎的事也是了解得最清楚的人之一。

楚錚之死,對楚劍戎的打擊很大,所以,楚劍戎加入戰部後,就一直調查此事。

「陳振龍應該是真不知情況,就算是揍他一頓也無濟於事!」楚劍戎長出了口氣,緩解心中的鬱悶,隨後,他看向戰車上的其他人,說道:「我是帝尊殿殿主的事情給我保密,不可向人透漏半點,就算是我妻女也不行,知道嗎?」

「好的,大哥!」十大天聖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楚劍戎想了想,又道:「還有,我會在龍國留一段時間,異星戰場的事情就先靠你們了。」

剛見到自己的女兒,楚劍戎自然是萬分捨不得離開,況且,除此之外,他父親的事情,也必須要弄個清楚明白。

「大哥放心,只要兄弟們在,要塞一個也不會少的!」十大天聖之一的周子期拍着胸脯說道。

楚劍戎點了點頭,這一點他倒是很放心,畢竟帝尊殿麾下都是一幫真正浴血奮戰過的強者,只要不是出現太強的敵人,他們完全能夠應付過來。

「大哥,這吳家就是一隻螻蟻,值得我們全員出動嗎?我們中隨便出個人,都能滅他十次八次的!」蕭無忌毫不諱言,這次回國,他可是遭到了天醒組織的伏擊,雖然被他驚退,但由此可見,有些傢伙在蠢蠢欲動呢。

楚劍戎嘴角一勾,說道:「我離開龍國太久,有些人已經差不多忘了我的存在,不展示點兒實力怎麼能行?再則,異星戰場那些蠢傢伙不也漏出了狐狸尾巴了嗎?」

「哈哈哈哈,大哥英明!」

各個天聖齊聲恭維,楚劍戎的意思他們如何不知,一國之內總有一些渣滓,他們不僅不會為國出力,反而在關鍵處給征戰在外的將士使絆子。

「對了,我妻女的情況怎麼樣?」楚劍戎問道。

「聽十三說,主母和少主已無性命之危,大哥放心吧!」蕭無忌回答道。

「嗯!」楚劍戎點頭,然後道:「一會兒你們就先會異星戰場,十三、十四留在這裡就行。」

「是,殿主!」

眾人齊聲應道!

此刻,仁愛醫院九樓,特級病房內,唐婉望着熟睡的女兒,眼中淚痕未乾。這半天以來,她經歷了有生以來最痛苦,最艱難的幾個小時。看着思思被人拿針一次又一次的扎,發出刺耳的痛苦尖叫,唐婉的心都快要碎了。

這麼些年以來,她和思思相依為命,互為心靈的依靠。每看到思思,她就想是見到了那個珍藏在心裏的男人,英俊,洒脫,幽默,給了她生命里最快樂的時光。

今天,她終於見到了那個朝思暮想的男人,她幾乎就要崩潰,可是,這麼些年,她已經學會了怎麼做一個堅強的女人。

凡事忍着,不哭不鬧,什麼難事都是打碎了牙往肚裏吞。

「十……十三,劍戎他不會有事吧?」唐婉看着身旁站着的青年,問道。

「嫂子放心,區區吳家還傷害不了大哥。」十三滿臉自信,似乎楚劍戎就是無敵的存在。

唐婉不知道十三哪來的自信,她只知道吳家是蒙江市的第一豪族,實力雄厚。楚劍戎不過是當了幾年兵,如何是吳家的敵手?

嘎吱!

房間的門被打開,一個身着紅色連衣裙的女子走進房間。

「唐婉,你到蒙江市了也不通知我,到現在出了這麼大的事才找我,你還是不是我最好的閨蜜了?」

柳珺口裡滿是埋怨,但臉上卻是擔憂之色。

「柳珺,我……」

唐婉欲言又止,作為大學期間的閨蜜,她如何不想,可是,自己大學後未婚先孕,早已淪為周圍人的笑柄,為了躲避流言蜚語,唐婉才離家出走,來到這蒙江市打工。

唐婉只是不願意因此了連累自己最好的朋友。

「行了!」柳珺打斷唐婉,唐婉的性格她太清楚了,死要面子活受罪。

「這是你的女兒?」

看見粉嘟嘟的思思,柳珺心裏也是喜愛不已,便在思思臉上摸了一下。

「柳珺,我,我還有事想求你!」唐婉支支吾吾的終於把話說清楚:「我知道你們柳家在蒙江市有些勢力,而且還和吳家有生意上的往來,我想請你替我求個情,讓吳家人放了劍戎!」

十三,十四聽到唐婉的話,直接無語,不過他們沒有說話。

「楚劍戎他回來了?」柳珺問道。

唐婉點了點頭。

「那個人渣害你懷孕,還丟棄你們孤兒寡母,他現在還敢回來。」

柳珺忍不住爆粗,在她的眼裡,楚劍戎就是一個渣男。

「他並不知道這一切!」唐婉搖了搖頭,說道:「而且,這次他還把我們救了出來,不過,他好似要找吳家報仇,吳家是什麼實力,你最清楚,所以,我想請你幫我求求情,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我都要把他救出來。」

「那本就是他應該做的!」聽唐婉說是楚劍戎救了他們母女,柳珺也是氣消不少,「沒用的,唐婉,你也知道楚劍戎當年把吳天量親手送進監獄,楚劍戎落入他們手中,無論如何,吳天量是不會放了他的。」

「柳珺,我……我求你了!」

咚!

突然,唐婉一下子跪在地上,見狀十三、十四就立馬去扶,柳珺也是連忙攙扶。

「唐婉,你別這樣!」柳珺滿臉愁容。

「嫂子,請你務必相信大哥,他一定會平安無事回來的。」十三再次解釋道。

「沒用的,吳家黑白兩道通吃,連境衛司司首都給他幾分薄面,楚劍戎能回來的幾率幾乎為零!」

柳珺根本就不相信十三的話,她知道這樣說,唐婉會更加難受,但她必須要告知唐婉,要有心理準備。

「胡說八道,我大哥會平安歸來!」十四怒視柳珺。

「凶什麼凶,我不過是陳述客觀事實,吳家是他一個當兵的能抗衡的嗎?」柳珺也是個強勢女人,毫不示弱的盯着十四。

「你知道我大哥是誰嗎,他是……」

嘎吱!

就在十四幾乎要說出楚劍戎身份的時候,房門再次打開,楚劍戎走進了病房。

「劍……劍戎!」

再次看見楚劍戎,唐婉再也忍不住衝過去,緊緊的抱住楚劍戎。

楚劍戎楞在當場,雙手舉了起來,卻始終不知如何安放。

曾經,他們緊緊相擁,親密無間,互許終身。但那畢竟是六年前,而不是現在。

六年前,唐婉提出分手時的決絕還記憶猶新,此時他又怎會毫無芥蒂的接受唐婉。

「當初為什麼要說分手?」

楚劍戎說出了幾年來一直困擾他的問題,和唐婉在一起四年,唐婉的性格他不是不知,絕不是那種嫌貧愛富之人,也不是吃不起苦的嬌嬌女。

再聯繫現在多出來的女兒,楚劍戎的腦海中其實已經有所猜測,只不過,他希望能夠得到唐婉的親口回答。

「楚劍戎,你還好意思反問唐婉,你連她當初懷孕都不知道,還有什麼臉面質問唐婉?你是怎麼當的男朋友?」

一看到楚劍戎,柳珺的憤怒就湧上來了,一想到自己的閨蜜因為此人,遭受幾年的冷嘲熱諷,生活過得極度不如意,她就想劈頭蓋臉的臭罵楚劍戎一頓。

「你不想知道當年唐婉為什麼跟你分手嗎,那好,我告訴你!」柳珺作為唐婉無話不談的閨蜜,自然知曉很多,當即,她便把多年來想說的話全都一口氣的說出來。

「楚劍戎,你多驕傲啊,你多不可一世啊,在你的眼裡,事業永遠高於一切。因為,你要重返楚家,奪回屬於你一脈的利益,所以你報名了戰部,想要通過建功立業,把屬於你的一切都奪回來。」

「可是,你又何曾真正的去關心過唐婉,你只要稍微關心一下,只需分出一點點你奮鬥事業時的心,也會發現唐婉她懷孕了。」

「她本想把懷孕的事情告訴你,但她卻發現了戰部發給你的錄取通知書。」

「她太了解你了,你有鴻鵠大志,想要追尋你父親的腳步,成為戰部將領,所以,她最終把懷孕的事情瞞了下來,並且,第二天跟你提出了分手。」

「她只是不想因為自己懷孕一事,而破壞了你加入戰部,實現建功立業,重返楚家的鴻鵠大致。」

「你知道嗎,哪怕你分出一點點時間關心她,她就不會孤零零的走到這一步。」

「你知道嗎,分手後,她整整哭了一整夜。」

「你知道嗎,她只是太愛你!」

嗡!

柳珺的一字一句落在楚劍戎的耳中,都如一根根陣扎在他的心上。他止不住的顫抖,眼中的淚水早已如泉水奔涌。

原來,自始至終都是自己傷害了唐婉,而他卻一直以為是唐婉拋棄了他,為此,他心中對唐婉只有恨,並且不止一次想把唐婉從他的生命里摘除。

可是,他最終也沒做到。

現在,他終於了解了六年前,唐婉提出分手的真實原因。

他恨,恨自己當初為什麼那麼自私,心裏永遠想着光耀門楣,想着衣錦還鄉,想着給曾經傷害過自己的人,最殘酷的報復。

但現在,他才發現,自己的自私傷害了自己最愛的人。

「婉兒,從今往後,我不會讓你再受一點委屈,我要讓你做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