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畫魂師
畫魂師 連載中

畫魂師

來源:google 作者:江北聽茶語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李伍 玲瓏

本想接爺爺的班,踏踏實實在火葬場當個收斂師的李伍,在偶然的一次私活中開啟了自己畫魂師的職業隨之而來的就是一句未解的詩謠桃李花開日,梧桐葉落時,欲遂長生志,尋龍自有時……展開

《畫魂師》章節試讀:

看着李伍從屁股兜里摸出來的兩根黑繩,老韓頭愣了一下後,才小聲問道:

「這是個什麼東西?」

「我跟你爺爺也出過好幾次白事,可從來沒見他戴過這玩意兒?」

李伍聳聳肩膀:

「用我爺爺的話說,這叫問魂繩。」

「保平安的,把它戴在手上,要是沒什麼異常,正常給苦主收殮即可,可要是它斷了或者脫落了,那就說明,苦主不願意為其收殮,亦或者是,苦主尚且有心愿未了,不能入土為安,這時候,若是強行為其收殮,之後必會遭到報應……」

「我爺爺他之所以不用帶這東西,想來應該是因為他當了一輩子的畫魂師,以他的眼力,苦主的那些個心思,他只看上幾眼,就能了解個差不多了吧。」

聽完李伍的解釋,老韓頭哦了一聲,雖說依舊將信將疑,但還是老老實實的把黑繩打成一個繩結,套到了自己手腕上,然後才又看向李伍,接着道:

「這準備工作差不多了,是不是能開工了?」

李伍點了點頭,起身走到棺材上方,準備將蓋在苦主臉上的頭巾移開。

按照風俗,不收殮前,是不能合棺材板的。

只能以頭巾把苦主頭顱蒙住,再以靈棚遮蔽日光照射。

以此寓意與人間相隔。

這也是不少老一輩人不許晚輩躺在床上時,用薄單子亦或者是毛巾蒙頭的原因所在。

老韓頭稍顯緊張的目光下,李伍屏息凝神,輕輕將苦主頭上的白色毛巾掀開,下一秒,一張精緻至極,卻又慘白如紙的少女臉頰瞬間映入兩人眼中。

即便面前是個死人,李伍跟老韓頭也不得不承認,這具死屍生前應該極為漂亮,說她生得魅惑也毫不誇張,只是,詭異駭人的是,死者眼睛——

本該閉合的雙眼,此刻居然睜的老大,泛白的眼瞼帶着幾縷渾濁的恨意,正死死盯着靈棚上方。

乍見此景。

饒是李伍已經見過不少死人,心底也不由自主的打了個突,旋即把滿是質詢的目光朝一側的老韓頭甩了過去。

都是在喪葬界摸爬滾打好多年的老人。

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裏面的門道?

按照常理而言。

人死之後,眼睛通常都處在閉合的狀態,當然也有人,因為突然遭遇意外,導致死前依舊睜着眼睛。

但……這種情況,通常人死之後,家屬在為死者更換下葬前的壽衣時,會替死者合上眼睛,叫與人瞑目,意思是人死魂消,從此陰陽相隔,安心上路,從此塵歸塵,土歸土。

像現在這樣,死者收斂乃至馬上就要合棺前,還讓其睜着眼睛的,絕對罕見。

察覺到李伍盯着自己。

老韓頭急忙撇頭看向靈堂一側,目光閃爍,根本就不敢跟李伍對視。

李伍又不是傻子,看到老韓頭心慌神色,怎麼可能還看不出來,這場白事裏面,絕對藏着貓膩兒。

甚至老韓頭多多少少也知道些內幕,只是不想告訴自己罷了……

不過,眼下的他可沒有功夫去跟老韓頭掰扯。

所謂死者為大。

眼下最重要的是要把逝者眼睛閉合。

送其安穩上路才是正道。

這般想着,李伍狠狠瞪了眼老韓頭後,也不廢話,直接把手放在死者雙眼,利用摩擦力向下一帶,幫助死者將雙眼閉合。

隨着逝者眼瞼被眼皮遮蔽,籠罩在靈棚內部的那股無聲的恐怖也在瞬間消散了不少。

感受着周圍變化,李伍心底剛鬆了口氣。

下一秒,卻被老韓頭的低沉叫聲震得全身打了個哆嗦——

「小李……你看!」

李伍急忙低頭。

這才注意到,死者楊秀秀剛剛被他合上的眼皮,此刻竟然已經自行睜開,無聲注視着頭頂的靈棚。

赫然正是所有白事,最讓人心驚的死不瞑目!

何為死不瞑目?

常說人死萬事休,意思就是人死之後,眼睛一閉,自此陰陽相隔,塵歸塵,土歸土,不管多少前塵舊怨,都會盡數作廢,隨人而去,不再提起。

唯有含大怨、大恨以及枉死之人,才會憑着最後氣,寧死也不願合上眼皮。

寓意死不安息。

這就是死不瞑目。

縱然李伍曾經跟着爺爺李柒做過不少的白事。

可也只是在爺爺的描述里聽過死不瞑目這種事的存在。

而真正在現實里碰見死不瞑目,這還絕對是頭一遭!

雖然對楊秀秀的死因不甚了解,可有一點,李伍可以肯定,那就是楊秀秀之死,絕不是老韓頭說的那麼簡單,因為但凡是死不瞑目的苦主,那生前必然有着天大的冤屈,怨恨!

怔怔看了幾眼棺材裏的屍身後,李伍終於收回自己目光,回身看向身側臉色不怎麼好看的韓江,沉聲問道:

「韓叔,事情都已經到了這種情況,你還不打算說實話么?」

「這個楊秀秀到底是怎麼死的?」

「死不瞑目代表着什麼東西,你做白事這麼多年,應該不用我多說吧?」

面對李伍的質問,韓江眼神閃爍,沉默幾秒後,終於還是咬牙堅持道:

「什麼死不瞑目……不過是咱們自己嚇自己的說辭罷了。」

「要我說就是正常的生物反應,要麼就是死者在這裡放的時間長了,眼皮上的肉都幹了,這才導致眼睛蓋不上……」

說到這裡,韓江深吸口氣,勉強壓住心底恐懼,繼續道:

「這樣吧,小李……來都來了,不如這樣,待會兒我伸手把楊秀秀的眼皮稍微往下扒拉那麼一下,你稍微給她畫個看的過去的冥妝就行,就稍微對付一下……反正,僱主都那個樣子了,我覺得,也不可能再過來仔細看了。」

「你想想看……隨便描個幾筆,就是你在火葬場里倆月的收入……這種好事兒,你去哪兒找第二樁去?」

「我跟你說,也就是我老韓頭只會賣棺材,沒有你這手藝,不然的話,要是我懂你們這冥妝是怎麼畫的,早就自己把這活兒接下來了,哪兒還輪的到你,行了,就別愣着了,趕緊過來搭把手。」

他嘴上說著,腳下已經走到棺材跟前,伸手就朝棺材裏的楊秀秀的臉頰摸了過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