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 連載中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

來源:外網 作者:齊等閑玉小龍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齊等閑玉小龍

齊等閑本一介閑人,鎮一方監獄,囚萬千梟雄。 直到已肩扛兩星的未婚妻輕描淡寫撕毀了當年的一紙婚約,他才知道…… 這世界,將因他走出這一隅之地而翩翩起舞。展開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章節試讀:

對於已經能夠擊敗林天陽這種高手的楊關關來說,這些嗑藥磕空了身體的癮君子,都算不上下飯菜了。 尤其是她最近傷勢恢復之後,感覺到自身功力又更進了一步。 武功想要進步,唯有實戰爾,尤其是那種遊走於生死邊緣的實戰! 七八個男人圍攻楊關關,反倒是被她有條不紊地逐一擊垮了。 這得益於齊等閑前段時間讓她到李家拳的拳館裏去刷勁,那時候是兩個學徒打她一個,她也便適應了這種以一對多的方式。 「在形意上,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教的東西了,接下來,該教她八卦掌和太極拳了。」齊等閑心裏想着。 形意這種功夫入門很簡單,畢竟武行里本就有「太極十年不出門,形意一年打死人」的說法。 因為,想練好太極拳太難,需要去摸對方的勁,對勁力的感知和變化要做到爐火純青才能真正的出功夫。 哪怕是硬太極,也得聽勁,不然的話,只會進攻不會防守,很容易就會被對方抓住漏洞給打死。 太極拳帶着點玄學,這也正是為什麼這門拳法騙子橫行,什麼閃電五連鞭、接化發之類的玩意都出來了。 如果是楊露禪那種結合了陳家炮捶的硬太極,想要打死人,才是不在話下。 ps://m.vp. 隨着最後一個男人被楊關關一個「飛機步」接上一記抱摔撂倒在地之後,金少的膽子幾乎都要被嚇破了。 在場的女人們更是瑟瑟發抖,一個個看魔鬼一樣看着楊關關,怎麼都想不通,同樣是女人,為什麼人家會有這麼恐怖的身手? 「我警告你,我已經叫人了!你現在跪下來給我磕頭認錯,還來得及!」金少臉色發白,兀自強撐着。 楊關關冷笑道:「叫人?今天你把天王老子叫來,我也要廢了你!」 金少怒道:「你知道我叫來的人是誰嗎?那是魔都龍門的晏強,晏強你知道嗎,他可是前任舵主文勇夫的徒弟!」 齊等閑道:「文勇夫已經涼透了,他的名聲可嚇不到人,而且,他那雙手臂是我扯斷的。」 「哈哈哈,開什麼幾把玩笑,你要有這個能耐,怎麼不去把楊家滿門殺絕呢?還跟我在這裡裝逼!」金少冷笑道。 齊等閑也懶得跟這種傻逼啰嗦什麼,只是讓楊關關趕緊把人廢了! 楊關關抓住金少的肩膀就是一個抖勁,這一抖,幾乎抖得金少渾身骨骼酥軟,整個人都軟綿綿地半跪在地了。 楊關關押着他就直接跪到了自己父親的遺照前,那遺照上,還散落着用過的避孕套,很噁心人。 「給我拿開!」楊關關猙獰道。 金少痛得連連大叫,急忙伸出手去,不顧髒亂,把遺照清理乾淨。 「住手!」 門外在這個時候傳來聲音,金少所說的晏強已經來了。 晏強帶着一行人大步就沖了進來,看到現場之後,不由狠狠皺了皺眉,目光落在楊關關的身上。 楊關關直接擰着金少的右臂往後反折過來,咔嚓一聲,當著晏強的面,直接給擰斷了! 金少一聲哀鳴,身體撞在地上,哭喪般叫道:「強哥,快救我啊……這個女人瘋了,直接把她殺了,還可以管楊家領賞!」 晏強的臉色也是不由陰沉下來,他明明喊了住手,但楊關關卻偏偏還是當著他的面把金少的手臂給折斷了,這無異於是打他的臉。 「我剛剛叫你住手,你沒聽見?」晏強冷冷問道。 「聽見了啊,但我不想住手,有問題嗎?」楊關關轉過頭來,看着晏強,漠然問道。 晏強冷笑道:「小姑娘學了點武功就覺得自己可以橫行霸道?我來問你,你是不是想死,想死,我立馬成全你。」 金少大叫道:「強哥,給我弄死他們,你要是能弄死他們,我立馬給你五百萬!而且,我們金家的所有產業,也都全部給你交保護費!」 晏強呵呵一笑,說道:「小姑娘,人家在這裡玩得好好的,你闖進來打擾人家,這是你的不對。」 「我晏強這個人也不是不明是非的人,我給你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你給大家認真道歉,然後出醫藥費和賠償費,當著我的面,抽自己一百個耳光,我就放過你!」 楊關關微笑道:「你說什麼?我沒聽錯吧?他們在我家裡亂搞,還是對的,我反而是錯的嘍?」 說完這話之後,她轉身直面晏強,臉色變冷了下來,道:「你要是想死就直接說,我送你去見你師父!」 齊等閑覺得,現在的楊關關還真是有些霸氣側漏啊,給她幾年時間成長起來,未來必然是能夠獨當一面的女宗師了。 「啊,這就是我的秘書,我培養起來的楊關關!」齊等閑心裏得意得不行,更是喜歡得要命。 不過,齊等閑也覺得膩歪了,對着楊關關道:「要動手就趕緊,今天咱們旅途勞頓,得好好休息一下了。」 晏強一愣,轉頭對齊等閑道:「你是哪根蔥,這裡有你說話的資格嗎?」 齊等閑往前走了兩步,雙手揣在兜里,就這麼淡淡地上下打量着他。 晏強帶來的幾個小弟,在這個時候都是警惕起來,一個個捏緊了藏在袖子里的砍刀。 「再說一遍?」齊等閑微微前傾了身體,問道,做出側耳聆聽的模樣來。 晏強這個人在魔都龍門當中是比較出名的,而且,很懂得趨吉避凶。 他有一種別人沒有的天賦,那就是超出常人的感知能力,對於危險,有着非常敏銳的嗅覺! 在這一瞬間,晏強只覺得毛骨悚然,渾身上下的雞皮疙瘩都不由自主炸了開來,呼吸都幾乎要被冰冷的氣息給凍上了一樣! 而且,眼前站着的男人,在他眼裡,已經模糊了,周圍的場景都變得漆黑。 眼前,出現的,唯有一頭正睜着雙眼,彷彿準備獵食的巨型西伯利亞虎! 「操,你算什麼東西,你讓強哥再說一遍,強哥就得再說一遍?」一個小弟冷笑道,直接亮出了手裡的片刀。 齊等閑眼珠子挪過去,看了一眼那把片刀,然後又直勾勾盯着晏強在看。 晏強額頭上開始冒出冷汗來,咕咚吞了一口唾沫。 實際上,這過程當中,齊等閑的身上並未散發出什麼殺氣或者所謂的大人物的壓迫感,就這麼簡簡單單,平平靜靜地看着晏強。 周圍的人,都覺得他只不過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男人,甚至還不如英氣凜然的楊關關來得厲害。

《華國最後一個修真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