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花都殺手特種兵
花都殺手特種兵 連載中

花都殺手特種兵

來源:google 作者:印第安老斑鳩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周明 秦瑤

他是關在頂級監獄的超一流殺手也是絕色美女總裁的全職老公同時身兼國際大集團的部門老大可惜的是老婆美若仙,卻冷如冰,還得天天一起過日子...展開

《花都殺手特種兵》章節試讀:

  可偏偏她又有一絲高雅,這混合起來,足夠讓男人瘋狂。

  「你說你成了我的情人之後,我應該叫你什麼好?」周明摸着自己的下巴,眯着眼睛問道。

  「雖然你莫名其妙成了秦瑤的老公,但是不代表你能做成其他的事情」她按了電梯,顯然也是去餐廳。

  「叫你小雨?可你不小」周明瞄着她的胸口,估計一手難掌握。

  「既然是情人,就得更加親密,我看以後就叫你寶貝了」周明十分滿意的點點頭。

  秋若雨頓時感覺到自己起了雞皮疙瘩,從來還沒有男人叫過她寶貝這種肉麻的稱呼,這個男人還真夠臉皮厚。

  她看着周明,本來想說點什麼,但是又什麼都沒說了。

  對於周明這種人,最好的辦法,就是沉默,至少她認為周明是在尋求心理上的滿足,她知道這類男人,而且很瞧不起這種。

  而就在電梯緩慢下降的過程當中,忽然一頓!電梯停了下來。

  「寶貝,看來我們要被困在這裡了」周明說道,卻是不着急。

  秋若雨本來有些慌張了,但是一聽到他的話,火氣就來了「別用這麼噁心的稱呼叫我」

  「怎麼噁心了,你自己答應了的條件」周明問道。

  秋若雨冷哼一聲:「在沒有完成你的條件之前,我們不存在任何關係,而且你也不可能完成你的條件,所以這種噁心的稱呼,就不要用在我身上」

  周明無奈的搖搖頭:「這有什麼噁心的,一般人我還捨不得這樣叫,反正你遲早要習慣的,所以先熟悉熟悉也好」

  而這時候秋若雨按下了電梯的緊急按鈕,很快就會有人來處理。不過她有些奇怪,這電梯從未出過故障,而且有專門的備用電源,怎麼可能停下?

  她現在很不想跟周明呆在一塊兒。

  而周明忽然皺起了眉頭,看了看頭上,一縷若有若無的煙霧飄蕩着。

  「如果你不想死,就馬上屏住呼吸」周明說道。

  「什麼」秋若雨沒反應過來。

  「有人在空氣里弄了毒」周明指了指頭頂,而秋若雨也看到了那絲青色的煙霧,趕緊的就捂住了嘴巴,美目瞪着,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事了。

  周明並不怕毒,而他的身體甚至可以過濾空氣中的毒。

  「你撒謊!」秋若雨鬆了手,怒目而視,若說周明臉皮厚點,那其實無所謂,男人有時候就這樣,臉皮厚才能追到女人。

  但是說這種謊,開這種玩笑,就讓她極度反感。

  而她話未落音,就看到周明撲了過來,直接輕輕一推,她的嬌軀就靠在了牆上,她頓時驚慌起來,然後就感覺自己的小嘴跟鼻子都被周明的手捂住了,根本就無法呼吸。

  「嗚,嗚!」她臉蛋通紅,心中卻瞬間驚慌起來。

  他要幹什麼,難道他見色起心,要在這種地方……

  她掙扎着,粉拳秀腿時不時的打在周明身上,但是她終究是個弱女子,根本就無法抵抗那鋼鐵般的手臂。

  加上劇烈的動作,本身呼吸就被憋住了,不出幾息,她整個人就虛弱起來,而腦子裡充滿了絕望,對周明也是恨極了。

  他原來是個禽獸,在這種地方都不放過自己,自己這一輩子,完了。

  一瞬間,她想起了很多,自己有讓人羨慕的外貌,身材,甚至財富,但是卻依然有很多遺憾,而今天,將是她這輩子最大的深淵。

  她痛苦的閉上了眼睛,而兩滴晶瑩的淚也落了下來。

  就在她感覺到要窒息昏迷的時候,忽然感覺周明的手鬆了。

  他良心發現了?

  正當她準備睜開眼深呼吸的時候,卻看到周明的臉越來越近,然後自己的嘴唇碰上了什麼。

  他,他居然強吻了自己!秋若雨目瞪口呆,最可惡的是他居然還捏着自己的鼻子。

  好,你敢這樣,我就咬!秋若雨發狠了,直接想一口咬住周明的嘴。

  但是周明的另一隻手卻掐住了她的香腮,她根本就咬不下去了,反而給了他一個天大的機會!

  完了,自己的初吻沒了,秋若雨心中悔恨萬千,怎麼會惹到這樣的人?

  難道上天非要把自己弄得更絕望?她這一動作,感覺自己的空氣都耗盡了,人有些頭昏了。忽然間,她感到嘴裏有了些空氣,她下意識的一吸,頓時就正常了不少。

  不用想,這些空氣都是周明度給自己的。

  然後她瞪着美目,死死的盯着周明,而周明也與她四目相對。

  美人吐氣若蘭,而且本身有着淡淡的體香,那嫵媚動人的臉蛋近在咫尺,身子更是香軟的叫人迷醉,一切都是享受。

  他是先把空氣吸入自己身體里,然後毒素被最大化的處理了,再把空氣渡給了秋若雨。

  秋若雨心中已經不知道怎麼形容了,她很想把這個男人給碎屍萬段,扔到河裡餵魚,但是此刻,卻又只能老老實實的跟他嘴對嘴呼吸着,因為她需要空氣。

  到後來,她滿臉通紅,捏着粉拳,閉上了眼睛,只期盼這噩夢般的時刻快點過去。

  而眼淚也忍不住又流出來了。

  忽然感到了自己眼角被輕輕的擦拭着,她卻一點都不領情,直接一腳狠狠的踩在了周明腳上,不過周明不為所動。

  這樣過了五六分鐘,電梯忽然動了,然後叮的一聲。

  秋若雨不知道那裡來的力量,使勁一推,把周明給推開了,如果這一幕被人看到了,那簡直就是災難。

  電梯門打開了,秋若雨狠狠的瞪了周明一眼:「這件事,沒完!」

  說完她就走出了電梯,她感覺到噁心,自己居然被這樣的男人強吻了,她想着想着,一路走到洗手間,用水不停的清洗着自己的嘴,可是怎麼都能感覺到男人的味道。

  他一定是故意的,藉著電梯偶然的故障,然後恰好因為故障而冒了几絲煙,騙自己有毒,肯定沒有毒!否則他自己為什麼一點事都沒有。

  他只是接着這個機會來占自己便宜。

  她現在對周明的印象已經差到了極點。

  好一會兒,她才平靜了心情,擦拭乾凈水珠,看着鏡子里那絕色的臉蛋,卻是冷冷的自言自語道:「你一定會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