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黑騎
黑騎 連載中

黑騎

來源:google 作者:夕山洵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吳奇 奇幻玄幻 鱷虎龍

末日半世紀後的黎明時代漸漸重建秩序,拋棄了文明,無所不充斥着毫不遮掩的暴力與慾望高貴強大的先驅者執掌都市,邪惡瘋狂的瘟疫種盤踞荒野無法變異的純人類淪為最弱,被先驅者統治支配,在荒野上牲畜不如一位身世空白的純人類少年悄然入世,手握三尺長刀,長行慾望沸騰的人間煉獄,從籍籍無名,到讓至高三院聞風喪膽,讓黑騎之名響徹天下!展開

《黑騎》章節試讀:

「吳奇,我的名字叫安逸,論年紀你可以稱我一聲安叔。外面寒冷進裏面說話,有什麼需要的我們可以談談,」安逸熱情的引吳奇進小鎮,另一邊對其他傭兵隊員們揮了揮手說,「就地解散了。」

和未知人類居住區的老大直接交流,對於吳奇來說是件輕鬆的事情,他並不抗拒安逸的熱情。在每一份體力、食物、時間都十分寶貴的叢林生活中,效率最為重要,安逸是這個居住區的武裝群體的領頭,他的權力和路子能吳奇帶來的利益毋庸置疑。

走過鋪得參差不齊縫隙中還殘留着些許小水窪的灰色石板路,吳奇快速地打量起這個人類的居住區。失去電力的路燈杆子上多是粗糙的劃痕以及爛掉的廣告紙,兩側門店的店牌早已被風化磨損去了大半的字,街道兩側偶爾能看到有廢棄的車輛停靠的,幾乎每一輛都是破舊到滿是銹跡與灰塵,玻璃窗多是破爛的,如果仔細望一下車窗裏面,還能看望到躲在車輛里將廢車充當避難所的窮孩子那觀望的眼神。

安逸帶吳奇走到一處小鎮的舊式住宅區,打開樓下的鐵門,兩人踏着灰色的矮階梯到了二樓。

拐過彎,安逸取出褲兜里的鑰匙開掉房門邊上的老式郵箱列櫃中的一個郵箱櫃,從柜子的一團鑰匙中拿出一個包着布條並寫着「202」的鑰匙,他隨手指了一下202的門牌,說道:「喏,進去吧。」

吳奇接過鑰匙,打開了202的房門。房間里擺着各種文明時代的傢具,不過不多,並都蓋着厚厚的灰塵,牆上的鐘錶上還掛有朦朧的蜘蛛網,顯然這裡需要打掃一番才能居住。優點是完好的窗戶與沒有大裂口的牆壁讓房間里的空氣比較乾燥,不容易有陰雨濕霉;房間不大,不過50平米,換作文明時代的小鎮居民而言,是很小的住所,但是對於9年都居住在山野洞穴的吳奇來說,這裡的空間已經十足的大,並且足夠乾燥。

吳奇7歲前的記憶已經幾乎不剩了,對人類的認知只有若瑢在6年里交給他的知識,他記得有一句先輩的名言叫「無功不受祿」,於是吳奇就站在房間門口,並轉過身為安逸道。

「街道上的孩子尚躲在廢車中遮風避雨,我初入你們的領地就給一間房屋居住。安叔,你想要我付出什麼?」

安逸嘿嘿笑了笑,讚賞地看了一眼吳奇,他道:「我們安全區的資源不說緊缺,但也不豐裕。在黑夜時代的五十年里,這裡以前遭受過變異野獸的入侵與攻擊,大多數房子都已經坍塌毀滅或者有嚴重的破漏,像這樣保持完整的住所已經不多。這裡是要一定的價錢來換居住權的,我是你看出的起價錢,才帶你來到這裡。」

吳奇道:「安叔,從門口起,你就看上了我行囊里的獸皮了吧。我可以賣,畢竟我已經用不到了。」

說罷,吳奇從行囊里取出一大堆野獸的材料,包括約5米長、4米寬的熊皮地毯,鱷虎龍身上上好的鱷魚皮、虎皮以及利爪獠牙。每拿出一樣,安逸的眼睛都在發光。

「這些我都能給你,我要換這個房間的居住權,以及乾淨的食物與蒸餾水,乾淨的衣服;最好能有一些肉,讓我喂七月。」吳奇在桌子上排開所有東西,話音落時還伸手摸了摸肩膀上的七月。

安逸幾乎笑開了花,作為資深的傭兵,他清楚極了鐵裂棕熊、深沼巨鱷等變異動物的獸皮的價值,他慷慨地道:「食物和水半個小時內就能送到,居住權也是你的了。」

吳奇點頭,然後略感一絲奇怪地問:「你們這裡,不用錢幣的么?」據若瑢教給他的知識,人類可都是用錢幣作為物品流通的中介的。

安逸愣了一下,然後粗獷地笑道:「哈哈,孩子你不說我都差點忘了。當然,再怎麼說這裡也是經營了二十多年的安全區,可不跟五十年前那段以食物交換一切的時代相提並論了。」

過了半個小時,吳奇桌上的野獸材料就換成了120元新時代幣,10瓶500ml的蒸餾水、10盒密封乾糧以及2個肉糜罐頭,幾件乾淨內衣和衣服。他的材料賣了共900元,居住權兩個月。安逸告訴他隨時可以通過賣變異動物的材料或者工作來換取食物——在吳奇承認這些材料是他狩獵得來的之後。

然而在安逸心裏,他是不信一個16歲的孩子能憑着一把冷兵器狩獵連自己的傭兵小隊都很難搞定的鐵裂棕熊與深沼巨鱷的,他權當是吳奇踩了狗屎運。只不過能獨自生存在安全區外的山野荒野,只帶着一把刀還養了一頭紅狐寵物的16歲少年,身上的確有許多讓安逸搞不明白的神秘。

如果用「先驅者」代替「神秘」這個詞,那麼一切迷霧都會消散。安逸對吳奇的尊重以及對「神秘」的說起來很難想像但隱隱存在的「敬畏」,就是基於這個還不知道的答案。

……

宛如拉上了黑帷幕的天空被烏雲所分割,白黃中帶着混濁的月亮被雲朵遮蔽大半,星辰的光芒黯淡,廢舊路燈幾十年前就已停止工作,黑暗的街道上唯有坑坑窪窪的小水窪反射着零星光點,兩三隻黑不溜秋的烏鴉落在高高的電線上,翹着鳥嘴發出難聽的叫聲。

安全區的夜晚並不寧靜。

吳奇入住202室後,就用現有的掃帚抹布將房間大致打掃都一番,並通了風,保證裏面的灰塵濃度不會危害自己的呼吸道。在森林洞穴生活的9年經驗幫他養成了猶如蟒蛇的進食習慣與節儉的飲水習慣。他攝取了足夠的熱量,喝了半瓶的水,並將珍稀的肉罐頭開了讓七月吃了個半飽後,就給自己裹上厚實的被子,躺到了比獸皮地毯舒適百倍的床上。

昏暗的房間內,吳奇眼睛對着漆黑的天花板,在腦中勾勒了一遍若瑢的長相,思量着明天該如何向安逸開口打聽有關若瑢姐的事情。正當他抱着七月準備睡眠時,門口突然響起了砰砰的敲門聲。